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面部,鼻梁都被掩盖住,流露出来的只有双眼睛与嘴唇,嘴唇上抹了层银白色粉末,若是再带层银白色假发,他整个人就好像个诡异的银白色人类,那种感觉会让人冷彻心扉。

  “怎么回事?王枫,你为什么不戴假发?”张导演与编剧起进来,张导演还没发话,编剧很是不满地叫了起来。对于个专业人士来讲,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外行对他专业的质疑。尤其他还是全国最好的编剧之,哪里能容忍个菜鸟轻视他的创作。

  “嗯,事情是这样的。”王枫潇洒地将面具取下来,狭小的空间中,在场十几名工作人员都被王枫这么自然却又洒脱的动作吸引住。画过妆的王枫显得十分的迷人,尤其是那双深邃得意眼眸,唇角泛起抹自信,让人有种潜意识地亲近意识。

  “我认为黑头发搭配银白色面具比较好,若全部都是银白色。会给人种太压抑的感觉。我们可以设身处地的想下,若是我们当观众,影片里出现个全身银白色,还个劲地装逼扮酷的男主角,部电影的灵魂角色,个极具压抑冰冷的人物。这样的角色在观众的眼中,会从头到尾的压抑下去。再者,我们的观众主流还是国人,哪怕想要冲击好莱坞等$,尽在文学网外国市场,至少这也是部国内电影。本来部星级大片已经让人感觉有些国外的意识了,若是连头发这种很扯眼球的地方都是银白色。观众多少会有点反感。”王枫头头是道地娓娓道来,接着道:“另外,将头藩成银白色,无非是想让观众感受到主角的冰冷与孤寂,在瞬间将主角的那种压抑,孤独的茫然感爆发出来。这样第个场景的确能起到很好的效果。只不过,这很不利于以后的发展,让观众有种头重脚轻根底浅的感觉。不如直接用黑发,那种冰冷压抑的感觉我尽量表现出来。或许这样才能发挥到极限,而且在以后的场景中,也不会担心有不适应的感觉。”

  “说的太好了!”张导演满脸激动,拉着编剧的肩膀道:“就按照他所说的。我当时就感觉服装有点不对劲。就是这点了,我们太过注重外表的装束,其实个角色真正深入人心的除了外表,还有他的内在于灵魂。单纯的外表是起不到巨大轰动的!”

  待得张导演等人兴致勃勃地走出去之后,慕容水月脸神秘地看着王枫,笑道:“想不到你对电影居然还有这么深刻的了解,真是想不到啊。”

  “呃,我瞎编乱造的,只怪他们有眼无珠,将我这个门外汉当成宝贝了。”王枫心下叹息,妈的,若不是在监狱看了点关于电影方面的书籍,此刻想要夸夸其谈是不可能的。

  在工作人员番化妆下,王枫的服装已经搞定,面上涂了层淡淡的银白色,身长长地银装让他整个人都显得冰冷起来。脸上的胡渣刮掉,但也还残留了点,这是王枫需要的。除了冰冷,他还需要丝的颓废,那样,才能将个角色发挥到极致。

  转身,只见慕容水月脸痴呆地盯着自己,他好奇道:“你看什么?”

  “哦,没没什么。”慕容水月心下激动下载美少女发布,王枫这副模样太迷人了,方才只不过是看了眼,整个人都险些陷进去,不知道他出去之后会有什么样的轰动。那些帮他化妆的工作人员也已经处于痴迷状态。本来并不光彩夺目的王枫经过他们番精心打扮,那颓废孤寂的气质在瞬间爆发出来,阴郁的眼神让人感觉他就是为了银枫这个角色而存在的。太完美,太入戏

  “哗!”

  王枫出来,所有工作人员都了。尤其是编剧与张导演,他们研究过关于银枫这个角色,就是现在这个样子。这种刻画在脑海中的形象王枫完美的表现了出来!

  “老天,这部戏还没拍,我仿佛看见冲进了好莱坞,太完美了。黑发,银白面具,阴郁的眼神,下巴若隐若现的胡渣,颓废到极限的气质。无敌了,银枫这个角色真是为他而存在的啊!”

  “是啊,我当初设计这个主角的时候,就担心根本没有人能够表现出来。但此刻王枫只是打扮成这副模样,居然与我心中的形象完全吻合,太完美了!”

  “全体准备,第个场景,幽冥门洞开,王枫准备入戏!”

