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瞳,你喜不喜欢和我在起?”

  “喜欢啊!”她直接回应他的感情,“因为只有你对我最好,会准备好吃的东西给我吃,又不会管我吃那么多东西”

  伊藤龙井突然头痛的制止她继续往下说,“我了解了,但我不是要问这个,我是要问你,除了食物以外,难道我就没有其他的地方可以让你喜欢的了吗?”

  “当然有啊!你是除了食物以外,排名第二我最喜欢的人哟!”

  “是吗?”听到她的答案,他虽然不意外,却十分的不悦,他竟然会输给美食?他就不信,于是他又改变方式问她:“那我再问你,如果有天给你很多的食物,可是要你离开这里,那你要不要啊?”

  “不要!”

  这次她回答得好快,简直大大的取悦了他男性的自尊心。

  “我才没有那么笨咧,如果我离开你了,那谁要在半夜喂我吃消夜啊?”

  可恶!她接下来的话,简直要让他气死了,再怎么说,她都认为食物比他还要重要就对了。

  他阴寒着张脸,正想要找她算帐时,她却突然将自己柔软的身子挤进他的怀里,双手紧紧的攀着他的脖子不放,就连她最爱的零嘴被她给弃置旁。

  “其实,我最喜欢。最喜欢你了,如果你不要我了,那我的心就会很痛很痛,我才不要那样,就算给我很多很多的东西吃,我都不要离开你。”

  她认真的说着,身子紧紧的黏着他,生怕会离开这副她早就眷恋习惯的身体。在伊藤靖雪和她说了那些话后,她才发觉自己似乎离不开伊藤龙井,才明白他早已在她的心底生了根。

  她抬起脸庞,真诚的看着他,“真的喔,我没骗你,今天靖雪告诉我,我这副样子让人看了就倒胃口。而且你只是因为想要利用我才会娶我的,只要你得到伊藤集团后,就会不理我了。我听到之后好难过,我只要想到你再也不理我了,我就觉得心头好酸好涩,难过得好像要死掉样,所以我才会想说不要吃东西了,免得让你讨厌我不理我。”

  那女人费尽心思地想要把小瞳赶走的这笔帐他记下了。伊藤龙井的表情高深莫测,“原来,这就是你刚才为什么会自个儿趴在这里的原因啊!”

  看观月瞳认真的点点头,伊藤龙井忍不住敲了她的头下,失笑的对她轻斥:“小傻瓜!如果我真的很讨厌你大吃大喝的话,为什么还要帮你准备东西呢?”

  他这样的解释根本就无法安抚她的心,她依然十分难过的说:“可是,你上次也骂我天到晚吃个不停,好像只猪似的。”她在重复着他嫌弃的话语时,渐渐的没了声音。

  “笨蛋!”其实他也为了上次气得口不择言骂她的事显得有些不自在,但他却又忍不住斥责她,“那只是我时生气失去理智说出来的气话而已,你干嘛那么认真的去记我那些随口而出的假话呢?”

  “那”她的眼神突然亮,充满期待的圆圆脸庞闪着光彩,“你的意思是说,你也很喜欢很喜欢我罗?”

  她的问话,让伊藤龙井的表情有了丝丝的不自在,这种话,他根本就说不出口,这种温情的话语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在他的世界里,要他怎么回答呀?

  可是,他沉默得愈久,观月瞳脸上的光彩就愈黯淡,好似他的沉默以对,对她是种无形的伤害,而这种伤害在他沉默之时,不断的延伸扩展,让观月瞳那圆圆的眼眶里开始有了可疑的亮光,也让伊藤龙井第次感到不知所措。

  他只能无助的喊了声:“小瞳。”

  “呜”观月瞳猝然离开他的怀里,速度之快简直令伊藤龙井瞠目。

  他连抓着她的机会都没有,就见她滑落到地毯上去,用力的抓起刚才被她丢弃在旁的零食,将它不断塞人嘴里狠狠的咀嚼着,还哀怨的不停念着:“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靖雪说的点都没错,你根本就是很讨厌我,你”

  伊藤龙井听到伊藤靖雪的名字,马上就敏感的认为事情绝对没有观月瞳说的那么简单,她定不知道还和单纯天真的观月瞳说了些什么可怕的话,才会让他的小瞳这么介意。

  看到她这么难过,他什么理智顾忌都不见了,在观月念着要离开之际,突然大声喊了句;“好啦!我很喜欢你,这样总成了吧?”

