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不愿答他,再者离宫那日已经跟他讲的分明,他若是再不明白,纵然是解释也没有丝毫的意义。

  “你当初那么对我,真的是因为想要保护我吗?”

  “爱信不信!”

  楚澈如何不知她对楚望炎的恨,不说别的,就是上回与她亲眼看到楚望炎逼迫兰千霁那件,就足以令她失去理智了。

  他轻叹声道:“楚望炎我得留着他,但你放心,我知道你恨他,我误会你,已经做了太多让你生气的事,我不会再与他同流,只是为今之计,我们只能暂且将他留下,你试想,帝洲那里已是没有他的容身之处,但整个魑魅门虽说是沈亦凰和阿霁在打理,如今真正的掌控权却在他手上,那是股可怕的力量,何况他拿了火凤令,让帝洲完全虚空,如果让他离开,难免他躲在暗处作怪,与其如此,倒不如把他放在眼皮子底下。”

  原来他已有打算。

  赏倾心缓和了脸色看向他,问道:“看你打算以什么办法困住他?此人老巨猾,又手段阴毒,我怕他对你不利。”

  “那倒不见得,只过街老鼠总是需要个安身之所的,况且,我也需要他的医术。”

  医术?赏倾心心里“噗通”跳,这才猛然想起自己此次回来的真正目的,“你的身体还好吗?”昨晚,他又是如何熬过来的?

  楚澈没料到她会忽然问及他的身体,神色变得有些僵硬,纵然是希望她回来,他却没有打算把那事告诉她。

  “不不是我生病,是我父皇!”

  然而,赏倾心对他的掩饰根本不予理会,仍旧问:“楚望炎知道你的情况了吗?”

  “不是我是是”楚澈还想隐瞒,可对上她那双清澈了然的眼睛,便再也无法撒谎,颇有些无奈地苦笑,无论什么事,总是瞒不过她。他瓮声道:“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华语第站添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

  第三百五十四章殿下的初夜

  玉澜宫门口,德全假意谄媚的笑脸上已经多了丝由衷的敬佩,宫里工于心计的女人不少,可像这位样在男人的权术争斗之间仍旧游刃有余的却是极少见啊!

  “娘娘,事情奴才已经办妥了!”

  “嗯!”赏倾心把串翠玉珠子塞到德全手中说道:“公公辛苦了,国主昨夜的情形想来你也见过了,影士虽已将四周围得水泄不通,可万有什么人来了,还是需要您来应付的,您也知道,本宫在这宫里也只能信任您了,劳烦公公辛苦宿,以后少不了您的好处。非常文学”

  “这本就是奴才该做的,奴才这就到外面守着。”

  赏倾心匆匆进了屋,转过屏风到了白玉浴池边,此时的浴池中水雾朦胧,十分引人遐思,但若细细看去,便会发现那重重白雾并非是因为香汤热水所致,而是那池中尽是冰水,还有大块大块的冰在其间浮动嗉。

  若是常人早已被冻成了寒冰,可偏偏有人还真就不是常人。那黑发倾斜如瀑的少年浑身赤?裸地站在水池中央,莹润的肌肤与玉池寒冰浑然体,如同冰雪砌就,但她却知道,在那冰雪之中有团烈火正在燃烧。

  可是这普通的冰块如何能抵挡得住冥火的消融?眼看着磐石似的冰块渐渐化成了冰渣,直到彻底消失,少年的眉峰越拧越紧,光洁细腻的额头上渗出了密密的汗珠。

  赏倾心讶然地看着他锁骨处的那片火焰形胎记如真的火苗般跳动着,愈燃愈红,她伸出手试了试水温,原本的冰水如今已是渐渐升温,可见他此刻正承受着怎样的烤炙!昨夜,他也是这样个人撑过来的吗暗?

  “阿宁阿宁”

  池中的人声声唤着,她连忙应道:“楚澈碧,我在!”

  少年慢慢睁开眼睛,目光迷离地望向蹲在池边的她,像个无助的孩子,“阿宁热好热”

  赏倾心急得都快哭了,她无措的在池边窜来窜去,口中不停地念叨:“冰库的冰都搬来了,如今都被你煮沸了,要是有台冰箱该多好。怎么办?怎么办?啊”

  正当她手足无措之际,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