第 8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时间处于高位,几乎很少有人敢打他主意,但这几天却时而发生不愉快的事情。这让直风平浪静生活的龙五感受到了强烈的压力。

  今日他有个重要会议,他本不想去,但无奈事情太重大,他不得不去。当他进入轿车后,他感觉气氛不太对。尽避长时间生活在富贵豪华的环境中,但这并不代表龙五的敏锐力已经降低多少。当危险出现之后,他依然能敏锐地差距出来。

  也就是现在!

  他感觉危险从四面八方传来,这是条空旷地马路,四周只有高大建筑,马路两旁栽种着魁梧的梧桐树,龙五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身后几辆悍马飞快围住龙五轿车,前面两辆宝马还没行动,已经被面包车撞中,不过转瞬之间,面包车猛地爆炸,大量残渣在层层热流的冲击下,飞溅向四周。场面顿时混乱,龙五坐在车内,催促司机掉头。几辆悍马也转调车头,但马路尽头,此刻也鱼贯飞来数量面包车,悍马疯狂冲过去,再次发生巨大的爆发,四周居民都惊恐地关好门窗躲在家里不敢旁观,剧烈的爆炸将梧桐树树叶击溃,梧桐树都忍不住颤颤巍巍,龙五额头上冒出冷汗,四周还有七八辆面包车,每辆面包车里面有名戴着墨镜的冰冷男子。

  这群人都是以命换命

  龙五爬到前面,把推开司机,踩住油门疯狂地转头朝车少的地方冲去。前后数量面包车都朝它追赶,龙五从后背掏出把沙漠之鹰,抬出手便是几枪,伴随着枪声响起,后方几辆面包车爆炸开来。龙五冷汗涔涔,这些面包车上都有强力炸弹,想不到开枪就爆炸,就在他打算继续开枪射爆他们的时刻,他手臂上猛中枪,沙漠之鹰个拿捏不住掉落下车,龙五眉头皱起,危险激发出他的热血,当年牛逼的龙五展现出来。他撤掉西装条面,将中枪的手臂绑住,防止流血过多,旁的司机已经吓破胆,龙五也不顾他,只是个劲地开车,前方两辆面包车同时冲来,龙五咬咬牙,踩住油门,冲过去!

  就在要冲撞到前方面包车的瞬间,司机都发出惨叫,而龙五却猛地将车横,直直地朝马路旁边的行人道上冲了过去,那两辆面包车同时撞在后方跟着龙五的车身上。马路中央顿时爆发出强烈的火花,层层热浪涌向四面八方,整个马路片狼藉,龙五微微嘘了口气。方才那系列举动若是出现点错误,那他此刻已经惨死在爆炸中。长时间没有干这种惊心动魄的事情,他血液渐渐,仿若回到二十年前那个风起云涌的年代。当年他与乔四爷都是华新市黑道霸王,每天大型火拼砍人自然不在话下。哪怕是警方也被他们砍掉不少。若是没有真本事,龙五他此刻岂会有今时今日的地位?

  鲜血不停地流血,方才虽然捆绑住,但系列剧烈的举动让血液再次飚射出来。龙五也懒得去理会,从怀中掏出支香烟点燃,深深地吸了口,平复紧张激动的心情后。见旁的司机脸苍白地盯着他,他得意笑,“小子,别以为我龙五这些年直在官场政治方面作战就以为我真没本事了。当年华新市谁不知道我与乔四爷齐名,都是华新市能杀能打地好手。哎,长时间没动作,现在骨头也老化了”

  他语气平静,若是旁人定然以为他是在吹牛,但知道内幕的人绝非如此。他们都知道龙五当年是多么的威风。他此刻说这番话也不过是有感而发。当个年近迟暮的黑道枭雄偶晕年轻时代才发经历的风波危险,回忆当年的风波是极为正常的现象。此刻他甚至回忆当年与乔四爷起火拼的情景。当年华新市没有发达到这个地步。并非每次火拼都是大量军火堆出来。大致上还是用砍刀钢管。那个年代,你够狠,够凶残,够无情。你就能当老大。龙五和乔四爷就是这么打拼出来的。所以他们称霸方,没人敢挑战他们的权威。

  “若是还有机会与乔老四在火拼场,不知道是什么效果怦!”

  透过玻璃窗,枚强力子弹射进龙五肩胛,他脸庞僵硬住,司机更是惊慌失措,时间不知如何是好。车前名阴冷佩戴着墨镜的西装男子手里持着龙五的沙漠之鹰,脸冰寒地站在前方。龙五额头上冒出大量汗珠,身躯有点儿颤抖。

  砰砰砰!

