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那么好啊,刘大为等人都要比我成熟稳定,有男人味,他们去陪美莲姐姐吧。”

  刘大为脸感激,若不是有女人在场,他都想扑过去狠狠地啵王大官人下了。好兄弟啊。这个时候都不忘记把我推销出去。

  “他太老了,不适合我。”美莲无奈地叹息声,端的是悲怆凄凉。

  懒得与他们废话,上课铃声响起,王大官人潇洒地夹着讲义来到了三年二班。刚进去,他便感觉阵阴寒的气氛迎面扑来,学生们个个面色惊慌失措,柳如烟依然脸平静地坐在座位,王枫将目光投到后方

  他明白这种古怪的味道是如何出现的了。

  “上课!”王枫有些忐忑不安地坐叫了声,眼中抹过丝迷惑,他怎么忽然变得这样了。这个他,是莫言,还是莫文泰?

  学生们悉数地站起来,而后坐下,王枫咳嗽声,淡淡地道:“同学们,最近你们的学习氛围很不好,我决定对你们加强学习任务。苏菲菲同学,这几天你要将你的强项发挥出来,帮助同学们把理科补习起来,马上又要月考,老师不希望你们出现任何纰漏,知道么?”

  “哦,知道了。”苏菲菲表情古怪地点了点头。

  “好了,现在开始上课。”王枫转身刚欲去黑板上抄些重点提纲,后方忽然传来阵轰动,他转过身,却发现莫言脸轻蔑地盯着自己,而那些学生也是脸的轻蔑,不知为何,他们好像对自己充满了敌意,王枫心中紧,他们怎么了?

  “老师,或许你不知道,这群学生都将你的些秘密事情都知道了。包括你与苏菲菲和柳如烟的些暧昧事情,哦,对了,还有你利用学生达到自己的目的,不顾切地毁坏学生与教师的形象。你的狼子野心无法瞒天过海,我劝你还是早点辞职吧。”

  莫言番话说出口,王枫便知道这家伙绝对不是莫言,而是莫文泰。

  莫言呢?

  白天不是莫言的时间段么?为什么莫文泰会出现?他为何要制造谣言?

  段虎陈冲脸色难看,他们仿佛十分痛苦,而苏菲菲虽然脸迷茫地盯着王枫,却也脸的不可置信,偏偏只有柳如烟脸平静,浑然不将莫文泰的番话放在心中。教室里在瞬间发生了古怪的变异,所有人,都流露出强烈的不满与愤慨,个个仿若发春的牲口盯着王枫。

  怎么会这样难道是莫文泰在班上做了什么事情?

  “蠢蛋同学,希望你搞清楚,现在在上课,你有什么废话下课再说!”王枫轻轻地敲了下桌面,淡淡地道。

  “哦,是么?”莫文泰微微笑,对秦少峰道:“少峰,你来告诉老师,你是怎么知道他所制造的些事端,而些将你们推入绝境的事情。”

  秦少峰阴冷地站了起来,拍了拍四眼的桌面,淡淡道:“将你调查的东西都拿出来。”

  四眼闻言平静地推了推眼睛,将微型笔记本取出来,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强烈的愤怒与不满,而陈冲等人却在天人交战,仿若不知道是应该站在王枫这边还是学生那边。他们的脸上浮现强烈的不可思议,仿佛王枫做出了让他们震惊的事情。

  “老师从你来学校的第天,是不是就与李董事长有过协议,你后来所做的切,都是为了让我们好好学习?”四眼说着,将张照片放出来,那是王枫刚出狱与李董事长的聊天场景,那时候,他们刚认识,王枫出手帮李董事长解决了麻烦,所以他才有了这样的机会当保安和星海的教师。

  “是的,我的确是那时候认识李董事长的。”王枫微微点头,面上露出丝迷惑,他们怎么弄到这样的照片,虽然对于王枫来说,这并不算什么,但他们居然能弄到手,的确是太不可思议了。

  “那么这张呢?”四眼将王枫那次在操场上与训导主任聊天的画面展现出来,冷冷道:“以前你与训导主任水火不容,我们很想知道,老师为什么会与训导主任心平气和地聊天,莫非是训导主任被老师感化了,还是如何?”

  教师的温度陡然下降,王枫猛地醒悟,这绝对是个今天大阴谋!

