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到那张宝藏图,其他切都算是白费功夫?因为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宝藏在哪里?”

  “嗯,是这样的。小冲,别去想那些了,你要知道,金钱可以让人生出心魔,权利能使人神志不清,以至于疯狂。哪怕你将来站在再高的地位,也要随时保持清醒。个人如果无法保证绝对的清醒,等待他的只有灭亡”

  “我知道”

  这会儿,陈侍者将自己多年来的经验与新的倾囊相授,陈冲也获益良多,陈玉娇将他们聊得兴致盎然,也不好打搅,只得去厨房准备晚餐。

  “小冲,小姨说了这么多,你能消化多$,尽在文学网少是多少,还有。以后做人不能太固执,尤其是你那个班主任。他不是个好东西,他有些地方值得你学习,但他的些习惯和说脏话你就别学习了。他会把你变成个无耻的人。”

  “喂!”王大官人抓了抓胯裆走进来,脸鄙视道:“你读书老师没告诉你不能背后说人家坏话的么?”

  “呃。”陈冲尴尬地低垂下脑袋,其实他比陈侍者更知道王枫是个怎样的人,简直是猥琐到石烂海枯,山崩地裂。这完全不需要陈侍者提醒。

  “我的为人陈冲自然能分辨,不需要你在旁边鞭策,对了,我肚子很饿了,小冲,你姐姐的晚饭做好了没有啊?赶紧端出来吧。我吃了好回家。”

  陈侍者就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直到陈玉娇将饭菜都端出来,她的心都直无法平复下来,这家伙实在是太可恶了,简直是个极品人渣败类啊!在别人家吃饭都说的这么气势恢宏,真不知道他的脸皮是不是铁皮做的。

  顿饭吃完,王大官人剔牙道:“陈小姐,你的饭菜真可口,其实我直想请你去我家吃顿,虽然满汉全席我不太会,但法国大餐还是手到擒来的。哎,只怪我这个班主任做的太负责,时不时地都要去做家访,等以后有时间定请你去我家吃顿。”

  陈冲冷汗涔涔,陈侍者也是掉了地的鸡皮疙瘩,陈玉娇却微笑道:“等有时间再说吧。”

  陈侍者要离开,王枫也顺势离开了。

  “今天天气真不错!”王枫点燃香烟吐出口严肃,懒洋洋地道。

  “是么?我怎么没觉得?”陈侍者面色平静,缓缓地朝旁停下的黑色幻影开去。唐督察已经先行离去,王枫在陈侍者上车的那刻,他忽然叫道:“陈侍者!”

  “怎么了?难道你还想坐我的顺风车?我记得你好像有哈雷闪电,那可是电车王者。”陈侍者脸慵懒地道。

  “不是”王枫的面色忽然变得平静下来,脸沉寂道:“我想问你是否很喜欢林先生?”

  “我”陈侍者唇角微微嗫嚅,良久,她将车门关上,走到王枫面前,忽然轻声道:“能陪我喝杯咖啡么?”

  “十分乐意。”

  悠扬的音乐,让人心神平静的环境,那温馨浓郁的味道飘进鼻端,陈侍者搅拌几下咖啡,轻轻道:“我与林先生认识二十多年了”

  “可以看出来。”王枫毫无形象地点燃香烟,深深地吸了口,烟雾在脸庞上缭绕,他的眼神变得阴郁,吐出烟雾道:“是因为这二十多年的感情放不下来么?”

  “不!”陈侍者忽然变得激动,俏脸渐渐变得绯红,迷茫道:“我说我放下来了,你相信么?”

  “相信。”王枫平静道:“人最大的坏处就是急性太好,当个人你无法得到的时候,你唯可以做的,只有忘记。而二十多年,足够你将他从你心中慢慢赶出去了。”

  “可是”陈侍者的语气变得呜咽,美眸微微红了起来,她许久没有事态过,但此刻提到这个这么多年直埋藏在心中的话题,她的感情难以遏制,下子宣泄出来,呢喃道:“我直告诉我忘记了,直告诉我哪怕我明明知道我与他是不可能的,但我真的能够忘记么?我真的忘记了么?”她不断问自己,许久之后,她低吟道:“或许在我的心中,他已经不像当初那般重要了,他已经不再是我生活的全部,正如人们常说的,时间,可以忘记切或许,我真的能做到”

  “这样岂不是很好,既然记住是种痛苦,为何不去忘记?忘记了,或许什么烦恼都没有了。明天的生活依然是美好的”王枫脸微笑地道,他的唇角有些抽搐。

  忘记?我能忘记么?姐你在哪里。可否直都惦记着我,你知道么,我直都忘不了你,姐姐,我永远都忘不了,时间,真的能让人忘记切,忘记烦恼么?

