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已经不再是自己的了。沐晚晴倒要好点,至少没王枫这个不顾形象。两人吃的都是满脸通红,相视眼,不禁笑了起来。喝了几口红酒,那酒精锅还在不停地煮着鱼片,香喷喷的香味从锅里冒出来,王枫两人却已经吃的差不多了。

  “哎,想不到顿晚餐就这么吃完了。”王枫剔牙懒散地道。

  “呃,那你还想怎么样?”沐晚晴吐了吐粉嫩的舌头来减弱麻痹的感觉。

  “你辣不辣?”王枫忽然问道。

  “废话!怎么可能不辣,这可是我买的正中四川锅底。”沐晚晴脸崩溃地道。

  “呃,这样啊,我给你端杯水来。”王枫说着便冲到了饮水机给他端了杯白开水,就在他冲过来的时候,脚下猛地滑,整个人都扑了过去。沐晚晴尖叫声,两人脑袋碰在起,嘴唇也好死不死地贴在起。王枫在沐晚晴落地的瞬间,自己的后背先落地,怦地声,后背阵麻痹。但嘴唇上那甘甜的味道还是让王枫流连忘返,两人再也难以分开,王枫狠狠地咬住沐晚晴柔唇,深深地亲吻起来。捕捉到晚晴那灵巧香嫩的丁香小舌,王枫情不自禁地陷入其中不能自拔。王枫只手在沐晚晴身上胡乱地摸了几把,两人的身躯渐渐开始发热。

  正当王枫决定今晚与沐晚晴洞房花烛夜的时候,手机如同吃了公斤过期春葯,疯狂地震动起来,王枫真想把将手机砸了。妈的,是谁他妈的发明了手机?老子要逛你吃十公斤过期春葯!

  依依不舍地与满脸嫣红的沐晚晴分开,他刚接通电话,对面传来个冰冷的声音。

  “老师,我是柳如烟,想见你最后面,如果你不来,那永远都见不到我了。”

  第四百十章天台惊魂!!

  王枫身躯颤,连忙从地面爬起来,激动道:“你在哪儿?在做什么?”

  耳畔传来阵阵寒风的呼啸,她在哪里?

  “我住宅的天台上”

  王枫在沐晚晴诧异不解的目光下疯狂冲了出去,他简直不敢相信,柳如烟,你想做什么?你究竟想做什么啊!

  钻进的士,王枫掐住司机的脖子,吼道:“快开车!”

  王枫心急如焚,霓虹灯眨眼消逝,他心乱如麻。柳如烟,你千万别出事,千万别出事。

  大约半个钟头,王枫远远看见那幢柳如烟住的楼层,他连钱都忘记给,直接冲了上去。

  电梯已经无法满足他的速度,他如同神经病般地冲上楼梯,十几楼爬上去,他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上得天台,片漆黑不说,寒风凄厉,吹得王枫毛骨悚然,道白影钻进王枫眼中,他浑身颤,惊叫道:“柳如烟!”

  那道白影微微颤,缓缓转过身,黑夜中,那玉脸毫无血色,美眸毫无光彩,仿若个植物人样,脸上抹过丝无奈,丝冰寒,淡淡道:“老师”

  为什么为什么叫老师的名字,我都会显得如此冰冷,这是为什么?

  “你站在这里想做什么?”王枫吞了口唾沫,冷汗从额头上冒出来,脸紧张地靠过去。

  “别过来!”

  柳如烟惊叫声,淡淡道:“我只是想和老师最后说几句话,说完这几句话,以后都没机会了。”

  “为什么?”王枫面色变,吼道:“为什么没机会了?是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你可知道有多少人关心你?你这样做,会让多少人伤心么?”

  “老师你不会明白的”柳如烟强行按耐住冰寒的心情,语气略显轻柔,呢喃道:“当我无法用我想要的态度面对人生,如此生活下去,对我是种摧残,或者,对我是种无情的扼杀。我已经抵挡不住,承受不住,我不愿再如此生活,您明白么?”

  “我不明白!”王枫抓了抓头发,脸崩溃道:“什么事情不能商量?和老师商量好么?你还记得老师当初对你说过的话么?会照顾你辈子的,你忘记了么?”

  “可是我不要你照顾了!”柳如烟面色微变,声音扩大数倍,尖叫道:“你照顾不了我的,你无法照顾我,我根本不需要你照顾,你明白么?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我已经不是当初的柳如烟,我变了,你懂么?”

  “我懂”王枫呢喃道:“我怎么会不懂?莫言告诉过我,你知道么?他什么都告诉我了,我知道你是怎么回事,他告诉过我,我可以帮你。为什么你不试试?为什么你不让我帮你,我们说好的,我会照顾你辈子的,你忘记了么?”