  三枪,分别击中龙五两边肩膀与心口边缘,龙五全身鲜血淋淋,脸庞变得苍白无比,全身不停痉挛,眼神渐渐变得朦胧,长时间的火拼与大量鲜血流失,此刻又连中五枪。他的身体已经不堪重负。

  “你是谁?”龙五艰难地从咽喉吐出句话,整个人已经处于昏迷状态。

  “你不该违背你的诺言,至少,你不能站在他们那边,对不起,你必须死!”

  枪声惊起白鸽,天色变得昏黄,阵阵寒风吹过,马路上片狼藉,无人问津,直到半个小时之后,警车才缓缓而来,当他们发现龙五轿车的时候,司机脑袋上中枪,脑浆崩裂,软倒在龙五身旁,而龙五全身鲜血淋淋,面如死灰,全身发出轻微痉挛。

  “龙五出事了!”警员对着传呼机发出惊天大叫,从这刻,整个华新市黑道人物与红花会高层都知道了这件惊逃诏地的大事件!

  王枫飞速来到乔四爷指定医院,门口数十辆豪华轿车驻守,大量西装男子看守在医院大门,马路上行人看见这幕,都不禁腹诽难道里面住着国家高级人物?不少西装男子拨打着号码,使劲地叫个不停。似乎在追问某件事情,王枫将哈雷开到旁,刚从哈雷上下来,几名西装男子冲过来,冷冷道:“滚开!”

  “我是龙五的朋友。”王枫淡淡笑,名男子认出王枫,连忙将同伴拉开,对王枫恭敬道:“枫哥,五爷在里面高级病房,您快进去吧,乔四爷也在里面。”

  他也不废话,走进医院,懒洋洋地点燃香烟,几名护士想前去阻拦,但见王枫悍匪之气尽显,全身穿着也是破烂不看,想来不是好惹的角色。只得低垂着脑袋埋头工作。

  王枫穿过走廊,走廊两旁大量男子在里面咆哮,仿若受到什么刺激般。也难怪,龙五挂,整个西环,东湾都会失去控制,到时候必将群魔乱舞,抢占地盘,争夺老大不在话下。而乔四爷现在知道消息,大概是龙五给他放的消息。此刻前来应该是帮龙五控制局面的。

  王枫穿过人群,敲了敲大门,不少大汉都认识王枫,所以没前来阻止,乔四爷将门打开,见是王枫,连忙拉着他走进来,关好房门,只见偌大病房,龙五躺在病床上奄奄息,他眉头微微皱起来,好奇道:“是谁干的?”

  乔四爷面色阴沉道:“还没查出来。不过,龙五昏迷前和我说过句话。”

  “什么?”

  “你不该违背你的诺言,至少,你不能站在他们那边,对不起,你必须死!”乔四爷脸庞冰寒刺骨,阴冷道:“龙五说这是开枪激射他的人留给他的话。”

  “你的意思”王枫捻灭香烟,淡淡道:“是他以前的那些靠山要灭口?”

  “极有可能。现在红花会混乱,龙五欲拜托他们,但他们岂能放过龙五这么大块肥肉,可能是因为他们之间的交涉破裂,所以他们才起了杀心,宁可杀掉龙五,也不愿我们占便宜。”乔四爷拳击在墙壁上,鲜血从指间飞溅而出,他狰狞道:“老五,你放心,不论他们是谁,我定会为你报仇的!”

  “唔”龙五紧闭的眼眸微微睁开,那苍白的脸上猛地恢复光彩,他只手抽调吸氧器与针线,无力道:“王枫来没有?”

  乔四爷猛地坐在他旁边,握住他的手臂,激动道:“老五,你醒了?”

  “王枫呢?”龙五眼神毫无光彩,尽避脸庞精神有力,眼神却是恍惚不定。王枫走过去,平静道:“我在。”

  “王枫哈哈,你来了,我告诉你,这件事情非常重要,你定要记住,这对你们的帮助极大!”龙五脸上洋溢出高兴色彩,乔四爷脸迷茫,王枫心下却微微叹息,只是点了点头,等待他的话语。

  “今年红花会,那群巨头已经联合起来。这是$,尽在文学网我前几天调查出来的。他们现在空前团结,好像是要对付群刚猛的势力,具体情况我还无法摸清楚,我没时间了我能调查的就这么多而且,林先生的归来,似乎与红花会没多少关系,呵呵不过,这只是林先生的个幌子,我知道,林先生的确是不想与红花会扯上关系,但他回来要做的事情,是不论如何也与红花会脱不了干系的”