  他才喊完,就发现她迅速的转身,用力的扑进他的怀里,让伊藤龙井吓了大跳。

  第八章

  每个在伊藤大宅工作的人或是做客的人,会发现件事情,那就是现在不论观月瞳出现在哪个地方,在观月瞳的身后,定都会出现伊藤龙井的身影。

  这种情况早就成为种习惯的自然现象,让他们早已见怪不怪。但是,却有人十分不高兴这种情况的发生,并且还决定要想办法分开他们。

  荷林手上拿着包他刚飞车从外面买回来的温热包子,脸上带着和善的笑容走到观月瞳的身前,并引诱的扬了扬纸袋,“小瞳,过来,这包子给你吃。”

  月瞳有些不以为然的睨了他眼,却在嗅闻到包子的香味时,忍不住咽了吞口口水,然后对他绽开了抹笑,“要给我吃的?”

  “是啊!我到这打扰你们,有些过意不去,我想你这么喜爱美食,不如就买点东西来回馈。”

  观月瞳接过他手上的包子,开开心心的吃了起来,赞赏的道:“嗯,真好吃,你在哪里买的?改天我要龙井帮我买。”

  荷林脸上露出抹温和的笑容,对她耐心的说:“这包子可是我在这里的个朋友介绍给我的,很少人知道呢!不过为了你,再远我也不觉得累。”

  他的话听在观月瞳的耳里根本就是不痛不痒,她完全没有感觉,也没有任何的回应,只是埋头苦吃,好像现在除了把这些美味的包子吃光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事可以吸引她的注意力。

  荷林再的在她的面前失去魅力,令他的男性自尊受到不小的打击,要不是为了自己的计画着想,他还真想好好的教训她顿。

  他实在不懂,为什么伊藤龙井会看上个看起来这么笨的贪吃女人?和他那些模特儿的美丽身材相比,这女人实在是胖到令人唾弃的地步,就不晓得伊藤龙井的眼光是哪里出了差错。

  他自以为是的想着,这可能是和她本身与生俱来的福气有关吧?只要想到这里,他就更觉得自己应该把这女人赶走才行,要不然她将会是他伟大计画里最大的阻碍。

  恶意的光芒闪而逝,俊俏的脸庞堆积出更多的笑容,“小瞳呀,我看你这么爱吃美食,荷林哥哥发现有个地方有很多你从没吃过的可口点心哟,你要不要和我起去吃啊?”

  观月瞳边吃着包子,边对他露出灿烂的笑容,“真的吗?那我和你起去。”

  荷林正在得意自己的计画顺利进行之际,却愕然的发现观月瞳竟然迅速的转身往门走去,他忍不住焦急的喊了声:“你不是要和我去吗?怎么又要走进去啊?”

  “我要去和龙井说声,要他陪我们起去啊!”

  若是让伊藤龙井跟着去的话,那他还有什么搞头?荷林上前拉住她的手臂,将她往后扯,“不必了,龙井现在那么忙,我们还是自己去吧!”

  “不要!我要龙井陪我去,这样东西才会更好吃。”

  观月瞳因为心想要去找伊藤龙井,没有看到身后的荷林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凶狠狰狞,扯住她手臂的手劲也十分的大,毫不在乎抓痛了她。

  “小瞳,真没想到你竟然把我当成你吃东西时的调味料

  了。”伊藤龙井突然出声,看似调侃的话语里却充满了警告与冰寒,那是针对荷林的。

  荷林在听到伊藤龙井的声音时,脸上的表情丕变,随即呵呵大笑出声,松手放开了对观月瞳的钳制,不甘愿的让观月瞳飞奔到伊藤龙井大张的怀里。

  “龙井,真没想到,我竟然能亲眼看见你被个小女人给收服了的精采画面哪!”

  伊藤龙井伸手环住月瞳的腰,死寂的眸光射向荷林,“你认为她就是我的弱点吧?”