  事情很简单,将这些照片拿出来,是想让学生们知道王枫在学校所做的切,只不过是假象。他的目标只是想让学生好好学习,而他自发做出的那些残暴血腥的举动,此刻在学生们的眼中看来,只是欺骗他们的手段,这切的切,让学生感觉被欺骗,而这些照片,也很能让学生们觉得王枫就是学校安排的枚棋子,让这群心比太高的学生觉得受到了强烈的欺骗。而他们,却是对王枫真心以待,想不到老师居然由始至终都是在欺骗他们,他们承受不住。回忆与老师相处的画面,这让心灵脆弱的他们愤慨万分。

  所以才出现了他进来,便感觉教室的古怪,与温度的陡降

  “如果这些都无法证明什么,那么”四眼推了推眼睛,语气冰冷,脸冷酷地将最后张照片发出来,而照片的背后,竟还有王枫的句话。

  “校长,希望你将体育部第教师干掉,而且应该给我升官。这样才对得起我!”

  第三百九十九章反扑!!

  王枫已经彻底愣住,这系列“罪证”岂不是证明自己就是学校找的个拖?这所谓的“罪证”让莫文泰妄加抹黑番,不是让学生都认为自己所表现出来的个性与做的切事情都成了故作姿态,故意让学生崇拜自己,然后可以认真学习的罪证?

  他脸庞扭曲,脸平静地盯着四眼,轻笑道:“还有没有别的罪证?你可以继续。”

  四眼猛地被王枫那凌厉的眼神震慑住,身躯微微发颤,又将许许多多,似是而非地罪证拿出来,最后,他双腿发软地坐在了椅子上,缓缓将情趣平静下来。

  “这么看来,你们是认为我是学校找的拖?故意让你们来读书的是么?”王枫微微笑,仿若对这番罪证点也不生气,反而似笑非笑地盯着他们。

  “我相信老师!”陈冲面色沉稳地站了起来,段虎也紧接着道:“我不相信老师是这样的人!”

  “老师,我也相信你!”苏菲菲俏脸通红地站了起来。除了他们三人,别的学生都脸迷茫,莫文泰拍了拍手掌,笑道:“王老师,若是你能拿出证明你是青白的证据,我们就相信你。”

  这句话给秦少峰等人吃了颗定心丸,对,就是需要他的证据,我们只不过是怀疑,并非就肯定他所做的切都是学校安排的。至少,王枫在校外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并非虚假。尤其是当初在卢友年将他们绑架之后,王枫所表现出来的能力,与菊花堂等人的出现,这都绝非学校个拖能够办到的!

  “那么”王枫淡淡地笑,忽然对秦少峰等人道:“你们是不是让我拿出点证据,就可以相信我所说的话?”

  王枫的心里多少有些心凉,眼神渐渐变得深邃无奈,想不到自己做了这么多,心想将他们往好的方面带,他们居然怀疑自己。这算不算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呢?

  哪怕莫文泰给他们的方向并没有错,王枫做这么多,的确就是想让他们学好。但出发点不同,王枫不被任何人指使,也没有任何人脑曝制他。他这样做,发直本心,不需要任何人来安排与策划,他只不过是想这群可爱的学生都成为好学生,能够认真的读书学习。

  “至少要让我们知道,你是与校长他们没有任何默契的。只不过从这么多的证据来看,你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秦少峰脸冰冷地道。

  “呵呵”

  王枫苦涩地笑了笑,忽然脸装逼地抬起头,大腿颤抖几下,淡淡道:“今天,我会给你们个完美的交代。”他抬手看了看时间,淡淡道:“现在九点,十点之后,你们打开电脑,看是否会发现点新的消息。”

  说着,王枫脸阴沉地走出了教师。而莫文泰也是脸好奇,不知道王枫想做什么。苏菲菲忽然娇嗔道:“秦少峰,我告诉你,王老师的实力不是你所能想象的。陈冲,段虎,难道老师还会欺骗你们?老师帮你们多少你们忘记了么?”

  “我相信,我定会相信”段虎面色微微变,他狠狠地扇了自己巴掌,冷酷道:“我他妈真不是东西。”转过身,双眼赤红地盯着莫文泰:“莫言,你这个狗日的,老子被你迷惑了!”

  说罢冲到莫文泰身边,脚踹出来,莫言轻描淡写地推开他,淡淡道:“对自己这么有信心?”

  段虎仿若被股巨大的能量推倒在地,陈冲连忙从侧面扶住他,低声道:“别冲动,我们不是他的对手,相信老师,他会让同学都知道莫言所说的切都是谎言的。”

  “莫言!”东方菁菁泪光闪闪地起来,幽怨万分地盯着莫文泰,呢喃道:“你为什么会变得这样,为什么?”

