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新的打算(1/2)

加入书签

  “谁拉着那个中尉去喝的酒?”许朗又问道。

  “原先被叶战打过的那个张翔。”

  许朗没有再说话,张海问道,“你怎么不说话了,你鬼点子多,出出主意。”

  “我先理顺一下。”许朗拿出一支烟抽了几口,静静的想了一会,“崇祯的意图很明显,册封周磊和王谦祥,包括让明朝军官拉拢教导团的人都是为了分化咱们。高起潜的意图也很明显,目的是要将王承恩挤下去。那么王承恩是什么意思,他能这么心甘情愿的让高起潜得手吗,温体仁那边是什么态度?”

  “我也去找过温体仁。”蒋北铭回答道,“不过这个老狐狸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虽然王承恩也不甘心,但目前还没和我们透露过想要怎么做。”

  “许朗。”张海问道,“你能不能想个办法,帮助王承恩扳倒高起潜。如果让高起潜弄倒了王承恩,那咱们的日子可就不太好过了。”

  “扳倒高起潜没什么问题,在原先的历史上,卢象升就是死在他的手上,但问题是用什么方法才能扳倒他。”许朗边想边说,“王承恩和高起潜的事是他们太监的内斗,温体仁应该不会插手,咱们需要找一个太监来帮王承恩,可是找谁好呢。”

  蒋北铭突然想起一个人:“许朗,你觉得曹化淳怎么样?王承恩刚进宫的时候就属曹化淳名下。”

  “张海、北铭。”许朗没回答蒋北铭的问题,反而说起了另外的事,“你们觉没觉得咱们这几年在北京的工作出了一些偏差。”

  “你又想起什么来了。”蒋北铭笑道,“我问你曹化淳怎么样,答非所问。”

  “曹化淳没什么问题,他本来为人还算忠厚,也没什么恶迹,能帮王承恩。”许朗摸了摸身上,却发现没烟了,“谁带烟了,先给我一支。”

  许朗点上了张海递过来的香烟继续说道:“我要说的是咱们这几年在北京走的路有些窄,咱们现在只和王承恩、温体仁的关系比较近,别的太监和官员基本没什么往来。当年咱们一直按照原先的历史来安排咱们的方向,却忽略了历史会因为咱们而改变。我想下一步咱们还要多结交一些大明的官员,朝廷上能多几个人帮咱们说话是最好不过的。”

  “这都是以后的事。”张海说道,“你还是先说说现在该怎么办吧。”

  “北铭。”许朗说道,“这几天你找个时间,我和你一起去见见王承恩,咱们开诚布公的和他谈一次。”

  “你想和他谈什么?”蒋北铭问道。

  “我想谈三件事。”许朗伸出了一根手指头,“第一,还是琼州府收税的事;第二,关于帮助卢象升剿灭流寇的事;第三,就是他和高起潜的事。”

  “这几件事有什么联系吗?”蒋北铭和张海都没想明白。

  “呵呵呵呵。”许朗笑道,“联系是普遍的、客观的、多样的,你们高中没学过政治吗?”

  “去一边去。”蒋北铭和张海一起笑骂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