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梦想(1/2)

加入书签

  熬不到第二天,当天下午夏芒就被逼着去做了检查。原因很简单,程夫人等不及了。

  程夫人看到夏芒的神色有些奇怪,似笑非笑,似怒非怒,眼神却有些尴尬。夏芒了头,倒是落落大方的对着她笑。心里已经平静很多,虽然此前一想到怀孕,就担心害怕得不行,可是经过下午的事,知道了程默的思量与考虑,夏芒忽然就有了信心。虽然对于生孩子还有一种本能的恐惧,心理上也还不想这么早结婚生子,但若真的有了孩子,有程默与她一起面对,两个人心在一起,夏芒也觉得不是一件可怕的事了。

  尽管心里有遗憾,也有些不情愿,但既然与程默的感情没出现问题,想起叶子药流的事,夏芒没有勇气,也实在做不出不要孩子的事。下午冲着程默喊不要生孩子,其实不过是一种任的撒气。

  程默全程陪同,还特意安排好了一切,单人单间,不必排队,也不必像叶子那时候接受别人的打量与猜测。程默陪在她身边,听着对面那位据说是本市口碑最好的妇科医生问她一些例假的问题,比如上一次经期是什么时候,平时周期多少天,这些问题夏芒糊里糊涂,一概由程默代为回答。

  之后化验,等报告,夏芒紧紧握着程默的手,心里忍不住还是紧张了起来。化验报告需要时间,夏芒在房间里转来转去,程默轻抱了抱她,建议道:“别紧张,还需要点时间,要不我们下楼走走?”

  夏芒点头,也觉得自己得放松一下,不该这么紧张才是。

  走出门诊楼,便是院中大花园,夏芒与程默手牵手散步,程默握着夏芒的手微微用力,两人都没有说话。

  这里,夏芒上次也来过,陪着叶子,遇到了文灏。想起叶子这一路,夏芒转过头看了眼身边的人,心里不由感叹,自己还是幸运的,这样的时候,有身边人陪着,那一些现实问题就好象关在笼子里的老虎,想着就没那么可怕了。

  “楚宁……”夏芒停步,前方那个一袭浅紫孕妇装,挺着个大肚子,走得很慢的人不正是楚宁么?看她的肚子应该快到预产期了吧,手扶着腰,走路都觉得有些不方便。夏芒想象着有一天自己也会如此,辛辛苦苦十月怀胎,为了这个人生的必经之历程,对她的厌恶不免就少了些。再说她与文灏已经成为过去,现在她的身边有程默,她没有什么好可惜的。夏芒如是一想,不觉就往楚宁四周打量了一下,却没有看到许文灏。想起来,自从车祸事件之后,楚宁与许文灏的婚礼延期着一直没补办,开始是因为许文灏需要休养,只不知许文灏腿伤好了之后,为何一直也没定下时间结婚,是因为楚宁肚子临产,还是其他?这一些,夏芒已经没有兴趣去知道了。

  “应该可以去拿报告了,我们走吧。”程默松了手,轻拍了拍夏芒的后腰,转而又握住夏芒的手。

  “嗯。”夏芒转头朝着程默笑,即便她没那么讨厌憎恨楚宁了,也没必要上去打招呼。

  夏芒从护士手中接过化验单,自己不敢看,转身就扔给程默,看着程默打开化验单,心通通直跳,憋着气,紧张得不行。

  “芒芒!”程默仔仔细细看着化验单,好象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蓦地伸手抱住夏芒,便在原地转起圈来,兴奋表情落在夏芒眼里,将她本来该有的那点小郁闷小遗憾统统驱散,看着程默这一刻毫不掩饰的喜悦,他平时喜怒不形于色,这一刻却是神采飞扬,眼眸澄清,看着她,里面有让她动容的兴奋与深情。夏芒不由得被他感染,人被程默抱着转圈,她的手紧紧抱着程默的脖子,闭腿曲膝,不知是开心,是兴奋,还是害怕转圈圈,夏芒笑着尖叫。

  程默停下转圈,夏芒的脸有些红通通的,眼眸格外清亮,有种孩子的兴奋,因着怀孕的消息,落在程默眼里,又有种女人的澄静柔和。

  “夏芒?”是楚宁,她正好来取产前定检化验报告,看到那一对笑着叫着转圈的人,停下,女的赫然是夏芒。

  此时,夏芒正对着楚宁,程默却是背对着,听到有人叫夏芒,程默不由转过身,站在夏芒身侧,揽过夏芒的腰,看向说话之人,脸上还有来不及收回的笑。

  楚宁还是一个人,刚才在院中大花园一个人散步,现在取定检报告也是一个人,显然产前定检她是一个人来的,许文灏并没有陪同。终究还是有些不一样的,夏芒想,不是她自信,而是如果是她有了文灏的孩子,她能肯定文灏有多兴奋,丝毫不逊于刚才的程默,这一应检查,文灏必是会陪着她,寸步不离。

  有时候苦心设计,强抢来的人与感情,并不会是一种幸福。若是楚宁只追求物质,一点也不在乎感情,那么她此刻脸上的妒忌与眼里的不甘就不会如此明显。夏芒突然觉得她有些可怜。

  “你,怀孕了?”楚宁看着程默,又看着夏芒,声音里有丝不确定。

  夏芒笑,觉得自己本没有必要回答楚宁的问题。她摇了摇与程默交握的手,示意上楼将化验报告拿给医生。

  “你,结婚了?”楚宁往前走了一步,看着程默与夏芒交握的手上那两枚戒指,虽然款式简单,却让她羡慕。她的手上,没有戒指,许文灏的手上,更不会有。

  “没有。”夏芒回答,干净利落。一旁程默轻捏了捏她挺直的鼻子,看着她,眼里与脸上俱是宠溺,心满意足道:“只要芒芒愿意,我们明天便去登记,后天就可举行婚礼。”

  楚宁身一震,手中的定检化验报告滑落,这一幕夏芒没有看到,因为夏芒听到程默的话,只顾转头去推他,一边念叨:“疯子,别以为我怀孕了就一定要嫁给你了,只用一天时间筹备婚礼,你是不是准备省钱凑个一桌人吃顿饭就了事了?”

  程默笑着将夏芒拦腰抱起,惹来夏芒一声尖叫,笑道:“一天时间,我可以买下这座城市所有花店的所有鲜花,从你家门口铺到我家门口;一天时间,我可以订下最好酒店的所有餐位,报纸电视电台网络,请所有愿意祝福我们的人来参加我们的婚礼;一天时间,我可以请设计师为你量身定做好婚纱,可以将我们的新房布置一新,可以买好你喜欢的结婚戒指,可以将婚礼所需的一切准备妥当……”

  夏芒伸手去捂耳朵,脸上笑开了花,似真似假抱怨道:“程默,你烧钱啊,花钱这么没节制,谁敢嫁给你!”

  楚宁看着消失在楼梯拐角处的那两个身影,低头,有晶莹的泪珠滑下,落在她脚边的定检化验报告单上,渐渐晕染开来。她妒忌夏芒,不仅因为许文灏还爱着她,还因为她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