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3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我们喝几杯么?”

  “不行,老子不是鸭子,也不喜欢女人,赶紧滚。”小贝大义凛然地喝道。

  两名美见状,瞠目结舌,华丽丽地败退。

  出了柳暗花明,王枫吐出口浊气,小贝与红姐送到门口,王大官人叉腰尖叫:“别送了,看见你们对狗男女就恶心,赶紧滚蛋吧!”

  红姐小贝对视眼,见王枫离开,他好笑地问道:“王枫怎么还是这么个老样子,你不会辈子都跟着他了吧?”

  “混小子少打听老娘的事情,我就辈子都跟着他,你还想怎样?”红姐娇嗔道。

  “呃,我不想怎样,我只是想介绍你认识几个帅哥。绝对比王枫有魅力,个头高,小弟弟长。”

  王枫开着哈雷出门,他忽然发觉后背被人跟踪,上次从苏菲菲家出来也有同样感觉,他没有转身,只是懒散地开车,后视镜中忽然闪过道灯光。他车速不变,只是缓缓地前行。转角处,王枫忽然加速转过去

  “人呢?”

  “怎么转弯就不见了?”

  辆轿车里面钻出两名西装男子,相互对视眼,眼眸露出$,尽在文学网抹迷惑,旋即,前方猛地响起轰鸣之声,王枫哈雷猛地冲过来,撞在名男子身边,男子飞快钻进车内,王枫却脚踢碎玻璃,单手伸出将那名西装男子抓出来。

  “嘿!”

  西装男子猛地踢出脚,疯狂地攻击王枫,王枫冷笑声,当先脚抵挡,拳头朝对方砸过去,男子冷汗涔涔,王枫速度太快,力大无穷,他手臂早已发麻。拳头抵挡住,手臂更是变得麻木,而小肮也在瞬间传来阵剧痛。另外名西装男子此刻也冲了过来,王枫把提起那名西装男子砸向他,冷笑道:“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不是什么人,只不过,你的身手不错。或许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另外名西装男子脸冷淡地道。

  “朋友?”王枫揉了揉手指,方才番交手,他知道对方实力不弱。而且绝对不是华新市的势力。华新市不会出现这种打法古怪的高手,他脸上阴冷下来,不屑道:“我们不是同条路的人,这次我可以放过你们。但如果你们下次还跟踪我,我会把你们打毁容!”

  瞧着驾车离去的王枫,两名西装男子冷汗涔涔。

  “实力太恐怖了,爆发力惊人,在瞬间便能发挥到巅峰。难怪老爷不让我们打草惊蛇。”

  “是啊。刚才他还没有用全力,要不然那脚足以将我踢死!”

  陈冲躺在床上忽然感觉心里有点不踏实,他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在这么会儿,他心里憋的慌,似乎家里出了什么事情。又或许他想知道什么事情,心里焦躁不堪。这会儿他实在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冷汗从额头上渗出来,心中仿若十分兴奋,又仿佛十分害怕。太诡异的感觉了,他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变得这样。

  “陈冲,你怎么了?”段虎与他睡个房间,见陈冲躺在床上不停颤抖,关心地问道。

  “没没什么,我心理不舒服,不知道是不是家里出事了。”抹掉额头上的冷汗,脑海里仿若出现幅幅火红的光芒,他的眼神渐渐变得朦胧。

  “那赶紧回去啊!”

  陈冲飞般地冲出公寓,来到校门口,他翻墙而出,坐上计程车给姐姐打电话。电话打不通,他心里万分焦急紧张。虽然此刻很晚了,但姐姐告诉过自己,这几天她手机夜间不会关机。而且姐姐心思细腻,触觉很灵敏。此刻自己不断地拨打电话她都不接,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想到这儿,他越发紧张,手心冒出大量汗珠,不停催促司机。

  来到家门口,取出钥匙开门,整幢楼都没有开灯,陈冲缓缓走上楼梯,刚打算上楼的时刻,他忽然听到书房传来阵轻微的声音,他心下凛,难道有外人进来?

  房间漆黑片,他不敢开灯,此时此刻,他心里十分难受,很不踏实。感觉发生什么事情。但有种很奇妙的感觉,他仿佛知道不是姐姐出事,但不是姐姐出事,为什么我心里会这么不踏实。他心下紧张。先是上楼,推开姐姐房间。床上没有人。书房!

  难道书房出事了?

  可是,姐姐极少去书房的啊?而且她还不然自己去书房,为什么此刻这么晚了,书房竟会发出古怪的声音。那种嗡嗡的声音如同是书柜之间摩擦出来的声音,很古怪,很诡异!

