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还不错,秦霜性格很温和,待人也好,是个不可多得的上司。尤其是秦组长助人为乐,对同事都很温柔,上次秦组长因为个男同事追求她的事情,还和那个男同事秉烛夜谈,告诉他自己不是他喜欢的类型,让他去追求别人。后来那个同事果然追求到了个如花如花似玉般的女孩子,所以我觉得秦霜是个很商量,很温柔,很体贴,很为他人着想的女孩。”

  秦组长听了这番话,尴尬地无以复加,心想,这家伙吹牛吹的这么恐怖,爸妈肯定不会信,他们都知道自己的性格,想不到这家伙居然如此吹牛。真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如何。莫不成想让爸妈认为是自己逼迫他来说自己好话的?

  秦组长爸妈也是冷汗涔涔,难道女儿转型走青春可爱路线了?不对啊,平日里校长找自己聊天,也没听说她变得温柔体贴人了啊?

  那么这样说,只有个可能性,王老师在个劲地吹牛。

  “呵呵,王老师盛誉了,小女的品行我们都知道,只要她不和同事闹矛盾我们就放心了。”秦伯母脸微笑地道。

  “怎么可能?”王大官人眉头微皱地道:“秦组长在学校的表现真的非常不错,我们同事都说谁要是娶了秦组长当老婆,那肯定会幸福辈子的。对了,忘记告诉你们件事情,前几天我见秦组长扶了好几个老奶奶过马路,我直都觉得她这么漂亮迷人,老奶奶和她是不找边的。秦组长居然能做到这个份上,只能说明秦组长内心商量,充满了温柔,是现代男人追求是最完美女孩。”

  王大官人心想,我这么卖厩给你吹牛,你应该会感谢我?最后今晚让我摸个小时的胸部。其实我窥视你的胸部已经很多年了。

  秦组长已经被王枫的胡言乱语,信口雌黄夸奖得俏脸粉红,脑袋都不知道是该放在桌子上,还是放在桌子下才好。

  秦组长的爸妈也是冷汗涔涔,个劲地听着王枫那摧枯拉朽的狗屁,心想,这家伙太轻挑,点不务实,肯定不会是个什么好角色,秦伯父忽然问道:“王老师,不知道你爸妈有没有时间,不如我们找个时间好好聊聊吧?”

  第四百零三章打啵不喜欢有烟味

  “呃。”王枫愣,心下啼笑皆非,心想,老子目前处于孤儿,没有儿女没有父母,你想找我爸妈聊天?说不定我爸妈已经不在人世了,我上哪给你去找?

  见王枫犹豫不决,秦家父母自然另有想法。莫非这小子的家庭环境不怎么样?也对,从他的衣装能够看出他的家庭环境应该不好。指不定在星海工作也是靠关系进去,亦或别人同情他。满口粗话不说,吹牛更是绝,最关键是来见我们都不稍微注意下。可想而知他平时也是多么的讨人厌。最关键还是我们女儿怎么会请他回来吃饭?实在是让人想不透,摸不着。

  “王老师是不是你有什么难言之隐?”秦伯母温柔款款,毫不介意地道:“如果真有什么问题,我们也不这么着急的。只不过我们霜儿年龄也不小了,没多少时间可以等,其实目前直都有许多的富家子弟追求霜儿,你看”

  这话够明白不过,他的意思当然就是如果你不拿出点真情实意的话,秦霜可不会和你有任何来往。而且你现在所表现的家世环境实在不敢恭维,连套像样的衣服都没有。谁会让女儿嫁给你这样的男人?

  “呃,其实也不是这样,只是我从小无父无母,只有个姐姐相依为命,在我十四岁的时候,姐姐也去世了,我直都是个人生活,所以您要和我的家长聊天,恐怕”

  王枫面色萎靡,此刻他倒是点不想开玩笑。以往别人谈论到家庭,他都会找个安静地地方待着。哪怕是在监狱,每次狱友们的家人来信,王枫从来都不会去取信,因为他知道是没有人会给他写信的,老花他们倒是时不时地寄点东西给他。但让他们给自己写信,那比杀了他们还要痛苦。

  “这样啊”秦霜父母愣,原来这小子的身世这么凄惨?不禁对他有些同情,但同情归同情,他们自然也不会将女人嫁给这样的男人。其实个男人的家世好不好,在他们看来并非最重要的。若不然他们早将秦霜嫁给那些富家子弟了。只不过王枫给他们的第印象就不怎么样,而且可以说是糟糕透顶,现在明白他的家世,又感觉这年轻人心浮气躁,不修边幅,几乎没有点闪光点。他们此刻甚至怀疑学校有关他的些传言是否属实,下子态度也转变许多,几个人左顾而言他,秦霜见王枫副闷闷不乐,给他夹了几筷子菜肴,美眸中透出抹关心。秦伯母咳嗽声,对秦霜道:“霜儿。您进来,妈妈和你说几句话。”

