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水气,挺秀的峰峦与平坦结实的小腹如有节律地起伏着,呻吟着回答于同道:“嗯很舒服你得娘亲好舒服啊”

  在于同的阵狂抽猛下,瑶姬再次到达了高嘲的临界点。

  “啊好孩子娘亲又不行了啊啊”

  瑶姬再次狂泄起来,于同鼓起余勇最后狂了几下之后后,也是脊梁酥,在她的马蚤1b1深处迸发了

  书斋

  第34章突破,圣人之劫的降临

  就在这时,让人很是意外但想想又在情理之中的事情发生了,由于二人阴阳二气的结合,再加上瑶姬瞬间吸收了于同渡过来的纯阳之气,体内本已趋于饱和的仙灵之力出现了个质的飞跃,举突破了大罗金仙的壁彰,进入了对于修行之人来说遥不可及的混元大道。

  对于自己的身体变化,瑶姬自然是第个发现,原本因极度的欢乐而有些失神的绝美容颜之上露出了抹又惊又喜的表情。

  而和她紧紧结合在起的于同自然也感受到了她的变化,微微笑,低头在瑶姬香甜的小嘴上吻了下,轻声道:“大老婆,恭喜你了!”

  瑶姬自然知道自己的突破是由什么造成的,心里在再次震惊于于同的实力的同时,更多的却是崇拜与依恋,双目痴痴得看着于同那张近在咫尺的英俊脸庞,再也不压制自己对他的深情,娇躯微微抬起,小嘴微张,下吻在他的嘴唇上。

  这还是瑶姬第次主动亲吻于同,而且不但如此,她那火爆性感之极的娇躯也在他的身下轻轻扭动起来,由于境界的突破,原本已经累极了的她体力已经完全恢复,已经彻底不再掩饰自己感情的她自然很想继续刚才的情。

  感受到瑶姬这份难得的热情,于同也是心中大动,随着她身体的扭动,也再次动了起来,而且幅度和频率也逐渐增加,眼看就要引发场新的战事。

  可就在这个时候,二人忽然感觉天色下暗了下来,同时还有种无形的压力充斥了这个空间。

  这奇怪的情况让于同停止了动作,转头看向窗外,嘴里喃喃自语道:“奇怪,怎么仙界也会有这样的乌云?莫非要下大雨不成?”

  而瑶姬却是有些花容失色,失声道:“难道是圣人劫?”

  “圣人劫?”

  于同还是第次听说这个名词,不由问道:“那是什么玩意儿?”

  “传说当仙人的修为达到极致的时候,将会有机会冲破那个壁障,进入无上大道,不过大道之力为了考验证道之人是否有这个资格,在突破的时候会降下天劫,不过由于没有过先例,大家也都当成传说来传了,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瑶姬解释道,感觉压力越来越大,不知此次是福是祸的她再也不掩饰自己对于同的深情,柔柔得看着他,用刚刚学会的那个名词说道:“老公,你先带婵儿躲躲吧。”

  此时因为筋疲力尽而进入昏睡的杨婵也被那巨大的压力弄得醒了过来,迷迷糊糊得问道:“哥哥,娘亲,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只是娘亲要渡劫了。”

  相比起瑶姬,他却是毫无压力的,因为区区天劫他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虽然在这个时候,而且还是在承认了自己对于同的深情之后,瑶姬在听到于同的这个称呼时,仍是羞得俏脸通红,不过她却并没有反对于同这么叫,因为此时根本不是争这个的时候,而且在于同这样称呼她的时候,她也感觉到了种深深的刺激,刚才欢乐的时候,他每这样叫次,她就会向着颠峰迈进大步,而这个时候由于于同还深深的停留在她的体内,她在听到这个称呼后下意识的收缩立马让于同感觉到了。

  如果说之前还不太确定这个称呼对她管用的话,现在于同却是可以肯定了,不过现在却不是检验成果的时候,因为这天劫对于他来说虽然不算什么,但是他却暂时没有想帮瑶姬找散它,天劫这东西,绝对是两面性的,如果不能渡过,自然免不了灰飞烟灭,但如果能渡过去,那天劫之力的淬练会让渡劫之人的肉身更加的强大,而有自己在旁边,瑶姬不能渡过天劫的可能性根本就是零,所以于同要做的只是帮她护法,而不是出手帮她击散劫云。

  “婵儿,你先出去吧,叫上寸心和姐妹们先离开这个地方,我留下来帮娘亲。”

  挥手将道神力注入杨婵的身体帮她恢复了所有体力后,于是如是说道。

  杨婵刚刚醒来,而且还不是自然清醒的,所以此时还有点儿小迷糊,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再加上对于同的绝对信任,根本就没有提出什么疑问,乖巧得点了点头后穿上衣服离开了房间。

  瑶姬心中很为于同能留下来陪自己而感动,不过却不想害了他,于是说道:“你也先离开吧,圣人之劫是很凶险的。”

  “正是因为凶险,我才要留下来陪你啊,你是我的爱人,我怎么能让你个人去冒险?”