  第三百八十三章块玉佩引发的风波

  瞧着王枫那脸神经质的表情,陈侍者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轻声道:“王枫,你怎么了?”

  “唔”王枫猛地回过神,脸迷惑道:“没没什么。还是说说你吧,我对你的故事很有兴趣,或许,我们都有着同样的命运”

  “你真想知道?”陈侍者自嘲笑,“我都是个老女人了,你对我还会有兴趣?”

  “不是!”王枫忽然抓住陈侍者桌面上的玉手,坚定道:“你哪里老了?你还很年轻漂亮,动人心扉,我直这么认为的。”

  “松松开。”陈侍者玉脸绯红,连忙挣脱王枫手心,心下有些慌乱,美眸不敢去看向王枫,良久才平复下来,苦涩道:“你这个家伙别这么激动好不好?”

  “呵呵,刚才激动了下。”王枫沉淀下来,微笑道:“能不能告诉我你的过去?或许,我能当你最忠实的听众。”

  “你?”陈侍者轻轻笑,无奈道:“你太小了,或许,我们之间存在巨大的隔阂,许多事情并非你所想的那样简单,你可能比和你个年龄段的人都要成熟。只不过,你在我面前,依然是个小男孩,我的心思与心情,你是很难明白的。”

  “二十多年你难道还想直等下去?想过你的生活,你的将来么?有什么好等的?难道直等下去就能得到结果?你没有自己的生活么?没有自己的幸福么?为个无法等待的人,不值得”

  “你也知道二十多年二十多年的感情,能说放下就放下么?我不能,定不能!”

  “有用么?”王枫的语气变得重了起来,面色冰冷道:“为了个并不可能的存在,你白白浪费了二十多年的光阴,现在你还有大好的青春,难道你还要等他辈子?当然,我不清楚你为何会这样,但我想你知道,凡事都有个底线,你等了太久,等了个青春,若是可以,现在的你已经得到幸福了,这样下去对你没有点好处,你知道么?”

  “我”陈侍者心下泛酸,许多年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她直都在沉淀自己,直都在平复孤寂的心情,她从来都不敢将那伤心往事挖出来。又或者,谁都没错,错的只是老天,他安排了他们见面,却让他们无疾而终。林笑,我,真的应该放弃你么?

  是的,她深爱着林笑,这个迷人的男子。二十多年前,他做了许多惊逃诏地的大事。他身边美女如云,而自己,只不过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孩,那时候,他拥有众多的财富与美女,她只是希望在他的身边默默地支持他,默默地祝福她。却无奈,太过太过的原因,最终,她抵挡不住心酸与心痛离开了。她知道,在那个时候离开林笑对他无疑是种打击。但不离开,到最后,对他的打击是否更大?

  “呵呵你知道么,那个林先生叫什么?”陈侍者脸淡然地笑了笑,贝齿咬住红唇,仿若已经溢出丝鲜血。

  “叫什么?”王枫脸激动,林先生。他的名字叫什么?在二十多年前,他震惊华新市,华新市因为他风起云涌。而现在,林先生在美国,也同样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这样个传奇男子,他叫什么呢?

  “当年他在华新市还有个外号,偷香猎人他的名字叫做林笑!”陈侍者叫出最后两个字,她的心仿若下子跌落到了深潭,眼角,溢满了泪花。别了林笑永别

  “偷香猎人!?”王枫眉头深深皱了起来,他自然听说过这个名称,想当年,在华新市他绝对是风騒的人物,什么人没听说过偷香猎人?他在华新市所做的切,足以让任何人震撼。他次次地用自己强势的实力击碎了诸多恐怖分子的阴谋。这样个充满了传奇色彩的男子,他绝对是个让所有人都向往的

  “你听说过他的往事么?”陈侍者的面容充满了悲怆与决然,当她说出林先生便是林笑之后,她已经无法再控制自己的情绪,泪水从她的美眸中溢满出来。王枫情不自禁地伸手帮她拭擦掉眼角的泪花,轻柔道:“你说吧,我听着。”

  “当年林笑为了女人,可以不顾性命,与切不可抗拒的力量对决,他次次的胜利,次次在逆境中的生存下来,赢得了美人芳心,他的生活充满了乐趣与刺激。他注定是个与众不同的男人,他的$,尽在文学网经历,个人恐怕十辈子都无法领悟到,他喜欢刺激,向往着热血的生活,但不可否认,他又同时享受那腼腆安逸的生活,这许许多多次次的经历让他明白,平静的生活,才能让人领会到人生的意义。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点没变,任何人,都无法改变他。他的年纪越大,脾气越沉稳,但内心也依然隐藏了股火苗。那股火苗,随时都可能爆发出来”

  “陈侍者!”