  秦霜脸不放心地跟着母亲走进卧室,王枫却如同嚼蜡般地吃着菜肴,期间与秦伯父谈论几句,也是心不在焉,脸萎靡。秦伯父以为王枫是被他们的态度而自己的身世所搞的心神不宁。其实不然,王枫此刻只是对于家庭的温暖与对姐姐的想念下子涌了出来,下子失去了精神理所当然。王枫是个精神不正常的人。他可以面对个个大人物侃侃而谈,更是和他们吹牛打屁,从不买他们面子。而有时候又会对点小事情和自己过不去,就好像三年二班的事情。本就不是大事,而且又莫文泰这样的人物推波助澜,秦少峰他们对迷惑是正常事情。但他偏偏却心里极度压抑,在星海闹出这么大的事情,就是因为他心里不痛快。此刻更是如此,因为心中烦闷,连吃饭也吃不下。

  其实王枫他就是个心理变态的男人。开心的时候,他什么时候都能干。不开心的时候,他吃不下去,睡不着觉,好像马上就会去跳楼自杀样。

  待得秦霜母女出来,秦霜面容憔悴,美眸微红,仿若刚才好像落泪般,面色苍白无比。王枫见状,好奇道:“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

  四人再次坐下,秦伯母忽然道:“王老师其实你也应该知道霜儿在我们心中的地位,我们只是希望女儿能够得到幸福,没别的意思。”

  “自然。”王枫忽然爽朗笑,十分开心道:“秦伯母的饭菜做的涸粕口,下次我请你们吃饭,希望不要推迟。”

  见王枫这副模样,秦伯父眼光闪,好像想到什么,连忙拉过老伴,低头呢喃几声,秦伯母神色慌张地回到卧室,良久,她脸激动地走出来,对秦伯父说了几句,他脸色也是大变,忽然问道:“王老师你,是当年那个少年英雄?”

  秦霜娇躯也是颤,他是少年英雄?若他是少年英雄,自己当初在彩虹桥见到的又是谁呢?

  所有人都陷入了沉寂,秦霜已经对那件事情不作理会,她现在只是对王枫有好感,且不论他是不是少年英雄,都不会改变她的心意。只不过,父母已经说的很清楚,她也知道父母是为自己好。且王枫的表现实在是太差劲,不但点斯文没有,反而胡吹大牛,形象邋遢,头发乱糟糟,牛仔裤上到处都是血渍,简直比个杀猪的还要不如。尤其是他全身上下不少地方都被划破,牛皮外套也破了几个大洞。若非认识他,还真以为他是个精神医院跑出来的神经病了。

  “少年英雄?”王枫眼神飘忽不定,好奇道:“那是谁?”

  从他们的眼神可以看出,若是承认自己就是少年英雄,或许能够扭转他们对自己的态度。但偏偏王枫现在心情极为不稳定,什么时候都不想再管。以至于对于少年英雄那件事情他也没什么想法,只是个劲地装迷糊。

  “就是六年前抗洪抢险的事情啊。你和照片上的少年英雄模样。”秦伯父激动地道。他也算是政府高官,当年政府对这样个少年英雄的离奇失踪扼腕叹息,另外几名与少年英雄回来的现在要么都被国家安排出国进修,要么都进了政府机关,唯独那个少年英雄致敬下落不明,方才秦伯父见王枫露出那故作阳光的神态。猛地想起少年英雄的模样。急忙让老伴去看照片。果不其然,长的简直模样,他们的心都猛跳起来。心想,难道女儿便是知道他是少年英雄。所以才对他念念不忘?极有可能,当年女儿因为少年英雄的失踪好长段时间都精神萎靡。进了几次医院,这才稍有好转。他们劝告也没用,只是无奈地好生照顾秦霜。

  “哦,你说那个少年英雄啊。”王枫毫不做作地点燃香烟,深深地吸了口,笑道:“那是我个朋友,很多人都会认错人,只不过我的确不是什么少年英雄。如果我真做过那样的事情,哪里会不承认。我是个很懂得把握机会的人,只要有机会爬上去,从来不会放过机会,但是我也不会拿别人的功劳当做自己的。”

  他吐出口烟雾,烟雾缭绕在沧桑的脸庞上,显得十分颓废萎靡。

  秦霜美眸中泪光闪闪,瞧着王枫那副十分无力的表情,心下痛惜,心道:“为什么他会忽然变得这么没精神了?是不是因为爸妈刚才说的话伤害了他?”

