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莫亦铭。这橦别墅这个房间这样的情形,真是让人觉得格外讽刺。

  夜很静,随着走廊里传来清晰的脚步声,林妙可端着吃的东西走过来。她先看了眼余小西,才将粥放在床头上,见莫亦铭还在睡便起身往窗边走去。

  “林小姐。”守在门口的人见状上前挡在她面前。

  “怎么,还怕我吃了他?”林妙可问。

  “莫总的吩咐。”那人低下头道。

  林妙可虽不遭莫亦铭待见,但是她是唯这么多年跟在他身边的女人,自然地位与别人与不太样。

  “放心,她的拳脚功夫你也见识过了,应该知道动起手来,我打不过她。”林妙可说。

  那人迟疑了下,大概觉得她说的有道理,这才退下去。

  两个女人四目相对,林妙可半晌才将视线移开,看着黑漆漆的窗外,问:“是不是很得意?”

  她伤了莫亦铭,莫亦铭不但不生气,还派了别人保护她。这样的待遇,林妙可想都不敢想。他可知道?哪怕他在自己脸上多停留秒,她都会无比开心。所以说人是犯贱的动物,越得不到的才越最好。

  余小西却并没有表现出她口中说的得意,脸上甚至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望着外面寂静的院子,仿佛直在不动声色观察着外面。

  其实林妙可在她扎了莫亦铭那刀之后就懂了,这个女人已经不爱莫亦铭。如果爱的话,绝对下不去这刀,如果爱,在医生给莫亦铭治伤的时候,不会连眼都不肯施舍。

  个女人可以绝情到这个地步,谁还敢相信她爱着这个男人?

  “我帮你离开这里怎么样?”林妙可突然低声说。

  余小西侧目看着她,仿佛有些意外。

  “莫亦铭输的药里我让人放了安眠成分,时半会不会醒过来。我给你当人质,他们绝对不敢乱来。”

  “你有那么好心?”余小西问,脸上充满质疑。

  “你不信我也没别的办法,难道你自己走的掉?”林妙可问。

  不可否认,她还是抓住了余小西最渴望的东西——离开。她要离开这里,离开莫亦铭,所以这时候余小西就算明知道有陷阱,还是决定赌把。

  她慢慢走到床边,目光落在睡着的莫亦铭脸上,暗色的床单映着他毫无血色的脸,看起来睡的很沉。

  记得几天前骆少腾躺在床上的样子也是这样的,受伤的位置都样。只不过彼时是骆少腾抓着她的手捅进了自己的身体,而面前的男人——

  思绪被身后传来的脚步声打断,林妙可跟了过来,问:“考虑的怎么样?”话音刚落,只听哗啦声,瓷器碎裂的声音从暗夜里突兀地响起。

  与此同时,门口站的那人听到动静马上闯进来,只见原本摆在床头柜上的花瓶碎了,百合掉在片积水和瓷片中,而余小西手里握着碎片抵住林妙可的脖子。

  “林小姐!”那人喊。

  “别喊,我走不出这里可是会杀人的。”余小西威胁。

  她个弱女子,男人虽不信她真的敢杀人,但是莫亦铭就躺在床上。虽然没有人亲眼所见,但都清楚那刀切切实实就是这个女人捅的。

  男人脸色很难看,但是他顾及林妙可的安危不敢轻举妄动。

  余小西挟持着林妙可出了卧室,然后将他与莫亦铭锁在了屋子里。

  林妙可带她推开隔壁的房间,找了套佣人服给她换上。

  莫亦铭的房间里传来剧烈的拍门板声,已经惊动了楼下的人。他们以为莫亦铭发生了什么事,快速涌到楼上去撞莫亦铭房间的门。

  林妙可趁乱将她带下楼,因为穿着佣人的衣服,又跟在林妙可的身边,时也没有多少人注意他们。当门被撞开,守着莫亦铭的那人将情况说明白之后,两人已经迅速进了厨房

  林妙可推开厨房的个窗户,说:“外面我也已经安排好了,你应该很顺利就能出这个门,剩下的靠你自己。”

  其实两个女人这样有恃无恐,完全是因为都笃定莫亦铭不会杀她们。

  余小西当然知道林妙可不会那么好心,可是她心里惦记着骆少腾,也知道自己在莫亦铭身边并不是真的安全,还是决定冒这个险。

  从窗子跳出去,也果然如林妙可说的那样,很轻易就出了别墅。

  天色已晚,外面到处都是黑漆漆的。毕竟是冬天了,山里风声凄冽,其实很吓人。但是人到了某种境地,就已经感觉为到害怕了。她现在心里只有个念头,那就是下山,然后找骆少腾。

