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了,想结婚了?”晏季匀直言不讳地指出了亚撒的“优点”。

  亚撒脸不红心不跳,阳光帅气的混血面孔上,此刻竟是本正经:“像我这样风流潇洒的男人怎么能自私地只浇灌棵树苗呢,我当然是要大面积地灌溉整片森林的。但是,在片森林中找棵小树苗结婚,也不会妨碍我对其他优良树种的眷顾,我可以两者兼备,就像中国人说的外边什么旗飘飘,家里什么旗不倒”

  最后那句也不晓得亚撒在哪里学来的,竟当成是自己的目标了,晏季匀不得不感叹,国内文化的深远,连远在他国的人都被影响到了

  亚撒,全名“亚撒·博尔基亚”,来自于文莱皇室家族成员。他跟大部分的文莱人有所不同的是,他爷爷是金发碧眼的美国人,移民文莱之后娶了她奶奶乃是文莱皇室成员,而他父亲娶的又是个华人,所以,亚撒就具有了双重混血血统,生成了他与众不同的外貌和气质。糅合了西方人魁梧健壮的体魄,五官深邃轮廓分明犹如雕塑,但同时又具有东方人的细致优雅。他的蓝眸如天使般纯净但千万别以为他真的很纯他是只披着羊皮的猎豹,潇洒油走于女人的世界中却能做到片叶不沾身,对女人的热度从来不会超过三天

  晏季匀深深地为某个还没出现的未知的女人而默哀如果真的被亚撒这小子迷住,被拐去了文莱,那只怕今后有得伤心了。亚撒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泡妞从不手软但伤女人的心更是不在话下。

  两个男人相见甚欢,聊着当年在澳洲留学的趣事,聊聊这几年来彼此的机遇,感觉在澳洲的日子才更轻松惬意,不必背负家族的使命,不必太过顾及身份,可如今,他们肩上都各自有着沉重的涤,别看亚撒表面上像个玩世不恭的公子哥儿,实际上他也有自己的无奈,只不过他善于用外表的轻浮来掩饰自己的内心,只有在少数几个好朋友面前,他才是真实的1这或许就是富豪们的通病。

  聊着聊着就发现亚撒这家伙走神了,神情有点呆滞地望着前方不远处,仰着头,举杯到唇边的手竟然僵住了。

  “亚撒,傻了吗?”晏季匀顺着亚撒的目光望去,看到了顶层阳台上的身影,不由得心头颤

  “匀,我感觉我好像看到仙女了噢,她的头发真美啊,我想变成风,亲吻她的发梢,我想变成她脚下踩的那块甲板我想变成她手扶着的那根栏杆噢,上帝,我想”亚撒脸痴迷,脚步在往前不断地移动,嘴里说着些煽情的呢喃,就像自己是诗人样的,营造出种浪漫深情的气息。

  “我想看看仙女穿的内裤是啥颜色”亚撒最终冒出这么句,顿时露出了他的本质,什么诗人啊,满脑子湿还差不多

  “哎哟!”亚撒屁股上被踹了脚,又惊又怒地回头,但见晏季匀脸黑沉地瞪着他,亚撒这才苦笑着说:“兄弟,没看我正在欣赏仙女吗,你怎么忍心破坏我?你”

  晏季匀忽然笑了,笑得特灿烂,让亚撒不由得呆,可晏季匀的双手攥着拳头朝他走过来,阴森森地说:“那不是仙女,那是我老婆!你还想不想看我老婆穿的什么颜色内裤?”

  “。。。。。。”

  亚撒惊愕,紧接着连连摆手赔笑:“我刚才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说啊”

  这变脸可真够快的,先前还痴迷,现在可是清醒得很。

  晏季匀没好气地捶了亚撒拳:“你小子,亏你还是文莱皇室成员,看到陌生女人长得还行你就想知道人家穿什么内裤会儿别说你认识我。”

  “嘿嘿,你什么时候把我当成过皇室成员啊,要真是会顾及我的身份,你就不会跟我成为朋友了”

  “彼此彼此,你不也没把我当成是晏家的继承人么?”

  “哈哈,这倒是真的!”亚撒爽朗笑,视线果然不再往水菡那边看了2

  “抛开身份的我们,友谊才会长远。”晏季匀由衷地说。

  “对,就是这样!”

