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找不到女人,老子是女人太过应付不过来。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长相问题?极有可能。以我这样的极品帅哥,般女孩见到我都会生爱慕之意,她们都喜欢我是情有可原的。哎,到时候可怎么办,老子个人应付三个,而且每个都不是能够轻而易举解决掉的。实在是崩溃啊!

  这会儿,王枫想到了跳楼,想到了咬舌自尽,想到了割脉,想到了去大街上裸奔被人群殴致死,最后他甚至想到了找个小姐在床上虚脱而亡。想到最后,他摸了下胯间,哀怨道:“兄弟啊兄弟,难道你今晚定要应付三个绝世大美女?我是不是对你太残忍了?”

  下午都在空虚紧张虚伪无奈纠缠中度过,王枫心情极为矛盾,他实在不知道如何是好。当时答应起来毫不含糊,此刻后悔也来不及了。随便找那个女孩说自己不能和她幽会,应该都会让对方伤心欲绝。不行,老子不能这样,到时候定要坚决点,十五分钟解决苏菲菲,然后和秦组长喝半个小时,相信以我千杯不倒的酒量,几下就能将秦组长灌醉,最后再冲上顶楼和小柳柳享受温馨的两人时光。

  月黑风高,阴云密布,心想,今晚没有月亮啊?谁他妈说月亮又大又圆了?

  阵阵寒风袭来,他心下颤,再次抬头,月亮好像魔术般高高挂在天空,那明亮的月亮如同个大圆饼,看的王枫猛吞口水。迈开步伐,王大官人面色痛苦,如同走进刑场的暴徒般准备接受死亡的洗礼。若是让在段虎秦少峰等被美女拒绝的猛男知道王枫此刻的心情与境况,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冲过来抄起剪刀将王枫的小弟弟刀两断,以谢天下。

  “老师怎么还没来啊?”

  苏菲菲着急地坐在假山后面,她本不知道今晚有这么大的月亮,想不到月亮越渐渐明亮,直到现在都能照亮大地,抬手看了看手表,八点五十九了,时间快到了啊

  “凉风有信,秋月无边,亏我思娇的情绪好比度日如年,虽然我不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但我有广阔的胸襟和强壮的臂膀!”

  王枫念叨着韦小宝里面的经典台词,脸装逼地出现在假$,尽在文学网山面前。他身披件风衣,那是找秦少峰借来的。脸冰寒道:“小菲菲,老师来了。来,让老师抱。”

  “老师”

  小菲菲钻进王枫怀中,两人热吻番,小菲菲俏脸绯红道:“老师,还有几天我就成年了,你打算送我什么礼物?”

  “咦,你都快成年了啊?以前不是说还有几个月的么?”王大官人挠了挠头,脸傻逼地问道。

  “那是虚岁嘛,反正还有几天就成年了,老师你打算送我什么礼物啊?”苏菲菲双手搂住王枫胳膊,脸撒娇地问道。

  “呃,容老师好好想想,小菲菲不是贪图富贵的女孩,送你什么钻石戒指之类的太俗气了,你肯定不会喜欢。直接送钱虽然老师不会心疼,但不能表达老师的对小菲菲的感情。呃,不如,老师坐百个千纸鹤送给你吧?”王大官人心想,只要和钱搭边的想都别想,老子都好几个月没吃猪肉了,猪肉涨价厉害啊。为什么时候才能消停下?老子都快穷死了。

  “好啊,不过要老师亲手做,不许去外面买。”苏菲菲将粉嫩的脸蛋凑到王枫脸颊上,脸得意地道。

  “放心吧,老师绝对不会去外面买的。”心下却道:“鬼知道这玩意儿在外面买要多少钱。到时候老子让沐晚晴给我做百个,然后送给你不就成了?”

  “嗯,老师真好。”

  王大官人上下其手,忽然问道:“小菲菲,你的胸部怎么还在变大啊?以前就是罩杯了,现在该不会罩杯了吧?”

  “没有啊,直都是这么大。是老师你太色了,或者你近视眼,看不清楚。”

  “哦,有可能吧,来,脱掉衣服让老师摸几下,老师觉得胸部要得到适量的血液流动,才能更好的发育。你看看班上的那些女孩,胸部都没你大,那是因为没有得到老师的滋润以致。”

  会儿,苏菲菲娇躯发软,靠在王枫怀中,王大官人只手摸着胸部,只手揉着屁股,心想,不能再折腾下去了,要不然会儿小菲菲春心荡漾,动情的厉害,到时候就无法脱身了。

  “小菲菲,今晚的幽会到此结束,老师会还要去做点事情。”王大官人帮苏菲菲穿好奶罩,脸严肃地道。

  “什么事情?”

