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菡的视野会变得宽广,心智会慢慢更成熟。

  适应生存,适应工作,适应与人之间的交流这些都是水菡的收获。远不止是那点工资而已,最重要的是磨练了自己,学到东西,吸取了人生的经验,这是钱买不到的。

  水菡从十二岁开始就没有母亲在身边,没人教她怎么独立生活,所有的切都需要她自己在生活中去体验,感悟,最后将自己学到的东西中,去其糟泊,取其精华,变成自己骨子里的东西人格魅力的养成,这是必不可少的过程。

  舒适的五月过去了,六月八号就是“金虹号”开业的日子,进入倒计时,还有三天。

  晏季匀试菜都快要吃得麻木了,山珍海味现在只要他看到就得皱眉。这天中午,他个人在房间里只叫了碗皮蛋瘦肉粥和叠咸菜。

  洪战边向晏季匀汇报着边暗自为他感到心疼恐怕很少有人像晏季匀这么敬业地工作,酒店里,公司里,不少人都喊吃不消,可晏季匀却硬是坚持下来,尽管肠胃和睡眠都有了不小的问题,但他却从未因此而耽误工作,甚至连医院都没去趟。

  “大少爷,刚才说的这些就是大少奶奶和小少爷最近的情况,您看,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晏季匀垂头吃着碗里的粥,冷硬的表情有了些许松动:“不知道梵狄那小子在搞什么鬼,水菡给他的那张卡,他分钱都没动,可他最近也像消失了样,不过这样也好,他不去马蚤扰水菡,我也省点心。”

  “大少爷,您这是对自己没信心吗?”洪战时关切,脱口而出。

  晏季匀脸黑,眸光横:“我会没信心?”

  洪战赶紧赔笑:“不不不大少爷信心百倍,大少奶奶那是被您吃得死死的,嘿嘿”

  “怎么说话呢,什么吃得死死的,说得我好像很霸道。”晏季匀嘴上这么说,可眼角却带着笑,低头边夹着咸菜还低喃两句“嗯不过你说得也没什么错,我的女人,当然要被我吃得死死的才行”

  洪战无语,大少爷这个症状真的太自我陶醉了

  “洪战!”晏季匀像是想到了什么,放下筷子对洪战说:“打电话给香奈儿法国总部,让他们将这季最新款的礼服发过来我看看。过三天就是金虹号开业,我应该要带个女伴去。”

  “是。”洪战应了声下去了,丝毫不惊讶。

  晏季匀身份尊贵,他想要在三天的时间就让某个女人穿上从法国送过来的最新款礼服,轻而易举的事。像他这样大手笔的顾客,早就是各种时尚品牌的贵宾了,享受着般人无法想象的尊贵待遇。

  两天的时间晃而过,水菡浑然不知将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她的世界就是以宝宝为中心,然后是工作。

  今天是六月七号,恰逢周六,明天就是金虹号正式开业,但今晚,旅游派对的受邀人全都抵达了事先预定好的六星级酒店——炎月集团名下的“君骋”酒店。

  接待规格自然是酒店最高级别的,那扇宽敞而气派的方形大门上高高横挂着红色横幅,门口彩旗飘飘,迎风飞扬。迎宾小姐个个堪比超模般漂亮,穿着旗袍款式的礼服,样的身高,相似的体型,就连她们的体重相互之间的差异都不会超过两斤。两排这样的美女往那站,阳光下,朝气蓬勃,青春活力,既不失东方的古典美,又兼顾着西方的热情和时尚,使得前来的嘉宾们见就感觉心情愉悦,仿佛自己下子年轻了好几岁。

  再说说那条迎宾横幅,明眼人看就知道那绝不是默默无闻的人写出来的,有的富豪对当代名家书画有所研究的就更加识货了写此横幅的人,是当代书画界德高望重的前辈名家,据说他的幅字画曾经在拍卖会上拍出上千万的高价。可想而知,光就这迎宾的横幅,其价值已是异常珍贵。

  炎月集团果真不同凡响,大手笔,即高调又高雅,正符合了许多富豪自认为特有品位的心理。如果这大门搞得像寻常般张灯结彩的以求吸引人眼球,那就显得俗套了。简单点但却内涵丰富,反而会让人感到炎月集团的细致用心。

  将近五百位富豪,从中午开始直到深夜才全部到达,整个酒店,每个员工和管理层,都不曾休息过,井然有序地忙碌着,用最优质的服务让前来的嘉宾们感受到什么叫做真正的“宾至如归”。