  “我”

  柳如烟语气忽然变得冰冷,淡淡道:“算了吧,我已经不需要这些了,我追求完美,若等有天,我不能完美的时候,注定是我离开的天。老师”

  她转过身,泪流满面,“我只是和你说,我好喜欢你好爱你,真的,这辈子,我唯爱的人就是老师可是,已经结束了,我无法做到想要的自己,唯有用这样的方式来结束,或许,还能在老师心中留下个好的印象,不是么?”

  “不要!”

  柳如烟在王枫痴呆时刻,刚欲从十几楼的天台上跳下去,忽然个人影从天台大门口冲过来,她凄厉道:“柳如烟,你不能这样!”

  定睛看,竟是苏菲菲,她洁白的脖颈上挂着黑血项链,她脸色苍白,心中充满了苦涩,泪水肆无忌惮地沾满了脸蛋,她只手握住黑血项链,强行挤出丝笑容,笑道:“柳如烟,你可知道,我们俩因为黑血项链,早已不分彼此,你对我说的话,我知道不是你的真心话,我明白了,你无法控制自己,我不知道你为何会这样,可是,我求求你,别离开老师好么?”

  苏菲菲言辞诚恳,充满哀求,她知道,若是柳如烟离去,老师会受到巨大的打击。而这个打击,她不敢相信老师是否脑聘过来。她必须阻止柳如烟。

  “是么?”

  柳如烟转身,轻轻道:“我离去,老师会伤心?”

  “当然!”苏菲菲上前两步,坚定道:“难道你不知道老师对你的心意么?你如此优秀,如此美丽,谁会不怜惜你。为什么你要想这个方式来结束自己,你可知道,这样来完结你的生命,会有多少人伤心?全班同学都喜欢你,你知道么?他们都会因为你的离去而伤心难过的。这个世界如此美好,为何你要离开。难道我们起帮你,还有什么事情是你做不到的么?留下来,好么?”

  “我”

  柳如烟仿若被苏菲菲的话语打动,不是打动,$,尽在文学网而是因为黑血项链,苏菲菲的心中充满了希望,充满了生机。相应的,柳如烟的心也渐渐暖和起来,那冰冷的脸蛋渐渐恢复正常。她唇角微微嗫嚅几下,呢喃道:“你说的是真的么?”

  “当然是在欺骗你!”

  天台远处,个西装男子缓缓走了过来。那略显凌乱飘逸的长发,俊朗得不像话的男子。这个人不是莫文泰是谁?

  他淡淡走过来,脸邪魅地笑了笑,在阴寒的光芒下,那张俊朗的脸庞显得阴森无比,“柳如烟,他们只不过想看你的笑话,你是个完美的女孩,她嫉妒你,她讨厌你。她直都比不过你,也只有现在,在你失去了优势之后,她才有机会打败你,而现在,他不愿意你离去。因为你走了,就成了不败的神话,所以她要救你,你知道么?”

  三人心下猛地沉,柳如烟脸色大变,冰冷道:“是这样么?莫言说的是真的么?”

  “怎么可能”苏菲菲娇躯猛地颤,呢喃道:“你认为我是这样的人?”

  柳如烟美眸渐渐迷失,唇角嗫嚅,“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她捂住脑袋,崩溃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头好疼”

  “柳如烟,走吧,天堂有许多人在等你。在那里,你不会再有是烦恼,你可以幸福的生活。你会化作天使,所有人,都会膜拜你,尊敬你,而不是现在这样苟延残喘”

  那仿佛梦寐般的声音渐渐响起,柳如烟面色痴迷地站了起来,步步地朝边缘走去。

  “不要!”

  苏菲菲冲过去,莫文泰身形闪挡在他的面前,王枫也跟着冲了过来,站在莫文泰面前,对苏菲菲道:“拦住柳如烟,我来对付他。”

  “你有绝对的自信?”莫文泰轻蔑笑,唇角泛起抹不屑的弧度。

  “你只是莫言的替身,你无法达到莫言的实力,所以,我不需要畏惧你。”

  两人凝视良久,身后猛地传来苏菲菲尖叫,王枫兀自转身,只见苏菲菲整个人不停地下滑,而柳如烟已经有半截身子掉了下去,苏菲菲的身子还在渐渐滑下去,王枫大骇,冲过去,在苏菲菲滑落下去的瞬间,把抓住苏菲菲的脚踝,紧张道:“别松手!”

