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个个的眼睛睁得巨大,仿若要将老花等人吃掉不可!

  “草,兄弟们,给老子挂了他们!”

  老花把将哈雷转调方向,从腰间掏出把砍刀,飞快地冲了过去。

  怦!

  炳雷竟直接撞飞两名大量,而老花也从哈雷上跳下来,砍刀径直地砍在名大汉的肩膀,整条胳膊都被开封的砍刀给砍掉,鲜血顿时飞溅而出,老花脚将他踹飞,身后两根钢管砸过来,老花身子躬,躲避过去,身子朝他们撞,将他们撞倒自己,砍刀毫不留情地朝他们胸口剁去。

  不到五分钟,这条祥和的街道变得鲜血淋淋,行人尖叫连连,个个如作鸟兽散,老花的身上挂了几处彩,出行的十几名菊花堂成员也是个个身受重伤,那群男子的人数却在不断地增加,仿若是有计划而来的。老花已经有些后悔,人越来越多,根本就打不完。起初本以为只是群小混混,现在才知道这群家伙决定是在这里埋伏了许久,就等着自己的到来。而另外方面,这里还属于十里街地方,菊花堂的大本营,他万万没想到这里居然会出现这么多的小混混埋伏。时大意早就此刻被群男子围攻,想打电话的机会都没有。

  “唔”

  老花砍刀砍中前面名男子的大腿,他的后背也被砍中刀,身子早已经被鲜血沾湿,他眉头深深地皱在起,看着最后名菊花堂成员倒地,他双目变得赤红,怒吼声冲了过去

  第四百三十七章惨不忍睹的屠杀!!

  怦怦!

  爸管毫不留情地砸在老花膝盖上,人数太多,老花根本无暇顾及这么多人的武器,他砍翻两名大汉,自己的膝盖也被对方的钢管击中,他身子慌,后脑勺也在同时被击中。

  “轰”

  老花脑子瞬间仿若炸开,胸口,鼻腔,嘴巴,眼睛,耳朵,在顷刻间飞溅出鲜血,整个人如同魔鬼般。

  他神智恍惚,全身软绵绵,晃荡几下,砍刀再也握不住,从手中跌落下来,前面名大汉怒吼声,手里抓着把匕首疯狂地冲过来,老花眼中猛地爆出团精光,手掌抓住对方匕首,手腕用力,将匕首翻过来,身子靠在他的身上,狠狠地捅在他的心口,连续数刀捅下去,那名男子脸色早已经苍白无比,而后方群男子抄起钢管朝着老花阵猛砸,他的身子也倒了下去。

  那群男子围住老花使劲地砸,老花双手捂住脑袋,身子不停抽搐,全身都被砸得不像样子。四周打量路人见着这样惨不忍睹的场面,早已经忍不住呕吐起来。

  “老花!”

  远处上百辆摩托车疯狂地冲过来,为首的小贝与阳痿面色焦急,双目赤红,冲过来,从哈雷上跳下去,上百名菊花堂成员个个面色凶悍,抄起手中砍刀与钢管便冲了过去!

  阵火拼,阳痿与小贝从人群中将老花拖出来,他全身已经被打得稀烂,后背上鲜血横流,眼睛,鼻孔,嘴巴都冒出大量鲜血,全身不停抽搐,双手还抱着脑袋,小贝脸庞扭曲,冲阳痿道:“快送医院去,老子挂了他们!”

  他手抓住名男子砍过来的砍刀,手臂阵刺痛,更是激怒小贝怒火。手中砍刀砸过去,竟活生生将对方脑袋劈成两半,鲜血与脑浆顿时崩裂而出,仿若烟花般绽放。

  小贝见人就砍,所有人都被他的手法给吓坏,那群人想跑,无奈菊花堂成员众多,早已经将他们围住,想跑的人都是被群菊花堂成员围住砍成肉末。整个街道上尸横遍野,蔓延着血腥的味道。小贝全身都是鲜血,也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敌人的。他只知道不停地砍,砍到没有人为止。

  远处传来警笛的声音,直到此刻,几名菊花堂成员才拉住小贝,大叫道:“贝老大,快走吧,警察来了!”

  “操,警察算个毛,照砍!”

  小贝吐了口唾沫,将脸上的鲜血与脑浆抹掉,怒吼声,扔掉手中名脑袋被砍掉的人,开着哈雷冲向警车,而那群小弟也只得跟着冲过来,小贝的哈雷在靠近警车的瞬间,他的人跳了下去,而哈雷却活生生地撞在了警车上。

  轰!