  张导演声大叫,百多名工作人员各司其职,完全进入状态。这便是他们的专业精神,王枫也缓缓走到个看似华丽的光环中。他知道那是数种灯光交融出来的效果。待得他们都准备好之后,张导演面色紧张地叫道:“!”

  呜呜

  呜呜呜呜

  凌厉的风声响彻金字塔,王枫笼罩在烟云缭绕中。他努力思索着从剧本中寻找原型,那种颓废,瞬间地茫然,冰冷与压抑,无情与冷酷,仿若人类所有的感情在瞬间他要全都爆发出来。本就有着轻微人格分裂的王枫要吃着表现出这么多的感情,他感觉脑子有点疼痛了。

  除了快乐的表情,所有方面情绪都要在瞬间表露出来。与此同时,画外音响起,他还有最后分钟的准备时间。

  “万年过去遗失了太多的世界即将拉开场真正地战斗,人类的发展,已经威胁到了太空各系生物的生存,他们已经渐渐展开了攻势,当平衡无法维持下去,唯能解决问题的方式,只有战斗这会是场充满硝烟的星际大战”

  第四百二十二章精湛的演技!!

  “嗡嗡”

  刺耳的声音,震撼人心的音乐在瞬间响起,所有人的心下子都紧扣起来。在片片地灯光下,笼罩在王枫那块地方,烟云缭绕的空间已经消逝。王枫仿若是在躺在地上,又好像是在凌空飘荡。那种镜头全方位发挥出来的效果让所有人陷入其中。张导演等人对着视屏不停地欣赏,眼中流露出紧张,他们不知道王枫能不能表现出那么多复杂的情绪,很困难,十分的困难,每个人的心都悬了起来,他们不知道王枫这么只菜鸟究竟能不能达到他们的要求,或许,他们的要求的确是太高了。

  忽地,镜头中,王枫的双眼缓缓睁开,从镜头来看,王枫就好像飘荡在无尽地深渊,四周烟雾缭绕,给人种他在不断堕落,又宛若不断飞升地感觉。

  眼睛睁开地那瞬间,从他的眼眸中,扩散出来了丝迷茫,丝不解,丝冰冷,丝无情,丝冷酷,丝久违

  那种种感情迸发出来,张导演表情变得兴奋万分,他已经忍不住想要尖叫,而与此同时,在镜头面前观看的人都是满脸通红,这个人,简直就是为了电影而存在的天才啊

  扭动下身躯,那种特效制造出来的声音响彻每个人的耳中,束束光华从王枫身上爆发出来,以他为中心,四面八方都冒出了刺眼的光滑,那仿若星辰,宛若深潭的眼神中流露出丝不解,迷茫的感觉震撼到每个人。他的剑眉微微皱起,浩瀚苍穹让他无法看透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他的躯体轻轻动,再次发出清脆的响声,仿若巨人复活的感觉让每个人都有种重生的感觉。

  “这是哪里?”

  对白中的“我在什么地方?”被王枫篡改成我在哪里。但语气与口吻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什么地方,那完全是种疑问,而且,全然没将自己看得很重要。但此刻,运用边倒的质问,仿若就是在质问观众般,这样来,观众便会在开场的瞬间产生强烈的共鸣!

  对,就是共鸣!

  所有人都忍不住脱口而出,这里是太空,你当年就是在这里拯救了地球啊!

  甭独,怆然,让人仿若能体会到他内心的孤寂与无奈。

  “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是哪里?”

  “!”张导演兴奋地尖叫起来,所有人都忍不住疯狂地拍手尖叫,“太完美了,简直太完美了!”

  王枫无奈地抹掉脸上的银白色面具,懒洋洋道:“妈的,刚才差点没把老子憋死!”

  慕容水月脸痴迷地盯着王枫,她被王枫方才那幕给震撼到了。那简直就是种刺痛人类灵魂的演技,完全没有拍过戏的王枫居然能表达出如此娴熟的技巧,这让所有人都震惊。

  “我十分怀疑你是梁朝伟的师傅!”张导演大叫声,乐呵呵地走到王枫面前,笑道:“你的表现让我们过于惊讶!”

  “呵呵,其实我只是按照剧本来拍而已。”王大官人难脑粕贵地谦虚了回。

  “错,你方才篡改的对白比我的对白要好太多。哪怕只有修改了几个字,但此情此景,你的对白要有杀伤力得多,不但是别人,就连我此刻都十分想知道这个故事你会表现得多么让人吃惊!”