  “呃,伯父伯母,我已经吃饱了,下次我请你们。我还有事情要做,那就先回去了。”王枫脸平静地将香烟捻灭,毫不理会他们的表情,淡淡地转身。

  “王枫,我送你。”

  秦霜跟了出去,他也不再去理会秦家父母的表情,对于他们是否怀疑自己的少年英雄,王枫没放在心上。毕竟只要自己不承认,他们也拿自己没办法。别人在此刻若真是少年英雄,只会个劲地答应,但王枫不是别人。他心情不好的时候,什么事情都不想理会。哪怕是说了之后,可能与秦霜的关系都可以更加亲密,他们也不会再去管秦霜的私事,偏偏王枫就是个神经病。

  “为什么你不承认?难道我就这么不值得你珍惜么?”

  身后传来个生气哽咽的声音,王枫愣,淡淡道:“我心情不好,什么都不想承认,况且我也不是少年英雄,为什么要承认呢?”

  林荫小道下,两人站在盏白色路灯下方,前后,冷风习习,王枫点燃香烟吸了口,秦霜忽然走到他的面前,脸不满道:“为什么连点争取的信心都没有?你看不起自己么?”

  “我从来没有看不起自己,不过你也知道,我不喜欢做的事情谁也不能勉强我。”王枫心情有些烦躁,说话也不像以往那样轻松幽默。

  “你”秦霜泪水肆无忌惮地滚落下来,娇躯轻轻颤,心灰意冷道:“我明白了呵呵,其实你可以早点告诉我的,若这样我也不会自作多情,做这么多的白费功夫了。”

  转身离开,王枫子着她的背影,眼眸渐渐变得朦胧,狠狠地摔了几下脑袋,扔掉香烟驾车离去。

  那辆破烂摩托车仿若失去了操控般在街道上狂奔,$,尽在文学网耳边传来厉风的呼啸声,王枫享受着这刺耳的声音,透过墨镜看见后方辆黑色幻影跟随自己,他将车停在马路旁,微笑道:“陈侍者,你跟着我干嘛?”

  “这条街是你家开的?”陈侍者从车内走出来,袭黑丝长裙将她性感迷人的娇躯衬托的分外诱人,王枫也忍不住吞了口唾沫,瞥见陈侍者饱满酥胸,笔直细嫩大腿,心道:“真他妈性感啊”

  “你眼睛看什么地方呢?这辆破车我想你没必要开了,要去哪里?我送你去吧。”陈侍者似乎看出王枫有心事,也不废话,直截了当地问道。

  “哦,其实我现在比较喜欢这种车,就不麻烦你了。”王枫说罢便欲开车离去,陈侍者忽然娇嗔声,“王枫,你这个混蛋,要是你敢离开我这辈子都不理你了!”

  呃,妈的,你不理老子就不理老子,老子还不爱搭理你呢。不过想终究场朋友,而且她也给自己提供过不少消息。若真就这么离开,好像有点说不过去,不禁苦笑地回头道:“那你究竟想做什么?总的给我点提示吧?没见我全身是血啊,衣服都破了,现在天气这么冷,我会感冒的。”

  “你若是怕感冒就不该乱来,上车吧,车里有空调。”陈侍者白了他眼,当先坐了进去。

  王枫无奈跟进去,股陈侍者身上的体香飘进弊端,前面是名漂亮年轻的女司机,看来陈侍者不太喜欢男人做司机,空调温度适应,再加上那淡淡的香味儿,旁更是个极品美女,王枫的心微微荡。将红河烟盒掏出来,发现里面居然连根都没有。龇牙咧嘴地将烟盒扔出窗外,眼前却出现包软中华。王枫愣,见陈侍者脸笑意,好奇道:“你怎么会有香烟的?”

  “问这么多干什么,有香烟就不错了。”陈侍者撇了撇柔唇,对王枫的多话有些不满。

  “呃。”王枫拆开包装点燃支,微微叹了口气,严肃道:“其实女人吸烟是不好的。而且女人抽烟和男人不样,男人抽烟会有男人味,但女人抽烟,就减弱了她的味道,我最讨厌女人吸烟。那样打啵起来嘴巴里就会有烟味,难闻死了。”

  “那为什么你不换位思考呢?难道女人就喜欢闻男人的烟味?”陈侍者对王枫粗口早已习惯,轻松地问道。

  “哈”

  王枫忽然将嘴巴凑过去,在陈侍者面前喷了口烟雾,笑眯眯道:“怎么样,不难闻吧。”

  陈侍者黛眉微皱地挥洒面前烟雾,对王枫这种不敬的做法也是不太介意,苦笑道:“你这个家伙怎么就这么像他。”

  第四百零四章诞生,必有灭亡!!