  剧烈的爆炸响起,空中后激起层强烈的热浪,小$,尽在文学网贝怒吼声,抓住名惊慌失措的警员,吼道:“他妈的,早不出来晚不出来,现在才知道出来,我操!”

  刀捅进警员胸口,他用力挖,竟将对方胸口挖出个巨大的洞口,从里面冒出大量内脏,恶心的血腥味道充斥街道,那群菊花堂成员也杀红眼,直到将警员也全部杀光,他们这才开着摩托车离开。

  而这条街道,却留下了上百名尸体,鲜血顺着水沟流动,到处都飞溅着大量鲜血,无数人群围观,到处都是指指点点的行人,大量警车开过来,名高级督察从车内走出来,脸铁青道:“他妈的,他们居然连警灿诩砍,太过分了!”

  “老大,要不我们去找菊花堂的麻烦去吧?”另外名贼眉鼠眼的警员疑问道。

  “不行!”

  那名高级督察踢翻具尸体,苦笑道:“这次的事情原本就是我们先闹出来的。你以为菊花堂好应付啊?小白龙就是个狠角色,上次袭击警署的事情恐怕就是他们干的,你认为他们会怕我们警方?再说了,王枫是他们的后台,你认为你能和暴徒王枫作对?”

  “暴徒”

  那名警员倒吸了口凉气,苦笑道:“他不是已经当教师去了么?好久都没见他露面了,他应该与菊花堂没什么联系了吧?”

  “笑话!”高级督察冷冷道:“王枫才是菊花堂的策划者,他怎么可能会没联系,若是没有王枫,你觉得菊花堂会有现在这样的局势?从王枫出狱的那天起,上面便盯上了他,只不过王枫做的事情直都不是很过分,所以上面才没怎么动手,前不久因为件事情,王枫得罪了上面的人,他们才会不停地找菊花堂和王枫麻烦。不过王枫好像直都没有什么动向,也不知道他究竟想做什么”

  阳痿抱着老花冲进医院,吼道:“医生,医生!”

  护士小姐见阳痿抱着个全身鲜血淋漓的男子冲进来,吓了跳,连忙叫来医生。

  “快,送到急救室!”

  王枫在办公室工作了会儿,滛贱客们已经开始打屁聊天,他却没什么心情。来柳如烟这边的事情他还没处理好,另外方面,红花会的事情已经临近,他知道今年的红花会比起以前的红花会,将会是场鲜血淋漓的红花会,这场红花会势必会让华新市重新洗牌。而且,大量的牛叉人物的加入,就连自己的身份也就这么轻松地解开了。最重要的却是那枪,居然是林先生开的

  真的是他开的么?

  没有人知道,莫文泰所说的话,他绝对不会相信,他不是第次说假话,这次,王枫不会再相信。可是他说的也的确很有道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除了林先生,其他人几乎没有办法能做到这点。但他这样做,真的只的想利用红花会的势力来巩固自己么?

  那么陈侍者便是他留在华新市主持大局的人?

  第四百三十八章大风暴

  不对

  王枫抓了抓脑袋,若真是这样,陈侍者为什么会对林先生有这么多怀疑?当初便直怀疑林先生没对她说实话。恐怕,他们之间应该还没达到这般有默契。又或许说,他们之间,根本就不存在这样层关系。

  “可是”王枫嘀咕道:“究竟要如何解释呢?究竟这枪真是林先生开的,还是别的?”

  他可不敢去问林先生或者陈侍者,若真是他们干的。自己这不是找死么?若不是,这样来也是影响很不好。王枫郁闷万分,这件事情他想调查也无从调查其。

  猛地,王枫脑子里闪过道灵光。六年前我做这件事情,不就是为了给姐姐报仇么?

  可是,姐姐就是林先生的女儿,我不但是给姐姐报仇,也是给他的女儿报仇。他有什么理由找我的麻烦?

  思考这种问题王枫感觉头疼欲裂。妈的,这种事情实在是太难以解决了,最关键的还是在于这件事情与自己有着巨大的关系。若是与王枫没关,他也懒得去理会了。

  姐姐,能不能给我点提示,究竟是怎么回事?林先生他是想帮我,还是如何?

  嘟嘟

  正当王枫苦思冥想的时候,手机响起,他刚接通电话,对面传来通狂吼,“老大,老花出事了,你快点过来!”

  “我靠!”

  王枫吓了大跳,连忙冲出办公室,打的来到十里街,阳痿已经告诉他地方。居然跑到医院去了,他妈的怎么搞的?