  “关乎国家命运,社会未来,人类进步的重大使命,好了,你先走吧,老师会儿要化身超人飞出去,不能陪你了。”

  待得苏菲菲离开之后,王大官人偷偷摸摸地匍匐前进,当他冲向操场之后,苏菲菲的小脑袋忽然冒出来,美眸中抹过丝好奇,心想,老师神神秘秘是要去做什么?不会是和别的女孩偷情去的吧?要是这样,我会儿定要戳穿她们的阴谋。

  她小心谨慎地跟过去,王大官人火急火燎,自然没有发现小菲菲那灵巧的娇躯,不远处,只见秦组长袭火红衬衫地坐在操场上,她旁边有瓶红酒,坐在操场上,手臂撑住粉嫩的下颚,凝视着月亮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

  “我欲乘风归去,又空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王枫双手背扣,脸装逼地吟唱着这首并不太熟悉,也不知道漏掉多少,念错多少字的经典辞赋。

  “你来了”

  秦组长见他脸平静,头发略显凌乱,脸庞在月光的照样下显得有些憔悴,而最关键还是在于面容平静,那深邃阴郁的眼神让红姐心神荡漾。唇角微微翘起,抹邪邪的味道浮现。回忆他在学校的些表现,她也不知道自己对王老师究竟是怎样的感情。是对少年英雄的寄托,还是真实地对他有些感觉?

  向冰冷高贵的秦组长唯独面对王枫,她摆不出架子,在别人面前,她永远都高贵冰冷,神圣不可侵犯,心下微微颤,见王枫坐在旁边,她刚欲给酒杯倒酒,酒杯扑哧两声,应声破裂。王枫见状,只手偷偷摸摸地缩回去,严肃道:“国家直要提高伪劣产品,但依然有不少不法分子喜欢偷工减料,还好现在就破裂了,要是等我们喝才破裂,那我们就得毁容去韩国整容去了。最近油价直上涨,机票也贵了很多,我真担心我们别说去韩国整容,就连飞机票都买不起。”

  第三百七十五章还我命来

  “我们现在用什么喝酒呢?”秦组长脸无奈地问道。

  “呃,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要不然我们直接对着瓶口喝酒?当然了,我先声明,我没有口臭,刚才我还吃了片绿箭口香糖,应该清新了口气。而且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切梅毒艾滋等等等等,我都没有。因为我从小洁身自好,从来不和陌生女人睡觉,对了,值得提的是,我从小唯做过的最过分的事情都只是上课打了次瞌睡。”

  王大官人口若悬河,唾沫横飞地说了大堆废话,秦组长拍了拍他的肩膀,啼笑皆非道:“好了,被说这些了,我们欣赏月亮吧,对着瓶口喝就喝吧,我又不是没喝过。你这么紧张做什么?”秦组长说着将红酒拉开,对着瓶口喝了小口。

  “呃,这样最好了。其实这不能怪我,以前我也以为女人和我们男人样,我自己挖鼻孔很爽,又次见个女孩不高兴,我想起我挖鼻孔的时候很幸福,涸篇心,所以冲过去对着她的鼻孔挖了两下,结果她给了我巴掌”

  “扑哧”

  秦组长刚喝进嘴的红酒喷出来,差点没恶心死。脸上泛起恶寒,全身掉了地的鸡皮疙瘩,崩溃道:“王枫,你别这么恶心好不好?真是受不了你!”

  “呃,好吧,既然你受不了,那我们谈论另外个话题好了。”王枫揉了揉鼻子,忽然很是严肃地道:“在很久以前,有个村子里,个女人的丈夫上京赶考,她等了她丈夫五年,有天,女人在河边洗衣服,后面忽然走过来名骑马的盛装男子,男子见这名女人很漂亮妩媚,于是起了轻薄之心,冲过去摸了把女人的胸部,女人气愤万分,当即和他打骂起来。男子不愿与她闹事,于是骑马离开。女子回家之后,心想,我已经不是清白之身,相公若是回来我也无颜对他,倒不如死了之。结果她悬梁自尽了。而那个骑马的男子殊不知他轻薄的女人便是她五年没见的老婆,因为时间太久,而且分开时间太长,他下子没认出来,待得他回家之后,见老婆已经悬梁自尽,而且还是自己方才轻薄的女人。他哀号三声,气绝身亡。”

