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上撩拨几下,唇角泛起丝甜蜜的笑意发了条短信:“想就是想,哪里都想”

  妈啊,我受不住了。小菲菲,快点上来给老师吧

  苏菲菲见王枫脸色涨红,心想,老师该不会是感冒了吧?不会啊昨晚他搂着自己睡的这么香,早上也吃了这么多的早餐,怎么会感冒呢?莫非他想那个了?

  想到这儿苏菲菲心慌意乱,暗想,老师肯定在想些猥琐的事情,若不然也不会变得如此诡异。

  教室里下子安静下来,王大官人继续与秦组长发短信调情。嘴里直冒出猥琐的笑声,那眼睛眯成条缝隙,血盆大口张开,如同个怪兽样,又好像个看多了特级影片,此刻在发泄般。

  “我靠!”

  王枫嘴巴张大,差点兴奋地从椅子上掉下来,整个人如同螃蟹般地趴在桌子上。妈的,居然说要送自己条贴身内衣。太美好了秦组长的内衣肯定大多都是粉红色和蕾丝镂空的情趣内衣。乖乖,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如果送给我几条,老师以后晚上还能睡觉不?

  “老师,你在傻笑什么呢?”

  陈冲咧嘴笑,满脸猥琐地问了句。

  “呃,我笑了吗?”王枫用手将嘴巴合拢,脸不满道:“我这是在吐纳内息,让身子保持在最佳状态。你以为作为个高手成天到晚吹牛打屁,不务正业就可以了么?实话告诉你,像我这样的高手,每逃诩会打坐十个小时,天不能超过三碗饭,另外,要喝公斤的白开水,不能吸烟喝酒,只有这样,我的状态才能直保持在巅峰状态。”

  “汗”

  陈冲等人冷汗涔涔,这些东西和王老师能搭上边?简直就是满嘴胡言,狗屁大堆啊!

  下课铃声响起,当王枫步入办公室的时候,秦组长正与刘大为等人在商量着什么。见王枫进来,秦组长冲他笑了笑,解散会议回到办公室。王枫刚坐在办公椅上。手机又嘟嘟地响了起来,他好奇地打开看,差点把手机给扔出去。

  “我那里湿了”

  老子要死了!

  王枫内心在呐喊,心想,你如果再挑逗我,我决定冲进去把你就地解决,你不是湿了么?我正好直捣黄龙。脑子里出现秦组长那柔美的娇躯,性感迷人的美臀与胸部,他忍不住吞了口唾沫,抓了抓裤裆,心道:“不行,我不能堕落,秦组长是在引诱我,如果我就这么被她挑逗成功,以后就会成为他的禁脔了。”

  嘟嘟

  手机再次响起,王枫下意识地去抓秦组长送他的手机,却发现并不是这个手机在响。而是那个如同板砖样的手机如同风騒的蠢蛋样狂震。

  “喂。什么事情?”王大官人只脚搭在办公桌上,喝了口菊花茶解渴,懒洋洋地问道。

  “王枫,想我没有啊?是我啦,你现在有没有时间,下午我就要去片场了哦。”慕容水月那清脆动听的声音传过来,王大官人欲望越发强烈,心道:“如果再被挑逗几次,我决定从秦淮楼跳下来,我已经忍不住了。”

  “应该有,什么时候?要不要我去你家接你?”

  “不用,我现在就要出门了,你去布格片场找我吧,我现在就要去那里了。”慕容水月说罢亲了口王大官人,王枫将电话挂掉,暗想,希望你当着我的面也能亲我。

  走进秦组长办公室,王枫眼看见秦组长那饱满的酥胸,方才发短信的时候,她便不停地说胸部好热,想接受安慰。此刻王大官人进来之后,她反而变得拘谨,而王大官人也是脸严肃地道:“秦组长,我姥姥过逝了,现在需要回乡探亲,晚上就能回来了。”

  “啊?”秦组长脸无奈,娇嗔道:“前几天是你奶奶,现在又是你姥姥,你的亲人怎么接二连三地去世啊?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要不要报警调查下?”

  王枫揉了揉眼睛,声泪俱下道:“不用了,其实我姥姥就是我奶奶,我只有个奶奶,她当我的姥姥,也当我的奶奶,从小就肯疼我,只不过我直都没时间陪伴她,现在她的头七到了,我想回去陪我奶奶。”

  “哦,这样啊,那你早点去吧,需要我帮忙么?”秦组长脸关切地道。

  “不用了,这些事情我能搞定。”王枫想了想,又道:“对了,秦组长,你刚才为什么要说你好热啊?空调的温度开的好像不是很大啊?”

