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实力打拼出来的。在红花会,他可以只手遮天,在别的地方,他同样拥有绝对强悍的实力。

  只不过他现在有点头疼。今年的红花会还会如此简单么?方才他忘记问林先生是否真的会回来。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事情的复杂程度已经让整个红花会乃至华新市都震撼了。起初的段二叔在现在看来,也显得神秘莫测,而那些隐藏在黑暗,还没有浮出水面的势力,他们的些目的,与对手,究竟会是如何?

  场波澜壮阔的红花会即将展开,而王枫,无疑被卷了进来。起初是因为自己的学生,王枫绝对不会袖手旁观。但现在,他好像自己也无法控制自己了。

  缓缓站起来,将窗帘拉开,王枫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不可能将自己如何!他有这个信心,任何人,他都不会惧怕,因为他是暴徒王枫!

  “四号,你是组织最强大的成员,鉴于你能与终极死神打成平手,现在你可以脱离组织,你有任何的要求,或者需要组织的帮忙,组织都会给你最大的帮助!”

  脑子里再次出现这样番话语,他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不能否认,这段话若真不是自己的记忆,为何会直出现?他现在有点儿不相信莫言的话语了。或许,自己,就是那个四号。那个传说中最强大的成员。

  他抬起手臂,心想,为什么我会是四号?六年前我便拥有这样的记忆,那么我不是很小的时候便经历了这些?

  妈的!

  王枫每次想到这个问题都会无语至极,他不敢相信十六岁之前,自己能经历那些?简直不可思议!

  但事实上,他不愿相信这些是着难道,或许,莫文泰是在欺骗自己?又或许,他说的都是实话?但为什么这段记忆会在自己的脑子里呢?

  嘟嘟

  手机阵震动,王枫本就心情烦躁,接通电话便是通狂吼:“谁他妈这么晚了打电话?”

  “老师,是我。”

  王枫身躯猛地颤,紧张道:“莫言?”

  “嗯,想和你聊聊。”声音很平静,但王枫能听出来,这绝对不是莫文泰。莫文泰,不会用这种语气与自己说话。

  “好的,你在哪里?”

  “秋山山顶。”

  炳雷狂奔而出,王枫现在急需要明白这点,尽避他很不想去调查这件事情。但事实摆在面前,许多东西都可以迎刃而解,在林先生的提醒下,他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他不得不去了解这些,他无法控制自己,这件事情,关系太过重要

  秋山山顶,寒风习习,月光惨淡,名男子站立在山顶,他的神情很平静,眼眸深邃,凝视着远方的星辰,仿若个得道高人般。王枫从哈雷上跳下来,缓缓走过去,淡淡道:“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很想知道,你究竟是不是个传说中的人物?”莫言转过身,面上浮现抹淡淡的笑意。

  “什么传说中的人物?”王枫脸平静,心中却泛起了滔天涟漪,他知道,莫言可能也知道了点事情,至于他知道多少,他了解多少,他的方向是否错误,王枫概不知。

  “个在红花会算是传奇的人物,个在红花会,人人都害怕的人物。”莫言脸平静地道。

  “你想问什么可以直接问,我能告诉你的,我会告诉,不能告诉的,问我也没用。”王枫感觉莫言有点不对劲,似乎,他的性格发生了点转变

  “呵呵”

  莫言转过头,平静地盯着星辰,懒懒道:“老师,$,尽在文学网你知道么?你是我见过最神秘的人,别人都以为我很神秘,其实,我是最透明的人,只不过那些人喜欢用错误的方式来看待我,若是他们能理智点,不要带有色眼镜,眼便脑拼穿我。”

  他忽然转过身,脸凛然道:“老师我想告诉你,或许我们两有点渊源。”

  “渊源?”王枫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这会,他思绪万千,眼眸猛地闪过道光彩,呢喃道:“难道你也是?”

  “呵呵可以算是,也可以算不是,算是,是因为莫文泰是,算不是,因为我不是。”莫言淡淡地笑了笑。

  “”王枫此刻很想冲过去将莫言暴打顿,妈的,都他妈什么时候了还装逼,简直不能饶恕!

  “老师其实莫文泰对你说的有些话并不是真的,其实你脑子里的记忆便是你自己的。且不论你信不信我,我说的是实话,而且不要怀疑你的年龄和你的经历不成正比,就好像我当初在办公室和你说的那样。个人若是天才,许多不可能的事情,都会成为可能。”莫言仿若知道王枫的秘密般,眼便洞穿了他的切。

  “若是我告诉你,知道我秘密的人,都会死,你还会选择继续么?”王枫的面容忽然阴冷起来,转瞬间,他的身上充满了杀气,股足以令人胆战心惊的杀气!