  “。。。。。。”

  知道是晏季匀的妻子,亚撒那点花花心肠立刻就会自然收缩到肚子里去。他从不缺女人,即使水菡的风姿令男人心动,但亚瑟绝不愿因女人而坏了他和朋友的关系。

  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亚撒将这点贯彻得很好。

  “行了,匀,你快去陪你老婆吧,仪式要开始了,我先进有没有美女,待会儿见啦!”亚撒冲晏季匀挥挥手,乐滋滋地转身奔向里边去了。

  晏季匀微笑目送,看着亚撒的身影消失,他的脸色也渐渐沉下来,蓦地向顶层望去水菡还站在那上头,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子多招风吗?还好他在,否则,瞧那些个男人的目光,就跟匹匹狼似的!

  晏季匀用最快的速度到达顶层,直冲进那间套房

  水菡东张西望的,再看下边时,已不见了晏季匀的身影,不禁微微愣他去哪儿了?

  这年头刚起,她纤细的身子下被大力拉扯进个温暖宽厚的怀抱,熟悉的男子气息随之将她包围

  “晏”水菡才发出个字,柔软的唇便被男人堵住,铺天盖地的吻密密麻麻落下来。

  “唔唔唔唔”水菡冷不防被晏季匀这么急切地吻着,两脚发软,呼吸困难,活像是肺部的空气都要被吸干了样3

  水菡又羞又慌这是公共场合,那么多人在游轮上,他怎么可以在阳台上就亲了,太不顾及了吧。

  晏季匀霸道的脾气里是没有顾忌的,他真的想亲就不会管会不会被人看到。老公亲老婆,有什么问题?天经地义的事。

  他火热的吻粗鲁而急切,深深地索取着她檀口里的甘甜,再将他口中淡淡的烟草味混合的点点酒香,迷醉的气息灌进她嘴里他修长的手指插进她的发间,迫使她只能仰头承受他的热吻,撩人心弦的暧昧气息充斥在空气里,丝晴欲的味道

  晏季匀就是故意的,他这么做,等于是在向下边那些见到这幕的男人宣布他对这么女人的所有权。

  “唔”水菡被吻得喘不过气了,他刚放开,她就瞪着双水汪汪的眸子看着他:“你把我弄疼了!”

  水菡嗔怒地摸着自己的唇,十分不解这男人为何时常都要把她吻得快断气了才放开。

  晏季匀对于自己造成的效果很是满意,他只是淡淡瞄眼就知道下边甲板上那些望着水菡的目光起码少了半。

  “进来,换衣服,准备下去了。”晏季匀将水菡拉进去,顺便也将阳台的门关上。

  “等等”水菡急忙抓住了晏季匀的手,警惕地看着他:“你该不是又想趁机占我便宜吧?”

  水菡已经被晏季匀“强”过几次了,都是在她不设防的情况下,所以现在她多了分警惕。

  晏季匀凤眸暗,颇有深意地说:“放心,我现在不会碰你,我们需要下去参加首航仪式。”

  水菡闻言,露出松了口气的神色,只是她时没反应过来晏季匀的意思。“现在不碰”而已,可不代表今晚不碰,明天呢,后天呢在船上的时间不会短,他有的是机会。

  “为什么要叫我来啊?”水菡亮亮的瞳仁神采奕奕。

  “那你为什么会答应来?”晏季匀不答反问。

  “我我”水菡语塞,随即心虚地解释:“我是是想来见识下。”

  这个天生不擅长撒谎的女人,晏季匀心里暗笑,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地帮她换衣服,边说:“见识什么呢,我在电话里并没有说是游轮首航,只是说聚会而已你干脆就直接承认你是想见我吧。”

  “我才没有!”水菡反射性地立刻否认,殊不知这只会让男人觉得她是欲盖弥彰,他笑得越发深了。

  “好了,裙子穿好了,喜欢吗?”晏季匀轻轻揽着她的肩头,语气轻柔得像羽毛。

  水菡愕,低头往自己身上看去

  好美!

  裙子好美!

  米白色抹胸,裙摆处三层薄纱重叠,最外边层边缘有淡金色的孔雀尾图案,在抹胸外还有层近乎透明的薄纱笼罩着,从肩膀直到胸部之下。这样既能有几分小性感,却又不失年轻女性的俏皮与优雅

  这是晏季匀亲自为水菡挑选的香奈儿最新季小礼服。上边的孔雀尾图案全是手工的,针线都是精巧至极,配上上等的衣料,独特而又具有个性化的设计,穿在水菡身上,简直就是绝配。

  水菡看着那个装衣服的盒子,上边那显眼的香奈儿商标,她即使不注重这些牌子货,可也还是能认出这是香奈儿啊

  “这个这个很贵吧?有没有万块?”水菡试探着问。她对于这种世界顶级品牌服装的价格并不了解,随口就说出来了。

  万块?