  “呃,你说像谁?林先生?哎,我和他没关系的。顶多是他现在想年轻点,所以模仿我的动作和语气,你别想太多了,我就是我,王大官人,和你那个林先生没什么关系。”

  王枫脸麻痹,心想,老子真这么像林先生?其实我觉得我应该比他要帅气点,潇洒点,风流点,斯文点的。

  “真的很像。不过林先生没你这么爱吹牛,但吸烟的样子,很多性格,包括你像个神经病样,都和他很像。呵呵,可能不像的只有点吧。他对喜欢的女人都是很温柔的,你这个家伙却没心没肺,点品味都没有。身边这么多极品美女,你就只顾着占小便宜,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陈侍者哭笑不得,林先生虽然博爱,但每个他喜欢的女人,他都会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而且,那些女人都十分的愿意与他在起。唯独这家伙却不同。他从来不与那些喜欢他的女人谈心,互诉衷肠。好像对于那些女人,他的目光只停留在摸胸部和屁股上面。也不知道该说这家伙属于那种对感情看的涸篇,还是真的那种下流胚子。

  “笑话!”王大官人揉了揉鼻子,忽然很是严肃地将脸凑过去,风騒道:“你觉得我和林先生比,谁更有魅力?”心下却想,林先生虽然成名多年,但我也不差啊。老子可是星海第教师,个人可以打十几个小流氓。应该不算很没有本事了吧?不过林先生在某些方面比老子牛叉多了。偷香猎人啊妈的,难道这畜生是传说中的夜七次郎?太牛逼了,这个世界看来真的有这样牛逼哄哄的猛男啊。不知道他小时候是不是吃虎鞭长大,和女人做运动的时候都要服用大量过期春葯。才能直这么坚挺下去!

  “傻小子,你才多大点!”陈侍者宠溺地拍了拍他的额头,轻笑道:“别个劲地想和林先生比,你们各有千秋,不过你在有个方面要比林先生好,或许,也在这个方面,你要比林先生个做的差了些。”

  “什么?”王枫脸麻痹地问道。

  “就是对于女人,林先生对喜欢的女人,从来不会放过,但你好像和林先生不太样。虽然也很霸道,却不太会与女人交涉。林先生能让每个女孩都心甘情愿地跟着他。她们之间也不会发生矛盾,可是你”

  陈侍者古怪地笑,美眸中抹过丝笑意。

  “我靠!”王大官人狠狠地揉了揉鼻子,脸装逼道:“其实你这个不能怪我的,喜欢我的女人也很多啊。只不过我肩负着推动人类进步,社会发展,祖国花朵的使命。当然不能像林先生那样到处留情。这样会很影响我形象的。再说了,个人认为,老婆只需要个就可以了,我觉得以我这样的人才,想找个良家媳妇应该不难的。”

  “咦。”陈侍者轻笑道:“你这辈子真打算只找个女人?”那绝世容颜上抹过丝诧异,柔美的脸蛋儿上微微泛起丝不可置信。

  “当呃,别问我这个问题。这可是人生大事,现在我也不好说,其实虽然老婆只有个,但我可以找小妾之类的啊。古代的人都喜欢这样,虽然现在是二十世纪,不过我觉得以我这样得逃诶厚的条件,应该也是不难的。”王枫惭愧万分,老子的身边要是只有个女人。岂不是对不起我王大官人的称号,怎么着也得弄七个以上吧?总不能比韦小宝差吧。尤其是老子现在身边有这么多极品美女,哎,其实我也很痛苦的。我也想专点,但她们直用胸部和屁股勾引我,我想专也没办法啊。小雪啊小雪,求求你长十个不同的屁股和胸部吧,这样我就可以安安分分地只摸你个人的了。

  若是陈侍者知道王大官人心中所想,不知道会不会脚将他踹出去。

  “王枫!”陈侍者忽然面色严肃下来,扭转腰身,轻声问道:“你觉得女人最喜欢男人的地方是哪里?”

  “呃”

  王枫心下愣,女人吸引男人的地方?在我看来,除了屁股就是胸部,难道还有别的地方?

  王大官人狼心狗肺,对于这种充满了学术性的问题,王大官人从来没有过多琢磨,良久,他叹息道:“在我看来,如果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