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旁的沐晚晴严肃道:“绑好安全带!”

  第四百二十六章补偿辈子

  身后两辆超级赛车呼啸而来,从车身上散发出来的璀璨光芒仿若车内有个七彩发光体。

  怦怦!

  后视镜被子弹击穿,沐晚晴吓地尖叫起来,拉着王枫的胳膊道:“王枫,怎么回事啊?”

  “坐好别动。”他踩住油门,将速度提到最高,法拉利超强引擎在瞬间提升起来,火红法拉利疯狂地冲了出去。

  车速快到沐晚晴胸口阵憋气,仿若心都要冲咽喉跳出来,两旁霓虹灯如同道虚影瞬间消逝。街道上,法拉利仿若幽鬼魅般地穿梭而行。后方两辆全身五彩光华的超强极品赛车不停追逐,似乎定要将王枫干掉不可。

  王枫心下郁闷,妈的,究竟是谁?

  现在华新市敌人太多,隐藏的势力也太恐怖。就好像锅大杂烩,根本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动手,对方究竟有多少势力。

  王枫边疯狂地试图甩开后方的赛车,从口袋掏出手机给小贝打了个电话,焦急道:“妈的,快点去西环九龙湾守着,老子被人家追杀!”

  “我靠,居然还有人追杀你,好的,我去埋伏,你快点过去。”

  币掉电话,见沐晚晴面色惊慌失措,魂不附体的模样,王枫只手握住她的小手儿,低声道:“别紧张,没事”

  轰

  他的话还没说话,街道旁忽然爆炸开来,王枫吓了跳,加快车速疯狂从尘烟中飞过去,那火光四射的街道仿若将天空都映红,四面八方飞溅漫天火苗,法拉利已经被挂掉大量车漆,无数地炸弹不停地扔在街道,若不是王枫车技了得,恐怕早已经粉碎在街道上。

  “妈的!”

  王枫脸庞铁青,车头盖高低,他已经无法看清楚地面,只能凭借对路面的熟悉与高强的车技在支撑。身后极品赛车却在不断加速,王枫差点没崩溃,若不是因为沐晚晴在车上,他早就和他们干起来了。而此刻却要顾及沐晚晴的安慰。

  身后赛车不断撞击他的车尾,此刻车距已经没有,他们也不敢再用炸弹,怕炸到自己。只是利用赛车的超强外壳不停撞击车尾。

  所幸法拉利也算跑车中的极品,外壳虽然不如专业赛车,却也不会逊色多少,在个转角处,王枫猛地飘逸而过,车身竟是几乎横着飘逸而过。地面也摩擦出几道浓烈的胎印。身后赛车也紧随其后,就在他们打算继续追击的时刻,从法拉利前面呼啸而出数十辆银白车摩托车,小贝马当先,疯狂地朝赛车冲过去,而老花等人就在前面接应王枫。

  “老大,没事吧?”老花脸担忧地从哈雷上跳下来,给王枫拉开了车门。

  “没事!”王枫阴冷着脸将沐晚晴抱出来,见她脸惊慌失措,在她柔唇上吻了吻,温柔道:“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交代老花他们手上,王枫再次钻进车内,飞快转调车头冲了过去。

  眼望去,小贝已经利用超强火力将辆赛车给炸毁,里面钻出两名全身被火点燃的车手,王枫开着法拉利冲过去,径直地撞在他们身上。

  两名车手应声而倒,撞飞十几名有余,跌落在街道上,又是滑行了数米,这才堪堪停下来,王枫却毫不理会,调转车头,再次冲过去,横腰撞在另外辆赛车身上。大量菊花堂成员已经退开,小贝也同时扔$,尽在文学网过把沙漠之鹰,王枫手臂伸抓住,对着对方轮胎阵猛开枪。汽油也冲油箱冒出来,此时此刻,车内两名车手飞快钻出来,王枫却将法拉利开到远处,对着他们膝盖几枪,他们应声倒地,再也无法站直,从车内钻出来,整个街道片狼藉,到处都是被砸出来的巨大坑洼与火苗攒动,数十名菊花堂成员脸冰冷地站在旁,王枫对着枪口吹了口气,懒洋洋道:“再见!”