  于同直视着瑶姬的美目,深情得说道。

  “好,我们起!”

  瑶姬的眼里也露出了浓浓的深情,不过随即又俏脸通红得说道:“可是,你能不能先退出去呀?”

  “什么?”

  于同微微愣,然后才意识到瑶姬说的是什么,不由坏坏的笑,不但没有离开,反而又用力顶了下,笑道:“这样不是很好吗?咱们体对抗天劫。”

  瑶姬在恢复了体力之后本就动情不已,这下更是被他弄得骨酥筋软,忍不住握起粉拳在他肩膀上轻轻捶了下,娇嗔道:“你这样让人家怎么有心思运功嘛!”

  这还是瑶姬第次在于同面前撒娇,那含羞带嗔的绝世风情让他不由感到阵心醉神迷,直想立马就好好得疼爱她番,不过为了不影响她渡劫,还是慢慢得撤出了她的身体,而瑶姬也在第时间穿回了自己那套轻纱罗裙,因为这是她精心练制的件极品法宝,相信对抗天劫的时候可以用得上。

  在二人分开后不久,天空的劫云终于压到了最低,随即道闪电从正上方降了下来,和修真渡仙劫时的紫色天雷不同的是,这圣人劫中的天雷是纯白色的,看上去极为刺眼,威力也比其它的天雷大出了不止万倍。

  刹那,那道纯白色的天雷已经穿越了房顶,降在瑶姬的身上,说来也怪,那天雷在穿过房顶的时候,竟然没有对房子造成丝毫的影响,而来到瑶姬身上后,也是快速得弥散开来,然后瞬间被瑶姬吸收,显然没有对她造成丝的伤害。

  见瑶姬很是轻松,于同也放下心来,在她旁边坐了下来,边帮她守护着,边尽情得欣赏着此时的瑶姬那宝相庄严的动人美态。

  这么大的压力,自然也心动了家里的其他众女,此时的她们都聚集在那片劫云的中心——瑶姬的房间旁边,惊讶得看着这在仙界从未出现过的幕,然后就看到杨婵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婵儿,这是怎么回事?”

  见杨婵正是从劫云的中心位置出来的,敖寸心觉得她应该知道些什么,于是迎了上去问道。

  “哥哥说,娘亲是要渡劫了。”

  杨婵随口回答道。

  “渡劫?渡什么劫?”

  敖寸心奇怪道。

  被外面的冷风吹,杨婵彻底得恢复了清醒,忽然想到了个虽然可怕但却又是每个仙人都在追求着的东西,不由看向了敖寸心,而敖寸心显然也是想到了这点,和杨婵异口同声得说道:“难道是圣人劫?”

  第35章相助,史上最爽的渡劫

  相同的答案让二女都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不由更加担心起来,敖寸心问道:“婵儿,娘亲有没有说我们能为她做些什么?”

  “没有。”

  杨婵摇了摇头,然后又道:“不过哥哥说,让我们先离开这里,他留下来帮娘亲渡劫。”

  “什么,大哥要留下来?”

  敖寸心心里不由紧,比刚才更加担心了,这让她感觉自己有些对不住瑶姬,因为到现在她才发现,于同在她的心里要比瑶姬重要许多,种“有了郎,忘了娘”的负罪感充斥于她的心头,而这个“郎”还是自己名誉上的丈夫的哥哥,自己和他之间似乎注定了没有什么结果,更是让她黯然神伤。

  杨婵自然不知道敖寸心会下想到这么多,拉了拉她的小手道:“寸心姐姐,咱们快点和姐姐妹妹们离开吧,放心,哥哥很厉害的,定可以帮娘亲渡劫成功的。”