  “哈哈!”

  莫言忽然猖狂地笑了起来,面色也旋即变得冰冷,脸轻蔑道:“王枫,从开始,我便直在观察你,若是你愿意选择逃避,或者,从我的言语中,你选择了逃避,你可能会辈子都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只不过现在,你再的追查下去,你的问题便出现了。因为我是五号!”

  第三百九十四章精神世界!!

  时间,电闪雷鸣,狂风暴雨,王枫的身躯被阵寒风吹过,他脸庞纹丝不动,头发本就凌乱,此刻被狂风吹,更显邋遢。莫文泰就仿若个盖世魔王般地盯着他,嘴角泛起邪恶的笑意,阴冷道:“四号?现在的你还配得上四号么?”

  “莫文泰”王枫微韦动下手臂,苦笑道:“对于那个组织,我什么都不知道,只不过,任何想与我为敌的人,我会用拳头,将他毁灭!”

  “你的确很强大,至少,和林先生相比,你也不会弱多少,只不过,你的脑子终究是普通人的脑子,你无法做到精准的计算!”

  说着,仿若狡兔般冲过来,王枫眼中闪过道光芒,呢喃道:“别忘记了,你只是五号”

  怦!

  莫文泰的身躯仿若断线风筝飞了出去,他双腿跪在地面,全身不停颤抖,抬起那张俊朗的脸庞,脸上浮现不可思议地表情,呢喃道:“为什么会这样”

  方才那瞬间,他只感觉眼前黑,下秒,胸口股剧痛蔓延至全身,整个人便飞奔而出,而王枫的动作,他分明脑拼得清二楚,但偏偏,他阻挡不了

  “就凭你?”王枫唇角泛起丝不屑,雨水倾盆而下,他点燃支香烟吸了几口便被雨水淋湿,懒洋洋道:“莫文泰,知道么,你不是莫言,你也不配驱动莫言的身体,莫言,他的实力不是你所脑瓢比的。在我面前,你不过是个抵不住任何攻击的废物,忘记告诉你,你以前所表现出来的能力并非你自己的,知道么?那都是莫言给你的,若是莫言不想你强大,你做不出任何有效的攻击。就好像刚才,若是莫言帮你,你能做到最精准的攻击,可惜他没有”

  扔掉香烟,王枫懒得理会脸迷茫的莫文泰,开着哈雷冲进雨中。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莫文泰嘴角冒出大量血泡。

  “别做无谓的挣扎了,你是五号又如何?你难道不知道王枫的实力么?哪怕是林先生,未必都能斗得过王枫,何况,他们之间似乎还有什么默契,他们只能是朋友,而不会是敌人。你要明白,我不与你配合,你根本无法战胜老师。”

  “那么我定会让你与我配合的。莫言,你造就了我,却不成就我,这是你的失误,也是你的错误,若是我能有你这样强大,你要知道,我不会再与你为敌,而现在,你必须被我毁灭,而夹带着,你所有的切,都必须是我的!”

  他整个人仿若神经病般咆哮起来,秋山山顶响彻他那疯狂地嘶吼

  “你真的决定这么做?你要知道如果这样,你随时都会被他吞噬掉,而且,你们俩之间只能有个存在,不是你消失,便是他消失,你考虑清楚了?”段二叔脸紧张地盯着莫文泰,眼中流露出不可思议地诧异。

  “呵呵,若是不能将他吞噬,我始终发挥不出真正的能力。而他,是我攀登上顶峰的唯阻碍,只要能将他毁灭,我才能真正意义上的强大起来!”

  “疯子!”

  段二叔不寒而栗,这家伙简直就是个神经病。杀死另外个自己,相比之下,要比杀死自己的后代还要艰难。但他却点都不在乎。这家伙他已经彻底疯掉了。

  “你可以不帮我,不过你会承受不帮我的代价,考虑考虑。”莫文泰点燃香烟,他的眼中抹过丝光彩,又将香烟捻灭放进了烟灰缸。

  “若是我不帮你,你恐怕辈子都不会死心,只不过,你要清楚点,若是你无法战胜他,消失的便是会你。”

  “怕什么?”