  子弹贯穿油箱,瞬间,巨大的波浪以赛车为中心奔腾开来,那几乎可以看清楚的强烈波浪道道的宣泄而出,王枫将手中沙漠之鹰扔给小贝,淡淡道:“调查他们是什么人,对了,这几天你们小心点,我想”他停住脚步,对小贝咧嘴笑:“从今晚的战斗看来,华新市的所有势力都已经按耐不住了”

  将沐晚晴送回家,安慰了半天,亲了沐晚晴的柔唇百零八下,这才将她安慰得睡着。当王枫下楼的时候,看着已经烂得不像话的法拉利,他脸庞阵扭曲,龇牙咧嘴道:“妈的,千多万的法拉利啊,就这么没了,不知道水月会不会因为这个而把我推倒。太无耻了!”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他简单清洗下身子,这才趴在床上睡着。

  第二天大早,手机便嘟嘟响了起来,对面传来慕容水月清脆甜美的声音,“懒猪,快起来啦,剧组都在等你呢!”

  “哦,等等,我去上个厕所。”王枫也不将手机挂掉,冲到洗手间稀里哗啦的尿尿完毕,舒爽道:“什么时候去剧组,对了,我会儿要告诉你个很不幸的消息,希望你能平静对待事情。”

  “真恶心!”慕容水月哪里会听不到王大官人尿尿的声音,俏脸片绯红,嗔道:“什么事情等你过来再说,快点啊!”

  “。”

  王大官人抬手看了看时间,这才八点不到,反正今天是周末,也不用去上班,在楼下吃了两根油条,满足的打了个饱嗝,这才施施然地上了公车,而那辆昨晚经过硝烟的法拉利就安静地停在了停车场。王大官人坐在公车上心想,慕容水月是会将自己的爱车拿去修理还是直接换辆新的呢?还有,她以后还会借车给我用么?

  哎,真遗憾,人家借车给我,第天就被摧毁了。真是对不起人民,对不起组织对我的信任啊!

  来到站点,王枫从公车上下来,阳光明媚,他的心情也很不错,远远看到群记者在哪里拍个不停,用屁股想都知道应该是些不入流的明星进入了剧场,按理说这里应该清场才对,也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鬼。

  进了剧组,几名保安人员认识他,将他护持着送进去,不少记者想要过来拍照,被保安拦住。开玩笑,现在的王枫可是剧组最牛逼的人物,他们自然不会让他曝光太多。进去,张导演便对王枫道:“以后我们会派专人接送你,要不然被记者曝光太多,你就失去神秘性了。”

  “呃,那你们怎么不直接把记者赶走啊?”王枫好奇地问道。慕容水月也袭淡妆从远处走了过来,笑道:“记者是禁止不了的,若是我们不让他们来这儿拍照,他们就会想办法偷拍,倒不如明了点给他们点好处,他们也不会肆意破坏我们,正好还能给我们剧组宣传下。”

  不狼超级明星,对这方面的了解够深刻,王枫微微点头,苦笑道:“我以后小心点就是了,不过你们可别派人跟着我,我不习惯。”

  “好了,这些事情以后再说,先去研究下剧本吧,今天你和慕容小姐有第次的接触,虽然你们两并没有见面,只是你在个秘密地地方看到慕容小姐,但你们俩必须表现得很吃惊,种从内心散发出来的震撼要让观众感受到。因为慕容小姐对你有着种崇拜的心情,而你,银枫,你万年的女朋友和慕容小姐模样,虽然剧情有些狗血,不过只要能演出那种味道,读者们会流连忘返的。”

  张导演将第个两人对戏的场面介绍了番,王枫与慕容水月便进入了金字塔,外面不少保安人员守护,切不是工作人员都不得入内,四周上百名保安维持着持续,少数慕容水月的粉丝也在外面围观,极想索要慕容水月签名与合照。只不过看情况是不太可能的了。

  进了金字塔,王枫忽然对慕容水月低声道:“水月,不好意思,你的车坏了。”

  “哦,没关系,送去修理下就可以了。”慕容水月拨弄额前青丝,微笑地道。

  “呃,是很坏,坏到基本上没用了。”王大官人惭愧地道。

  “啊”慕容水月微微惊,苦笑道:“我这辆车可是入行买的第辆,千多万啊,你居然开了晚上就坏了,不行,你要补偿我,定要补偿我!”慕容水月俏脸上满是不满,美眸中却抹过丝促狭之意。对于慕容水月这样的超级巨星,只不过是辆车而已,并没多大关系,拍几个就能赚回来。王大官人却不知道,以为这是件十分重大的事情,脸紧张道:“你该不会是要我赔钱吧?哎,说实话,我就算这辈子的薪水都贡献给你,恐怕都买不起辆法拉力。”

  “那你可以换种方式,比方说怎样才能弥补我辈子。”

  第四百二十七章我叫秦可卿

  王大官人虎躯震,心道:“补偿你辈子?直接娶你做老婆,每天摸你胸部,那就能补偿辈子了。”