  他的话让荷材的脸色微变,“不!我当然没这么想过。”

  “你当然没有这么想过,你只是认为将她从我的身边带走,就可以让你得到伊藤集团,并且成为总裁,对吧?伊藤靖昀。”

  荷林在伊藤龙井说出伊藤靖昀这个名字时,先是阵静寂,然后才又大笑出声,“龙井,你到底在说什么呀?该不会是恋爱把你的脑袋给冲坏了吧?我怎么可能会是”

  伊藤龙井根本就不想听他废话,直接打断他的话;“你不必再多做掩饰,若是没有把握的事,我又怎么会说出口而打草惊蛇呢?”

  他早就知道伊藤龙井是个十分厉害的对手,只是他没想到什么事情都逃不出他的眼,他实在痛恨这种感觉,他知道自己再怎么狡辩没有用了。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的身分的?”

  “个刻意要来和我做朋友的人,我当然会更加小心的防备注意,所以我几乎是开始就知道你的身分;你所知道的我,不过是我故意要让你知道的罢了。”

  言下之意就是,他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连要面对的敌人的底细都不清楚就想要来招惹他,也未免太过不自量力了。

  伊藤靖昀明白伊藤龙井根本就不将他给看在眼,这让他十分的生气,“哼!伊藤龙井,你这个可怕的大煞星,要不是因为你的关系,我就不必到人生地不熟的国外去求生存,而伊藤集团也未必会是你们父子的,这笔帐我当然要向你讨回来。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最好”

  “喔,听你的语气,似乎有了万全的准备想要和我较高下罗?”

  “那也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再说。”道绝对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的声音突然响起。

  伊藤靖昀有些吃惊地看向发声处,禁不住喊了声:“伯父?你”

  伊藤正雄的表情是严肃而阴沉的,连语气都显得凌厉。“靖昀,你和靖雪两个人真是让我失望,我原本还希望我的猜测是错的,也期望你们兄妹俩能及时回头。”他拉着伊藤靖雪出现,然后让她和她哥哥站在块儿,才又继续道:“但龙井却告诉我,要我别太过天真,他说你们既然打算这么做,就绝不可能会回头的。”

  伊藤正雄的话道出了所有的事实,让伊藤靖昀与伊藤靖雪两兄妹的脸色有些骇然,忍不住同时开口。

  “你们早就知道了?这怎么可能?”

  伊藤正雄看得出伊藤龙井并不想解释,于是他继续道:“贪婪是人性的表现,尤其伊藤集团又是这么大的块肥肉,要人不动心都难。就连龙井都可以为了伊藤集团而答应我和小瞳结婚,我当然也可以理解,你们两兄妹怎么可能会满足于我固定拨给你们的零用钱,并不加抗议的就出国去进修呢?’,

  伊藤靖昀在他的话说到这里时就大概都了解了,于是他猜道:“所以,你就要人特别注意我们?只是我不懂,我已在当年安排了场完美无缺的意外,演出了场失踪记,你们怎么又会怀疑到我的身上来?”

  伊藤龙井先是瞪了自己的父亲眼,才冷眼看向伊藤靖昀。“就是因为太过完美无缺,所以才会有问题,这就是你最大的错误。发生意外这种事绝不龙套上完美无缺这种形容词的,冲出海外的车子确实不容易让人再往下去找寻证据,只可惜我是个死要见尸。讲求真实证据的人,所以你的完美安排,才会让我更加的怀疑;而荷材大师在近几年内迅速的窜红,也是让我怀疑的地方,我只要点点的往下查,就会发现更多的疑点与证据,让我明白,有人在搞鬼。”

  “既然你们都知道了,为什么还要不动声色的让我们住进你家?”

  “因为,我喜欢欣赏已握在手掌心的猎物在我的眼下做着垂死挣扎的模样,这让我感到莫大的享受!”

  他绝然冷酷的话,让他们同时颤。

  伊藤龙井在他们发着抖时又继续说;“我举办这场婚礼的原因是,既然都有个傻瓜自动上门来受死了,那我何不让另个不具杀伤力的隐形敌人也主动送上门来受死呢?我的婚宴不就止你乖乖的从法国飞回来了吗?”

  如此无情的话,让伊藤靖雪十分的生气,纵然心底非常害怕,也不想让他太好过,毕竟她不甘愿自己就这么轻易的失去了本该属于她的荣华富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