  王枫脱掉服装,在群人的拥簇下洗脸后,工作人员已经开始将方才那个片段剪切下来,然后用电脑将效果达到最佳,王枫回到场地,看了几眼自己方才的那番装逼之后,他苦笑声。这简直就是太轻松了嘛。装逼本来就是我的特长,而且那种阴郁沧桑的感觉老子也有。只要将以前经历过的些感情发泄出来,要表达出银枫的感情,真是易如反掌。

  就在这个时候,王枫的手机嘟嘟响了起来。而慕容水月却脸好奇地盯着他,王枫接通电话,低声道:“做什么?”

  “王枫,你在哪里啊?我在家里好无聊啊,你能不能来陪我?”对面传来秦组长娇媚的声音,王大官人心下颤,心想,怎么忽然之间对我这么火热了。莫非你知道我还是小处男,想将我推倒百次?极有可能,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让你的计得逞的。

  “呃,暂时好像不能,对了,今天好像就是周末啊?你去找朋友玩吧。”王枫此刻还在拍戏,自然走不开,而且慕容水月说过了,如果少了他,整个剧组都会等他个人,在剧组,许多道具都是借的。而且都是十分昂贵。在现在浪费时间,那就真是浪费金钱。而且是巨款。

  “不行啦,我现在在家里,而且我亲戚来了,好不好嘛,来陪我?”秦组长害羞地道,语气有些羞赧,有些喘息。

  我靠,你亲戚来了叫我去干嘛?

  “呃,我去问问情况,如果能来就来,不能来我再告诉你。”王枫挂掉电话,慕容水月好奇道:“谁给你的电话?”

  “呃,个朋友,他姥姥去世了,让我过去帮忙。我去给张导演说下,还能不能抽空让我回去趟,哎,我这个朋友就个姥姥,真是的,怎么就这么去世了。”王枫声泪俱下地来到张导演面前,见王枫语气哽咽,脸悲怆的表情,张导演无奈道:“你节哀顺变,人死不能复生,反正现在会儿也没有你的戏份,你就先回去吧。不过明天要起早来,因为明天就有和慕容小姐的第次碰面了。”

  “啊,不会吧?这么快?”王枫心下惊。妈的,难道天就会拍掉三分之的戏?他记得最开始段剧情都是他们单独在拍,怎么会忽然之间就在起了?

  “呃,事实上是这样的。虽然你对感情方面拿捏的比较好,但恐怕在动作方面的些技巧都不太娴熟,所以我们将些戏份合理安排了下,那些电脑制作的画面就先停放下来,让你们先进入状态,到时候我们也能更好的融合起来。”张导演在看见王枫精湛的表演之后,已经有了这个想法。其实般情况都是循循渐进的,这样才能将部电影的精髓发挥出来。而且角色也能从剧情中更好的找到诠释情节的路线。

  “哦,好的,我先回去了,明天早点报到。”

  出了片场,慕容水月将法拉利钥匙给了王枫,脸担忧道:“别太伤心了,等过两天我们的戏份少了,我陪你看电影好么?”

  “好的。对了,还要和我打啵”

  王枫风騒地离开,开着法拉利离开片场,那两名在洗手间被王枫发现的男子猥琐地看了几眼,不禁相视眼,邪恶道:“他还真以为我们是白痴了,嘿嘿,他开着慕容水月的车,他们俩没有什么点关系鬼才相信。先把照片带回去,明天我们继续来追踪。”

  王枫浑然不知他已经被这两个猥琐男摆了道。只怪他时大意,本以为这样的小角色是不可能有什么真本事的。却不知道这次下手的却已经不是土包子同学,幕后最大的黑手是莫文泰。有莫文泰坐镇,他怎么可能这么轻而易举地就将他们对付了。

  “哈哈,太好了,想不到王枫居然开着慕容水月的车出去,这绝对是天大的消息。很好,你们干的很不错。他想威胁你们?笑话,他现在与慕容水月有了不正常关系。不过是想封你们的嘴。好好干,只要干的好,我就提拔你们做副主编。”土包子看着周面上的照片,心想,你居然真有这么手,放心吧,我会把你们彻底搞臭。

  “怎么样?”莫文泰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土包子同学连忙低声道:“已经弄到点照片,相信不用多久,就能弄到大量的信息,我在那个时候利用娱乐圈的能力,将照片发布到世界的每个角落,让慕容水月彻底臭掉!”

