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旁,柔声道:“柳如烟同学,有什么事情找老师么?”

  要柳如烟的电话可不容易,王老师的理由是随时问她有关于复习资料的问题,这才找她要到手的。没想到今天刚要到,她就主动给自己打电话了。这让王老师如何不激动万分。

  “王老师您现在有空么?”柳如烟的声音很温柔,不论是学校还是在外面。她似乎永远都是那么的温柔恬静,就连猥琐的王老师都只敢远观不敢亵玩。

  “有,有时间,怎么了?”王老师的小心肝扑扑乱跳,不会是找我约会吧?乖乖,老子要不要去买套西装,嗯,西装不行,太老土了,应该穿套范思哲,这样才显示我很潮流。嗯,再去买块劳力士,对,这样应该能吸引她了。

  “那您能来趟我的家么?”柳如烟的声音恐慌紧张,王老师不明所以地问道:“呃,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还是有人欺负你了?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家在哪里呢!”

  “元和路,花园小居五幢座503。”

  王枫也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既然美女邀请,还是自己的学生。作为严格要求自己,且极具使命感的班主任,他自然是有求必应。

  飞快地驱车来到柳如烟所说的花园小居,坐电梯上了五楼,王枫找到地方,按了按门铃。门口的内视镜打开,王枫对在洞口摆了个,这才听到咔嚓声,房门轻轻地打开。

  只见柳如烟脸色苍白的穿着袭雪白色丝质长裙,股飘逸清爽的味道迎面扑来。王枫深深地吸了口气,被柳如烟请进门之后,疑惑地问道:“柳如烟同学,出了什么事情?”

  她的脸色不对劲,王枫知道她可能是遇到了什么困难的事情。虽然与她我接触不过,但他明白柳如烟是那种处事不惊的女孩子,相比别的女孩要成熟许多。而这次她竟将自己叫到她的家中,或许是真的遇到了什么大麻烦。

  “老师我”柳如烟的美眸忽然红了起来,旋即便垂下头低声抽泣起来。

  美人儿哭泣,王枫的心都碎了。妈的,谁他妈欺负了柳如烟啊,如同瓷器般轻易碰下都会破碎的美丽女孩竟有人舍得欺负。王枫要是知道了肯定把那小子的菊花给爆了。

  “别哭,别哭”王枫时间手足无措地抓起纸巾递给她,紧张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柳如烟雪白贝齿咬了咬红嫩的柔唇,羞涩道:“老师,我告示你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好不好?”

  “好。”王老师诚实地点了点头。如果你告诉我三围,我肯定不会告诉任何人。

  “我我流血了。”柳如烟俏脸酡红片,玉手紧紧地拽住角,脑袋微微下垂,仿若只受惊的小白兔般。

  章节合并发出来,流氓米心情章章发了。希望大家多多收藏,多谢了。

  第五十九章娇羞柳如烟

  那模样,看的王枫小心肝扑扑直跳,旋即醒悟过来,惊讶道:“你流血了?哪里哪里?”

  王枫作势准备检查柳如烟的身体。

  “我”柳如烟在沙发上挪了挪,俏脸涨红,羞赧道:“就是流血”

  王枫木讷地盯着柳如烟,良久,他忽然抓了抓大腿,嘴角抽搐地道:“你是说?那个流血”

  柳如烟见王枫似乎醒悟过来,点头道:“就是那个”

  他的鼻子阵发热,老脸顿时涨红起来,旋即支吾道:“老师能吸烟不?”

  “可可以。”柳如烟早已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哪里还管得了王枫是否吸烟。

  王枫颤抖着点燃香烟狠狠地吸了几口,见柳如烟黛眉微皱,吸了几口便用手捻灭扔进了垃圾篓,连个烟灰缸都没有。

  冷静下来,他哭丧着脸道:“你就为这个叫我来?”他说着还左右瞄了下有没别人。

  “嗯”柳如烟羞涩地地下了脑袋,红晕蔓延到了耳根,甚为动人可爱。

  略显病态,满脸羞红,身姿动人清新,简直个现代版林妹妹,王枫感觉柳如烟天生就是用来疼的。不论怎样都是不能被任何人欺负的。男人强烈的保护欲望瞬间膨胀

  “那那你自己不会处理?”王枫还是觉得很纳闷,原本这种事情是女孩子的个人隐私,她怎么傻兮兮地把自己叫来,难道就是为了告诉我她来那个了?

  见王枫表情怪异,柳如烟娇嗔道:“老师!我我是第次所以没有准备”

  他顿时满脑子浆糊,她都读高三了,至少也有十七岁了吧?第次?

