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男子脸上流露出疯狂之色。

  “那你呢?也臣服于我么?”陈冲已经展开身躯

  “我?哈哈果然是陈家传人,你比你老爸强百倍,只不过,你应该明白,现在的你,如何与我作对?现在的你,有什么资本与我作对?与我合作是你唯的出路,至少,我可以让你拥有无限权力,用不完的能量,享受不尽的财富。如何?”男子脸诱惑地问道。

  “废话!”

  陈冲话说完,展开身形朝对方攻击而过,他单手攻向对方手腕,男子手腕轻轻晃,陈冲手臂阵冰凉,旋即,阵阵凉意从他手臂传来,鲜血飞溅而出,陈冲咬牙掌拍在对方手腕,九劫剑跌落在地,陈冲见状继续攻击,忍受着手臂上传来的剧痛,朝男子狂风暴雨的攻击。

  “小子,你不是我的对手,若是王枫,或许我会有三分忌惮,你还是别做无用功了!”男子后退两步,握住陈冲拳头,用力拧,陈冲疼得脸庞扭曲,脚踢出去,喝道:“既然我爸爸不与你合作,我同样不会与你合作!”

  从男子手心挣脱出来,陈冲喘着粗气,陈玉娇脸紧张地盯着陈冲,关切道:“小冲你没事吧?”

  “没事”陈冲撤掉衣袖,勒住伤口,盯着面前的男子,冰冷道:“其实我还有事不明。”

  “说。”男子也不着急,仿若切都在他的控制之中。

  “宝藏难道与我的枫叶印有关么?”陈冲眼中抹过丝诡异的光彩。

  “当然,若是没有你的枫叶印,任何人都找不到宝藏所在,只要能找到宝藏,我们便能拥有富可敌国的财富,而这笔财富,足以让所有巨头彻底臣服在我们的脚下。”男子脸激动地道。

  “别把我和你扯到块,我说过,我不会与你合作。即便你拥有宝藏,红花会议恐怕也会与你做殊死搏斗,他们怎会甘心受命于你。”陈冲将手臂上的伤口绑好,淡淡地问道。

  “呵呵,你的确是个十分聪明的人,若是再等十年,恐怕你再也不可能与我合作。你应该知道,既然我做了这么多年的蛰伏与努力,自然就有足够的办法使用这笔财富。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不会没听说过吧?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只要我能拿出这笔财富,谁会不臣服于我?”

  “但你可否知道,要征服个人,唯的办法便是让他震慑于你的实力,而不是财富。财富能让他们城府于你,或许,在下刻,他们便能将你毁灭。因为,他们需要的不是你所施舍的财富,而是你的全部!”

  陈冲再次攻击而去,男子的脸上闪过丝迷茫之色,伸手格主陈冲的攻击,脸笑意,“你说的不错,财富只能让人的欲望更大,但只要我脑曝制他们的欲望,便不会给他们任何反击的机会。若不期然,你认为我会轻而易举地便找你么?”

  怦!

  男子拳击中陈冲胸膛,陈冲“哇”地吐出口鲜血,面如死灰地捂住胸口后退几步,他唇角泛起丝苦笑,抹掉嘴角血渍,呢喃道:“我老师认识你?”

  男子身躯颤,并没有回应他。

  “从你方才的语气,或许我老师与你还是老相识吧?既然如此,哪怕你杀了我,我也不会让你的阴谋得逞。而我的老师,应该会因为我的死,对你展开疯狂的报复,我有足够的自信,若是我老师想你死,你觉悟生还的机会!”

  “哈哈!”男子猖狂冷笑,捡起地面的九劫剑,阴沉道:“你说的不错,我与王枫是老相识,但这并不代表我就怕他。我可以给你考虑的时间,三天之后,若是你还不给我个答复,我会用你的鲜血来祭九劫剑!”

  屁股坐在地上,陈冲重重地喘着粗气。方才他在赌,男子在起初说过他对王老师忌惮三分。他亲口叫老师王枫,代表他认识王老师,那么他恐怕与王老师是老相识。所以他方才赌了把。若是输了,他与姐姐都会惨遭毒手。

  “小冲你没事吧?”陈玉娇面色苍白地走过来,刚才刀光剑影,她的呼吸险些停止,那幕幕惊心动魄的画面让陈玉娇娇躯发颤,她扶起陈冲,担忧道:“我给你老师打电话吧?”