  陈冲汗流浃背,尽避夜晚的空气很冰凉,他依然全身发热,手脚冰凉。

  悄悄走下楼,他不肯定是否真的是书房出了什么问题,但此刻,他只能摸过去,书房的门没有烦琐,他轻轻扭动门锁,书房大门被打开,当他进去之后,脸上的表情却流露出丝古怪

  第三百六十九章陈家支脉

  没有人?

  个人都没发现,他心中冒出丝寒意。方才那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他心下阵紧张,姐姐去哪里了?书房的声音?

  这几个念头从陈冲脑子里冒出来,他全身不寒而栗,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书房没有丝变化,可是他依然听到了那古怪的声音,从哪里发出来的?

  全身汗流浃背,陈冲表情变得古怪,他的耳朵不停到处听着,手臂紧绷,拳头紧紧握在起。姐姐不在了她去哪里了?刚才的声音不停地响起,不敢开灯的陈冲缓缓朝声音发出的地方走去,借助窗外的月光,陈冲发现丝古怪,这个书柜为什么是从书柜上传来的丝声音?

  他走过去,轻轻抚摩几下书柜,没有问题。为什么会有声音?陈冲轻轻拉开个抽屉,豁然!火红金灿灿地光芒从抽屉中窜出来,微微眯起眼睛,他看出来。并非是从抽屉发出的声音,而是从抽屉后面!

  “那是什么地方?”陈冲脑子里冒出个巨大的问题,他心下猛地跳,难道,后面有暗格?姐姐在里面?

  他脑子里出现姐姐那张甜美温柔的小脸,如何也想不出姐姐居然还有这样的地方。他的心渐渐沉到谷底,简直不敢相信姐姐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瞒着自己。

  可是现在的问题是自己如何进去?他扫视眼四周,将目光停留在了个古董上。整个书房,都只有这么个古董,那是明朝青花瓷,姐姐说是爸爸的最爱,所以直保留在这里。此刻,他不敢再相信这是真的。走过去,轻轻抚摩几下古董,他用力往下压,没有点波动的感觉。左右打量几眼,轻轻扭,方才那书柜竟轰轰发出轻微的声音,微微偏出丝缝隙。陈冲心下狂跳,待得书柜旋转出能容他钻进的瞬间,陈冲身形闪,钻进火红的光芒之中

  “咯噔”

  书柜再次关闭,当陈冲瞧见眼前的切之后,他整个人彻底愣住了

  前方十八罗汉,灯火通明,个个巨大的古怪铜像罗列开来,他揉了揉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家里竟有这样的东西。这条不算太长的通道。而最前方,有个狭小的空间,陈冲心微微沉下来,他知道,这里可能隐藏着他们陈家的巨大秘密而爸爸当年对姐姐说过那番话。老师告诉自己,自己就是陈家传人,恐怕,这切的切,都可以从这里找到答案

  步步走过去,陈冲的全身都冒出大喊,刺眼的光芒让他真不开眼睛,他步步地朝前走去,两旁的罗汉像让他感受到强烈的威严。这是种沉淀了几百年的威严,让他不敢有丝亵渎的威严。

  “陈家列祖列宗”

  姐姐那轻柔的声音从前方那个小房间传来,陈冲心下猛跳,姐姐在念什么?

  两步靠过去,陈冲将头伏在门边,止住呼吸听着从里面传来的声音

  “几百年,自从总舵主去世,陈家便彻底落寞。个个当家人为了红花会的巨大财富,不惜迫害陈家后代,我们陈家,直东躲西藏,始终无法躲避他们的追杀。这许多年,陈家直忍气吞声,隐藏在红花会找不到的地方,我们在等待,等待名真正的领导人出现陈家后代,必须拥有足够的实力,否则,我们宁肯等待,也不会轻举妄动。几百年过去了我们却始终没有等待个真正有才能的后代”

  “祖宗,等到了终于等待了,我的儿子,陈冲,他必将是名真正的枭雄,我脑拼出来,他的眼眸里透出来的是坚定,散发出来的气息,做事从不气馁的耐力,我知道,我们等到了,总舵主,列祖列宗,不肖后代陈家庆总算没有辜负列祖列宗遗愿,找到了真正的继承人。我的儿子,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他会将我们陈家发扬光大”

  姐姐的声音渐渐变小,仿若也受到了强烈的震撼,陈玉娇娇躯紧绷,她无法明白,也搞不清楚为什么后面段爸爸留下的话居然如此充满了希望,充满了喜悦。难道,弟弟真的能让陈家发扬光大。红花会是什么?总舵主是谁?