  地面有点打滑,而这里的天台比较诡异,居然没有墙壁,四面八方,连点阻拦的东西都没有。王枫只手抓住苏菲菲的脚踝,阴寒的冷风嗖嗖刮来,王枫慢慢地将她们往上拉

  “唔”

  另外只手猛地传来阵剧痛,莫文泰站在王枫面前,狰狞道:“王枫,若是我此刻送你把,你们三人是不是都要掉下去,摔得粉身碎骨?”

  “你”

  王枫方才在选择抓住苏菲菲脚踝的时刻,他便知道莫文泰可能在这个时候发难,他手臂在莫文泰脚下扭动几下,苦笑道:“若是你觉得这样做不会让你没面子,你大可试试。”

  “哦?”莫文泰面色微变,轻蔑地笑道:“对付你,我不需要下黑手,总有天,我们会真正地打场。那时候,我会在华新市所有权威面前击败你,我要让他们知道,我莫文泰,才是最强大的存在!”

  确认莫文泰离开之后,王枫手指差点没骨折,心里暗骂几声,快速将苏菲菲两人拽了上来。柳如烟面色苍白,苏菲菲也吓得半死,上来便扑进王枫怀中,惊叫声。“老师,吓死我了”

  “好了,乖乖的,没事”王枫脸温柔,柳如烟却忽地呢喃道:“我真的能战胜自己?”

  苏菲菲从王枫怀中钻出来,轻声道:“柳如烟,相信我,你可以的。只要你愿意,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到。”

  柳如烟唇角忽然泛起抹淡淡的笑意,感谢道:“菲菲,感谢你刚才救我。我从来没想过你的胆子会这么大。你们回去吧,我不会做傻事了。”

  她表情淡淡地站起来,走下了天台。

  “呃,就这么结束了?”王枫摸了摸下巴,忽然转身对苏菲菲问道:“小菲菲,你怎么忽然跑来的?”

  “还说呢!”苏菲菲只手在膝盖上揉了揉,紧张道:“晚上我直在琢磨黑血项链,忽然感觉心里难受的厉害,好像柳如烟要出什么大事情了,所以我才赶来的。果然,她居然想自杀”

  “黑血项链它居然有如此神气的能量”王枫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

  “是的。”苏菲菲忽然将黑血项链取下来,戴在王枫脖颈上,温柔道:“老师,你戴着,感受柳如烟的心情,你才是真正能办她的人。”

  “你”王枫唇角微微嗫嚅下,将苏菲菲抱进怀中,苦笑道:“小菲菲,你这样做不后悔?”

  “怎么会”苏菲菲抱住王枫腰身,柔声道:“老师开心比什么都重要”

  “我”柳如烟站在门外,自言自语道:“能像她这样对待老师么?”说罢,面色淡然地走下了阳台

  第四百十二章人间极刑!!

  百多辆银白色摩托车仿若猛兽般地窜出了十里街,小贝,老花阳痿为首,他们行人朝乔四爷秘密基地开去,这个基地是通过王枫知道的。老花与小贝的中间,用铁链捆绑着那名男子。他全身衣衫褴褛,仿若个从垃圾堆爬出来的人般。

  “老花,你和乔四爷熟不熟?”小贝好奇地问道。

  “不怎么熟悉,不过他和老大是朋友,这次既然我们出面摆平这件事情。相信以后合作的机会也会多很多。”老花脸洋洋得意。道上人都知道龙五的事情,而他们也知道龙五的产业都已经划分给了乔四爷。乔四爷最近直在处理龙五的余孽。开玩笑。龙五家大业大。这么多产业他直接转交给乔四爷。势必会有不少龙五的余党不甘心,乔四爷最近直都在对付那群不死心的人。不过大多都没多少实力。哪怕是龙五,也未必能斗得过乔四爷。何况还只是那群小虾米。

  道合金门轰隆升起来,老花等人开着摩托车进去,百多名小弟都围在外面把手。

  合金门后方条阴暗的甬道,大概十米左右,穿梭而过,前面个足有足球场大的空旷场地,乔四爷正在打着高尔夫球。不少小弟在四周把手,每个人的手中都控制着把枪械,强力灯将巨大的场地照耀得分毫不差,场地对面竟还有个巨大的屏幕,上面正播放着欧冠比赛。

  老花三人鱼贯而过,将摩托车上的男子扔下去,几名小弟冲过来,将麻布打开,两名小弟当先用警棍砸在男子的膝盖上,咔嚓两声脆响,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乔四爷也抹掉额头上的汗水,走了过来。

  “小贝,这么多年没见,你还是如此风騒。”乔四爷爽朗地笑了笑。

  “哈哈,你也是,乔四爷不狼乔四爷,居然在这里还有这么大个基地,应该有不少火力准备吧?”小贝点燃香烟,笑眯眯地问道。

  “呃,呵呵,其实这些都是打算与龙五干的时候启动的。只不过现在”他眼神略显暗淡,忽然招招手,几名小弟走过来,手里抓着巨大的铁板,阴笑道:“先去问问那家伙幕后主使是谁。”