  他身子猛地阵痉挛,脸庞顿时变得苍白,仿若个死人般。

  “老五,你怎么了?”乔四爷捏住他的手心,着急地问道。

  “呵呵老四,我们拼了二十多年了吧?大家都老了都四五十岁的人了,想当年我们我们在华新市多么威风,只要我们随便个人摇旗立棍,都能在华新市闹出天大的风波,我们拼了这么多年,却直都没有真正将对方怎样。老四,当年那件事情,你还怪我么?”龙五的脸上流露出丝紧张。

  “哈哈!为什么要怪你?女人如衣服,男人如手足,我乔老四这辈子就你个兄弟,我为什么要怪你?是你想的太多了,总以为我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结果我们就这么拼了二十多年”

  “不怪我就好不怪”

  手渐渐松落,龙五的呼吸终于停止,代枭雄陨落,华新市黑道为其默哀

  乔四爷脸上浮现悲痛欲绝的表情,他吼叫道:“老五!”

  整个医院都回荡起乔四爷的吼声。

  什么叫兄弟?

  辈子,世情,他与龙五便是。谁人年少不轻狂?当年因为个女人,两兄弟反目为仇,只因为点误会而斗了二十多年。但谁真的怪过谁?他们之间,只不过是场友情战斗,只不过,直到龙五临终,他才明白这点。但晚了么?

  不晚。

  男人,能在最后刻明白真正的友情。足矣!

  拍了拍乔四爷的肩膀,王枫点燃香烟递过去,乔四爷老脸上滚落两行泪水,吸了几口香烟,帮龙五盖好被子,坐在旁,呢喃道:“老五当年与我情同手足,别看我们斗了二十多年,但每次我有危机,他都会挺身而出,我们之间的战斗从来没有停止,但他也知道当年我并不怪他。他死要面子,我们两兄弟直到现在才真正得到和解。呵呵,老五啊老五,你可还记得你胸口的弹孔?屁股上的条刀疤?我没忘记,那是你帮我挡的。这么多年,你为我所做的切我都不会忘记你放心,该还给你的,我定不会欠下。你的仇,我乔老四哪怕拼劲最后口气也会帮你报,你安心地走吧”

  王枫脸平静道:“不用为老五难过了,他走的很安心,至少他没留下什么遗憾。”

  “是的,老五无牵无挂,这辈子也没后代。当年,他便对我说,我的儿子就是他的儿子,只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记得这句话么?我不会忘记,老五,你的祭日,我儿子会帮你扫墓的”

  龙五的私人律师此刻从门外走进来,对乔四爷道:“四爷,五爷前几天已经吩咐我,如果他出事了,下名下所有财产,包括所有娱乐场所,公司,大型财团都归您名下,所有流动固定财产大概有五十亿,您在这里签个名就可以了。”

  出了医院,王枫心情颇为沉重。龙五与乔四爷的感情之深厚大出他意料之外。他以前就知道他们之间可能有点交情。不过,他没想到他们之间的交情居然是情同手足。他很难想象他们之间的感情居然如此深厚。想到此处,王枫拨打个号码,老花接过电话,好奇道:“老大,找我们有事?”

  “哦,没事,想知道你们挂了没。好了,就这样,小贝你们见过了吧?”

  “草!见过了,他还抱怨你不爱他了,找我们哭诉来着,哈哈,你要找他去柳暗花明吧。”老花脸荡漾地笑骂。

  “好的,老花,抱住性命,老子不想给你们去报仇!”

  “呃,老大,你今天怎么了?是不是被你的那群小女朋友甩了?”老花抓了抓胯裆,脸崩溃。

  币点电话,王枫开着哈雷朝柳暗花明飞去,他的心情有些繁重,想找个人喝酒。小贝无疑是最好的对象。两人六年没见,他还是这么风騒,还是这么滛荡。也同样,还是如此重情重义!

  来到柳暗花明,小贝正与红姐名下几名小妞在舞厅跳舞,那风騒荡漾的姿态看的王枫真想冲过去踹他几脚。

  红姐见王枫进来,笑眯眯地挽住他的胳膊,笑道:“你怎么忽然来了?”

  “嗯,找小贝喝几杯。红姐,你知道龙五的事情了吧?”

  “知道了,我也是现在才知道龙五和乔老四的关系,看来他们之间的友情大过仇敌。”红姐脸默哀。

  “错,他们之间,不存在敌对,他们本就是朋友。”王枫脸平静地走向小贝,拳砸在小贝胸前,小贝也是脚踹在王枫胸口,两人均是微微躬身,几名小姐惊慌失措地离开,红姐却笑眯眯地看着两个大男人。

  王枫拳砸过去,小贝脸得意,脚踹去,两人错开身子,扭打在起。将近五分钟,王枫摆手道:“妈的,不打了。你他妈总喜欢来阴的!”