  “怎么样呢?”慕容水月笑眯眯地问道。

  “呃,其实这个问题啊,等这部电影拍完了再说吧,你不是说这部电影我有千万的银子么?到时候我去给你买辆吧?”王枫猥琐地笑了起来。

  “去死,你不是说这个钱你不要的么?人家导演已经捐给灾区了,嘿嘿,你是没机会了。”慕容水月得意洋洋地道。

  “老天啊!”王大官人仰天怒吼,很是不满道:“你这简直就是谋财害命。”

  “嘻是你自己不要的嘛。能怪我么?好啦好啦,张导演已经等的不耐烦了,赶紧进去吧。今天可是重头戏。”

  两人走进金字塔,王枫撇了眼四周的工作人员,他们看向自己的眼神有点不对劲。他不自然地摸了摸脸颊,拉了拉慕容水月的胳膊,脸担忧道:“他们怎么这么奇怪地看着我,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对劲?”

  “呃,应该不会吧。”慕容水月美眸中抹过丝促狭之意,笑嘻嘻地道:“可能是因为你今天太帅了吧。”

  “我每逃诩是这么帅”

  “王枫,快点去化妆师准备下,切准备已经就绪,就等着你呢。”张导演手舞足蹈,十分兴奋。

  在化妆师番折腾下,身银装地王枫从化妆室走出来,工作人员都脸火热地盯着他,气氛顿时变的火热起来,王枫有点尴尬地来到自己应该站立的地方,慕容水月也从化妆室走了出来,两人对视眼,王枫将几句简单地对白默念几遍,这才缓缓地做在张椅子上。这是特制椅子,可以自由移动,缓缓升到高空。因为会的实现会从地面直漂浮到空中,而慕容水月也会在亚威地带动下飞到空中。

  哧哧

  巨大的烟雾笼罩整个场地,所有人都准备就绪,张导演手臂摆,悠扬的音乐响起,慕容水月走进场地,那绝美脸蛋充满好奇与迷茫。灵动地美眸转动下,纤纤玉手在空中挥动下,那洁白衣裳在空中飘荡,清风徐杏邙飞,从镜头看去,幕幕唯美的画面出现,张导演心下激动。这两个人单独的表现都极为出色,王枫将冰冷与迷茫诠释的惟妙惟肖,而慕容水月这个天生美人胚子更是让整部电影充满唯美的感觉。他完全有信心在今年春节档期拿下花魁。

  “爸爸就是在这里消失的么?”

  慕容水月左右飞动,美眸中蕴含抹泪花,王大官人在旁看的瞠目结舌。妈的,说哭就哭啊?会儿该不会让老子也演哭戏吧?不行,老子绝对不会哭,这不是我的爱好,更何况。这么多人看着,要老子哭还不如让老子去死的好。

  只见慕容水月的泪水从美眸中滑落下来,沾湿了晶莹剔透的脸颊,泪花仿若珍珠闪烁着耀眼的光华,从镜头看来,慕容水月就仿若个天使,全身都散发着难以捉摸的光彩。与此同时,王枫看见张导演的手势,他缓缓地竖立身子,脸凛然地盯着慕容水月,眼眸在瞬间散发出抹难以言语的迷茫。

  “她是她么?”

  王枫表情麻痹,所幸有着银色面具挡住了表情,若不然旁人会发现他的表情已经彻底扭曲。起初第次戏份他个人还能装逼下。此刻慕容水月盯着自己,他下子实在是难以适应,心道,还有着银面具,若不然老子此刻的表情肯定能把他们吓死。

  凝视良久,王枫的只手缓缓抬起来,在空中挥动几下,前方片迷茫,慕容水月的身影越来越远。镜头转,慕容水月忽然捂住胸口,脑袋微微抬起来,面色苍白无比,呢喃道:“是谁?谁在这儿”

  镜头仿若穿梭机般在时空中穿梭,观众所知道的万米的远处,王枫眼神微微迷茫,唇角泛起抹苦笑与痴迷

  “怎么还不念对白啊?”编剧差点叫停,张导演连忙道:“别打搅他,你不觉得此刻无声胜有声么?真正的电影人可以用个眼神,个动作将所有的对白呈现在观众面前。”

  所有人都紧张兮兮地盯着王枫,却只见他的表情忽然变得凛然,唇角嗫嚅,身子微微向前倾了些,所有人都被这个动作所打动,他的表情变得苦涩难当,身躯有些颤抖,哪怕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所有人都知道,这银面具的背后,都是张如何的脸庞。这瞬间,慕容水月的心都仿若揪了起来,别难受,别悲伤,我会陪伴你生世

  几乎所有人都瞠目结舌,这几乎是影帝级别的明星才可能表现出来的神情竟在个新人的身上挖掘出来。张导演差点没兴奋地尖叫,所有人都紧紧地盯着王枫,画面转,两人所交离别的空间,那烟云缭绕,将他们两强行分开,直到慕容水月开着自己的太空飞船离开,彻底消失之后,王枫的表情这才平复下来,人们却发现,他的眼角竟抹过丝湿润

  “!”