  来到十里街唯家医院,王枫冲进去,数十名菊花堂成员分布四周,几名认识王枫的小弟走过来,对王枫道:“枫哥,花老大在里面动手术。”说罢领着王枫来到手术室的外面。这里布满了大量的菊花堂成员。而阳痿与小贝却蹲在旁抽烟,几个人的脸上到处都是血腥,不少菊花堂成员都负伤,王枫面色阴沉地走过来,质问道:“怎么回事?”

  小贝抬起头将手中香烟捻灭,苦笑道:“老花被人伏击了。正在里面动手术,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谁他妈干的?查到没有?”王枫脸庞阵扭曲,双眸仿若要喷出火来。

  “暂时还没有,那群人被挂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几个人没等我们去拷问,也都自杀了。看来他们都不敢说。”小贝脸无奈地耸耸肩,很是无奈地道。

  “这样”王枫揉了揉鼻子,掏出手机给乔四爷打了个电话,冷冷道:“事情知道了吧?”

  “嗯,知道了,我也没查出来,不过事情发生之前,红花会好几个老大都有所行动,我怀疑是他们动手干的。”

  “他们?这么多老大为难个小帮派?是不是吃$,尽在文学网错葯了?”王枫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

  “从目前的情况来分析,可能是想打击你,或者菊花堂最近所做的事情有些打破华新市的平衡,他们觉得应该做点什么了。”

  “狗屁平衡,华新市有他们就没平衡过。妈的,若真是他们干的,老子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王枫肚子火,他决不允许别人干他的兄弟。

  “王枫,你别冲动,事情还没糟糕到这个地步,你可别又把他们给得罪光了。到时候真把那群人惹毛,可能又要发生大事情了。”

  “算了,不说这种废话了。最近情况怎么样?时间越来越近,你这边没什么问题吧?”王枫脸冰冷地问道。

  “嗯,暂时没什么大问题。龙五那边的情况我已经调查清楚了,只不过,动手起来有点棘手。”

  “什么人?”王枫好奇地问道。

  “按照我的估计,和找老花的人应该的伙,只不过”乔四爷犹豫了下,又道:“我们暂时不好对付,因为他们的确是红花会的人,而且,还是秋家。”

  “秋家?”王枫倒吸了口凉气,他知道,秋家在整个红花会,都处于巅峰状态。基本上,别的巨头都不敢惹他。来他的实力在红花会的巨头中,属于最顶尖的,而来,秋家门主心狠手辣,做事从来不顾后果,只要谁得罪他,都会遭到疯狂报复。

  “嗯,当初龙五和秋家做的比较近,可是后来他们分裂了,秋家就早了伙人去照他们的麻烦,那群人也是华新市比较出名的群人。”乔四爷紧张地道。

  “那群人是谁?”王枫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

  “暗杀组。”

  “你是说那个华新市的杀手组织?”王枫质问道。

  “是的,他们近些年很少露面了。但只要是他们接受的任务,百分之百完成。从来,还没有他们完成不了的任务。所以,我们必须小心点。若是秋家找他们对付我们,到时候可能就会出麻烦了。”

  “哈哈!乔四爷,你应该调查到他们在哪里了吧?”王枫猖狂地笑了笑,既然知道是谁做的,那就好办,虽然暂时不能与秋家发生太大的矛盾,但要干掉他们,王枫还是不太在乎的。

  “王枫,你考虑清楚,暗杀组在华新市的势力很大,组织里的人个个心狠手辣,你可别闹大了。”

  “告诉我他们在哪里!”

  “你”乔四爷无奈地叹息声,苦涩道:“大豪门赌场!”

  币掉电话,王枫拍了拍小贝与阳痿的肩膀,笑道:“等老花醒了给我电话,放心吧,老花不会就这么挂掉的,要相信他。”

  “王枫!”

  小贝把拉住王枫的胳膊,苦笑道:“你打算去报仇?”

  “你说呢?”王枫转过头,眼神冰冷道:“谁动我兄弟,我都会让他付出代价。”

  “我赔你去。”

  “不用了”

  王枫淡淡笑,道:“你还是留下来看着老花他们,现在时局混乱,以后千万小心,红花会的前夕不会平静,平静征兆着风暴,而小风暴,征兆的却是大风暴!”