  便在她打算继续看下去的时候,她忽然听到个剧烈的声音,猛地转身,只见陈冲满脸激动地站在门口,她吓的跳,手中典籍落地,惊叫道:“小冲?”

  “姐姐”陈冲纯洁微微嗫嚅,全身忍不住颤抖,面如死灰道:“你为什么要隐瞒我?”

  “隐瞒隐瞒什么?”陈玉娇面色大变,美眸中流露出好奇与迷茫。

  “这里就是这里为什么要隐瞒我?”陈冲双眼灼热地盯着前方座高大的灵台,灵台上面大大小小数百个灵牌散发出阴冷的光芒,灯光照耀在上方,红彤彤,金灿灿,刺激得人有些睁不开眼。

  “没有!”陈玉娇豁然站起来,脸柔和道:“小冲,姐姐也是不久前发现这里的。那个时候你心学武,姐姐怕打搅你的心思,所以不敢告诉你。而今天,姐姐忽然感觉心神不宁,仿若书房有什么东西在牵引着自己,姐姐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进来了。小冲,相信姐姐,姐姐从来都没想过欺骗你。”

  “这样”陈冲心里知道姐姐不会欺骗自己。$,尽在文学网而且,从姐姐方才的言语当中,他也知道,姐姐没有说谎,因为,自己与姐姐样,也是有着同样的感觉。心神不宁,全身流虚汗,仿若家里发生了什么重大事情,他才会来这儿的

  “姐姐,你刚才念的是什么?”陈冲两步走过来,着急地问道。

  “本典籍,字迹很古老。爸爸当年教我学过我当时不明白爸爸为什么要教我学这样的文字,现在我知道了,或许爸爸知道有天我会找到这里来的。”陈玉娇将典籍捡起来,翻开第页,低声道:“弟弟,你知道红花会么?”

  “知道,个庞大的组织,从清朝延续至今,而现在,掌控着华新市的组织便是红花会。不论是商业,官场等等,都是由红花会操控。可以这么说华新市是个奇妙的城市,这里几乎是个独立的城市,不受任何管辖,唯能够管制华新市的,只有红花会!”

  “什么?”

  陈玉娇脸色大变,脸不可思议地问道:“弟弟,你说的是真的?”

  “嗯,这些都是老师告诉我的。而且他当时就告诉过我,我是陈家传人,而从姐姐刚才念的里面可以知道,爸爸所说的那个人,应该就是我”陈冲紧张激动,心中充满了许许多多的古怪感觉,他几乎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红花会,个悠久历史的庞大组织,自己居然是总舵主的传人,陈家传人,他简直不敢相信。但确确实实,从典籍上的文字,这里的切摆设,尤其是最显眼,最前方的那块雕刻了“陈家洛”灵位的灵牌,这许许多多的理由,都让陈冲知道,他,陈冲,就是陈家传人!

  “姐姐,上面还有什么?”陈冲此刻关心的是这本典籍,既然这上面讲述了这么多东西,相信,还有更有价值的消息在上面。

  “嗯,姐姐看看”陈玉娇翻开第二页,她呢喃道:“上面讲述了些关于红花会的历史与来历,而后,又说了些关于陈家的些故事,总舵主陈家洛当年英雄盖世,是旷古奇才。只不过后来被暗杀,之后陈家渐渐凋零,其余些当家人瓜分了红花会的财产,最后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就只有这些?”陈冲大失所望,这些老师就告诉过自己,他不相信这本典籍就只有这么点价值。

  “等等”陈玉娇面容微变,在火红的烛光下显得分外娇艳,陈冲脸紧张,着急问道:“还有什么?”

  “根据典籍记载陈家有两条支脉,我们算是条,而还有另外条流落海外,之后下落不明,但爸爸在上面记载,另外条陈家支脉,至今依然存在,而且,十分强大,至于现在在哪里,爸爸写着不知道,不过爸爸还说了,另外条陈家支脉野心勃勃,当年老祖宗将他们踢出门外,所以,他们算不得真正的陈家传人”陈玉娇说完,微微嘘了口气,只见陈冲脸兴奋,面色泛红,继续问道:“那陈家传人是不是有枫叶印说?”

  他说着将胳膊上的衣领扯开。

  “我看看”陈玉娇继续看下去,缓缓道:“根据记载,方式陈家传人,注解,只有男人,肩膀上都会刻有枫叶印,这是陈家传人的象征,拥有枫叶印,才算真正的陈家传人,还有点至关重要,陈家传人在拥有枫叶印的同时,必须拥有陈总舵主的‘九劫剑’,才能得到真正的继承人地位。”

  “上面有没有记载九劫剑在哪里?”