  冬天的风,刀子样刮着脸颊,痛痛的。

  她脚步急促地往下跑着,跑了很久,快要筋疲力尽的时候,前面突然闪出几条黑影。她脚步下子顿下来,戒备地看着他们朝自己靠近。

  他进些,她退些,这样连退了几步,她问:“林妙可派你们来的?”仿佛她跑出别墅的那刻,就已经预料到林妙可会这样做。

  那些人没有回答,只是继续朝她走近。

  余小西脚下踩到铺路的小石子,硌脚,她不动声色地挪了挪脚,又问:“她让你们杀了我吗?”心里却计算着,自己可以跑掉的机率有多少。

  男人仍然没有回答,余小西决定先发制人,还没有行动,肩就已经被人压住。她有些意外地转头,视线昏暗中,隐约辨别出男人的五官:“许辰逸?”

  许辰逸说:“别怕,我不会伤害你。”

  “他是你的人?”余小西问。

  虽不知他为什么这时候会在这个地方出现,但是或许是因为他救过自己,也并没有真正伤害过她,所以对他的戒心少些。

  许辰逸见她没有再出手的打算,终于慢慢松开了她,然后看向那几条人影,说:“散了吧。”

  几人便无声无息地散去,然后不远处渐渐传来车子的引擎声,辆黑色的轿车停在路边。

  许辰逸走过去帮她打开车门,说:“上车吧。”

  余小西却面色狐疑,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如果说是为了你来,你会相信吗?”许辰逸问,副坦坦荡荡的模样。

  尽管她不愿意多想,还是会听到这句话里隐约带着某种感情的暗示。

  余小西诚实地摇头,就算他对自己还有那种想法了,她不相信他会这么巧,就知道她在这里有危险。

  许辰逸故意叹了口气,说:“你应该知道我跟莫亦铭有些瓜葛。”

  她与莫亦铭没有重逢之前,余小西是在夜宴里见过他的,应该可以猜得到。

  “所以呢?”余小西不喜欢这么模棱两可的答案。

  “所以,我们虽然偶尔合作,却不是可以完全信任的关系。我的人发现他这两天调了很多人上山,于是我特意留意他的举动。”说到这里,他好奇地问:“你怎么逃出来的?”

  “林妙可放我出来的。”余小西回答。

  “哦?那么说先前埋伏在这里的人是林妙可的?”许辰逸眉头轻蹙。

  “她果然找人对付我。”余小西点也不意外。

  这若是隔在往常,她完全不会往这方面想的,也完全想不到人可以这么复杂。但这几天的经历让她渐渐适合,觉得林妙可干出这样的事来,绝对点都不意外。

  “你知道她没安好心,你还敢往外跑?”许辰逸有点意外地看着她,也佩服她的胆量。

  “总要搏搏。”余小西回答,她当时也是没有办法。

  “那你现在是准备冒险自己跑下去,还是准备相信我次?我可不保证林妙可只安排了这么伙人等你。”许辰逸问,还维持着开车的姿势。

  余小西闻言,果断地弯腰坐进车内,许辰逸随后也上了车,车子便朝着山下开去。

  路上有经过围栏断裂的地方,余小西偶尔会看到山中反射过来的光线,那时在山中搜寻的人,但毫不知情的她并没有多想。

  载着她的车下了山后,她便开始坐不住,尤其已经进入闹市区,不由对许辰逸,说:“许先生,麻烦你把我放在路边可以打车的地方就好了。”

  许辰逸转头看着她,可以感觉到她也并非十足的信任自己,刚刚跟他上车只是别无选择,不由有点无奈。说:“林妙可和莫亦铭的人到底有多少,你也不清楚是不是?”

  余小西不知他要说什么,看着他。

  “安全起见,我建议你不要单独出现,不如先回我那里。”这时候提这种建议像绑架似的。

  “不能直接送我回去吗?”余小西问。

  许辰逸耸肩,说:“你太看得起我,有些地方我的车不能进入。”

  骆家老宅的那片区,大部分都是政府要员的私宅,他许辰逸可是市对立的头号人物。

  余小西知道他说的实话,犹有点不甘心,咬唇:“至少让我打个电话报平安。”

  他不能送自己,让骆家的人来接总可以吧?

