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第153章(1/2)

加入书签

  度查找第一

  作者:曾九

  一五三

  龙坤老巢舒适的客厅里,龙坤和濛冲兄二人懒洋洋地坐在沙发上正天南海

  北的聊的起劲。濛冲坐在一张宽大的单人沙发上,姿势有点怪异。他下半身裸着,

  那条伤腿搭在旁边的沙发扶手上,一边和龙坤聊天,嘴里还不时嘶嘶地轻声抽气。

  原来,在他两条岔开的大腿中间,赤条条地跪着双手反剪的蔓枫。她正伸长

  了脖子,张开小嘴,含着濛冲胯下那条黑乎乎的大肉棒正吱吱地吸吮着。

  此时的蔓枫满脸憔悴,脑子麻木的像块木头。但她嘴上的动作却丝毫也不敢

  怠慢,忍着胸前一阵阵传来的酥麻酸胀,拼命伸长脖子,把含在嘴里的大肉棒一

  次次深深地送进自己的喉咙,柔韧的香舌在硬邦邦的大肉棒上胡乱地舔舐着。她

  现在是身心俱疲,肉体和精神似乎马上就要崩溃了。

  昨晚在接风宴上濛冲那一场暴风骤雨般的淫虐之后,那群狂躁的男人又继续

  狂喝暴饮,她就保持着濛冲离开时的姿势,岔开着腿斜靠在椅子上无人理会。下

  身变得粘糊糊冷冰冰的,大股的浓浆糊满了她的下身,顺着椅子流淌到地上。

  男人们喝的忘乎所以,真的把赤条条仰在酒桌中间的她当成了一道下酒菜。

  不时有人上来,从她的胯下抠出一坨腥臭的浓浆,杵到她的嘴里,强令她吃下去,

  引来七嘴八舌的讪笑。

  还有人双手握住她充盈着奶水的乳房用力挤压,看着乳汁的细流划着抛物线

  落到半米开外的地上,打湿黑乎乎的地面。围观的人群中不时爆发出阵阵狂笑。

  不知是谁带的头,有人一边狂饮一边脱了裤子,对着蔓枫赤条条的身子就撸

  了起来。在一片狂躁的大呼小叫中,那粗硬的大肉棒渗出了粘液,眼看要爆发了。

  围观的男人们吆五喝六地命令蔓枫张开嘴伸出舌头。那家伙把肉棒对准蔓枫张开

  的小嘴,呼地把一滩浓白的粘浆喷到了她伸出的舌头上,同时也喷得她的脸上一

  片狼藉。

  他们狂笑着不许蔓枫闭嘴,眼看着那浓白的浆液一点点变得透明,顺着她的

  嘴角流淌下来。这时另一个撸到了爆发点的男人又冲了过来,又一大股腥臭的粘

  浆冲进了蔓枫的口腔。

  蔓枫几乎要窒息了,她大张着嘴,吃力地维持着那难堪的姿势。嘴唇舌面上

  挂着大滩的粘液,口腔里也满是浓浆。他们既不让她咽下去,也不许流到地上。

  她简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只能偷偷地一点点把嘴里已经液化的粘液咽下肚去。

  一个一个的男人冲上来,一股又一股热乎乎的浓浆喷到她的脸上,冲进她的

  嘴里,整整一个晚上,她就这么张着嘴,也不知道吃下去多少腥臭的精液。

  到他们偃旗息鼓的时候,蔓枫的身子已经软的动弹不得了。他们把她拖下椅

  子,架到水龙头下简单地冲洗了一下,就赤条条地塞进了濛冲的被窝。濛冲在被

  窝里醉醺醺地搂着蔓枫的裸体,居然还没有忘记让人找来两根细细的丝绳,将蔓

  枫的两个乳头死死地捆扎了起来。

  这一夜,蔓枫简直就如同在地狱里走了一遭。她已经记不清在这一夜当中被

  这个似乎有着无限体力的公猪似的粗野男人强暴了多少次了,最让她难以忍受的,

  还是胸前那几乎要爆炸的充盈胀满的痛苦感觉。

  清晨,当蔓枫被两个男人从被窝里赤条条地拖出来的时候,不但两条大腿中

  间粘湿的一塌糊涂,而且她胸前的一对乳房胀得像两只打足了气的大皮球,暗绿

