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第185章(1/2)

加入书签

  正宗oo站o请o大o家o到点阅o读

  写o电o子o邮o件o至、diyianhuqq

  o可o获o得o最o新oo

  bai du oo 第一o既o是

  ..

  作者:曾九

  2683

  字数:9

  一八五

  就在茵楠和楚芸在病房里开始窃窃私语的时候,在几公里之外,离界河不

  远的龙坤秘密制毒基地水洞深处的一个封闭的密室里,两个男人正在进行着神秘

  的交易。

  这是一间不大的密室,虽然没有窗户,但通风系统却非常完善,房间中的空

  气非常清新。房间内的摆设也非常简单,除了两个靠墙的柜子之外,最显眼的就

  是两张摆成l形的双人沙发。两个男人各坐在一张沙发上正在密谈。

  靠墙角的沙发上坐着的是龙坤的濛冲,他斜靠在沙发上,铝金的拐杖

  立在一旁,紧挨着他坐在另外一张沙发上的正是ks独立军的二号人物都迈。这

  已经是二人三天来的第二次密谈了。

  都迈是三天前到的,他这次过来名义上是来谈扩大和龙坤的作,准备第二

  批走货。上一次走货应该说是非常顺利,双方各得其所,全都获利颇丰。虽然上

  一批货到达北美后引起美国人意外出手,给龙坤带来了额外的困扰,但这并没有

  影响双方继续作的势头。

  对龙坤来说,最重要的是北线走通了,这样全局就重新盘活了。况且,蔓枫

  曝光和界河血案之后,界河一带的缉毒形势日益严峻,即使没有美国人的插手,

  也眼见得难以长期维系了。所以,对龙坤来说,最重要的是开辟新的走货渠道。

  生产基地他还有一些选择,而建立新的走货渠道绝非一日之功。

  而对都迈来说,贩运毒品本来就是危险至极的事情,引起什么样的后果都不

  会让他惊讶。所以,货走掉了是最重要的。两家继续作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只

  不过,他这一次来龙坤大本营的真正目的双方都心知肚明,大家都是醉翁之意不

  在酒,双方各有心事。

  龙坤方面最关心的还是在ks独立军的地盘上安排一个栖身之所。近日来界

  河两岸的风声越来越紧,龙坤要找一个退身之所的想法也就越来越迫切。上次都

  迈过来的时候,濛冲和阿坚都和他郑重地提到了这件事,都迈当时对龙坤方面提

  出这样的要求有些意外。当时他什么都没有答应,只是说去和老大商量。所以,

  如果说上次见面的重点是开辟北线渠道的话,这次见面的重点就是栖身之所这件

  事了。

  而都迈最关心的却是这件事的另外一个要紧的方面,那就是蔓枫。如果说贩

  运毒品是家族的生计的话,蔓枫则是他当前生活中最重要的目标。

  都迈对戎装美女的癖好在北一带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甚至在山民

  和ks独立军中传的神乎其神,说戎装美女是他的护身符。

  其实,都迈的这个癖好和他的身世有关。都迈自小就生长在军人的环境里。

  他和都恩是同父异母的兄。他们的父亲原本是k族的一方豪强,手中有一支实

  力不容小觑的私人武装力量。都恩的母亲是大房,是出身显贵的大家闺秀。而都

  迈的母亲亚敏却是猎户的女儿,幼年丧母,随父从军,长大后出落得花容月貌,

  又随父亲学得一手发中的好枪法,被都恩的父亲看中,留在营中做了自己的

  随从,成为北一带远近闻名的军中之花。后来日久生情,都恩的父亲收亚敏做

  了二房,生下了都迈。

  都恩的母亲生性恬淡,加之身体一向比较孱弱,留在家中,从来不与闻丈夫

  的军中事务。都恩的父亲就带着亚敏在外面打拼,经过多年拼杀成为了k族最有

  实力的地方武装,其中亚敏自然功不可没。

  都迈从小就跟着父母四处奔波,见惯了枪林弹雨,也浸淫于刚柔相济的军中

  美女的氛围当中。亚敏身边有一支十几人的女子卫队,全部是千挑万选、训练有

  素的二十岁上下的女兵。她们也是都迈父亲手中最忠诚、最机敏、也最无畏的亲

  随。

  生长于这样的环境之中,都迈从小就有一种对女人特别是女兵天生的亲近和

  信任,慢慢形成了对戎装美女的嗜好。十五岁的时候,在母亲亚敏的暗中安排下,