  “不要!”陈冲连忙阻止,再次吐出口鲜血,呢喃道:“我知道老师有这个能力帮我,不过”他面色变得迷茫,苦涩道:“这件事情是我的家事,对方实力不明,我不想老师为我冒这么危险。”

  他说这话的时刻,敏锐地察觉到外面丝轻轻地动静,心道:“果然还藏在外面,若是姐姐刚才打电话通知王老师,此刻他们两恐怕已经命丧黄泉。”

  待得他确定男子离开之后,他冲陈玉娇强笑声,“姐姐,抚我上楼,我要好好想想这件事情。”

  “好的。”

  王大官人坐在沙发上,苦思冥想着昨晚他们观看的那个教导女人碰触到敏感点的视屏。他抓了抓胯裆,骂骂咧咧道:“他妈的,他们是怎么把这个视屏弄出来的?为什么老子就弄不出来?”

  他琢磨了半天,在百度上搜干脆感女神,下面出现大堆的网页。他痛苦万分,昨晚那张甜美迷人的脸蛋儿在王大官人脑海里流连辗转,挥之不去。

  “莫非老子现在对美国美女也有兴趣了?应该不会吧,老子可是保存着封建思想,呆板的老师,从来不会对这种事情有兴趣的啊!”王大官人拍了拍大腿,愁眉苦脸地欣赏着张张赤裸照片。图像忽然响起,王大官人将对话框拉出来,陈侍者发来消息:“王枫,你在做什么?”

  “在欣赏图片,哎,非洲那边真悲哀,好多人都挂掉了,真是生灵涂炭,惨不忍睹啊。”

  “哦,原来你还这么有爱心啊。我想通知你下,现在华新市又出现些势力,今晚是不是有人跟踪过你?”

  “咦,这你也知道?”

  “嗯,我得到了消息。那群跟踪你的人在许久之前就盯上你了。你小心点,林先生让我转告你,他们可能会对你的某个学生有威胁。但林先生暂时也调查不出来,你到时候主意下你学生的反应,看看谁有问题。”

  “知道了,谢谢。对了,我想问你下,女人哪些地方比较敏感?我昨天看了个视屏,人家说除了胸部和大腿内侧,还有屁股和耳垂,你还知道哪里有么?干脆你现场做下示范,然后告诉我吧?我正在写片关于女性敏感点的教材。”

  “你等着明天横尸街头吧!”

  第三百七十章古怪林先生!

  辆豪华宾利行驶在空旷地马路,穿过主干道,停驻在幢豪华别墅旁边,从里面走出名高贵美女,名西装男子贴身保护,她缓缓进入别墅,管家见状,见她领进别墅。

  “唐姐姐,你查到什么消息了么?”陈侍者给她送来杯蓝山咖啡,脸严肃地问道。

  “暂时不多,不过王枫那小子现在有点棘手,到处都有人在观察他。今晚他遇袭我想与华新市新涌进的势力有关。”

  这名绝色美女正是唐督察,她那绝世容颜绷紧,黛眉微微皱起,仿若遇到了极为困惑的事情。

  “唐姐姐,林先生是否过段时间之后会真的回来?”陈侍者紧张地问道。

  “这个”

  唐督察面色微变,良久,她苦笑道:“我也不清楚。起初放出这个消息,不过是想震慑下红花会,让他们别做的太过分。至于会不会来,我暂时也不清楚,他在美国的事情更棘手,难度比华新市这边还大,所以”

  “啊”

  陈侍者娇躯猛地颤,面色顿时变得苍白,呢喃道:“你是说林先生可能根本就不会来?”

  “他没告诉任何人。知道我为什么会来么?”唐督察面色微微有些难看。

  “为什么?”

  “前段时间,林先生调查出点内幕,那几天在把自己关在房间三天,我们都很担心他。不知道他在房间做什么。等他出来之后,他夜之间灭了三个华人组织。这些组织都与华新市有关。我们也不敢过问,他那几天的表情涸浦怖,如同发生了天大的事情。那几天美国也发生了滔天巨变。不少组织闻风丧胆,都潜藏起来不敢出现。后来他让我来华新市,只是让我协助你,也没过多交代。至于他让我带来风声他会回来我也不肯定。只不过我可以从他的行为中看出来,华新市定有件让他疯狂的事情。”

  “疯狂”

  陈侍者哪里会不知道林先生的能量,能让他疯狂的事情,恐怕惊逃诏地。究竟是什么事情让他惊逃诏地?他以前对我说的那些事情都是假的么?他说他会回来也是骗我的么?