  色的血管蜿蜒在几乎变得半透明的皮肤表面,她甚至害怕谁要是不小心碰一下,

  那圆滚滚的乳房会突然爆裂开来。

  他们把她架到餐厅里,吃饭的男人比昨天晚上少了不少,但也有十几个人。

  龙坤和濛冲兄俩仍然坐在首席。他们笑呵呵地看着手下把全身一丝不挂的蔓枫

  架到跟前,反剪双臂跪在他们的脚下。

  濛冲伸手捏住蔓枫的一只发紫的乳头,提起她那鼓胀如皮球的乳房,用手掂

  了掂。然后小心地解开捆扎住乳头的丝绳,拿起桌上的一只小碗,接在了乳头的

  下面。

  他手指一松,失去了束缚的乳头顿时像开了闸的水龙头,乳白色的奶汁急急

  地冲了出来,打在碗壁上,很快就积了小半碗。

  胸口上的压力慢慢在降低,蔓枫的心情轻松了一点,她刚刚想要喘口气,胸

  前一痛,乳头又被那只大手死死捏住了。她的心一下又提了起来。几秒钟之后,

  那只手又松开了,乳汁继续喷涌。蔓枫发现,原来是濛冲换了只碗。

  她偷偷抬眼一看,赫然发现桌子上一字排开摆了十几只小碗。她的心中不禁

  一阵战栗:「天啊,他们这是把我当成什么了给他们做性奴还不算,难道还要

  被他们当作奶牛来玩弄吗」想到这里,蔓枫真的恨不得马上去死了。

  可她知道自己现在就是龙坤兄手中的玩物,不管多么不情愿,也没有丝毫

  反抗的可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濛冲捏着自己的乳头,一碗一碗地把自己的乳汁

  灌进去。一边的乳房空了又换另一边,直到所有的小碗都灌上了乳白色的奶汁,

  濛冲这才撒了手。

  他自己端起一碗乳汁,朝龙坤和他的手下举起来说:「来来来,人人有份。

  昨天兄们给我接风,又让我和老熟人枫奴重逢。濛冲我高兴。今天我是借花献

  佛,和兄们干一个。谢谢兄们了。」说着端起那碗乳汁一干而尽。

  龙坤和他的手下早都跃跃欲试,濛冲话音未落,就一人端起一碗,互相碰着、

  说笑着,争先恐后地咕咚咕咚把碗里的乳汁喝了个底朝天。

  濛冲一边抹了抹嘴边的白色奶渍,一边咂着嘴拍拍蔓枫的脸道:「枫奴,味

  道不错啊,又香又甜。以后,你的奶可一点都不许糟蹋,都给人留着。」

  蔓枫心中一阵刺痛,直挺挺地跪在人群当中,胸前的两个硕大的乳房像两条

  被倒空了的口袋一样软塌塌地耷拉在胸前。她垂着头低声应道:「是,人。」

  满屋子的男人哈哈大笑。濛冲抓起桌上的早餐大吃大嚼,一边吃还一边捡起

  扔在桌上的丝绳,把蔓枫的两个乳头重新紧紧地捆扎了起来。

  吃过早餐,龙坤拉着濛冲向客厅走去。濛冲拄着拐走了两步,忽然想起了什

  么,低声问龙坤:「大哥,枫奴打昨天晚上就没有吃饭,就让她饿这么着」

  龙坤朝他嘿嘿一笑调侃道:「怎么,上过床就算是夫妻啦,老学会怜香惜

  玉了」说完一边拉着濛冲在沙发上坐下来,一边对外面喊道:「把枫奴带过来,

  让老二喂喂她。」

  兄二人刚刚坐下,还没来得及说话,几个大汉就架着浑身瘫软的蔓枫走了

  过来。龙坤指指濛冲的脚下,大汉们扑通一下就把蔓枫赤条条地按着跪在了那里。

  龙坤笑眯眯地对蔓枫说:「枫奴啊,一夜夫妻日恩,我老怜香惜玉,心

  疼你还饿着呢,要赏你口吃的。你看怎么样啊」

  蔓枫咬咬嘴唇,低声道:「枫奴听候人发落枫奴请人赏赐」

  龙坤哈哈一笑,手指濛冲的裤裆,挤眉弄眼地对他说:「好啦老二,枫奴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