  “你这说的是什么东西啊?”秦组长虽然感觉这个故事在王枫的嘴里说出来有些不伦不类,但故事的确是十分可惜。不禁好奇地问了句。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看见漂亮的女人就想占便宜,说不定他就是你邻居的叔叔的婶婶的舅舅的阿姨的小舅子也还说不定。”王枫脸严肃,接着道:“所以我从来不会轻而易举地和不认识的女人套交情拉关系,就算她们实在是想和我套交情,我也只是浅浅地聊几句便离开。因为我是个诚实的男人,而且我还很稳重。”

  秦组长脸麻痹,这家伙太无耻了。不过早知道他是个胡吹大牛的家伙,当下也不介意,从侧面瞧眼王枫那略显沧桑,下巴满是胡渣的脸颊,她的心微微跳动,嗅着他身上那淡淡的烟草味,深邃的眼神仿若古井般。阵寒风袭来,她忍不住朝王枫身边靠过去,两人你口我口的喝了起来。时不时地还讨论下语文方面的知识。苏菲菲在远处见他们居然在讨论这些话题,本以为只是同时之间的交流。戒心消除,当欲离开。却只听王枫又道:“秦组长,你的大姨妈是什么时候来?”

  “呸,你问这个做什么?”秦组长俏脸微红,她微显醉眼微醺,美眸仿若布满了层春水,诱人的柔唇微微撅起,脸不满地娇嗔。

  “呃,其实我只是想提醒你下,当女人的大姨妈来的时候千万不要碰冷水,这样会导致痛经,白带异常,崩漏带下,等女性疾病的。”

  苏菲菲脸色大变,心道:“好啊你居然在这里调戏秦组长,我若是告诉秦少峰,他肯定会打死你。不对秦少峰现在已经是老师的奴隶,他就算有怒气也不敢发作。不行,我要想办法将他们分开,老师太猥琐了,刚才在假山还摸我,现在又和秦组长在起打情骂俏,不能饶恕!”

  “秦组长,其实我觉得吧,女人应该每逃诩按摩下自己的身体。这样才能活血络脉,对以后的生理健康上有很大的发展。你有没有发现晚晴这段时间容光焕发,充满了朝气?那就是因为我前段时间帮她按摩的好处。”

  秦组长喝的有些多了,美眸微微迷离,脑袋靠在王枫的肩膀上,呢喃道:“你这个坏家伙,总是满口粗话,真是个大大混蛋”

  “呃,我承认我不是好人,秦组长,你是不是喝醉了?要是真喝醉了,我摸你下胸部你肯定不会发现的吧?”

  “唔”秦组长打了个酒嗝,俏脸嫣红,瑶鼻不停地呼出热浪,王大官人心痒难耐,左右偷看几眼,确定没人之后,他偷偷摸摸地将只手摸在秦组长那娇嫩的胸部上。好爽啊

  他冷不丁地打了个颤抖,心想,妈的,秦组长的胸部怎么这$,尽在文学网么柔软,而且,我感觉我还摸到了个猥琐的东西,应该这就是女人的传说中的小葡萄,传说,只要摸到女人的小葡萄,女人就会对我死心塌地辈子。

  只手紧张地摸过去,身后猛地传来个熟悉的声音。

  “王老师,你在做什么呢?”

  王枫吓了大跳,伸出去的手连忙缩回来,心道:“怎么这么熟悉的声音?”他转头看,竟是苏菲菲脸不满地站在操场上,王枫尴尬万分道:“呃,小菲菲,你怎么还没回去啊?天这么晚了,风很大,你赶紧回去吧,别感冒生病了。到时候老师会心疼的。”

  “你会么?”苏菲菲美眸中险些喷出火来!

  “呃,应该会吧。”王大官人冷汗涔涔,他实在不知道如何作答,此刻他与秦组长的姿态太过暧昧,实在是没办法,若是不想个好借口的话,他真不知道怎么是好了。

  “咦,苏菲菲同学,你怎么也在这里啊?”秦组长脸色忽然正常过来,撩拨下额前的青丝,冲王枫笑道:“王老师,谢谢你刚才给我按摩,现在感觉身子舒服多了,看来按摩还真需要喝红酒,我感觉全身都不酸痛了。谢谢你啊。”

  “呃,没事没事,同事之间相互帮助是应该的。”王大官人瞠目结舌,妈的,原来是故意装醉挑逗老子啊?老子纯情小处男之身差点就保不住了,还好小菲菲及时赶到将我从虎狼之窝救出去,要不然可就真完蛋了。

  “是这样?”苏菲菲脸迷惑,其实她也不是涸葡定,方才会儿她听的不太清楚,只是听到按摩之类的,后来又见他们两姿态如此暧昧,这才没能沉住气冲出来,现在看来好像还真有那么点味道。