  一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女兵让他初尝了禁果,从此之后他一发而不可收拾,疯狂

  地追军中的各色美女。

  此后几年,都迈尝试了营内营外、族内族外的形形色色的戎装美女,最终却

  一个都没有收入自己的帐下。原因是都迈认为她们当中没有一个比得上自己的老

  妈亚敏。直到他十九岁那年,都迈才终于遇到了他命中注定的第一个女人。

  那是一个偶然的机会,都迈听说了一个v国女上尉的故事。这个女上尉名叫

  武氏梅,她原本是ls国苗人,是个躲避战乱逃难到国的孤儿,本名已经无人

  知晓。v战期间,美国扶植的苗人游击队在难民中发展a href'youlianght' target'blank'>游椋恢裁囱辛br>这个无依无靠的小姑娘。

  谁知这个被叫作阿梅的小姑娘人小鬼大,不但机敏过人,奇计出,而且胆

  大心细,出手果断。进入游击队后屡次执行重要任务都完成的天衣无缝,给对手

  造成了巨大的麻烦。连令美国大兵头疼万分的v国都对这个鬼精灵般的小姑娘忌

  惮三分。到了十五六岁,阿梅这个名字在边界一带几乎变成了一个神乎其神的传

  说。

  阿梅长到二十岁,已经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美女。这一年v战戛然而止,

  v国统一,ls国也变了天,苗人游击队只好作鸟兽散,重要的首领有的跟随美

  军去了美国,没走成的也纷纷遁入周边国家的难民营。阿梅本来是在随美军撤离

  的名单中的,但她所在的小队在赶往机场的路上却被进军神速的v军包围,鬼使

  神差般的成了v军的俘虏。

  他们全队四十多人被送入v国的俘虏营,可没过几天,阿梅就被v军的情报

  部门甄别了出来。阿梅被送到v军的陆军总部。她早已是名声在外,v国人倒也

  没有为难她,只是要求她以投诚的名义加入v军,为v军培训特种部队的女兵,

  并授予她中尉军衔。

  阿梅在人屋檐下,也只好屈从,从此以武氏梅的名字在v军中服役,并很快

  升为上尉。很少有人知道武氏梅就是那个曾经神出鬼没的阿梅,这个曾经响亮的

  名字也渐渐被人淡忘了。

  武氏梅本来以为就要这样默默无闻地终老一生了,谁知命运却再次和她开了

  个大玩笑,一巴掌将她从人间打入了地狱。

  武氏梅所在的特种兵训练营隶属于v军西北军,地处v国和ls国边境地

  带,训练营附近驻有西北军的几万重兵。训练营女兵队常年有上女兵集训,

  出类拔萃者被选拔出来进入特种作战部队,即使落选者也会被分配到西北军的

  普通部队得到重用。因此这个女兵队在附近的v军中非常有名,成为西北军v

  军高级军官的后花园。

  在方圆几公里的范围内驻扎有几万精力过剩的精壮男人,他们自然不会放

  过军营中的这些女兵。不过,武氏梅手下的这些女兵倒不必去伺候那些粗野的大

  头兵,他们自有卫生班、洗衣班、炊事班的粗使女人用来发泄。到训练营来的都

  是各部队有头有脸的军官,开始还打着选拔战斗骨干的旗号,后来干脆明目张胆

  地跑来采花,就连里外的军机关的高级军官也时有光顾。训练营里的几个姿

  色不错的女军官当然也逃不过他们猎艳的目光,以武氏梅的年轻美貌和干练更是

  炙手可热的光顾对象。

  v国历经多年战争,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男人对女人几乎是可以招之即来,

  挥之即去,即使是如花似玉的女兵也对男人们趋之若鹜。武氏梅对经常光顾的那

  些男军官并不反感,她甚至暗暗地观察,希望能找到一个看得过去的托付终身。

  可男人虽多,要找到一个老实可靠能够托付终身的绝非易事。此时的v国,

  成年的单身男绝对是稀缺资源,要找到一个老实可靠的就更是天方夜谭了。很多

  女兵和女军官都是抱着逢场作戏、过一天算一天的心态,到处是露水夫妻。武氏

  梅的同事和手下当中就有好几个作了别人的二房、三房甚至四房。

  武氏梅骨子里有一种外人难以察觉的孤傲,根本不屑于去做男人的附庸。但

  她对找上门来的男人,只要不是太过粗俗,却也是来者不拒。毕竟她也是青春年

  华的女人,她自己也有生理需求需要满足。

  谁知祸起萧墙,噩运在不知不觉中悄然降临到当时年仅二十二岁的武氏梅的

  头上。那是一个六月份的周末,天气潮湿闷热,像个大蒸笼。吃过午饭,女兵队