  这几百位富豪中,有大部分是中国人,也有小部分是来自新加坡,文莱,韩国等等,还有欧美些国家和地区的他们当中很多都是因为在中国工作或居住,来这里很方便,还有的从国外做十几二十个小时的飞机过来,那就是对于“赌”有着相当大的兴趣了。

  各个肤色的人们,说着不同的语言,聚集在“君骋”酒店,别说是晏季匀不敢掉以轻心,市里省里的领导们,甚至是国家把手都对这次的旅游派对密切关注着。下子这么多富豪同时出现,换在哪个国家哪个地方也轻松不了啊。

  光就安保措施就够头痛的了。炎月集团里的保安大都是退伍军人,有真材实料,干起工作绝不含糊,但仅此还不够,领导们为了安全起见,派出了周边部分武警力量前来协助支援

  “君骋”酒店周围早在几天之前就开始戒严,今天更是严阵以待,群群穿统制服戴着通讯器的保安们,随处可见,大门旁边有武警站岗,嘉宾们顿时感到放心多了都是有身家的人,他们有钱了之后也更加在乎自己的人身安全。

  酒店里有各种风格不同的餐厅,汇聚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美食精萃,食材全都是最新鲜的,在最大程度上满足了这些不同国籍和地区的富豪们的口味。

  从山珍海味到特色小吃,哪怕就是有某些富豪故意说要吃块臭豆腐,酒店都能在最快的时间拿出来送到你面前。

  有的富豪不在餐厅里吃,而是乘坐着渔船出海,在附近海域上,吃着现打捞上来的海鲜。

  总之,这里的切都是奢华而精致的,即使是富豪们也都不得不暗暗赞叹炎月集团的雄厚财力和经营手段。

  嘉宾中,男人居多,女人偏少,但都有个普遍的共同点多数人是单独来的,不带家属。

  于是乎,这晚,酒店房间里放的安全套,似乎比平时用量大了不少

  晏季匀忙到了深夜两点多才回到房间休息,疲倦得连眼睛都睁不开了,临时前,他给水菡打了个电话

  “喂,你找菡菡吗?”电话那头传来小柠檬奶声奶气地问。

  这软糯糯的声音让疲惫不堪的晏季匀忽地有点精神了,勉力睁开眼,轻声说:“儿子,你妈妈在吗?你怎么还没睡?”

  “我起来嘘嘘,妈妈也在嘘嘘”

  “。。。。。。。”晏季匀的心颤了颤,此时此刻,他只觉得浑身都快散架了,但还是想听听水菡的声音再睡。

  “喂”水菡接过了电话,将小柠檬抱在怀里。

  晏季匀强打起精神说:“别忘了我昨晚跟你说的,明天下午六点钟,洪战会去接你,你准备下”

  “嗯?真的要去吗?是什么聚会啊?我还以为你随口说说呢,喂喂”水菡喂了两声但是没听到他说话了,呆滞了好半晌才听到耳边传来男人细细的鼾声。

  水菡心里紧他这是累成什么样了啊,打个电话都能睡着?

  第二天。

  下午六点,洪战准时出现在了晏家大宅门口,将水菡接到了港口。

  对,不是酒店,而是港口。

  洪战说晏季匀已经先步上了“金虹号”,因为有重要的人需要会面,所以才先上去的。

  水菡现在才知道,原来晏季匀是让她来参加眼前这艘豪华游轮的开业?

  天啊这庞然大物,水菡需要仰着头才能看到它顶端的部分。船身上,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金虹号。

  水菡呆若木鸡地望着游轮,想起了看过的电影泰坦尼克号

  在水菡呆滞的目光中,她忽地瞥见了甲板上穿梭的人群中出现个熟悉的身影水菡揉揉眼睛,想再看清楚时,那人已不知走到哪里去了。

  是梵狄吗?那个身影怎么看起来好像梵狄?【今天两万字更新已传,感谢大家的支持!】【如果有喜欢古文的朋友可以看看本名叫恶女狂妃,强娶邪魅鬼王的古文,作者君飞月】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第136章:水菡的吸引力

  ?