  王枫忽然面色凛然,激动道:“你知道暗夜君王么?或者,林先生知道他是谁么?”

  他忽发奇想,林先生定知道暗夜君王,他们交手过,而且,在当年,林先生的能量恐怕就涸浦怖,他想调查暗夜君王的身份应该不难。而此刻趁着陈侍者回忆往年故事,正是他询问的最佳时刻。

  “暗夜君王?”陈侍者面色微微变,旋即,她苦笑声,淡淡道:“岂止认识,如果我没猜错,他们应该还是老朋友。”

  老朋友!

  王枫脑子下子仿若炸开般,果然,林先生的确认识暗夜君王。

  “那么”王枫面色紧张地道:“暗夜君王究竟是什么人?他在当年来到华新市之后,究竟遇到了什么事情。而林先生与他,发生了哪些我们都不知道的事情?”

  “呵那时候,你似乎还没出生吧?”陈侍者苦涩笑,时间从指间流逝,她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青春早已经挥霍干净,现在的她,已经有了风残夜烛的感觉了

  “如果我告诉你”王枫吞了口唾沫,冷汗从额头上涔涔冒出来,“我是在暗夜君王消失的那天出生的呢?”

  “什么!”陈侍者惊叫声,美眸中满是不可思议,她的俏脸上布满了惊慌失措,手臂不停地发颤,王枫连忙握住她的手心,安慰道:“别激动”

  “你现在二十二岁,恰恰是暗夜君王消失的那天出现的?”陈侍者呼吸有些困难,身子,她仿佛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异常快捷,那种随时都可能从咽喉涌出来的感觉让她全身难受。

  “是的,许多人都知道,我便是暗夜君王消失的那天出现的。”王枫坚定地点了点头。

  “怎么会这样”陈侍者面色紧张起来,她仿若想到了什么,但旋即用力地摇晃几下脑袋,凝视着王枫的脸庞,呢喃道:“想不到果然是这样的”

  “什么这样?”王枫脸好奇。

  “呵呵你或许不知道,在许多年前,林先生便知道自己有个后代在华新市,但他不知道在哪里,直到有天华新市出现了块玉佩。我知道,那块玉佩在你手中,而后发生了许许多多的怪事,那些怪事,都与个人有关”

  “谁?”王枫脸诧异地问道。

  “暗夜君王!”

  第三百八十四章人世间最痛苦

  又是他?

  王枫心下跳,如此说,玉佩与暗夜君王有关,而玉佩,却是姐姐给我的那么究竟是怎么回事?从目前的情况分析,姐姐与暗夜君王有关?玉佩是姐姐的么?还是别人送给她的?

  “那么你这么说的意思,是说玉佩与暗夜君王有关?”王枫面色微微有些紧张,这样,或许能够知道姐姐的身份?那为何别人都说我与暗夜君王有关?也是因为玉佩的原因?

  不可能

  那些巨头们根本就不知道玉佩的存在。他们单纯地根据那荒诞地传说而定。究竟怎么回事姐姐与暗夜君王有关,我也是莫非,我们真与他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这个”陈侍者微微愣,旋即苦笑道:“我不清楚只不过,既然暗夜君王会因为玉佩来到华新市,而且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相比应该是有点牵连。但你可否知道,因为这点,林先生也来了,他来这里的目的除了阻止暗夜君王,也因为那块玉佩”

  她如此说,不过是想套王枫的话。因为她直认为玉佩就是王枫的,而并非他姐姐给他的。以前所有的猜忌也不足王枫句话来的实在。而现在,从他所表现的模样来看,或许,自己离这个答案越来越近了。

  “为什么会这样”王枫忍不住揉了揉眉心,脸苦涩地道:“陈侍者,若是像你这样所说,是不是说明暗夜君王与林先生,可能都与玉佩有关?”