  “你多大了?”王枫忍不住问道。

  “我我上个月满的十六”柳如烟的小脑袋都埋进胸脯了,她此刻羞涩得塌糊涂,如果不是身子虚弱,早就跑进卧室了。

  见鬼,居然这么小,不过现在的女孩子不是十二三岁就应该来了么?王枫是个老处男,对这些事情不太懂,所幸他在监狱无聊之时也看了点关于女性的生理知识。当时还被那群猥琐男嘲笑,想不到现在竟真起到作用了。

  挠了挠脑袋,左右打量了几眼,好奇道:“你家人都不在?”

  “不在啊我爸爸工作很忙,妈妈在美国工作,我上了高中就是个人在住的。”

  “那你的意思是让我去给你买?”

  “嗯”柳如烟小脸蛋红扑扑的甚为可爱。在学校可看不到她这副模样,在学校她永远的那般娴静淡定,哪怕是笑容,也很少能在她的脸上出现。此刻会儿,她的脸蛋却酡红的不像话,王枫感觉赚大了。同时也羞愧死了。

  女学生当着自己的面说自己来大姨妈了,王枫感觉自己就是天使,上帝。

  “好的,你在家休息,我去给你买。”

  冲出柳如烟的家,王枫飞快地驾车来到家超市,左右看了几眼,找到卖卫生巾的地方,在群女性同胞鄙视的眼神中,他落荒而逃。妈的,老子内裤都没买过几次,想不到这回沦落到买卫生巾,辈子丢的脸都没今逃卩啊!

  回到柳如烟的家,王枫气喘吁吁地将买好的东西送到柳如烟的手中,严肃道:“好好照顾自己。”

  待得柳如烟从卧室出来的时候,王枫早已如同热锅上的蚂蚁难耐不已。

  “王老师,谢谢你”柳如烟俏脸酡红片。

  “唔没事,以后小心照顾自己的身体。尤其是你个人住,更加不能马虎。对了,这段时间别碰冷水,也别做剧烈运动。要不我给你请几天的假,你在家好好休息吧?别为了学业累坏了身子。”王枫满脸温柔地关心。

  “不用了,没什么大问题的。”柳如烟见王老师如此关心自己,心中颇为感动,从小几乎是独立生活,爸妈都因为工作太慢,很少能关心自己,却没想到人生第件大事竟是班主任帮了自己。

  “嗯,这样最好,你早点休息吧,老师回去了。”王枫说罢站起来便要离开。

  “老师等下。”柳如烟急匆匆地走进卧室,等她出来的时候,手中多了条薄薄的围巾,面色红润地说:“老师,晚上寒风很大,您戴上这个吧。”

  王老师很想拒绝,但瞧着小美人期待的脸蛋,他点头接受了。

  行驶在宽阔的马路上,脖子上的围巾传来淡淡的馨香,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少女体香吧。想到今晚的尴尬,他真不知道以后怎么和柳如烟相处。女孩太完美,完美的王枫不敢与她靠近。毫无瑕疵的柳如烟仿若个瓷器娃娃,让人只想捧在手心呵护。

  回家的时候杨紫雪已经不在,桌子上放了个电话号码,加进那块超级古董的手机中,试探着打了个电话。

  打过去马上就通了,对面传来阵吵闹声。个好听清脆的声音传来,“枫哥哥,是你啊?”

  “嗯,是我,我试下号码。你在做什么?”王枫从冰箱中取出瓶啤酒,满冰箱的食物应该是杨紫雪犒劳自己的。房间也被打扫的干干净净,有女人的家真好。

  “哦,这样啊,那枫哥哥,会儿我给你打电话吧,我在开会,很忙的。”

  “嗯,好的。”

  币掉电话,王枫洗了个冷水澡,打开电视看了会儿,明天还要对付那群小兔崽子。他回味了下自己近段时间的生活,虽然狼狈憋气,但却十分充实。以前没入狱的时候每天只知道打打杀杀,没有天过的有意义。在监狱的六年更是虚度时光。

  现在不同了,不但充实丰富,还是教育群迷途羔羊,虚荣心充斥了心房。嗯,当老师其实还是很美妙的。至少生活井井有条,不用像以前生活毫无秩序,白天睡觉晚上鬼混了。

  喝了几罐啤酒,阵倦意涌来,王枫倒在床上呼呼睡着了。

  看过本章的希望大家都能收藏起来,昨晚收藏涨的比较快,今天十二点之前希望没收藏的都收藏起来。早上是最后半天封推,只要收藏涨的快些,以后的推荐相对也会比较多。本书是否能有个可以的成绩就看今天早上了。希望大家帮忙,流氓会努力更新爆发大家的。