  “好。”许辰逸爽快地答应,将手机递给她。

  “谢谢。”余小西接过手机,马上拔了电话给骆少腾,只是直提示正在关机。她又打了骆家老宅的电话,同样联系不上人。

  不管是骆少腾还是骆家,都是很谨慎的,平时家里即便有事,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她心里开始不安。

  车子已经开进许辰逸的家,他见她脸愁容,说:“今天很晚了,你就在这里安心住晚上,明早如果再联系不上,我给你想办法?”

  余小西只能相信他,点点头。

  连日来的折腾,弄的她精神本来就不好,更不用提好好休息。陌生的环境还是让余小西心里有些不踏实,所以勉强吃了点东西,便回了许辰逸给她安排的房间。

  与莫亦铭那里样,这里里里外外也都是人,戒备森严。她只眯了小会儿,就感觉肚子有些不舒服,坐起来摸了摸,打算找杯水喝。

  外面,许辰逸将佣人也摒退了,就自己亲自坐在外面的起居室守着她。

  电视台正在重播今天关于飞凰集团股东大会的事,飞凰两大股东缺席。其中,今天某路段思围栏被毁,辆白色奥迪冲入车下发生爆炸,警方也已初步确认,驾驶者正是今天缺席的飞凰总裁骆少腾。

  这则新闻出来,几乎在市掀起狂潮,飞凰和骆少腾的名字几乎占据所有的新闻版块。

  “许少,余小姐如果明天联络不到骆少,你打算怎么跟她交待?”许辰逸的意思,显然是不想余小西知道。

  “交待什么,事情又不是我做的。”

  话音刚落,身后便传来杯子碎裂的声音。两人同时转头,便见余小西面无血色地盯着屏幕。

  132恭喜你,怀孕了

  两人同时转头,便见余小西面无血色地盯着屏幕,上面还播放着骆少腾车子爆炸的新闻,画面是记者拍到的现场照片。枯草地上片焦黑,到处都是零散的车子残骸。画面就定格在上面,她仔细分辨着播音员嘴里提供的讯息。

  “余小西。”许辰逸紧张地上前,伸手,想要扶住她。

  余小西却下意识地退了步,碰到地上的杯子碎片,发出连串刺耳的声响。

  这时许辰逸的手下见状,拿起遥控器将电视关了。音量本来就很小,空间里少了播音员的声音,瞬间就安静下来。

  余小西这才将目光转向许辰逸,问:“他坐的车子爆炸了?”声音干涩,但极力控制着让自己平静。

  他,自然是指的骆少腾。

  许辰逸抿着唇,看着她那副隐忍的模样,明明害怕的手都在颤抖,却表现的自己很冷静的模样。

  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撒谎吗?事实摆在面前,他说什么她都不会信。

  余小西原本只是想听些安慰的话,哪怕是欺骗,那样她的心也不会紧张到这个程度。显然,他并不想欺负自己。余小西突然抬脚便外跑。

  许辰逸反应过来,将她抱住。

  “我要去找他。”余小西挣扎,刚刚极力想要表现的冷静完全不复存在。

  “他自然有人找,所有人都在找了,不差你这个。还有,你别忘了那是莫亦铭的地盘,你刚从他身边逃出来,难道又要回去?到时骆少腾被安全了,你却又落到手里,不是还要受他威胁?”许辰逸劝。

  她可能没照过镜子,她现在的脸色真的很难看,不是因为担心谁,而是好像身体真的很不好的样子,她需要好好休息。

  余小西现在满脑子都是骆少腾车子坠下山的消息,又怎么听得进去呢?所以他那些道理和分析,她个字都没听进去,只用力地去拽他锢住自己身子的手臂。

  她虽然是个女人,用尽全身力气的时候也不是那么好制服,许辰逸也是费了很大的力气。

  余小西眼见走不了,低头竟狠狠咬上他的手臂。

  许辰逸吃痛地皱起眉,却始终没有松开。

  余小西嘴里都血,看着他这样对自己,突然也咬下去,她说:“求求你了,让我去吧?”

  许辰逸并没有错,他也没有义务保护自己,所以她现在的举动很恩将仇报,可是她明知道骆少腾生死未卜,她如何能在这里安稳的地等下去?