  莫文泰微微愣,旋即道:“你爱的那个莫言已经死去,现在的我,才是真正的莫言!”

  这句话宛若晴天霹雳,不但东方菁菁娇躯猛地颤,哪怕是其他学生,都感觉从莫文泰的身上散发出股强烈的寒气。这个人为什么如此像两年前的莫言?难道他又恢复到以前那般冰冷无情了么?

  前两天,莫言还与他们共同抗敌,还与学生有说有笑,为什么到了今天,他会变成这个样子?

  “你不是莫言!”

  柳如烟忽然站起来,脸漠然地道。

  “对!你不是莫言!你把莫言还给我!”东方菁$,尽在文学网菁嘶吼声,泪水肆无忌惮地滚落下来,他走了么?离开了么?为什么会这样莫言你不是告诉我,你不会离开我的么?为什么不守信用,我等了你两年,你告诉过我,两年后,你会回来的。为什么,为什么回来了又要离开。你可知道,我这两年是如何度过的?为什么不守信用!

  “呵呵”

  莫文泰缓缓坐下来,淡淡道:“等待王老师的消息吧,若是他拿不出证据,我所说的切都将会是真的,你们会跟着这样个人么?要知道,他不过是收钱给学校办事的人,他以前对你们所做的切都是打感情战术,你们太稚嫩了,他是条老鲨鱼,就是要用另类手段将你们收服,好让你们认真读书,因为王老师知道,你们都是天才,只要你们肯学习,都能成为顶尖的人才,到时候,他就可以利用你们所学到的知识帮他做事了。”

  “放屁!”

  段虎差点又冲过来,若不是陈冲将他抱住,保不准他此刻真与莫言扭打起来,只不过,扭打的实力绝非他所能抵挡的,哪怕他与陈冲联手,也近不了莫言的身。此刻的莫言,就仿若个冷酷的杀手,任何靠近他的事物,都可能会在瞬间毁灭!

  柳如烟缓缓站起来,走到莫言的身边,反常态,冰冷道:“莫言?不是我知道你是谁,只不过,我需要告诉你,你不可能打败王老师,在我们的心中,他才是真正的强者,而你,只不过是个可怜虫,打败莫言便能胜利?别忘记,你最强大的敌人是王老师。呵呵”

  莫文泰面色扭曲阵,旋即嘘了口气道:“柳如烟,你很厉害,只不过,你现在自身难保,还想帮你的王老师么?”

  柳如烟娇躯猛地颤,她缓缓坐回位置不再出身,美眸中仿若浮现出抹痛心与无奈。她不敢面对王枫,只要面对王枫,她的情绪就会不试曝制。她抵挡不住,她无计可施,甚至,她不敢看眼王枫,只要看见王枫,她的心就仿若被刀片在割伤。那撕心裂肺的疼痛让他痛彻心扉。难以自拔

  三年二班在瞬间变得静谧无情,所有人的心都仿若跌落进了谷底

  王枫走出教室,他感觉心在不停地颤抖,他仿佛要崩溃般,他有些承受不住了,此时此刻,他只想发泄,发泄

  这瞬间将他所有辛苦都白费的感觉让他难以承受,他感觉被整个世界都欺骗了。他感觉以前的信仰,以前所做的切都在瞬间变得虚无缥缈。他很受伤,那种强烈的刺痛让他险些窒息

  瞬间,王枫想要放弃,放弃三年二班,他不是没有实力,他不是对自己没有自信。相反,他对自己充满了自信,只不过,对于莫文泰略施小计,便让那群学生对自己失去了信心,他感觉自己在他们面前就如同个白痴。那种自尊心的挫败让他有些抵挡不住!

  转脸想,他的脸上浮现抹狰狞,不行,他们只是群学生,我不能太过自私,莫文泰是阴险的,莫言怎么回事?他怎么会允许莫文泰做出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会这样?他不停地问自己,没人能给他答案,唯能得到答案的,只有莫文泰!