  张导演兴奋地大叫,“太精湛了,我拍戏这么多年,竟没见过表现得如此出色的信任。王枫,我很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第次拍戏?”

  “呃。”王枫将银面具摘下来,苦笑道:“如果你认为对着镜子也叫拍戏的话,我应该不算第次!”

  “那为什么你能表现得如此出色,而且,你几乎点都不怯生,太完美了,你简直就是电电影界的奇才啊!”张导演唾沫横飞,编剧也是脸痴迷。这个角色哪怕是在他的脑子里几乎都没有个原型,偏偏王枫饰演的银枫几乎达到了极限。这只能说王枫简直将这个角色已经理解地清二白了。

  慕容水月从远处欢快地走过来,笑道:“张导演,我早和你说过他很有潜力的。刚才那个眼神真是太完美了,我可以肯定,这部电影定能大卖。”

  “慕容小姐说的不错,哪怕单单是前面几个片段,都足以震撼观众的心灵,后面的系列情节绝对可以让观众如痴如醉。”张导演拉着编剧继续去研究剧本,王枫接过慕容水月端来的瓶矿泉水,龇牙咧嘴道:“奶奶的,刚才差点把我笑死了。”

  “呃,为什么要笑?”慕容水月好奇地问道。

  “我像个傻子样对着镜头胡言乱语,人家肯定会把我当成白痴的,我连笑都不能笑啊?”王大官人脸傻逼地问道。

  慕容水月愣,旋即苦笑不跌,这家伙能饰演的如此完美,却点职业道德与专业精神都没有,真是让人无可奈何。不过他能将这个角色诠释到这个地步,已经算是个奇迹了。当初看剧本的时候,慕容水月便将国内的所有演员都过滤了遍,出了梁朝伟,几乎没有个演员可以将这个角色诠释不出。国人所言,梁朝伟演什么像什么,但这个角色,哪怕真让梁朝伟来诠释,他也掩饰不出这份冰冷与无奈。梁朝伟形象太成熟,那种心灵上可以产生巨大震撼的演员就算可以做到很好,也断然诠释不出银枫那种孤寂到了极致,且又充满了无奈与苦涩的迷茫,整个人仿若就是块冰。竟想不到王枫能诠释得如此淋漓尽致,别说慕容水月,整个剧组的工作人员都感觉像是在看电影样充满了震撼。

  “今天我没戏了吧?”王枫喝了口水,好奇地问道。

  “嗯,没有了,你打算去哪里?我今天也没有了,其实拍戏并没你想想中的那么辛苦,尤其是这种科幻电影,许多时候都是电脑合成,不过前几天可能轻松点,后面段时间就会很辛苦,那种星际大战需要大量的特技动作来合成,而且经常要掉亚威,那能把人给折腾死。”慕容水月好心地解释着电影中的些细节。王枫却连连点头,笑道:“如果没事了,我就先离开了,哎,昨天小舅子结婚,今天大姨妈又来了,我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事情都堆在起,烦死人了。”

  慕容水月瞠目结舌,无奈地让王枫离开,王枫刚出去,两道身影从眼角的余光闪过,他微微愣,也没在意,大大咧咧地走了出去。

  今天天气比较爽朗,王枫迎风点燃支香烟吸了口,好奇地看着门口的那群记者,心道:“这群人就是以拍照为乐趣,不知道他们当中有没有冠西老大的传人,妈的,到时候让你们全部去拍‘动作片’。应该能很爽快的吧?”

  王枫回到家的时候,家里的房门竟没有关上,王枫好奇地挠了挠头,难道有小偷把老子的门敲开了?

  妈的!老子枕头下的五块钱和大红内裤啊!

  王大官人疯狂地冲进去,却发现名绝美女子端坐在沙发上。他愣,警惕道:“喂喂喂,你在我家里做什么?老实交代,有没有去我的床头乱翻?”

  “你好,我叫秦可卿,林先生让我来转达几条重要的信息。”

  第四百二十八章不是四号的身份

  秦可卿?年龄不是很大,莫非是秦组长的姐姐?因为我把秦组长推倒了,她来找我吵架的?王大官人心思电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