  “可以这么说,不过我说了,我并不知道实情,而这些,也只是猜测而已”

  “哪怕是猜测你恐怕也是调查过的吧。”王枫脸麻痹,从陈侍者的口述,他知道姐姐与暗夜君王,与林先生都有着密切关系。现在唯需要知道的,那便是玉佩究竟是不是姐姐的。而哪怕不是,姐姐与林先生他们,也应该会有点关系的吧?

  他现在已经不需要想太多了,只要林先生能来华新市,切都能解决。与此同时,他的脑子里猛地闪过那个星海的白衣女人。她又是谁呢?为什么会说认识我?难道我真的与她认识?我的身份何在,姐姐的身份何在?

  头疼

  王枫头疼欲裂,这会,他的脸上布满了汗珠,若是知道了姐姐的身份,或许,对她为何会无缘无故病逝有极大的帮助。此时此刻,他却知道他不能再问了,他知道陈侍者也并不知情,哪怕她知道,恐怕也不会告诉自己。因为,这件事情,可能牵扯着个极大的秘密。林先生为何要来?暗夜君王的无故消失,姐姐的病逝。那个教学楼的白衣女子为何会说认识自己

  “妈的!人不能这么无耻的!”王大官人尖叫声,周边客人看着王枫这肆无忌惮地吼叫,个个心想,妈的,现在什么地方都有神经病,想安安静静喝杯咖啡都不能清闲点,真是无奈啊!

  “你怎么了?”陈侍者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只是我忽然发现了我的优点和缺点。”王大官人坐下来点燃香烟吸了口,既然暂时想不通就不去想了,姐姐的事情他直都藏在心底。他需要弄清楚情况再动手。回忆姐姐那温柔的面庞,那让人心情平静的话语,他的心微微有些抽搐。

  “你意识到自己的缺点和优点了?”陈侍者好笑地白了他眼,很是不以为意地撇了撇柔唇。

  “嗯,我意识到了。我的有点就是我很帅,而我的缺点,就是我帅的不明显,般人看不出来。你说我是不是很无奈?”王大官人声泪俱下地道。

  “汗”

  陈侍者差点没将咖啡盖在他的脑袋上,无语道:“你还真够恶心!”

  “呃,其实,陈侍者,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有男人味?大家都这么评价我的,本来我自认为我还比较稚嫩,思想还不太成熟。嗯,你认为呢?”王大官人摸着下巴,似乎在思考着陈侍者打算如何回答。

  “我认为你就是狗屎!”陈侍者险些崩溃,和这家伙聊天,她会情不自禁地起鸡皮疙瘩,太恶心了,恶心的不行。

  本想与陈侍者打情骂俏,无奈陈侍者太没幽默细胞,王大官人感觉与她聊天会玷污自己的智商。当下靠着哈雷离去,陈侍者走出咖啡厅,瞧着王枫的背影,唇角泛起抹苦笑。这家伙总是那么不正经。

  回到家,王大官人心想,现在睡觉肯定是不行的。思想想去,打开电脑登陆了,实在是没办法,这段时间习惯性地晚睡之后,生活作息已经颠倒,再想早早睡觉已经不太可能。本想给小雪打个电话。忽然发现自己的手机不支持国际长途,幽怨叹息半天,这才坐在电脑面前聊起了。

  “嗨,在做什么呢?”

  柳如烟在线,王大官人发出个流口水图片,脸滛荡地摸着下巴。

  “没呢,上网查点资料。”

  “哦,这样啊”

  王大官人感觉柳如烟的语气有点冷淡,不像平日里在网络上那般俏皮了。其实他也感觉到了柳如烟的那种变化,从起初不论何时都保持着定的冷静与淑女,到后来时不时地会与自己开玩笑,甚至谈谈心事。他慢慢感受到了柳如烟的变化。摸着下巴,王枫也不知道柳如烟为何会变成这样。只不过,不论变成怎样,她依然是小柳柳同学。

  “那你忙吧,我也去玩玩。”

  “嗯,呵呵,好的。”

  结束短暂的聊天,王枫有点压抑了,怎么会忽然变得有点儿冷淡,不近人情了?莫非我做了什么事情让她伤心难过,不愿理我了?

  不会啊好像在她面前我什么都没做啊?

  想不出个头绪,王枫也没心情继续上网打屁,干脆埋头睡觉去了。

  第二天大早,王枫洗漱完毕,开着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