  第四百三十九章掷千金

  华新市的发达程度已经直追上海与京城,每个行业都繁荣昌盛,不论是上得了台面的金融等切,亦或黄赌徒等底下场所,都充斥着大量的金钱交易。

  论赌城,华新市最为出名的,便是大富豪赌城。敢来这里,亦或来到这里的,谁不是身价千万以上?大富豪赌城,哪怕是喝杯酒水,都是上千计算,而个小姐的出场费,更是用万做单位计算的天价。但既然来到这里挥霍,谁还会在意那点小钱?可能局,就能赢到千万,又可能,场,便输的倾家荡产。

  这里无疑是个销金窟,每天,都有不少家庭因为它而破碎,每天,也有不少人因为他而成为富翁。这里,是天堂,也是地狱。

  王枫件破烂皮外套,头发凌乱不堪,面色苍白憔悴,下巴略显刺眼的胡渣因为许久没剃,已经有些长了。下身的牛仔裤也没换过。大头皮鞋上甚至还有少许的汤汁。也不知道是王枫什么时候吃饭留下的。

  正是这样名男子,当他走进大富豪那豪华纯金打造的大门的时候,四名佩戴耳麦,腰间鼓鼓的黑色西装男子将他拦住,冷冷问道:“先生,请出示贵宾卡。”

  “哦?我没有。”王枫懒洋洋地从口袋掏出支红河香烟,打火机甩,将香烟点着,淡淡地道。

  “那请出示您的现金或者信用卡。”

  若是派富豪打扮模样的人,他们般是不会拦的,只不过现在的王枫身邋遢,他们想不阻拦下都感觉对不起公司每个月给自己的那份高薪。

  “我也没现金,更没信用卡。”王枫吐出口烟雾,喷在名西装男子的脸上。

  “那请回,我们这里的入场所需要的费用是百万以上。”

  “若是我想进去呢?”王枫将香烟捻灭,只手提起名西装男子的胸口,冷冷道:“其实我很想告诉你,有时候太有责任心,并不是件好事。”

  咔嚓

  这名西装男子的肩胛竟被王枫把捏碎,他疼的冷汗直冒,另外几名西装男子已经将腰间的警棍抓出来,王枫却把将他扔掉,从口袋掏出枚金色的卡片,懒洋洋道:“我没有贵宾卡,却有金卡。可以进去么?”

  几名男子脸色大变,连忙将警棍放进腰间,将在地面打滚的男子拖起来,脸恭敬道:“对不起,请进。”

  没有任何悬念,当王枫走进去的时候,几名西装男子在台面暗叹,好险,整个华新市拥有金卡的也不超过二十人。而要知道,华新市的牛逼人物岂止二十人?哪怕是红花会的巨头,也有十几个,而另外不的红花会巨头的,也有不少有势力的人物,随便个人都能让华新市抖上抖的人物。刚才若是真的动手,他们恐怕全家都会被屠杀

  大富豪赌城有五层,但每层,都十分巨大,分为许多的专区,而大厅,有俄罗斯转盘,老虎鸡,二十点,梭哈等等等等,若是在般的赌场,这些赌局并不能有多少收益。但在这里,大富豪赌城,客人们都掷千金,相比较之下,哪怕是最简单的个赌桌,晚上都可能收入千万。

  里面充斥酒水香烟,女人的胭脂香水味道,时不时地传来惨叫与疯狂地怒吼,欣喜的尖叫也是不绝于耳,名名娇滴滴的艳丽女郎仿若贴膏般地贴在有钱人的旁边,哪怕是客人的点消费,那也是上万上万的砸,对于这群女人来说,可以算是大笔的横财了。

  若是客人临走前赢了大笔,随便砸个几万十几万也点不为过。因为他们来这儿,只不过是图个高兴。能赢钱固然是好事,就算不能赢,对于富豪们来说,就当是花钱买开心了。

  王枫用金卡换了千万筹码,懒洋洋地来到二十点的赌桌上,将千万给推出去,淡淡道:“菲。”

  所有人都震惊了,尽避这里的人都有钱,但也没人会次性砸出千万。这个举动引来了大量的女人关注,已经有几名女人不甘落后地坐在了王枫的身边。名美女娇滴滴地道:“先生,能请我喝杯酒么?”

  王枫微微瞥眼,这名女人的衣服胸前拉的很低,$,尽在文学网对||乳|白色的酥胸露出大片,股股幽香从他的身上飘荡出来,王枫把扯过她的衣领,笑道:“当然可以,不过,你需要为我做件事情。”

  “嗯,什么?”女人娇媚地问道。

  “先脱掉外衣。”王枫命令道。

  “呃,在这里?”女人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名穿着极为邋遢,却掷千金的客人,她的表情变得有点古怪。

  “不愿意,可以离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