  “金虹号”豪华游轮就像是座移动的城市,它长约118米,宽约28米,总吨位过万载客量达900位,共有288间豪华套房以及88间标准套房和4间会议室,9层甲板,6部观光电梯这里的切设施完善且奢华,每位登上船的人都会忍不住发出惊叹。

  洁白的游轮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耀眼的光芒,它傲然耸立于大海之上,向世人展示着它雄伟的风采,好比个跨越时空而来的巨人,恢宏的气魄足以让每个见到它的人留下毕生难忘的印象。

  水菡感觉自己很像来到了另个世界,以前都只在电视电影里见过这种游轮,没想到有天自己能在现实里见到并且亲自体验它。

  这完全就是座庞大的艺术品,水菡激动地摸出随身携带的相机,不停地拍照。

  被洪战带领着登上游轮,她的眼睛都快用不过来了。这虽然只是停靠在岸边还没开始起航,但海上的风景依旧是能让人心神激荡,望着远处的海天线,心里会滋生出股豪气,仿佛可以乘坐着这艘游轮到达天地的尽头

  游轮上派欢乐的气氛,来自不同地方的富豪们在这里尽情享受着,他们可以抛开平日里的忙碌和烦闷,释放出个真实而轻松的自己。他们想吃就吃,想喝就喝,想跳就跳,不必拘束,不必担心会有记者拍到金虹号就是处名副其实的海上天堂。

  水菡和洪战刚登船,便到了游轮起航的时间。

  水菡的注意力被吸引走了,也没去多想刚才瞟见的那个有点像梵狄的身影在她的意识里,梵狄是不会在这种地方出现的。洪战刚说了,受邀的嘉宾都是富豪中的富豪,并且还都是在各个行业中颇具盛名的人物。梵狄他只是个跟她样平凡的人,怎么会来这里呢?她之所以能来,全都因为晏季匀的安排

  晏季匀身份显赫,就算是跟这大堆富豪们比起来,他也不会差,而他的房间自然是豪华套间中位置最好的1

  这是间配有私人阳台的套房,洪战将水菡带到之后就出去了,让她在这里等晏季匀。

  这房间的风格与之前水菡在“君骋”酒店里见到的又不样。这里是典型的中国古典风格,具有浓厚的民族色彩。红木雕花大床,墙壁正中有幅“鸳鸯戏水”的刺绣,工艺精细,看便知定非凡品。红木茶几上有套精致的青花瓷茶具,虽不是珍稀古董,但也属于现代工艺中的顶级陶瓷了。

  值得提的是床。薄被是用整块丝绸套成。顶级的杭州丝绸驰名中外,就算是条裙子也价格不菲何况是这么大块做成的被单?浅色底上幅龙凤呈祥的图案栩栩如生,霸气而喜庆。这让人不由得想到了“洞房花烛夜”这房间确实更像是喜房。

  水菡的惊叹,从看到游轮那刻就没停止过,现在更是感慨这游轮比起“君骋”酒店也不逊色啊。虽然她对于些昂贵的物品并没有什么研究,但即使是外行也能感觉出游轮在各个方面都是极为精细和富有品位的“潢以及每件摆设都能彰显出背后的实力与财力,不愧是“豪华游轮”。

  水菡的相机没闲过,拍得很乐呵,外边拍了拍房间,里边拍了再去阳台。

  这阳台正前方是大海,左方望去就是陆地,下方的甲板上,群群的富豪们聚在块儿说说笑笑,欢畅的声音在游轮上飘荡,他们看上去很轻松自在,神采飞扬,这恐怕是难得见的闲暇时光了。

  极目远眺,没有任何阻挡视线的东西,有的只是碧海蓝天相互辉映的美景。站在这里,好像人的心胸都会自然变得宽广起来,积郁在心底的愁绪和烦恼在这刻全都可以被抛开,飘散在这清爽的海风中。

  水菡站在阳台的栏杆处,静静伫立,任由海风带起她黑亮的长发在空中翻飞轻扬先前的激荡心情渐渐平静下来,感到种前所未有的舒适和愉悦,仿佛人被放空了,只剩下自由和畅快。

  这或许就是晏季匀会让水菡来此的意义所在2

  大自然是神奇的,而大海更是有着洗涤人心的力量。水菡没有去其他地方旅游过,带她来参加这次旅游派对是最合适不过的了。在宽广无垠的大海面前,人类的切都是那么微不足道的,包括某些根深蒂固的烦恼和心结,有过这么遭,或许都会有所排解。