  苏菲菲脸无奈地点了点头道:“那我先回去了。”

  待得苏菲菲走远,秦组长扑哧声笑了出来,娇笑道:“还不感谢我,刚才若不是我,你的小女朋友可要生气了哦。”

  “呃,什么小女朋友啊?”王枫死猪不怕开水烫地问道。

  “哼,还想狡辩么?你和苏菲菲的关系明眼人都脑拼出来,哪有学生和老师亲热到那程度的啊?虽然说师生恋爱不好,但你们年龄差距也不是太大,若是你们两都没意见的话,谁也阻止不了的。”秦组长美眸中抹过丝狡猾之意,见王枫脸色刚放松下来,她又道:“只不过嘛,我记得晚晴好像才是你的第任女朋友吧?现在你们关系也没什么分歧,你忽然之间又和自己的学生恋爱,若是晚晴知道了,我真不知道你该怎么处理了。”

  “汗”

  王枫连忙抱住秦组长大腿,声泪俱下道:“秦组长,您老人家定要帮我,要是让晚晴知道我的丑事,我可就完蛋了。要不然我让你非礼次吧?这样你能不能帮我保守秘密?”

  “呸,你别无赖。你这点鬼主意别在我面前打,不过嘛。如果你肯答应我个条件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下。”秦组长笑眯眯地道。

  “什么?不会真想非礼我吧?”王枫脸警惕地盯着秦组长。

  “没你这么无聊,只不过我爸爸让我带男朋友回家,我直推脱着,这次家里人已经发飙了,我要是再不带个男人回去,他们恐怕不会让我继续在星海待下去。所以想请你帮忙。顶替我的男朋友。”

  “我靠!怎么又是这样的狗血事情?上次沐晚晴带我回家,结果我就真成她男朋友了,这次你带我回家,我岂不是又成你男朋友了?”

  “少废话,你到底去不去,要是不去的话,我就把你的事情捅出去,到时候,嘿嘿”

  “好吧,算我怕你,我去还不成么?”王枫脸无奈地说道。

  “很好,今天你摸我胸部的事情就这么算了。不过你下次要是再敢摸,小心我打烂你的嘴巴!”

  王大官人脸崩溃,与秦组长告辞,看时间,还有五分钟,他疯狂地冲上教学楼,就在他打算转弯的时候,前方忽然传来阴森的呼啸声,十楼的走廊尽头,阵“咚咚”的声音从远处传播过来,王枫脊梁骨发寒,全身忍不住起了层的鸡皮疙瘩,兀自呢喃:“莫非有鬼?”

  他刚欲继续上楼,走道上忽然传来个凄厉的声音。

  “还我命来!”

  第三百七十六章白衣女子!

  “我叉”

  王枫拧饼脑袋,眼前顿时飘荡起大量氤氲白雾,那仿若仙境般地白雾却无法让王枫心下平静,反而越发紧张怪异,周边温度降低,那是种难以言语的恐惧。与在海滨不同,那会儿,他神情恍惚,没多少常识,且人多口杂,按照常人意识,他并没多少恐惧。顶多害怕了大吼声便是,而此刻,四衷普旷寂寥,看不见半个人影。那阴森幽僻的走廊时不时地冒出寒气,方才那声音豁然响起之后,此刻已经消失不见。凭借王枫超人般的眼力,方才那瞬间,他分明能够感受到眼前花,那道白影在转瞬间便消失不见了

  “那是什么东西?”王枫揉了揉眼睛,他是个无神论者,从不相信这世界有鬼神之说,但有时候,发生过许多古怪的事情还真不是科学所能解释。就好像黑血项链,不过是条项链,非要将它说成是什么狗屁神主加持过,有什么神力。尽避这些所言过重,但那真实发生在他与柳如烟苏菲菲身上的心灵感应却点不假。

  他简直不可思议,不过是条项链而已,在自己身上戴过,然后送给两个女孩,她们的心情自己居然能够感应到。而小时候,他也时而会听十里街的老人家说些关于鬼神的故事。比方当个老人在临时之际,他会托梦给他的后代,有时候是会说些照顾身体之类的话,而有时候,却直接让他的后代吓跳。更有甚者,他们会在死后的第七天托梦给他们的后代,自然而然地,人们俗称为头七,也就是说,人死之后,在第七天会回来看看他的后代是否安好。然后去投胎。

  当然了,这些不过是民间传说,当不得真。但偏偏王枫经历过不少这样的事件,黑血项链算是点,而他在梦中也时而会出现姐姐的身影。此刻,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