  群人走过去,几名小弟将那名奄奄息的男子捆绑在单杠上,用冰水将他淋醒后,质问了半天,那家伙却句话都不说。乔四爷微微笑,淡淡道:“先给他来点甜头。”

  几名小弟得令,将手中至少十公分厚的钢板拼命地砸在他的小腿,大腿,胸口,小肮上面,男子衣裳早已经被扒了个干净。那被击中的地方不到三秒钟,顿时肿胀起来,个个巨大的血泡仿若随时都会破裂般。端的是恶心反胃。让人不看自视。这阵毒打直接将他打晕过去。乔四爷淡淡道:“弄醒他。”

  男子被弄醒,顿时惨叫连连,乔四爷点燃支雪茄,笑眯眯地道:“如果你想完整的从这里走出来,还是老实交代吧,若不然”

  “呸!有种来痛快的!”

  口混合着血液的唾沫吐出来,乔四爷摇了摇头,从小$,尽在文学网弟手中抓起根竹片,狠狠地抽在他的大腿上。那浓郁的黑血顺着伤口滑落下来,男子惨叫连连,身躯不停扭曲,仿若承受着巨大的痛苦,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全身痉挛不已,巨大的痛苦让他睚眦裂开,全身不停抽搐。

  “说不说?”乔四爷冰冷刺骨地问道。

  “我呸!”

  看来是个硬汉子,已经没打算将命留下来了。也难怪,这样的人既然敢勾搭上干掉龙五的后台,应该不会是贪生怕死之辈。要知道,龙五作为华新市黑道枭雄,属下成千上万,若是让那些人知道是谁干掉龙五,他们绝对会把那个人的皮扒掉点天灯。

  开玩笑,龙五在华新市混迹这么多年。手段毒辣是闻名的。他的小弟也好不到哪去。

  “呵呵,看来你是打算死撑到底了。”乔四爷似乎早预料到这个结果,也不介意,摆摆手,几名小弟抬了个巨大的瓷器过来。

  老花等人瞧了眼,只见里面那种略显黄|色的液体粘稠稠的,小贝看了眼,尖叫声:“哇靠,硫酸?”

  “妈的”

  老花等人不禁毛骨悚然,黑道大亨不狼黑道大亨,方才那番毒打已经让老花他们大开眼界。这种打法,先是用钝器将他们打得血液无法流通,然后又是用锋利的竹片毒打,那种肌肤破裂,仿若刀片将皮肤寸寸切割下来的感觉绝对不是般人所能承受得住的。

  此刻倒好,他们干脆直接用浓硫酸。老花拍了拍阳痿的肩膀,嘀咕道:“妈的,老子终于知道为什么我们只能当小混混了。”

  男子脸上已经流露出强烈的恐惧,狠狠地吞了口唾沫。毒打不能让他屈服,但此刻他感觉起了身的鸡皮疙瘩,那种强烈的心惊胆战让他承受不住。

  “你还有最后个机会可以选择,我乔四爷在江湖上的信誉相信你知道,只要你告诉我,我绝对会放过你,而且还会给你大笔酬劳,若是你不识时务,那么”

  乔四爷将他只手抬起来,刚碰触到硫酸,阵阵哧哧的声音传来,男子亲眼看着自己的手指就这么被腐蚀,连骨头都没有剩下,他刚要晕过去,乔四爷刀子切在了他的小肮上,剧烈的疼痛让他无法晕厥过去,他脸色整扭曲,抽搐道:“我说我说”

  在坚强的硬汉也抵挡不住乔四爷这样惨无人道的摧残,小贝等人抹掉额头上的冷汗,嘀咕道:“妈的,真够狠的啊。”

  男子断断续续地将他怎么与那群干掉龙五的人交易,联络,汇款之类的交代完毕后,小贝等人脸色顿时阴沉下来。而乔四爷却淡淡道:“我刚才说过,我会放过你,也会给你笔酬劳。现在就会给你承诺。”

  他说完面色阴冷地将盆硫酸尽数倒在了男子的双腿上,几名小弟用金属盔甲挡在乔四爷面前。男子嚎叫连连,仿若个来自地狱的魔王,所有人都心惊胆跳,小贝等人脸庞阵抽搐,心中反胃。看着那下半身彻底被浓硫酸腐蚀的只有点骨头架子的双腿,他们感觉这简直就是人间酷刑啊

  “支票我也会给你,至于你还能不能拿到钱,就看你之计的本事了。”乔四爷签了张百万的支票人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