  许辰逸的手臂上留着两个带血的牙印,对上她凄楚哀求的眼睛,心也莫名地被揪起。

  他说:“余小西,你再冷静”

  余小西却用力推开他,可能用劲过大,原本就不舒服的腹部传来阵绞痛。她下意识地佝下身子,双手抱住肚子。

  许辰逸看到她脸色变得更加难看,额头转瞬就渗出汗来,也跟着紧张起来,问:“怎么了?”

  “肚子痛。”余小西老实回答。

  许辰逸看着她的模样,那刻仿佛意识到什么似的,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那样出奇敏感,反正心里升起股奇异的感觉,连忙打横将她抱起来,说:“去医院。”

  这样的时刻已经没有人去计较举止暧不暧昧,身体要紧。

  虽是春节临近,深冬却并未过去,夜里的风极冷,许辰逸出门时顺手抄了自己的大衣给她裹上,拉开车门将她放进去。

  车子开出许宅之后,其它人也已经准备就绪跟在后面,阵势有点儿大。

  “许辰逸,送我去山上吧。”余小西抱着肚子,心里还在记挂着骆少腾。

  许辰逸手握着方向盘,目光望着外面沉沉的夜色,心里却是想的另外件事。半晌,才沉吟地问了句:“你们是不是打算要孩子?”

  好吧,他个大男人在这样的情形下问她这样的问题,的确特别尴尬。

  余小西冷不丁地听到这样的话也是楞了下,有点后知后觉地看向他。

  许辰逸目光虽盯着挡风玻璃外的路况,也能感觉到她的目光,被盯的更加不自在起来,俊脸微赧,觉得自己真是疯了,这事怎么能由他来提醒?

  可是如果他不说,她这样好像又没有意识到,肯定还会坚持去找骆少腾的,那样很危险。

  余小西的手还抱着肚子,看着他侧面露出的懊恼神情,突然就明白过来他的意思。猛然将脸转到窗外去,脸上的尴尬比他更浓。

  车厢内的空间那样静,只闻到两人轻浅的呼吸。她尴尬过后,认真计算着自己的经期,果然好像推迟了些日子,只是因为最近事情太多,都没有特别去太过在意。

  手在腹部无意识地轻轻触动,这里——真的会有个小生命存在吗?如果已经有了,那就是她与骆少腾结合而缔造的小生命。

  这种感觉很神奇,让她不自觉地有些紧张,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觉得肚子里传来的痛感更加明显。

  她蹙眉,呼吸深重。

  “怎么了?”许辰逸紧张地问。

  余小西摇头。

  许辰逸见她仍然捂着肚子,应该是不舒服,于是车子提速,往医院开去。

  到了医院,虽然说明情况,但暂时谁也不敢确定她到底是不是真的怀孕了。医生问了些问题之后,决定先给她做个抽血化验。

  因为等化验结果还要段时间,她又不舒服,所以许辰逸安排了病房让她躺下来等。而许辰逸的人怕出事,几乎站满了整个人走廊。

  他们可不比骆少腾的保镖,个个都混黑道的,弄的护士都要绕道走。有的护士则躲不掉,比如给余小西送化验结果的人,她战战兢兢地走到病房前,伸手敲了敲门。

  许辰逸拉开门板,模样温和,说:“进来吧。”

  男人帅真不是点作用都没有,他只是唇角微动了下,那表情都算不得是笑,就弄的女护士心花怒放,心里的害怕顿时减轻不少。

  护士有些脸红地从他身边走过,站在余小西床前,说:“恭喜你,怀孕了。”

  余小西则抬头看着她,表情有点发楞。

  护士是妇科的,对于孕妇及家人听到这样的消息,见过各种各样的反应,倒也不觉得奇怪。见她有点懵,只以为她高兴坏了,将化验单放到她的床头,说:“医生会会安排你做详细的检查,先好好休息吧。”然后离开。

  直到病房的门关上,余小西才有点反应过来,拿过护士留的单子,看到上面妊娠6周字样。虽然在车上许辰逸提醒的时候她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是当真的被证实,她还是有种在梦里的感觉。

  因为她来之前已经有过不舒服的经历,医生的检查安排的很快。她心里紧张,整个过程都有些不知所措,完全是别人个指令她个动作地完成,最后回到病房里。

  医生拿着记录本在她床前,叮嘱:“你现在已经有点动了胎气,所以需要好好卧床休息,放松精神。除了不能剧烈的运动外,也忌情绪激动,平时呢,要多吃些有营养的东西,比如”

  医生说了很多,都是些平时注意的事项等等,甚至发了手册给她,让她慢慢看。

  折腾完这些,天色都快亮了。

  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