  “去死!”

  调戏番,王大官人志得意满地走出办公室,刚来到主干道,莫文泰居然回来了。他们对视眼,王枫不屑道:“蠢蛋同学,你还知道回学校么?”

  “哦,为什么你喜欢叫我蠢蛋?再者,我已经和校长请假了,你有什么资格管我呢?呵呵”莫文泰轻蔑笑。

  “嗯,你很牛逼,放心吧,我定会让你全身上下都逼起来的。女人是因为有逼,所以不需要装,你是没逼,所以直要装,你等着,用不了多久,我定会让你装成逼。”王大官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懒洋洋地走出了学校。

  莫文泰眼角阵抽搐,脑子微微有些疼痛,他揉了揉眉心,呢喃道:“难道你还没走?不可能,你已经离开了,我已经将你打败,你没机会翻身呢。”

  东方菁菁不停用手机搜索着莫言当年留下的网址,她遍遍地浏览着网页,想找到那个网页。莫言告诉过她,这个网页里面,有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哪怕是王老师,也不知道。她当初告诉王枫的话,只是部分,还有部分。莫言说过,那是属于他们两的秘密。终于,她总算找到了那个网页。那个网页,主持人,便是莫言,个天才的网页

  她定定神,美眸瞬不瞬地盯着网页,慢慢地浏览下来

  “你在看什么?”

  莫文泰那冷冽冰寒的声音贯穿东方菁菁的耳膜,她娇躯猛地颤,手机也情不自禁地跌落在了地上

  “为什么这么紧张?你很怕我么?以前不是很喜欢与我在起的么?”莫文泰淡淡笑,想要将地面的手机捡起来,东方菁菁把拉住他的手臂,面色冰冷道:“莫言,为什么要这样?”

  “什么这样?”莫文泰微微愣,有些好奇东方菁菁的表情,而陈冲等人也是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们的动作,心想,莫非他们还有什么阴谋诡计。现在东方菁菁已经被三年二班彻底孤立。他们都知道东方菁菁与莫言关系匪浅,而莫言现在已经变得不可理喻。自然而然地,东方菁菁现在是全班最为尴尬的存在。她不可能与现在的莫言有任何关系。反而,他要比任何人都狠这个莫言。对于现在的莫言,东方菁菁充满了苦涩与辛酸。同个人,却不是同个心,这样的莫言。东方菁菁能接受么?不可能她喜欢,她爱的不是这样个莫言。她爱着的,是另外个莫言,那个莫言,充满了柔情与温柔,他如同个纯洁的男孩,对社会充满希望,对人生充满向往。他承诺与自己永远在起。他承诺会照顾自己辈子。可惜这切,都被眼前这个莫言给破坏掉。是他,就是他,他是罪人,莫言与东方菁菁面前,他就是个罪人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离开,为什么?难道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么?”东方菁菁眼神痴迷,脸幽幽地质问。

  “呵呵,你想错了。这个世界是美好的,我还有许多东西,许多事情去着,而相反,你们现在的生活完全是浪费生命。若是我给你们个变为强者,你们想得到这样的机会么?”

  “放屁!”

  段虎揉了揉鼻子,脸不屑道:“你他妈有多远滚多远!”

  对于现在的莫言,段虎仿佛感受不到点恐怖,他唯能感受到的,只有厌恶与反感。哪怕是当年那个冰冷无情的莫言,至少,他不会让人们真正意义上的讨厌他。他们之所以会讨厌。那是因为害怕,恐惧,畏惧那个莫言的存在。但现在,所有学生都没有这种感觉。这个莫言,太过飘渺虚浮,甚至,他们都认为这个莫言已经不再是莫言

  东方菁菁缓缓将手机捡起来,她心神不定,方才所做的切都只是为了将莫言的视线转移到别的方向。因为她方才看见了几个刺眼的字眼,那些字眼,让东方菁菁的心中再次燃烧起重生的欲望。

  “所为灭亡,并非陨落,灭亡之后,还有重生”东方菁菁心跳加速,灭亡之后,还有重生,是在说,莫言,还没有真正的离开么?