  虽然并不清楚于同到底有多强,但是她却对爱郎有着绝对的信心。

  敖寸心并没有因为杨婵的话而放下自己的担心,不过她却不是那种只知道冲动的花瓶,在明知道自己根本点忙也帮不上,留下来只会让于同和瑶姬分心的情况下,自然不会傻傻的留下表现自己所谓“同生共死”的决心,因为那样只能有个后果,那就是使得于同他们分心,然后还有机会生存的大家弄出个“共死”的结果。

  既然已经决定,敖寸心也不再迟疑,和杨婵起叫上了那些同样十分担心的姐妹们,快速离开了这片劫云的聚集地,在后山处远远得向这里观望着,此时,那些侍女们的心情和杨婵二女差不多,她们在为瑶姬担心的同时,也都在暗暗为于同祝福着,因为这位“大公子”虽然才来到家里没几天,却已经给她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特别是早上和于同相处过段时间的梅影,心中对于同的担忧更是点也不比杨婵和敖寸心少。

  时间分秒得过去了,众女在远处看着那片劫云,心里的担忧越来越重,杨婵紧张得抓着敖寸心的小手,不住得问道:“姐姐,哥哥和娘亲定会没事的,对不对?”

  敖寸心心里自然也没有什么底,但是为了不让杨婵过于担忧,还是强忍着自己的担心,故作平静的道:“不错,他们肯定会没事的,你不是说了吗,大哥他很厉害。”

  “对,你说得没错,哥哥定会有办法的!”

  想到于同,杨婵心里莫名得轻松了许多,也让敖寸心的小手轻松了许多,因为只是这会的功夫,她那白嫩的小手已经被杨婵握得有些发红了。

  却说于同,到了此时,眉头也不禁微微皱了起来,从开始到现在,雷劫已经劈下数百道了,威力次比次大,而且劫云也点散去的迹象也没有,而瑶姬,虽然仍能抗得住,但是却远没有开始时那么轻松了,而且体内的仙元力也已经消耗得七七八八了。

  这个时候,雷劫降下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不过于同不但没有高兴,反而更担忧起来,因为虽然慢了,但是威力却增加了许多,几乎每道都是上道的两倍,如果这样再持续数百道,别说是瑶姬了,就是自己和邪君也不可能抗得住,当然,于同也不相信天地间还会有如此强的攻击。

  终于在又道水桶粗的纯白色天雷降下之后,瑶姬突然闷哼了声,原本宝相庄严的俏脸之上露出了抹痛苦的神色,小嘴连更是溢出了丝鲜血,显然在那道天雷之下已经受伤了。

  到了此时,于同自然不能再袖手旁观了,想要帮助瑶姬,有两种办法可行,是于同用神力护住她,任由这些雷劫劈完,二是他干脆出手将劫云击散,但是这两种方法于同都不怎么想用,因为他不想让瑶姬错过这个淬炼肉身的好机会,除此之外他还有层考虑,那就是现在他有九成的把握可以确定,仙界根本就是邪君的大本营,如果他冒然出手的话,恐怕难免会被邪君察觉到,而在还没有找到另外三个纯阳之气的地点前,他还不想和邪君正面对上,那样他连成的胜算都没有。

  有了这两层考虑,于同看着气色越来越差的瑶姬也不禁焦急起来,在又是道威力空前的雷劫劈下,瑶姬猛得吐出口鲜血之后,他决定不再犹豫,哪怕是被邪君发现,他也不能眼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香消玉陨,当下运起神力,就想将天空点散去的迹象都没有的劫云击散。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灵机动,又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虽然没有亲自渡过劫,但他也知道,天劫是绝对不会无休无止的,而所有渡劫失败的人,也都不是因为实力不够,而是后力不继,此时的瑶姬也同样是如此,如果自己帮她恢复功力的话,她岂不是可以轻松得渡过这圣人劫了?

  想到就做,于同趁着劫云还在酝酿下道雷劫的时候,快速得来到瑶姬身边,挥手将她身上的轻纱脱去。

  瑶姬闭目只是要全心对抗天劫,并没有入定,于同的动作自然瞒不过她,感觉到他将自己的衣服脱去,瑶姬不明白他是想干什么,不过在睁开眼睛看到他那剑拔弩张的东西后,立马明白了他的想法,心中不由暗想,难道于同是看自己不可能顶得住天劫了,想让自己在最快乐的状态下灰飞烟灭吗?当然,这个死法对于她来说绝对是最好的,可是这样来,于同也绝对难逃死,而她又怎么舍得连累自己心爱的男人?于是开口拒绝道:“老公,不要管我了,你快离开这里!”