  “呵呵,做的很好,我对你放心,希望你别让我失望。”

  币掉电话,莫文泰端起杯红酒,欣赏着别墅外的海景,对旁的段二叔笑道:“二叔,你的计划进展的怎么样了?”

  “处于拉锯状态,目前为止,还有许多东西都搞不清楚,些古怪的势力好像在华新市周边乱窜,我也不知道那些势力究竟属于哪方。而最诡异的,就是王枫”段二叔脸阴沉地道。

  “王枫?他有什么奇怪的?他除了就是那个传说中的神秘人之外,还有什么别的身份么?”莫文泰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当然有。”段二叔吸了口凉气,苦笑道:“至少,林先生与他关系就不错。而且,这次,林先生不出意外的话,百分之八十会来。另外,好像些关于王枫的势力也在慢慢地涌进来。你别忘了,六年前,王枫完全凭借自己的实力,就将红花会搅得翻江倒海。这证明王枫绝对有强大的实力,而那些实力,他居然点都没让人查出来”

  第四百二十三章又见泰坦尼克号

  “为什么会这样?”莫文泰面色猛地沉。手掌紧紧地拽在窗口,脸阴冷道:“你是在说,他的实力,也是非常强大的?和他本身的实力样,他的背后,还有着巨大的能量?”

  “是的,可以这么说。当年若不是有人放冷枪,红花会恐怕早已经完蛋了!”段二叔冷冷地道。

  “这么说”莫文泰忽然整理好面容,淡淡地道:“他的身份越来越神秘了,又或者,他的强大已经不是我们所脑乒拒的了?”

  “我不知道”段二叔冷汗涔涔,呢喃道:“或许你不知道,在许多的时候,他都会做出我们意料之外的事情。而我们,却根本无法看清楚他究竟想做什么,在想什么。许多年前,他已经在华新市成名。但现在,他却甘愿去着名普通的教师,你觉得这正常么?而且,他的学生,那个个本来如同废柴样的学生,经过他的教养之后,都变成了强者。尤其是陈家传人,你应该见识过,哪怕他还不算很强,但在华新市,也算是个强劲的敌人了”

  “不错!”莫文泰转身,脸冷意道:“陈冲,他的确很有能耐,有时候,我都感觉他在不久的将来会超越我而且,他们陈家,也必将会成为我们的个强劲的敌人。陈家传人未必只有家,那流浪在海外的陈家传人,恐怕早已经在华新市走动了”

  “真的?”段二叔眼中爆射出团精光,恐慌道:“他们不是在许久以前,便在美国建立了强大的实力么?他们还回来做什么?难道有什么阴谋?”

  “哈哈!”莫文泰猖狂地笑了笑,“个人,他绝对不会认为自己的能量够大,只有有机会,他都会继续疯狂地去追求,这便是强者的心态。你难道不是么?”

  段二叔身躯颤,嘀咕道:“那么他来华新市,究竟能起到什么作用?难道他不知道陈家,现在已经成了所有巨头的攻击对象。只要他出现,巨头就会将他彻底轰炸成渣么?”

  “高风险,自然会有高利润。这点,你不会不明白吧?”莫文泰笑了笑,淡淡道:“既然他选择回来,势必会有巨大的阴谋,而这个阴谋,也是我们目前需要调查的。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要做的事情太多。林先生究竟来华新市有什么目的。是来把持红花会还是如何?还有,王枫,这个人我们定要好好的调查,他是我们目前最强劲的敌人,我会继续与他周旋,相信不用多久,我能发掘出王枫的不少秘密。而另外的陈家传人那方面,还有巨头的动向,与那些华新市周边的势力,就要依靠你了。”

  “嗯,你放心吧,这个计划我准备了二十年,哪怕他们的实力再强大,我们也有能力抵挡!”

  王枫来到秦组长的家,将法拉利停在外面,抓了抓裤裆,脸得意道:“人家连来大姨妈都会让我来照顾,看来我在她心中的地位实在是太高了。”

  旋即想到白天与她的火热短信聊天,他感觉心跳加速。妈的,现在的秦组长越来越妩媚了,受不了啊。真是受不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会引诱我犯罪。想了想,好像这辈子除了和小雪玩了两次。别的女孩都只不过是过过干瘾。不行,我定要将我认为值得推倒的女孩全部推到。这样才能显示出我的实力。对,就这样。

  敲了敲门,秦组长飞快地给他将门打开,脸娇羞道:“怎么这么晚?”

  “哦,我在路边扶了百个老奶奶”

  “好了好了,进来吧。”秦组长连忙阻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