  莫文泰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胸口传来的剧痛激怒了他,吼道:“我说过,不毁灭他,我得不到真正的强大,而且还会限制我的最大化发挥,我讨厌他,我要毁掉他!”

  “好吧,既然你决定了,那我们开始吧。”段二叔微微叹了$,尽在文学网口气,转身走到个书柜面前,旋转个隐蔽的开关,书柜应声而开,里面出现套超现代化机械,个全金属头盔,四周都是数不清地古怪玩意,莫文泰的眼中流露出丝古怪之色,勤奋道:“这便是传说中的精神电波器?”

  “是的,为了研制这个工具,大量精神力极强的高手都被毁掉了,可以说,这是无数精神力强大的高手用心血换来的。”段二叔抚摩着那高质量产品,呢喃道:“或许你并不知道,若是经过这个仪器洗礼之后,你会变得如同杀人武器样麻痹,你愿意?”

  “杀人武器,也比不能杀人的人好!”

  哧哧

  强烈的金属摩擦声,电流波动声音从仪器中传来,整个空间发出强烈的火花,房间的空气都仿若被扭曲,处于种古怪的空间。那丝丝的声音响彻房间,躺在仪器中的莫文泰面色微微变,旋即,他的眼眸紧紧地闭上,道道古怪的电流从他头顶蔓延下来,那是种超电波,不会太影响人类的细胞与骨髓,只不过他会影响个人的精神力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精神世界,而所谓的精神世界,不过是本身制造的个空间,在这个精神世界,每个人都能畅快地遨游,放飞自己的梦想,哪怕并非真实的梦想,也能让人的精神世界得到满足。

  而莫文泰他的精神世界,存在着两个精神个他,个莫言。当他们相互发生摩擦之后,他们会在这个精神世界制造大量矛盾与火花,而与此同时,精神世界也会随时颠簸,接下来那就成了所谓的精神分裂,或许对于别人来说那便是神经病

  第三百九十五章莫言消逝??

  道道刺眼的光芒从仪器上蔓延而出,整个房间充满了华丽的光华,道道从四面八方涌向莫文泰头顶,他脸庞不停扭曲,表情时而平静,时而暴怒,段二叔脸激动地盯着莫文泰,额头上都忍不住冒出了大量汗珠。他知道,如果莫文泰失败,他的计划也就受到巨大的牵连。他需要莫文泰,莫文泰的头脑,莫文泰的牵动力。但此刻,他无法想象,若是莫文泰被莫言击败,他将会死无葬身之地

  猛地睁开双眼,那抹无奈与寂寥的眼神从莫文泰的眼眸中扩散开来,良久,那抹眼神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却是数不尽地猖狂与阴冷。

  “终究,你还是会后悔的,希望你能找到真正的自己”

  “哈哈!“莫文泰忽然从仪器上跳下来,脸阴寒地道:“这算是遗言么?是遗言?哈哈!”

  段二叔抹掉额头上的冷汗,他脑拼出莫文泰的变化,方才那瞬间的转变,此刻的莫文泰强大到让他心惊胆战。

  “段二叔!”莫文泰忽然转身,脸冰寒地道:“从现在开始,你的计划可以展开,用不了多久,整个红花会,都会在我们的掌控之中”

  王枫回到家,全身湿透,仿若个落汤鸡,他有点不可置信,莫言竟会有着这样的身份,五号?

  那么他应该知道自己的事情。他起初告诉自己,这段记忆不是自己的。难道是因为他害怕自己找回那段属于自己的记忆,对他不利?

  可是为什么他要这样做呢?

  “你有任何需要,组织会提供最大的能量帮助你!”

  脑子里回荡起这句话,王枫猛地醒悟,这句话的意思,是说明自己可以操控整个组织的能力?

  “果然如此”

  王枫瘫软地坐在沙发上,他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莫文泰那是畏惧自己的身份,或者,他不愿自己回到过去的身份。主要还是因为他不想将这件事情牵连到他自己?那么只有个可能,莫文泰他害怕自己回到组织,这样会对他有巨大的压力

  想通这些,王大官人抓了抓胯间,龇牙咧嘴道:“狗日的莫文泰,你估计就是怕老子影响到你的势力吧。放心,不需要那所谓的组织,老子照样能够干死你!”