  晏季匀用手扶着额头,有种气闷的感觉看来自己在某方面是很失败的,他身为时尚圈的标志人物,顶级造型师的名号在那摆着,可妻子却连条香奈儿裙子的价格都估不到,是他平时对她灌输的常识太少了吧。

  “你别管多少钱,你只要告诉我,喜不喜欢?”晏季匀垂眸凝视着水菡,指尖轻轻摩挲着她的脸颊,冷不防将她抱起来坐在他腿上,毫不掩饰地用自己冲血的某处抵着她的柔嫩,张狂而邪肆【已更6千字,晚饭后还有更新!】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第138章:保护他的女人!

  ?

  喜不喜欢?她的感受重要吗?水菡扁扁嘴,扭着身子挣扎:“别用你那儿抵着我,不舒服。”

  晏季匀俊脸僵她居然敢说不舒服?

  大手按,将她固定在腿上,箍着她香软的身子,凑上前去轻舔着她莹白的耳垂,她缩着脖子躲闪,可躲来躲去都是他的胸膛,她无处可逃“嗯?你再说遍刚才的话,信不信我马上就让你想起来它到底舒不舒服,顺便还能让你三天下不了床”他灼热的气息灌进她的耳朵,引起她轻轻的战栗,看着她半个身子的肌肤都泛起片粉红的小疙瘩,他突然觉得逗她很好玩。

  “你你满脑子都只装着那种事吗?”水菡倔强的瞪着他,可也不敢再说刚才的话了他的强悍她当然清楚,她也真怕会被他折腾到下不了床。

  “男人想女人,难道不是正常的事?”

  “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水菡嘀咕了句。

  这种话,对于晏季匀来说是没有杀伤力的,只见这男人邪肆地勾唇,用舌尖卷起她的耳垂,含糊地说:“你是想我用上半身思考?用嘴吗?我不介意用嘴为自己的老婆服务,如果你想的话,我现在就可以”

  “你色狼!”水菡羞窘,他说得这么暧昧,让她想起曾经与他在床上缠绵时,他亲过她那里

  床上,这男人如狼似虎,床下,跟他斗嘴也总是她先害臊地打住了,所以,水菡觉得要论脸皮厚的程度,还是晏季匀获胜。

  “把这个戴上。”晏季匀不知从哪儿摸出根项链,很细,但手工精制,款式别致,晶莹剔透格外闪亮。

  “这是”水菡低头看着胸前,下就被这颗小星星给吸引住了。

  “施华洛世奇”的水晶项链,这款是今年发售的限量版小星星挂饰,闪耀着透明水晶的光彩,熠熠生辉,透亮的光泽令人迷醉1

  晏季匀想过给水菡戴根什么样的项链才好,铂金钻石的搭配,他觉得不适合水菡的气质,太过俗媚冷贵了后他想到了水晶项链。

  只有水晶才最衬水菡。她有着跟水晶样透明干净的颗心。误会过她不止次,可每次的结果都是让他感到震惊和欣喜的。次次的误解之后他早就明白,水菡的纯真善良,于这个世界就是块瑰宝。为何他会相信她跟晏锥是清白的,为何她抱着钱去找梵狄之后回到家里,他也没有过多地责怪而是更紧张她琳过雨的身子

  这些,都是因为,晏季匀对水菡已经有了很深的信任,只是,她还不曾知道而已。

  水晶项链是属于水菡的最佳配饰,晏季匀相信自己的眼光。

  “这个星星好漂亮啊很贵吧,有没有两百块?”水菡手里把玩着项链上的小星星,纷嫩的唇瓣里冒出了句令晏季匀差点气结的话。

  两百块?

  晏季匀咬咬牙,忍了谁让自己这些年都疏于对她的“教导”以至于她对各种顶级品牌的东西都不了解。瞧瞧那些个富豪们,阔太太们,金丝雀们,被富豪包养的二奶三奶四奶们,人家对于各种品牌和奢侈品都是十分了解的,聊起来就像连珠炮似的冒出许多时尚的词汇,更不可能像水菡这么没眼光地居然问他这项链值不值两百块?