  掏出手机,王枫给乔四爷拨打了个电话,“乔四爷,从现在开始,你必须改变整个华新市的网络系统,让所有的网络都听我号令,我不管你用任何方式,总之,你要做到以下三点,让市政厅出现意外,第二天,让华新市网络瘫痪,第三点,也就是最重要的点调集华新市警方,团团围住星海”

  陈侍者这几天的心情有点不稳定,尽避她已经与陈冲他们相认,却并没让她的心情好许多,反而,越来越复杂的沉重感慢慢袭来,陈冲,这个精明的小家伙,他拥有着陈家优良血脉,只可惜他的年龄太小,哪怕他已经拥有与同龄人强大许多的头脑与能力,相比那群红花会的巨头,他已经不足为道

  我需要怎样做,才能让陈冲变得强大起来?还是,依靠林先生的势力?

  不行

  林先生那边的事情也让他焦头烂额,她不能再去给林笑找麻烦,那究竟要怎样做呢?

  王枫!

  对,就是王枫,王枫的能力,哪怕是林先生,他摸不透,看不穿,恐怕,唯能帮陈冲的,也只有他了!

  她急急忙将电脑打开,刚拨号进入网络的时候,却发现她的公司与切网络在瞬间卡壳,紧接着,下秒,网络统成为个巨大的屏幕,上面播放的,竟是星海中学的场景

  第四百章摩托车大战!!

  列列警车潮水般涌向了星海,数千名路人围观起来,星海四面八方都出现了大量警车,青红警灯闪烁不已,将整个天空都辉映成闪亮的光彩!

  路人们都不知为何会出现这样状态,大量记者也蜂拥而来,警车将他们抵挡在外面,警卫线瞬间拉起来,大量警车不会便将星海围得水泄不通。

  “我是华新市人民日报。请问下,究竟什么原因让你们忽然来到这里的呢?还是星海出现了什么终极要犯?”名四眼记者将麦克风递到名貌似警长的面前,而与此同时,大量的记者也将麦克风帝递过去,他们都想知道为何星海中学会出现这样的境况。也就在这个时候,几名华新市知名网站的作者尖叫起来:“天啊,为什么我们网站的服务器都崩溃了?老天,这对我们的损失将会是巨大的啊!”

  “上帝,为什么会这样,怎么我们的网站都转移到星海中学来了,谁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时间,星海中学面前鸡飞狗跳,蔡大宝脸诧异地盯着那群威风凛凛走过来的刑警,脸崩塌道:“请问,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根据上级指令,我们来找个人。”警员把将蔡大宝推开,将整个校门口警备起来。大量人潮都兴奋地想往里面钻。大量的家长都非常紧张地冲过来,他们也想知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的孩子都在里面,不少女性都悲哀地尖叫起来,生怕他们的孩子会受到什么损害。个个想要冲进去,却被警员们拦截下来。

  “告诉我?里面究竟发生什么事情。我女儿还在里面上课,请你们定要好好保护我女儿的安全啊!”名美惨叫起来。

  “女士放心,我们只是执行公务,不会让任何人受到伤害的!”名警员冷冰冰地回答之后,挥手道:“清理现场,不相干人等立即退出警卫线!”

  星海的教师与学生都发现了外面的情况,四面八方都有大量的警车围拢过来,大量居民与路人都惊诧万分地盯着这边,学生们个个惊慌失措,上次炸弹事件并没让他们忘记,此刻居然又出现这种情况。而且,老师完全没有给他们消息。好几个老师见到这种阵仗,都十分古怪地看了眼,旋即冷汗涔涔地嘀咕道:“该不会这次直接弄了百个炸弹出现,打算将我们全部放弃吧?”

  这话出,不少学生都疯狂了,他们个个想出去,但训导主任在此刻出现,冷冷道:“做什么?赶紧回去,警员已经通知,不通知你们,都不要出去,认真上课!”

  训导主任虽然是这么再说,但他的紧张不必任何人小,这王枫究竟想做什么?刚才他脸冰冷地告诉自己之后,便离开了,直到此刻他都没再出现。他简直不敢相信怎么会出现这么多警员。难道星海真的出现了什么终极要犯?需要这么多警员来擒拿?简直不可思议啊!

  校长见到这种状况,不禁好奇地嘀咕:“这王枫又想做什么,妈的,当初就不该让他在这里任教,本想和他打下关系,他却把事情越闹越大,简直不可思议。”

  毫无疑问,能闹出这么大动静,且他没有得到消息,除了王枫,他想不出华新市还有别人了。这畜生简直不是东西啊。也不知道什么人将他惹怒了,居然把事情搞的这么大。妈的,还是和六年前样不稳定,说闹事就闹事。今年的红花会议也不知道这畜生会搞出多大的动静

  王枫凝视着四周的状况,掏出手机,对华新市总警司淡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