  见陈侍者脸色难看,唐督察握住她的小手儿,柔声道:“你也别担心,就算他不会来也没关系,到时候你和我起去美国吧?姐妹们都在那边,去了也有个照应。”

  “呵呵”陈侍者苦涩地笑了笑,呢喃道:“我只想见他面,至于其他事情,我已经不再看重。这么多年过去,该忘记的都该忘记了,我只是想见他面”

  两人静静地坐在客厅,墙壁上巨大的挂钟发出滴答之声,陈侍者忽然轻笑问道:“姐姐,你觉得王枫这个人怎么样?”

  “他?”唐督察微微愣,旋即笑道:“这家伙就是个无赖,和他太像了。上次在警局差点把我气死。比起他似乎更好色,更猥琐。”

  “是啊,那家伙满脑子思想。不过为人很好,而且我感觉那家伙的身世很不简单,或许,我们的方向都错了。他根本不是我们要找的人”

  “什么?”唐督察惊诧地看了陈侍者眼,黛眉微皱道:“你是说他不是林先生要找的人?”

  “不是”陈侍者唇角嗫嚅,低声道:“只不过我们都被迷惑了。我感觉他不是林先生要找的人,但偏偏他与林先生如此相似。这让我很困惑。我们两都问过,他身上有没有遗物,他自己说没有。这当然不能相信,可是你知道他有个姐姐么?他的姐姐我当年调查过,只比王枫大两岁,他姐姐的身上,隐藏的秘密似乎更多”

  “你是说”唐督察美眸中微微流露出丝诧异之色,手心渗出丝汗珠,呢喃道:“他姐姐,可能才是我们的目标?”

  “这个”陈侍者苦笑道:“我暂时也没调查清楚,他姐姐已经去世了八年,许多事情都没有头绪了。而他姐姐究竟是什么人,我们谁都不知道。王枫自己恐怕也不清楚。他们两相依为命。当年为了他姐姐的死因,王枫大闹红花会,后来被人暗算。我最近直在调查那个开枪击中王枫的人是谁。为什么红花会内部会有人携枪?这是绝不可能的。但偏偏的确发生过了。而且这个人为什么枪不杀死王枫,只是阻止了他?”

  “的确很复杂”唐督察揉了揉眉心,低声道:“按照你这么说事情的复杂程度越来越深,他给我们的消息并不多,而且,很多方向都错误了。你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么?”

  “我哪里会知道,林先生做事从来不会告诉任何人,你们他都隐瞒,他自然也不会告诉我。”

  “这家伙还是老样子,永远喜欢将事情隐藏起来,个人去解决。等我回美国了定好好教训他顿。”唐督察柔唇微微撅起,颇有副撒娇的意味。那娇媚动人的模样端的是万分诱人。

  “姐姐”陈侍者犹豫片刻,轻声问道:“林先生在美国最近过的怎样?”

  “不错啊以前没事做的事情到处闲逛泡妞,时不时逗姐妹开心,不过自从发生上次那次事情之后,他整个人都变了。经常将自己关在房间天夜不出来,我们虽然担心,却也知道他性格倔强,不会听任何人的劝告,连表姐都拿他没办法,我们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啊他连表姐的话都不听了?”陈侍者微微诧异地问道。

  “是啊。以前表姐不论说什么他都不敢违背,可这次他也不听话了。表姐十分担心,天到晚陪着他,可他还是老样子,总是副愁眉苦脸,阴冷着脸不愿说话。”

  “难怪上次和我通话他很没精神”

  “对了,林先生让我转告你,新涌进的实力已经调查出来,他们的目标直指陈家传人,你最好要准备下。虽然有王枫撑腰,但那些群恐怕不会畏惧。”

  “什么?”陈侍者面色大变,娇躯猛地颤$,尽在文学网,呢喃道:“竟然是他们,难道是他们回来了?”

  王大官人摸着下巴,继续研究着电脑。他实在是太想将那个视屏弄出来了,妈的,这个美国小妞胸部大,屁股翘,简直是个极品美妞啊。奶奶的,不知道林先生认识他不。到时候让他介绍我认识,摸摸胸部和屁股可就过瘾了

  “喂!段虎你做什么?”王枫猛地发现房门被打开,段虎穿着睡衣从卧室走出来,他好奇地问道。

  “呃,老师你还没休息啊?”段虎脸色怪异,王枫将吊灯打开,脸严肃地问道:“这都凌晨两点了,你在做什么呢?”

  “我我没做什么啊。”段虎表情古怪,王枫联想陈侍者的话,不禁摸着下巴道:“老实交代,是不是你家里出什么事情了?”