  第六十章校园名人

  家大型公司,美女杨紫雪气呼呼地给王枫打了几个电话都是无法接通。

  “这个死家伙,肯定睡着了,真是死猪,这样都叫不醒。”

  “小雪,去吃宵夜吧?”个英俊潇洒地年轻人敲了敲没关的办公室大门。

  “不去,你找别人吧。”杨紫雪对她冷淡如冰,男子吃了闭门羹也不尴尬,微笑道:“那明天我请你吃午餐。明天中午你肯定有时间吧?”

  “赵天明,你别烦我行不行,从美国直跟到这儿,你有病啊”杨紫雪正在气头上,这小白脸却不识相地个劲纠缠,杨紫雪终于爆发了。

  “呵呵,小雪你别生气嘛。你也知道我的心意,如果你答应我的求婚我当然不会缠着你了。”小白脸赵天明点也不为杨紫雪的愤怒而生气,只是满脸赔笑说软话。

  “赵天明,我告诉你,你死了这条心,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你点机会都没有。听见没有,你死心吧!”杨紫雪对赵天明早已厌烦,在美国读大学就对自己死缠烂打,那时候的杨紫雪半工半读,从没时间去理会他。现在回国工作了,更加不会理睬他。虽然他家世好,学位高,但对杨紫雪这样的女孩点吸引力都没有。

  而且以前在学校也听说了他的不少劣迹,杨紫雪更不会对他假以辞色。

  “男朋友?小雪,你别开玩笑了,你在美国读书没和男人交往啊。而且你十六岁就来了美国,总不可能十六岁之前就有男朋友,而且这么多年还感情深厚吧?”赵天明也算是个聪明的主,不会被杨紫雪这句有男朋友而打乱阵脚,十六岁就来了美国,这几年内都没与任何男人接触。说有男朋友无非是想打发自己走。但他却对杨紫雪迷恋之极,怎么可能会如此轻而易举地被打开。

  “我懒得和你废话!”杨紫雪将小包提,气冲冲地出了办公室。赵天明还想纠缠,杨紫雪唇角泛起丝冷笑,断喝:“你是不是不知道我是学校跆拳道高手,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给你松松筋骨。”

  赵天明脸色顿变,尴尬地退开不去纠缠,望着杨紫雪苗条迷人的靓影,原本温和的脸庞变得狰狞,自言自语道:“总有天我会把你搞到手!”

  第二天王枫迟到了,迟到的原因是他做了个美妙的春梦,闹钟没能将他闹醒,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九点。还好他是第二节课,要不然那就死定了。

  抓了几片面包狼吞虎咽,飙车来到学校,却哪里知道训导主任正在大门口等着自己。见王枫开车过来,他便冷笑地走过去,怒骂道:“你干什么吃的?看看现在都几点了!”

  王枫在校门口下了车,点燃香烟吸了几口,满脸微笑地道:“其实我不会迟到的,上班的时候看见个老奶奶过马路,我好心把她扶过去,结果她告诉我后面还有十个同伴,于是我个个地将他们都扶过去,所以就迟到了啊!”

  “放屁!你会有这么好心?就算你真的做了,这也不是你迟到的理由。今天给我份检讨,否则我就告到董事会去!”训导主任总算抓到王枫的把柄,可以嚣张地打击他回了。而且还不怕他反抗。今天下午董事会会派几名高层来学校开年度的董事会议,这次定要把他往死里整。

  王枫吐了口唾沫,龇牙咧嘴道:“你他妈有种,别栽在老子手上!”

  第节课的下课铃声响起,王枫来到三年二班班级门口关心地看了眼柳如烟,柳如烟温柔地笑了笑。这幕看在其他学生的眼中,短信再次爆炸开来。

  开玩笑,星海四大校花之首的柳如烟竟和班主任眉来眼去,这绝对是爆炸性的新闻。

  时间,消息满天飞,版本也个变成个,王枫与沐晚晴的浪潮还未散去,这次波澜再次席卷星海中学。整个学校在十分钟之内,几乎都知道这件事情了。

  包有甚者,王枫的少数支持者甚至编导了部现代版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凄凉爱情故事。迷糊中的王老师将用功复习的陈冲叫到走廊,低声问道:“你会不会写检讨书?”