  于同并没有说话,只是下将瑶姬扑倒在床上,虽然没有什么前戏,但是由于刚才疯狂的痕迹还没有干,所以他还是很容易得和瑶姬合为了体。

  “哦”

  虽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但那猛然而入的超强快感仍是让瑶姬长长得娇吟了声,修长的玉腿下意识得抬了起来紧紧缠在于同腰上。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又是道纯白色的雷劫降了下来,此时于同虽然已经进入瑶姬,但还没有来得及帮她恢复功力,无奈之下,他只好先将自己的神力注入瑶姬的体内,帮她抗下了这道劫雷,却惊讶得发现,即使不是瑶姬本身的功力对抗,这次的天雷仍是对她的肉身完成了次淬炼,这个发现让于同大喜过望,如此来,岂不是说只需要自己对抗就行了?而瑶姬的身体只是当做了自己的神力和天雷对抗的个战场,根本不需要她做什么,但该得到的好处却是丝不少?

  而这个时候,瑶姬也感觉到了不对,因为这次更强的天雷降下后,她本以为自己绝对抗不住了,但是在天雷临身后,身体只是感觉微微麻,就什么事也没有了,这让她惊讶不已得看着于同问道:“老公,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会再说,好老婆,准备迎接最快乐的渡劫之旅吧!”

  于同哈哈笑,身子快速得动作起来,同时体内的神力也源源不断得注入到瑶姬的体内。

  做好了这切,于同见瑶姬春情荡漾,媚态迷人,更加欲火如炽,抱紧娇躯,耸动着屁股,下比下快,下比下猛,不停地狂。只的瑶姬娇喘连连,媚眼如丝,娇声的叫道:“啊啊好孩子娘亲好舒服啊你真会美美死我了啊你顶到娘亲的花心了啊小浪1b1被被你得美死了啊唷大鸡笆又顶到小1b1心了小浪1b1喔喔又进小1b1心了好大哦小浪1b1娘亲会会被大鸡巴亲儿子死的亲丈夫娘亲的要命的大鸡笆儿子呀哟哟娘亲的小浪1b1要被你整死了喔喔喔”

  瑶姬阵抽搐,只觉得于同那粗大的r棍像根火柱插在自己的荫道里,不停地抽动着,触到了花心,像似要进芓宫里似的。瑶姬的全身像火样的燃烧着,瑶姬觉得心中阵阵的燥热,娇脸上春潮四溢,香唇娇喘吁吁。

  于同听着瑶姬那滛声浪语的叫床声,更为卖力的抽锸着,滛水溅湿了大腿,阴囊敲击着荫唇,空气中充斥着滛荡的「啪滋啪滋」下体亲吻声。双手也移到瑶姬那高耸的大奶子,用力地揉捏着。在这样的双面夹功下,瑶姬更加欲仙欲死了,嘴里大声地呻吟着:“我美死了我的亲儿子嗯嗯哼美美死人了亲亲大鸡笆情哥哥呀喔喔酸酸死娘亲了你的大大鸡巴啊得娘亲这么爽哎唷啊好爽唷唷好儿子对大力点嗯哼唷娘亲的奶奶子被你揉揉得舒服死了人家好舒服好好爽嘛大鸡笆亲儿子啊啊快得娘娘亲的小浪1b1美美死了哎唷呀呀喔不不行了喔喔丢丢了娘亲丢给大鸡笆亲亲儿子了啊啊喔”

  瑶姬阵又阵的荫精直冲于同的竃头上,娇躯也随着丢精的爽快感抖抖颤颤着,股股的荫精涨满了整个小肉1b1,并沿着屁股流下,把床褥弄湿了大片。

  这时于同见瑶姬已经泄得娇软无力了,连忙让瑶姬面向下俯卧在床上,大腿分开成了个型,从瑶姬背后握着大鸡笆用力地往瑶姬滛水涟涟的小肉1b1中了进去,瑶姬回过头来对于同妩媚地笑,肥嫩的大屁股前后左右摇晃着配合于同的干。

  于同紧紧地抱住了瑶姬的纤腰,用大鸡笆抵着1b1心子,抽到1b1口又狠狠地了进去,再旋转着大竃头揉磨着瑶姬的1b1心子,使瑶姬已浪出滛精的1b1心又“噗!噗”地泄了大堆黏稠稠的滛液,小嘴里的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