  游轮慢慢地向大海中行驶,距离陆地越来越远了。这是它的首航,游轮上的每个人都将是这次光辉路程的见证者。

  嘉宾们以及游轮工作人员加起来共有800多人,但却不会显得拥挤。他们都散布在游轮的各处,还有个小时就是首航仪式的开始了。

  水菡在尽情享受着清爽怡人的海风,欣赏着海上的风光,她陶醉在这舒爽的刻,浑然不知自己的存在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这些个富豪们都是阅人无数的,年龄从十八岁到七十岁不等,有的是富二代,有的是家族继承人,有的是自己白手起家的他们当中不乏独具慧眼的人士,看到顶层阳台上的身影,纷纷露出向往的目光。

  她就那么静静地伫立在半空中,身素净的白色长裙,飘逸的秀发随风轻扬,飘飘若仙,仿佛随时都可能凌空飞去她冰清玉洁的身姿,犹如株雪莲,清辉流转,灼灼芳华,令人心生向往,难以移开视线。

  “噢她是谁?她好像女神”位金发碧眼的男人忍不住赞叹。

  “真美啊,这是你们中国人所说的天生丽质吗?”说话的是位韩国人,中文有些生硬但还是能让人听懂。

  某些怀里搂着美女的富豪们也都在仰头望去,注意力分散了惹来怀中美人的不满,小声抱怨着:“看什么看,穿得那么普通,不性感也不时尚,有什么好看的”

  有什么好看的?这话就得问男人们了3见多浓妆艳抹搔首弄姿的,乍见到水菡这么淡雅明净的纯天然小清新,男人们当然会在心底产生种新奇感,潜意识里暗暗会比较,人家素颜啊,都能有这般脱俗的容貌气质,如果稍微打扮下那该是怎样的风采?

  如今的水菡,当得起天生丽质这四个字,只是她自己还不曾察觉而已。

  “咦,那不是晏季匀么?”水菡瞥见下边甲板上出现的个男人身影,正是晏季匀。和他起的是位身材高大魁梧的男士。

  水菡这个角度望去是看不到两人的正面,但这两个男人走在起实在是太抢眼了,想不惹人注意都不行。

  晏季匀所在的是第二层甲板,跟朋友起慢慢走向甲板的尽头,那边人少,他们可以尽情畅聊。

  服务生举着托盘脚步轻盈地从他们身边经过,两个男人都伸手在托盘中拿起了两杯白葡萄酒。

  “亚撒,你的中文又进步了,不错嘛,看来这几年你没有偷懒。”晏季匀轻笑道。

  身边这位名叫亚撒的男人哈哈笑,眉梢动了动,显出几分得意:“那当然了,这几年我都有恶补中文,以我的聪明才智,只要我肯努力,哪有学不好的东西。”

  这话听上去似乎有点狂妄,但其实只要是熟悉亚撒的人绝不会这么认为。他的智商连晏季匀都要赞叹,只不过亚撒这人就是有点懒散,兴趣爱好太广泛了可就是很少有他精通的东西,半吊子的就多音乐,绘画,骑射,摄影,服装设计等等诸多项目他都有涉猎。如果他肯花时间和精力去钻研,他的成就难以限量。

  晏季匀脸上露出难得的赞赏之色,举起杯对着亚撒:“祝你这次旅行愉快,干杯。”

  “干杯!”亚撒爽快地举杯,仰脖子就将整杯都喝完了。

  晏季匀也是的。

  如果是其他富豪们见到两人这样喝葡萄酒,定会笑他们不懂品味,可这两个男人偏就是异类≡从几年前在澳洲留学时遇到,两人就发现彼此是臭味相投,尤其是在喝酒上边除了在特殊场合,他们都不会去讲究什么要点点慢慢地喝,细细地品,习惯第杯酒都是口干,第二杯开始才会慢点喝。就因为两人发现对方的这个小特点,所以感觉很有共同语言,很快就成为了朋友,但因为晏季匀后来回到中国,亚撒也回到了自己的国家,所以这是他们自澳洲之后的第次见面。

  “哈哈,爽!”亚撒的蓝眸子里闪烁着明亮的神采,犹如宝石般的眼睛像磁铁似的,配上他混血儿的五官,又是个男颜祸水啊!

  “亚撒,你个人来的吗?没带女人?”晏季匀淡淡地问,凤眸里含着丝戏谑。

  说起女人,亚撒的眼睛都笑弯了:“听说中国女人美丽大方又温柔,我这次是个人来的,打算拐个中国女人回去当当媳妇。”

  这货果断用的“拐”字,而不是“找”,可见其泡妞的功力有多深。【稍后还有更新】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第137章:

  ?

  “当媳妇?”晏季匀嘴角犯抽,亚撒连这词儿都用上了。

  “你贯的作风不是女人如衣服吗,怎么现在你转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