  嘟嘟

  “为什么每次夜深人静,我的手机都会不停地响?”王大官人掏出手机,上面还有层水渍,所幸他的手机虽然古老,却是防水的。此刻并没有多大的问题,接通电话,懒洋洋道:“谁啊”

  “王枫,是我啊”对面传来慕容水月那甜美清澈的声音,王大官人精神为之震,严肃道:“找我什么事情?不过我要告诉你,现在下雨,我是不会出来和你幽会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去你的,谁要和你幽会了,只不过再过段时间,电影就要开拍了,我想你来陪我入场,好不好?”慕容水月略显紧张地询问。

  “干嘛要我陪你?你那个大姨妈华姐呢?”王大官人心想,如果我陪你,下场只有个,被你的粉丝群殴致死,他们还可能会找群非洲女人将我拖进巷子强犦百遍。这种极具危险的事情我可不敢做。除非你让我摸你的胸部和屁股,对了,还要让我把你推倒,我才会考虑下。

  “华姐不行,她这段时间家里出事情了,别的经纪人又没什么经验,我不太放心啦!”

  “我靠!”王大官人揉了揉鼻子,脸无语道:“那些人好歹也是经纪人,你对他们不放心,难道对我放心?我可是无所知地蠢蛋啊!”

  “呃,不要妄自菲薄,其实我觉得你还是很有天赋的。再者你做我的经纪人,需要做的就是给我端茶送水,平时帮我打点下生活上的细节就可以了,又不要你去杀人放火!”

  “你的意思就是找个保姆?”王枫眼角阵抽搐,妈的,你就算要让老子去杀人放火,那还简单点,现在你却找老子做保姆,老子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不行,打死不干!

  “哎呀,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啊!人家好不容易想找个和你相处的机会,你都不答应,你真狠心,你不答应我冷死算了!”

  电话对面传来阵稀里哗啦的水声,王大官人有点摸不着头脑,这小妞难道边和我打电话,点流口水?不对啊,就算流口水也不会出现这么大的水声吧?

  “呃,你那边怎么大的水声啊?好吧,我承认我有大男人主意,如果你让我做点别的事情我会考虑下我会答应,只不过你让我当你的保姆,每天给你端茶送水的。是不是有点羞辱我的意思了?而且,如果你来大姨妈了,我还要给你去买小棉球,哎,别说了,我真不会做的。”

  “你这个混蛋!人家开玩笑都不行么?就算我让你照顾我,你就不愿意了么?算了算,我不理你了,让我冷死算了!”

  说着对面传来盲音,王枫摸了摸鼻子,心想,怎么这么奇怪?冷死,妈的,你该不会是在浴室洗冷水澡给我打电话吧?乖乖今天还在下雨呃,下雨?

  王枫连忙将窗户打开,只见街道下面辆火红色法拉利旁边名俏生生的女孩怯怯地站在旁边,倾盆大雨倾泻在她娇躯上,她身上白衣已经湿透,那凹凸有致的娇躯看得王枫血脉喷张,秀发上也湿漉漉地贴在俏脸上,整个人看上去,端的是惹人爱怜。

  王大官人眼看出是慕容水月,尖叫道:“我靠,你他妈是不是有毛病啊。要是在这里冷死了,老子以后可就没好日子过了。你粉丝每逃诩在这里敲锣打鼓,老子还怎么睡觉?”

  第三百九十六章倔强的大明星

  把抄起柜子上的雨伞冲下去,王枫忙不迭撑开雨伞,来到慕容水月身边,帮她打好雨伞,将皮衣披在她冰凉的娇躯上,吼道:“你他妈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

  慕容水月抹掉额前的雨水,气呼呼道:“你越骂我我越要这样。”

  说着,贝齿紧紧地咬着嘴唇,美眸微微泛红,也不知道俏脸上的是雨水还是泪水,王枫愣,心想,这大明星太倔强不可理会了吧?

  妈的,老子也没和你过不去,你有必要这样来折腾我么?

  “呃,我说大明星啊,你干嘛这么晚了还跑我这里来?”王大官人心下恐慌,妈的,你该不会是来我这儿借宿的吧?我家可就张床,留不住人的。所幸现在夜晚,他所居住的这条街到了夜晚也没多少人经过,若不然被人家发现老子和慕容水月在雨中调情,不知道会不会乱刀飞死。

  “哼,我刚才不是问你了么?”慕容水月撅起柔唇,脸娇憨地道。

  “哎,就为那点破事啊?走,先去我家,妈的,衣服全湿透了。”王大官人故作姿态地拍了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