  小贝得意洋洋地笑了笑,抱住王枫肩膀走向吧台,笑道:“鼎鼎大名的暴徒,不和你来阴的,我恐怕要被你打成猪头了,走,喝两杯去,红姐,来不过来陪大爷?”

  三人笑呵呵地坐在吧台上,小贝风騒地摆弄额头头发,红姐嫉妒道:“为什么你的头发比女人的还要漂亮。真是嫉妒。”

  “红姐,我觉得你下面的头发应该可以和我上面的头发抗衡,哈哈”

  第三百六十八章书房的古怪声音

  柳暗花明楼酒吧音乐震耳欲聋,少男少女在雷池扭动腰肢,王大官人懒洋洋地坐在沙发上喝着朗姆酒,红姐瞧着这两个男人脸痴迷。从小便是兄弟,现在依然是兄弟。他们之间的感情,哪怕用火,也无法融化。

  “小贝,当年你老头子把你叫回去做什么去了?”王枫给小贝扔过支红河,自己也点燃支,笑眯眯地问道。

  “那会儿啊”小贝苦笑声,吐出口烟雾,懒洋洋地道:“老头子让我回去帮他处理公司的事情。没过两个月,我就给他亏了几千万,哈哈,妈的,生病把老子骗回去,老子绝对不能让他好过。结果老头子怕我把他的家产都给败掉,后来把我送到欧洲的雇佣兵团去磨练了几年,上个月我才回来的。”

  他轻描淡写地讲述当年故事,王枫却知道这其中发生的些不可告人的故事。当年华新市暗潮涌动,小贝原本打算帮自己把,后来他老爸那边发生了大事。他无奈回去,当时他放下话,若是红花会那群老不死的若是敢对王枫如何,他绝对要铲平红花会。

  尽避只是气话,王枫也能感受到小贝的友情。去欧洲雇佣兵团混迹,相信也是他不愿与他老爸待在起,自己做出的决定。谁家的父母会将自己的儿子送到雇佣兵团?那不是闲自己儿子太多,送他们去死?

  不过小贝不是普通人,他与王枫样,全身的爆炸力绝非常人所能比拟。

  王枫脱掉大头皮鞋,踢了脚小贝,笑道:“还记得我们是怎么认识的么?”

  “哈哈!”小贝脸滛荡地笑了起来,只手在红姐大腿上摸了把,笑眯眯地道:“哎,红姐,当年你真不应该想把我拖进巷子。明知道我不喜欢女人,你还定要把我推倒。结果害得我和王枫打了架。奶奶的,早知道我就指你算了。”

  “咯咯若不是我勾搭你,你能和王枫认识么?”红姐喝了口红姐,脸荡漾地道。

  三人也不再多说什么,这顿酒他们喝到凌晨,谁都没有离开的意思。酒吧的人也是越来越多,小贝摸了摸下巴,脸无奈道:“妈的,华新市这几年发展的真是太快了,简直让人咂舌啊!”

  “是啊。我进去六年,出来的时候差点迷路。妈的,若是这六年咱们能在起泡妞,现在红姐恐怕早已是残花败柳了。”王枫笑眯眯地道。

  小贝脸白痴地盯着两人,又看向红姐道:“红姐,您老人家该不会直为王枫守身如玉到今天吧?我记得你好像都三十多岁了啊?”

  “我靠!老年风华正茂,今年二十六岁,你小子少把老娘给说的这么老。”红姐扯住他的耳朵,脸不爽。

  “呃,我错了,真的错了,只不过啊,我看你的胸部已经有了下垂的趋势,今天偷偷摸你屁股的时候也不像以前那么有弹性了。早点让王枫给你滋润滋润吧,女人只有在男人的呵护下才会越发的容光焕发。再等两年你就人老珠黄,勾搭不到帅哥了。”

  红姐娇嗔声,不再理会他,揽住王枫的脖子,屁股坐在王枫大腿上,娇声道:“听见没有,再不滋润滋润姐姐,姐姐我可就真要人老珠黄了。”

  “呃,我家里有黄瓜,香肠,茄子,辣椒,红姐您要哪样?我明天给你快递过来。”

  “去死!”

  三人喝酒打闹,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便凌晨十二点,王枫摸了摸下巴,脸严肃道:“好了,我要回学校了,你们这对狗男女继续。”

  “哎,这么着急走啊?我还打算带你去同性念酒吧去玩的。”小贝脸彪悍地道。

  “滚,老子没你这么恶趣味。”

  说话间,两名美走过来,冲小贝笑眯眯地道:“这位帅哥,有兴趣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