  跟那些富豪以及富豪的女人们比起来,水菡完全可以说是个土包子。但偏偏晏季匀还就受她这口土包子,并且越嚼越感觉有味道

  水菡虽然高兴,但也只是限于她现在身上穿的裙子和戴的项链确实漂亮,她对于价格昂贵的衣服首饰那些向来是没有概念和奢望的,她的淡泊也正是她与众不同的地方。

  “可以走了吗,我好饿,可不可以吃点东西啊?我中午只吃了小碗米粥”水菡揪着眉望望晏季匀,手还摸着自己扁扁的肚子2

  “嗯,把这东西戴上就可以走了。”晏季匀就像变戏法样将个浅黄铯的压发条插进她的发顶,然后固定

  晏季匀没有为她挽发,这次比以前更加简单。将她满头青丝自然垂着,只用根压发条作为装饰。

  “还有最后件鞋子。”晏季匀将水菡放下,他自己蹲下来,从盒子里拿出对小巧透明的鞋子,像极了童话里公主的水晶鞋。

  他将她白嫩的钰腿抬起,凝视着这细腻光滑的肌肤,看着她宛如白葡萄似的可爱的小脚趾,他不由得心里动,低头在她小腿上印下轻轻吻,再慢慢将鞋子穿上她的脚。

  他的动作缓慢而轻柔,仿佛是捧着瑰丽的珍宝般,他温柔得滴水的神情,就像是对待自己最珍视的东西,深邃的墨眸中闪耀着点点星光,是久违的疼惜和宠溺吗?

  水菡紧紧咬着下唇,胸臆里满满涨着酸涩他是怎么了?为什么她又从他身上看到了曾经那令她痴狂的温暖?

  为什么他要对她好?是时兴起还是她又误会了什么?或许根本就是他无意间的举动?

  被伤害过的人,潜意识里总会有道屏障,当水菡再见到晏季匀的温柔,她首先想到的是真的假的?

  她不敢去相信了,她对这东西充满了恐惧和质疑,她只有不断告诫自己,不可以再陷进去

  晏季匀偷瞄着水菡的脸色,看着她的表情变化,他心里有点郁闷这女人的脑子是什么东西做的啊?换做正常的女人不都应该被感动得塌糊涂然后紧紧抱着他来个热情如火的拥吻么?而水菡却坐着不动,还副十分纠结的表情,这也太让晏季匀受打击了。

  他只能耐着性子,安慰自己说,不能怪水菡,从认识她开始就知道她在某方面是天生迟钝的了

  他不知道这次他还真没猜对,水菡主要是因为对感情的事产生了畏惧的心理,所以,别以为她看似软弱好欺负,实际上,要再度打开她的心门,不是件容易的事情3

  “走吧,仪式该开始了,还有十分钟。”。

  “十分钟?那我还有时间吃东西吗?真的很饿!”水菡加重了最后那个字。她现在只对吃最有兴趣了。

  “下去吃,随便你吃,边看边吃,行了吧?”晏季匀叹息着摇头,她就知道吃,难道对于他今天的表现,她点都不感动吗?连句好听的话都不说句?

  水菡像是听到了他的心声,粉嘟嘟的小脸上露出丝笑容:“晏季匀,这裙子和项链还不错,我就收下了,但是钱我会还给你的,就当是你帮我垫付着,等我下个月发工资再给你”

  “你”晏季匀发现自己很不喜欢这种生疏的感觉,她居然说要把钱给他?

  “嗯这裙子估计千块钱,项链估计两百,鞋子估计百五十块,压发条估计是五十块,共是千四百块钱。哎下个月发工资之后除去千四百块,我就所剩不多了”水菡还在算着这笔账,没看到晏季匀的脸色有多黑。

  千四百块?还全身加起来的行头才值这么多吗?晏季匀只差没当场吐出口老血。千四百块,买不到任何件他刚给水菡穿戴上的东西。这还是其次,关键是她为何要跟他算得这么清楚?他晏季匀买东西给自己老婆还需要她付款?笑话!

  晏季匀桥水菡的那只手忽地紧,倏然停下了脚步,嘴角勾起冷冽的浅笑:“行啊,既然你这么有骨气,我如果不让你付钱的话,那还真是不好意思了。”说着,从口袋里掏出几张单子塞到水菡手里:“拿多少钱,记得,要分厘都不少地还给我,实在没钱的话,就用肉偿!”

  “肉偿?哼,千多块钱,至于我用肉偿?你想得美”水菡的声音突然卡在了喉咙瞪大了杏眸死死盯着单子上的数字张,两张,三张,四张,共加起来是多少个零?

  “怎么会这么贵?晏季匀,你坑我!”水菡抬眸怒吼,可是晏季匀已走去前边了

  “喂喂喂,等等,咱们商量下啊,肉偿改为分期付现金行不行啊”水菡急匆匆追上去,殊不知那男人故意放慢了脚步等她,眼底有藏不住的笑意。

  有时,小打小闹也是种幸福,只要,对方是他她,那便是任何人也无法给到的乐趣。

  首航仪式是在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