  的队员和女军官们就陆陆续续地从军营中消失了。武氏梅对此早已见怪不怪,周

  末是男人们光临的高峰时间,她倒也不着急,知道自己不会虚度时光。

  果然,天快黑的时候,武氏梅正准备去食堂吃晚饭,忽然训练营司令部的传

  令兵跑过来通知她,司令请她过去。

  武氏梅一句话也没问,跟着传令兵就去了司令部。这个时候让她去司令部,

  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唯一让她有点意外的是,居然是司令亲自请她过去,这在

  以前还从来没有过。

  到了司令部门口,武氏梅开始感觉到一点不常。原先司令部大楼门口无精

  打采的哨兵现在全神贯注地持枪立的笔直,大楼门口有几个穿便装的陌生男人在

  四处游荡,但武氏梅以游击专家的眼光看出来他们的眼睛都在紧张地四处巡视。

  武氏梅心中微微一动,不动声色地跟着传令兵进了司令部大楼,直奔军官食

  堂。武氏梅心中不由得释然了。和她想的一样,军司令部的高级军官到这里来

  花问柳不像野战部队的那些中下级军官那么直白,一般都是从饭局开始的。今

  天不知道来了个什么重要人物,基地司令要亲自陪同,还要把她这训练营一枝花

  双手奉上。

  传令兵走到食堂二楼小餐厅的门口,轻轻敲了两下,就转身目不斜视地笔直

  站在了门口。餐厅的门开了,政治部任那张马脸出现在门口,看到武氏梅立刻

  满脸堆笑,把她往里面让。武氏梅面不改色地走进餐厅,厚实的木门在她身后悄

  无声息地关上了。

  武氏梅一进门就楞住了,因为她看到坐在司令身边的是一个身着中将军服的

  干瘦老头,看面相足有六十开外了。一瞥之下,武氏梅恍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

  觉。但她很快就把这种感觉抛到了脑后,因为她忽然感觉脑子有点不够用了。

  看坐在中将身边的营地司令那巴结的表情,显然这位中将就是今天的贵客了。

  这大大出乎了武氏梅的意外。虽然军司令部也经常会有一些高级军官来这里

  「散心」,但她见过的最大的官也只是大校。现在忽然出现了一位中将,她暗暗

  地问自己:「他也是来干那事的吗」

  不容她多想,营地司令已经站起身来,把武氏梅让到中将的跟前,指着中将

  身边的空位对她说:「阿梅,坐这里。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西北军阮俊雄

  副司令。今天来我们这里检查工作,基地司令部决定由你全程陪同。」

  说完又对那位中将说:「阮副司令,这位是武氏梅,我们训练营最优秀的教

  官,游击战专家」

  「武氏梅阿梅」阮副司令似乎没有注意营地司令后面在说什么,若

  有所思地嘟囔起来。

  「难道是他」武氏梅脑海中突然一道黑色的闪电划过,刚刚被她忘到脑后

  的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忽然强烈了起来。「阮俊雄阮俊雄」这三个字在

  她脑海里高速地盘旋了起来,渐渐的,一个黑瘦精明的面孔在她的脑子里慢慢浮

  现了出来。

  「天啊,真的是他」武氏梅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跳出喉咙口了。她木然地

  坐在了阮俊雄身边的座位上,脑子里嗡嗡乱响,在座的几个男人在说什么她根本

  就听不到了。

  那是阿梅刚刚被苗人游击队从难民营中带出来,接受了一个多月简单的训练

  之后就被派到ls国和v国交界的地执行任务。那是她第一次独自执行任务。

  当时v军和美军正在v国南部处于胶着状态,v军南北运输的大动脉穿越l

  s国东部的高山深谷而过。美军为切断这条交通大动脉,出动了空军进行大规模

  的地毯式轰炸,但收效并不显著。原因就是山高谷深,飞机在高空很难找准目标。

  为此,美军要求苗人游击队派人到交通大动脉沿线,找关键节点,将确切

  位置报告给美军,以便增强轰炸效果。阿梅被派去的地点被怀疑是交通线的,

  派她去那里是考虑到那个地戒备森严,而阿梅还是个小姑娘,不容易引起敌方

  的注意。当时派她去的人也没有抱什么希望,因为还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