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民族主义(1/2)

加入书签

  王兆星接过了蒋北铭递过来的书信,又把自己写的东西递了过去:“你也看看,这是我给两个委员会的报告,我也把这次事情的前前后后都写在了上面,包括你做出放走涛敏的决定。”

  蒋北铭把王兆星递过来的几张纸推了回去:“我就不看了。我知道你对我这次的做法心里有意见,把这两封信送回去吧,家里会拿主意的。”

  榆林湾召开了2个委员会的会议,这次是秘密的,除了十几个委员,谭静和张国栋只邀请了陆天翔和史显扬参加了这次会议。

  蒋北铭和王兆星传递回来的两封信在各个委员的手里传阅着,等大家都看完了这两封信,张国栋终于开口说话了:“大家都看完了,蒋北铭和涛敏见面的情况大家也都知道了。现在是12月份,曾广贤前几天也飞鸽传书回来,把台湾的事情向家里汇报了。再有一个多月咱们又要召开新一年的穿越大会了,我和谭委员长商量了一下,希望大家能先拿出一个意见来。”

  每个人都知道张国栋这些话的意思,因为王兆星在信里向委员会和军委会建议免掉蒋北铭的最高军事指挥官的职务,王兆星对蒋北铭这次的处理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张国栋说完却没有人接话,每个人的心里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包括许朗和史显扬也是如此。这么多年,蒋北铭在榆林湾的地位是稳固的,他的所作所为也是得到了所有穿越者的认可。但是这次的事情,如果仅仅从事情的本身来说,蒋北铭的确是违反了穿越大会的规定,擅自放走了涛敏。可是蒋北铭的这个做法似乎又不是毫无道理,更谈不上以权谋私。对于王兆星的建议,每个委员都觉得不是那么的合适,却又找不到理由来拒绝。

  大家沉默了一会,陆天翔第一个开口:“既然大家都不说话,还是我来说说吧。蒋北铭这次的做法是有些欠妥,王兆星的提议也符合程序,但是我个人觉得还不至于罢免蒋北铭的最高指挥官的职务。”

  陆天翔环顾了一周,依旧没人说话:“诸位,对涛敏和涛功进行消灭的确是穿越大会做出的决议,可是这是我们2年前做出的。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涛敏说的那些话我感觉是他的真心话。如果我们贸然的除掉他们,对局势会有什么影响这个很难说。”

  “陆老。”终于有人提出不同意见,“您刚才也说到了程序,既然这样,我想说的是,我们这些年一直争吵的,一直努力的不就是要建立一个严格遵循程序,遵循法律的社会吗。北铭是对榆林湾,对穿越集团尽了很大的努力,但是法不容情。”

  陆天翔没有回答,史显扬说道:“法不容情,法无外乎情,哪个对,哪个错,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现在想问一个问题,这也是许朗六年前问过的那个问题,满族到底属不属于中国。如果涛敏说的是实话,我们到底能不能接纳他。”

  众人都互相看了看,没人说话,许朗说道:“我自己的问题还是我自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