  “东方菁菁,能不能把你的手机给我看下?”莫言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个声音听在东方菁菁耳中,她的娇躯猛地颤,美眸中浮现强烈的恐惧之情

  第四百十九章王老师当主角

  王枫跟着经纪人来到片场,不少工作人员都在工作,大量机器在四周摆布,些王枫认识不认识的电影明星在里面走动,熟悉对白,看了眼前方幢巨大的金字塔,他心想,难道你们想拍部古埃及的星际大战?妈的,太邪恶了。不知道会不会出现几个埃及美女,最好是赤裸着让我欣赏会。

  “王枫,这边。”

  经纪人领着王枫走向个小型的休弦,从场景格局来看,应该是名气比较大,比较有出场势力的明星在里面休息。自然而然的,在这里,在华新市,在整个国家,比慕容水月更有名气的女明星基本上的没有了。

  外面个大胡子导演疯狂地怒吼,指手画脚,指点山河之间,如同个猛兽派的艺术家,而王枫却能够想象他在床上和女人圈圈叉叉的时候,恐怕也是这么副模样。也不知道他旁边的那几个美女工作人员和他有没有什么苟且之事。哎,这就是娱乐圈啊

  哪怕是对娱乐圈只有点了解的王枫也明白娱乐圈的复杂,能像慕容水月完全靠努力,不走这种潜规则的明星,且是女明星,真是少之又少。那些扮相清纯,可爱动人的女明星鬼知道和多少人上过床,而在粉丝面前还个劲地扮天真,欺骗粉丝的感情与金钱。王枫此刻忽然很想去写篇关于女明星的潜规则故事。但又想自己那狗屁不通,七窍通了六窍的脑子,当下只得作罢。

  “水月,王先生带来了。”

  经纪人说罢将门关上退出去,里面只有个身影靓丽的女子坐在化妆镜面前,头乌黑长发摆在脑后,休弦并不大,化妆镜上面摆满了不少化妆品,瓶矿泉水还没有打开,看来方才是经过番化妆的。

  “王枫,你怎么现在才来啊。”慕容水月微微偏过头,王枫顿时瞠目结舌。妈的,太漂亮了吧?

  那白衣长裙穿在慕容水月身上,仿若九天玄女般,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是新鲜的味道。那毫无瑕疵的脸蛋儿魅力无懈可击,娇躯完美,玉脸上画着淡妆,怎么看都和那些大明星有着巨大的区别。因为她至少还是清纯的。又可以直接说,她在娱乐圈,应该算是出淤泥而不染,在这个大染缸还能保持干净,实属难脑粕贵。

  “喂,你看什么呢?”慕容水月心中充满甜蜜,知道他是被自身的魅力所迷惑。当下也不理会王枫那色迷迷的表情,女为悦己者容,这话点不假。若是别的男人如此赤裸裸地盯着慕容水月,她绝对不会给好脸色。此刻却是王枫,她自然不会太过介意。

  “呃,没没什么。不过我很想知道,你们不是拍星际大片么?怎么穿的这样,我还以为你打算去拍宫廷戏,当慈禧太后去的。”王大官人揉了揉鼻子,头雾水地问道。

  “去你的。我起初也不过是个人类,是后来经过基因变异,才会变成超级战士的。”慕容水月脸不满地道。

  “呃,这样啊”王大官人挠了挠头,忽然想到个问题,好奇问道:“对了,刚才外面群记者说我和你幽会。妈的,我们什么时候幽会过?就算真的幽会了,好像也没人知道吧?难道你想出名,所以把我们两相处的照片曝光,好通过我的名气给你打名气?”

  他恬不知耻,恬不知耻的番言语让慕容水月啼笑皆非,捂住肚子抽笑道:“你这个坏家伙,你有什么出名的啊?你是出过张唱片还是拍过部电影,就连个也没人找你吧?我为什么要靠你打名气啊?”

  “话不能这么说的!”

  王大官人脸不屑道:“你们这种明星也不过拍几部狗血电影,然后找几个帅哥靓女在这里摆,没点文化含量,哪里像我,专门教导学生成才,让他们成为国家栋梁。你想想,如果没有我这样优秀的教育界人才。哪里会有这么多推动社会发展的中流砥柱出现。再者,你试想下,你学习音乐知识,学习舞蹈等等,若是没有我这样教育界的奇才存在。会发生什么状况?你想学舞蹈,谁给你培养舞蹈老师,那不需要老师来教导他们成才么?想学音乐,不需要我们老师来培养个个优秀的音乐人才出来教你们么?哼,你还不相信了,如果没有人民教师,你们什么都不是,想学什么都不行。社会也不会进步的这么神速。所以我直都认为,我们教师是人类的心灵工程师,没有我们教师,社会将会退后百年,错,永远都不会有进步!”

