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下能焕发出怎样的姿采,只有最专业的摄影师的眼睛才能发现。

  适合光的皮肤,符合鬼佬口味的标准亚裔平板脸,天生属于台的最佳比例身材,不需要任何技巧,能完美地通过眼睛表达情绪的摄影师的宠儿,她天赋的资本还没有真正显现,就在爱情中陨落了。

  他扼腕,他对庆娣被诋毁容貌而不平,其实谣言开始到消失的过程中,当事人从未投入过丝关注。

  可以说,怀博邺的年是庆娣人生最大的挑战。虽然有姥姥丰富的经验做指导,有两个妈妈从旁协助,但是芓宫里的细胞胚胎吸取她的养分缓缓发育为人,个中辛苦只有自己知道。

  社会角色在婚后增加。作为妻子,她和姜尚尧的爱情是这个家庭中永动机般的存在;作为母亲,每天她都能体会养育孩子的艰辛与骄傲;而身为女人,她又希望能坚持她的梦想,未来的某天,能收获到目标达成后的成就感。

  妈妈回了老家照顾爱娣和糖妹,但姥姥和婆婆都在身边,家里的月嫂也直没有辞退,最重要的是因为有姜尚尧这个勤劳的工蜂,所以她有强大的经济后盾支持。硕士生涯的三年,她不仅得到了导师的称许,也有同学的友谊和认可,还完成了三套电视剧枪稿剧本——虽然稿费的数字被姜尚尧嘲笑。

  她最大的烦恼是博邺这孩子性格已见端倪,像个严肃的小老头,沉稳有余活泼不足——据姥姥说像姥爷,姜尚尧的姥爷当年从河北逃兵祸到济西,带的逃难物资不是家里的腌肉和存粮,而是家传的线装书和套金石刀具,姥姥遥想往事,乐不可支地讲起姥爷娶她时卖掉了最后颗好石头换得两个袁大头才筹够了聘礼,自立起门户——姜家的遗传因子太过强大,庆娣头疼她该怎么做才能让儿子那张酷似他爹的英俊小脸蛋上多点单纯的,哪怕单蠢也可以的笑容。

  对于个贪心的人来说,拥有这切,庆娣自觉相当幸运。所以,为了工蜂这三年的勤奋和孤单凄凉,她也必须付出点什么。

  庆娣主动和姜尚尧谈起毕业后的打算,她说想回济西,计划在省市电视台找份编剧工作。姜尚尧惊讶不已,论起文化氛围和资源,还有影响力,京里比任何地方都要具备优势,他以为庆娣会不舍得回去,所以越到庆娣毕业在即的时刻,他越不想触及这个敏感话题。

  惊讶过去,是不眠的夜。早上起床后的庆娣艰难地迈着步子,万分后悔。那个疯子,表达喜悦和爱意的方式就是把她折腾宿?

  毕业在即,电影学院要求每年各院系毕业生联合作业拍摄个三十分钟的短片,庆娣的剧本中选。

  剧本讲诉个离婚后才发现已经怀孕的女人和个未婚先孕的少女同居于个屋檐下,从开始的互不理解到最后互相扶持的故事。配角有少妇出轨的前夫,少女不负责任的男友,还有房东老太太。

  姜妈妈本色出演其中配角,虽然前后只有三句对白,也乐得她晚没睡,来回默念。

  姜尚尧这天从闻山赶回家——有老婆孩子的地方就是家——回家后发现守家门的只有个保姆,姥姥老妈老婆孩子,连带两个月嫂,大队人马早去了拍摄现场。

  他赶到地头,正逢他老妈其中个出镜机会——房东老太太在门口堵截到前来纠缠的女号前夫,大骂着把他赶出去,接着上楼催租。

  二货瞠目结舌,赞说:“老当益壮!”

  姜尚尧想起童年挨过的擀面棍子,头皮微微发麻。发飙的老太太是不能直视的,他的目光转而搜寻老婆,结果在摄影机后的人堆里发现高挑的庆娣正在晕倒下去的身影。

  姜妈妈的演技太不过关,了无数次,烈日下暴晒许久的庆娣进了医院。

  在得知庆娣第二次怀孕的消息后,周钧想到妊娠斑再次爬满庆娣的鼻梁和双颊就打冷战。

  “迪哥,你三十了,不是二十,娇憨的雀斑少女形象不适合你。”冯少航鄙夷地连声啧啧,周钧深有同感。

  “还有这腰!我费了多大的功夫才帮你减下来!”冯少航五官痛苦地皱起,好像地狱减肥的当事人是他般。

  “看看我的眼睛。”庆娣竭力想摆出郑重的表情,但是控制不住地笑了。

  她眼里全是幸福。

  不知是不是发育期心灵太缺少家庭温暖的缘故,沈家两姊妹钟爱孩子。

  庆娣还能生二胎,最多罚款就是了,爱娣可不行。黑子热爱老婆和孩子的同时,也热爱工作,所以小夫妻只有区糖糖个宝宝。

  区家老两口最初有些不乐意,但每回提起这茬,爱娣便连声附和,甚至怂恿黑子辞了工作她来养活。老两口没处发泄,只能拿儿子出气,闹得多了,儿子借口工作忙,连门也不进,两个老人这才消停下来。

  接受了这辈子只有个亲孙女的现实,糖妹在他们眼里俨若珍宝,再加上庆娣两口生不出女儿,爱死了糖妹这个嘴甜舌滑的小东西,区糖糖的位置早已超越姜家长孙姜博邺。

  姜博邺很是淡定,他贯淡定,按他妈妈的话就是“崩溃了,禁欲系的面瘫脸怎么能出现在八岁孩子身上”?

  姜博邺是真不觉得被夺宠有什么大不了,和小丫头片子计较算什么,也就弟弟广邺有时会冒点酸泡。广邺又是个面团性格,不记仇,糖妹笑眯眯赏他块草莓松饼,他立马改变立场。

  三个小家伙感情很好,特别博邺和糖妹,两人间小学。双方家长有志同地认为孩子不能娇惯,所以从年级开始,博邺就习惯了站在二班门口等糖妹放学起回家。

  女的都这样,拖拖拉拉的,还不能催,催了她们会不高兴,说你脾气不好,不爱她们所以才没耐心。有着急的功夫其实还不如瞄瞄她班上哪个妹子正点——姜博邺成长日记其。

  “姜博邺,你昨天为什么不等我?害我到处找你。”

  周末清早,区糖糖冲进来大嚷。

  不敲门也就算了,“把门关上。”

  “你在做什么?”大白天关门绝对是在做坏事!区糖糖好奇,“这是什么?”

  “孙悟空。”姜博邺低头继续捏黏土,“昨天我和孙媛媛说了有事先走,她没告诉你?”

  “好丑,我不喜欢孙悟空,你重新捏个吧。”区糖糖忘记了兴师问罪的初衷。

  “你让开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