  “怎么了?”陈冲警惕地看了王枫眼,老师问学生会不会写检讨书,这绝对有着天大的阴谋。

  “没什么,我今天迟到,被训导主任那老杂毛逮住了,让我交份检讨,你要是会写给我写了。”

  “没问题,对了,老师,什么时候教我几招啊?”

  “这么着急干嘛?等下个星期的月考过关了我再教你。回去复习去。”王枫说着转回办公室准备讲义去了。

  却浑然不知道他所经过的地方都引来了大量的学生注目。

  短信年代,刚才与柳如烟对视秒钟,却让王枫的大名再次在星海中学成为热点话题。上次的余热未散,这次风浪再起,星海中学校园网许久都没这么热闹了。王枫来,短短的几天连续让校园论坛瘫痪了三次。校园网管理员甚至向刚回国的校长申请是不是要多加几台服务器了。长此下去,他们真怕哪天校园网彻底崩溃。

  即便是从不上论坛的老师们现在也时而潜水看看热闹,八卦嘛,国人的最爱!

  回到办公室,王枫被群同事如同围观火星人般盯了半天,王老师骂道:“没见过帅哥啊,看的老子都不好意思了!”

  求收藏,大家努力收藏下吧,帮流氓推荐下打打,流氓只想写出本不需要靠太多情靠精彩情节的精品小说,流氓直都在努力,希望大家帮帮流氓,谢谢

  第六十章王老师发飙

  刘大为摸着下巴走到王枫面前,左右打量了几眼,叹息道:“我说王老师啊,要说帅,学校比你帅的教师大把,再看你,只有二十三岁,和人家二十七八岁没什么分别。下巴还满是胡渣,满脸憔悴不堪,不修边幅,再看你脚下,双烂皮鞋也不知穿了多久。天气热你就条脱毛的衬衫,冷点加件破烂的皮外套,下身的牛仔裤我估计也穿了好几年没换。怎么看都不是吸引美女的货。怎么就能和星海最顶尖的两大美女闹绯闻,诡异,实在是诡异。”

  刘大为这番话将王枫的缺点全部指出,王枫点燃支香烟坐在办公桌上,不屑道:“你知道个屁!不修边幅那叫沧桑。有胡渣那是性感成熟。没衣服换是因为老子没领工资。老子的皮鞋可是鳄鱼牌的,世界名牌。还有。老子今年二十五岁,怎么是二十三岁了?我这样的男人才吸引美女。”

  因为要来这儿当教师,他还刻意托关系把自己的年龄改大了点。要不然二十三岁就当班主任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

  “好吧,就算你二十五岁,也不至于穿得这么邋遢,这么的颓废吧。我就纳闷了,难道现在美女们审美疲劳喜欢你这种破烂货?”何亮也忍不住叫了起来。

  这家伙太不像话,来学校就和这么多美女闹绯闻,搞的现在星海中学人神共愤。

  “滚!”王枫揉了揉鼻子,满脸装逼:“你们知道啥?老子这才是真正的男人,当今的女孩谁还喜欢小白脸?他们都喜欢邪恶大叔,喜欢成熟稳重的男子,就好像我,我就是典型的代表。”

  伏案整理资料,会儿还要上课,王枫要回味下自己的计划,会儿要怎么出奇制胜。

  第三节课的铃声响起,夹着教案扬长而去,推开教室进去的时候,学生们吵闹的不行。而柳如烟却低垂着脑袋不知道想什么。王枫咳嗽声,严肃道:“吵什么吵?上课铃声都响了!”

  将讲义往桌子上放,板着脸道:“下个星期就要月考了,你们认真点行不行?”

  “刷刷刷”几下在黑板上写下几个大字,回过头盯着那群学生道:“如果大家想去滨海,那么这次考试务必要达到百分之八十的及格率,否则切免谈,而且以后也不会有任何课外活动。”虽然他们有课外活动,但王枫也从没参加过,来和他们不太熟悉。二来,他根本就不敢和他们太过靠近。与他们接触,绝对会想办法折磨自己。

  “哼,我爸爸是滨海的股东,我想去随时都可以。”苏菲菲撇了撇柔唇,满脸不屑。

  “是么?”王枫脸色冰冷,轻蔑地笑道:“如果我不给你假期,那你也能去?”

  “你”苏菲菲脸色煞白,气呼呼地瞪了王枫眼,猛地将头扭过去,对那群学生道:“下个星期的月考谁敢及格就是和我过不去,你们自己掂量!”

  操,正大光明和老子对着干!

  王枫怒火横生,拍了拍桌子,断喝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