  “没有,我家里最近风平浪静,万里无云,除了平时有几个美女来我家吃饭,基本上没出现太大的事件。”段虎冷汗涔涔地道。

  “那你为什么副死了媳妇的样子?神神秘秘,稀奇古怪的。”王枫站起来,透过房门发现陈冲的房间居然是空的。他好奇道:“陈冲去哪了?”

  “啊他,他说家里有事情,所以回去了。”

  “什么?这么晚回家了?妈的,他什么时候回去的?”王枫敏锐地发觉陈侍者所说的话与陈冲有关。他起初忘记陈冲这茬,此刻想,那些人最可能找的就是陈冲。陈家传人可别段虎他们这样的巨头后代有作用。而且,段虎他们的势力不小,就算要找他们也不是简单的事情。唯独陈冲,他没有任何势力,最容易下手的便是他们。

  王枫连忙掏出电话给陈冲拨通电话,吼道:“你他妈在哪里?”

  “在家,老师,什么事情?”陈冲坐在床边,全身大汗淋漓,胳膊上的疼痛让他脸色发青,陈玉娇给他包扎伤口,他边忍受着疼痛,边用平静地语气回应着王老师。

  “你家里出什么事情了?”王枫着急地问道。

  “没啊我姐姐生病了,我回来照顾姐姐的。老师,明天我没比赛,请假天照顾我姐姐吧?”他现在这副样子去学校肯定会被精明的王老师看出端倪,只能说出这个理由情节了。

  “你姐姐生病了?要不然老师去你家看看吧?老师是华佗转世,应该能帮你姐姐治疗。”王大官人脸猥亵地道。

  “谢谢老师,我能搞定,就这样,我挂了啊,去给姐姐熬葯去了。”

  他挂掉电话,深深地吸了口凉气,陈玉娇脸担忧道:“小冲,为什么不让王老师帮你啊?”

  “呵呵姐姐,这是我们的家事,而且对方实力不明,我也不知道老师究竟有多大的能量,暂时还是不要找老师帮忙了,他的麻烦事情比我还多。”

  他眼神灼热,老师当初告诉过自己。个人必须在逆境中才能成长。且不论他自己接受与否,这是不能否认的现实。他就是陈家传人,他肩上承载着巨大的胆子。若是完全依靠王老师来帮忙,通过了这关,下关呢?我是陈冲,我是个真正的男人。我断然不能直在老师的庇护下成长

  王枫面色微微沉下来,对旁的段虎道:“陈冲回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语气很古怪,好像有什么事情隐瞒自己。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陈侍者所说的那个人恐怕就是陈冲了,但究竟是什么人想动陈冲?巨头肯定是不可能的,若是他们有动作,凭借陈侍者的实力,绝对可以调查出来。那究竟是谁想要动陈冲?

  “他满头大汗,似乎家里出了天大的事情。还让我别告诉老师,说他应该明天就能回来。”

  “他妈的,他刚才告诉我他姐姐生病了,说明天不能来学校!”

  段虎全身颤,那么说他说明天回来是不可能的了。而从王老师的表情来看,他应该十分紧张,他心下咯噔声,难道陈冲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险?

  第三百七十二章暴力运动会7

  “老师,要不要去陈冲家?”段虎脸紧张,他与陈冲经过这么长时间相处,早已经亲如兄弟。当初陈冲为了自己家族事情,险些丧命,现在陈冲有难,他也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不用!”王枫脸懒散地坐在沙发上,点燃香烟吸了几口,淡淡道:“既然他不愿我知道,就随他去吧。是男人就该独立面对困难,直让别人帮忙,他永远不会知道世间险恶。让他自己承担吧,若是实在不行,我再出面不迟。”

  个男人,若想成功。困难是他人生中不可缺少的部分。就好像段虎,他在家族的磨练中,才有现在那点点的自信。才能比其他学生多点的经历。只有在逆境与困苦中,才能成为成功的人。个人辈子都在安逸中生存,他不可能有多大作为。

  段虎点了点头,苦笑道:“老师说的对,陈冲比我厉害很多,我相信他能面对切困难。”

  王枫吐出口烟雾,对段虎道:“好了,你去休息吧,明天还要比赛,认真点,别给我丢人现眼。”

  东方浮现抹鱼肚白,震耳欲聋的音乐在操场上回荡,苏菲菲睡眼惺忪地从床上挣扎着爬起来,粉嫩的小脸蛋上满是慵懒,昨晚与沈若雨她们狂欢晚,现在精神有些萎靡。今天有她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