  王枫口若悬河,唾沫横飞,眉飞色舞,端的是风騒无比。慕容水月脑子片混乱,差点没晕厥过去。苦笑道:“你别胡说八道了,快来,我和你说点事情,会儿带你去见导演。”

  “我靠,带我见导演干嘛?老子可不喜欢那个大胡子男人,嘴巴胡子,恶心死了。”王枫连忙后退,警惕地盯着慕容水月。

  慕容水月险些崩溃,这家伙动辄摆出副大义凛然,猥琐下流的动作。什么事情都搞的这么夸张,实在是让人有些无语。

  “你过来嘛,人家好不容易帮你争取,你怎么这么不给面子?”慕容水月跺脚,那娇媚撅嘴的模样看的王枫全身酥麻,尤其是那娇嫩的语气听得王枫阵颤抖。心道:“妈的,妖精啊”

  魂不守舍地走到慕容水月身边,哭丧着连道:“大小姐,你让我去见那个大胡子做什么啊?不会是让我陪他上床吧?”

  “去你的,别胡言乱语。我只是推荐你做男主角,他也答应了。会儿你去试镜头,如果,我们立马开拍。”慕容水月笑嘻嘻地道。

  “汗”

  王枫瘫软地坐在椅子上,崩溃道:“你让我去演戏?你为什么刚才不直接个电话告诉我,让我站在马路中央好了?”

  “呃,什么意思?”慕容水月下子没明白王枫这个比喻是什么意思。

  “直接被车撞死也比在这里活受罪强。”王枫脸无奈地叹息。

  “你这个家伙!”慕容水月有点儿生气地坐在王枫大腿上,双手搂抱住他的脖子,亲昵道:“你怎么这样啊,反正我是女主角,你当男主角,对你没什么影响啊,而且你的戏份也不算很多,大多都是打戏,你身手也很好。到时候还有大量的电脑制作,其实很轻松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嗅着慕容水月身上淡淡的处子体香,王大官人的某个部位起了点反应,按耐住冲动严肃道:“我第意思是,我怕会儿演戏,你的风头都被我抢光了,而且,我还怕我真的出名,以后就要和你样,出个门都怕被偷拍,以后还怎么混?”

  “没事啊,大不了以后你跟我混,我罩着你。”慕容水月得意地笑道。

  “呃,不用了,您老人家千金之躯,我不过介刁民,实在不敢与你靠得太近,干脆这样吧,你随便找个流帅哥和你配戏,我给你端茶送水就好了。”王枫心想,妈的,若是我真喝你演戏了,以后可就没办法混了。真他妈无语,不是说好只不过是当个保姆的么?怎么现在都变成男主角了?太邪恶了。

  “不行!”慕容水月美臀在王枫大腿上扭动几下,嘟起粉嫩柔唇,委屈道:“人家都和导演说好了,而且把以前的男主角给辞退了,你现在不答应,我怎么向导演交代?这个导演可是全国知名导演,就算是华新市的那些名流甲胄都要给他三分薄面,这次的电影请他来做导演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了,你就帮帮忙好么?”

  “真的不行唔”

  王枫句话没说完,慕容水月忽然进攻,下咬住王枫嘴唇,灵巧丁香粉舌钻进王枫口腔,两人热吻,王大官人双手如同八爪鱼在空中挥动,双腿不断挣扎,如同被轮暴样,充满了无奈与苦涩。鼻腔不停地呼出热气,仿若受了天大的委屈。浑然不知他的某个部位已经被慕容水月摩擦得挺拔起来,实在是表里不如,禽兽不如,畜生都要比他纯良不少。

  唇分,慕容水月粉脸羞红,气呼呼地道:“你若是不答应我,我就死给你看!”

  “呃”啵人家嘴软,摸人家手软。王大官人此刻两者皆犯,他想不答应都难。当下哭丧着脸,无奈道:“老大,你能不能告诉我这部戏需要多久?另外,能不能告诉我,如果我不拍戏,你是不是真的会去死?还有,我直都想问你,你在娱乐圈混的这么好,有没有被哪个大导演或者哪个牛叉的明星欺负过?”

  “下问这么多问题,你还真是教语文的”慕容$,尽在文学网水月见他答应,面色缓和下来,呢喃道:“其实呢这部戏的时间不需要多久,因为场景都是虚构出来的。不需要多少符合现实的。基本上都是在那个金字塔里面完成。对白也不是很多,几乎就是部战斗片,而你的脸上直都戴着银白色面皮,所以观众根本就看不见你的模样,这点上,你并不需要担心,到时候我帮你想个艺名,根本就没人会认识你。”

  “哦,原来这样啊”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