  陈玉娇垂下头,呢喃道:“九劫剑在许多年前,便被流浪海外的陈家支脉盗走,至今下落不明!”

  第三百七十章秘密宝藏!!

  “啊!”陈冲脸诧异,急忙走过去,激动道:“那么说若是我们没有九劫剑,也算不得真正的陈家传人?”

  “嗯,应该是这样的”陈玉娇脸叹息地道。

  “其实”陈冲忽然抬起头,看了眼红花会的灵位,苦笑道:“我们为什么要当陈家传人?哪怕拥有九劫剑,又能证明什么?证明我们是红花会总舵主传人?那又有什么意义呢?难道拥有九劫剑还能像古代那样大杀四方么?”

  陈玉娇刚欲回话,外面忽然走进名男子,冰冷道:“错!拥有九劫剑不能大杀四方,若是还能找到陈家传人,当两者在起之后,那么整个红花会都会臣服在你的脚下。”

  陈冲两人面色骤变,陈冲护在姐姐面前,盯着面前的黑衣男子,冷然道:“你是谁?”

  “我?”那名男子张四方脸,面容阴寒,浑然没有丝火力,双手微微发颤,瞧着灵台呢喃道:“我便是被陈家洛踢出门的那个败类传人的后人,而且,九劫剑便在我的手中。”他说完手臂晃,条寒光十足,冰冷无情的长剑出现在他们面前,男子手里抓着长剑,凝视着九劫剑上的寒光,呢喃道:“这把剑在我们家族隐藏了几百年,当年将我们踢出家门,祖先带着门人流浪海外,终于安家立业,若非我们命大,哪里能活到今日?陈家洛啊陈家洛你若是能睁开眼,那你看看吧,你这些所谓的传人,现在都苟且存活在世上,你这个世英雄万万没想到真正能将陈家发扬光大的却是被你踢出家门大逆不道的逆子后代吧?”

  陈冲两人身躯颤,他们不知道这名中年男子来这儿做什么,陈冲后退两步,盯着面前阴冷无情的男子道:“你来这里究竟想做什么?”

  “做什么?”男子猖狂地大笑起来,良久,他平复下心情,抚摩几下长剑,淡淡道:“我只是想让陈家洛知道,我们并非他所谓的逆子,而且,我们还能帮他统红花会。让红花会重建当年神威!”

  “荒唐!”陈冲不屑道:“现在是什么年代?你还想着当年的红花会么?告诉你,现在的红花会已经深入到社会,他们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封建社会的红花会,你以为你有九劫剑就可以了么?”

  “哈哈,好小子,你不狼那个老鬼选中的人。我告诉你,九劫剑不过是种象征,他和你身上的枫叶印眼,并没有多大的作用。但你可知道,正是这样的象征,正是这样的代表,才能将红花会的真正力量凝聚起来。你真以为那些巨头便是红花会的真正力量么?你错了!红花会所拥有的力量远远不止这些,他们味发展自己的实力,却忘记点,红花会为何会出现九劫剑?为何有名陈家传人?那是因为,当两者结合起来,会有股巨大的能量。而这股巨大的能量,便是个秘密个传承了几百年的秘密”

  “什么秘密?”陈冲警惕地问道。

  “个关于宝藏的秘密”男子轻抚剑身,良久,他轻笑道:“这个秘密,只有我和你那个死鬼老爸才知道,而你爸爸,却心想将红花会统,想让那些巨头都知道,团结,才能得到真正的发展!他错了,大错特错,现在哪里有什么团结?现在早已经不是几百年前,这些巨头为了利益,连同盟都可以不顾,他们还会遵守当年的誓言么?简直是天大的笑话!我让你爸爸与和合作,他不听我的,最后主动找那些巨头,哈哈,可惜,他被那些巨头下慢性毒葯害死。他们不敢正大光明向陈家传人下毒手,却可以来阴的。不过那老鬼还有点能量,居然能将你们隐藏起来,让巨头们找不到你们。哈哈,不过他万万没想到,今天居然被我发现,陈冲,你与我合作,我让你登上巅峰,让红花会那些巨头彻底臣服于你,如何?”

  “与我合作是因为你想要宝藏?”陈冲不屑地问道。

  “你很聪明,比那个死老头聪明百倍,若是你愿意与我合作,我会让你拥有至高权利,受万人敬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