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第200章(1/2)

加入书签

  作者:曾九

  字数:77

  二零零

  几乎在同一时间,在几公里之外龙坤的水洞窝点里面,有两个人也在极度

  的焦虑不安之中。这两个人就是濛冲和阿坚。

  昨天向都迈亮出了底牌之后,都迈几乎是一口绝,这让他们的心凉了半截。

  还好,话并没有完全说死,还留下了最后一线希望。而且,他们也知道,都迈昨

  天连夜和家里进行了联络,现在正在等候音。

  可现在大半天都过去了,都迈那边却始终没有丝毫动静,这让濛冲和阿坚二

  人如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

  虽然昨天濛冲放出了狠话,双方谈不拢他们就要带着蔓枫另投他处。但实际

  上,他自己心里最清楚,k族控制才是现在最靠谱的栖身之地。

  这次阿坚带着龙坤的指令来到水洞,濛冲才知道外面的形势有多么凶险。原

  来t国击毙登敏之后不但没有偃旗息鼓,反而已经把龙坤列为了调查的重点。不

  仅龙坤原先的据点都受到了调查,现在随着披侬这一跑,连水洞也未必保险了。

  龙坤本人往ls国转移实际上也是无奈之举。濛冲他们这伙人迫不得已地时

  候固然能去ls国和龙坤汇,但这只能是权宜之计。因为ls国勐珈山的那个

  秘密据点原先也是登敏的地盘。如果水洞都不保险了,那勐珈山也就可想而知了。

  只有ks军控制的地盘才是理想的终极避难所。

  ◢3

  只要到了那里,就算走漏了

  一点消息,别人也只能徒呼奈何。k族肯定不会允许别人在自己的地盘为所欲为

  的。这也是龙坤坚持要全体带武器的要原因。一只长着利齿的老虎,总要让人

  有所顾忌。可现在这个条件对方是否能接受,他心里真的一点底都没有。

  而拿蔓枫要挟都迈究竟有多大的作用,濛冲实在是拿不准。也就是都迈看起

  来拿蔓枫当个宝,在濛冲眼里,蔓枫不管出身多么显贵,曾经多么国色天香,但

  现在就是个被他们玩烂了的玩物,甚至是个累赘。要不是出来个都迈,濛冲就算

  是现在开溜都未必有心思带着她。

  两人正在暗自盘算,一个手下鬼鬼祟祟地推门进来。他关严了门压低声音对

  濛冲

  和阿坚说:「那边收到信了。」

  「哦」濛冲两眼一亮:「走,过去看看。」走之前他还没有忘记嘱咐一

  句:「你去告诉他们,把枫奴看好,随时听我的吩咐。」

  两人急匆匆地走进住宿的客厅,果然见都迈正看着手里的一张纸,一脸严

  肃。

  濛冲一进门就直通通地问道:「怎么样老哥,有信了」

  都迈对濛冲的莽撞似乎并不介意,他转头看了看濛冲,哼了一声道:「有

  音了。不过对你来说不是什么好消息。长老会不接受你们的条件,对我的提议也

  只是勉强点了头。」

  「这」濛冲和阿坚面面相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都迈眉头拧在一起,沉吟了半天抬头对濛冲说:「这样吧,我再让一步。你

  们可以再多两个人带枪。一共四支枪,但只能是自卫轻武器。另外,我以个人名

  义保证你们来去自由。不过,要来都来,要走都走,随随便便进进出出我可不能

  答应。」

  「这样,兄们岂不是去坐牢」濛冲不满地嘟嘟囔囔。阿坚一言不发,眼

  珠转来转去,不知在打什么意。

  「话不能这么说,你们去了,就是我都迈的朋友。我看谁敢不给我面子,敢

  对龙爷和他手下的兄不敬」

  都迈的话正说到半截,门忽然砰地被撞开了,一个黑脸汉子慌慌张张地闯了

  进来。濛冲眉头一皱,朝黑脸汉子低声吼道:「老四,

  找请¨

  怎么这么没规矩没看到

  我们正在和将军谈正事」

  黑脸汉子似乎没有听到濛冲的呵斥,结结巴巴地对他说:「冲冲哥

  素素汶先生」

  「什么素汶先生」阿坚不耐烦地接口道。但他的话没有说完,却两眼盯

  着门口,像见了鬼一样目瞪口呆。原来,跟在黑脸汉子身后出现在门口的真的是

  素汶。

  阿坚一步跨过去,先把素汶拉了进来,关严了门,然后瞪着素汶不客气地诘

  问道:「我来的路上不是特意到你那里去传达过龙爷的指令,让你到星洲、大马、

  爪哇那边去避避风头吗你怎么招呼也不打就跑到这里来了龙爷说话也不管用

  了吗」

  素汶胸脯剧烈地起伏着,显然在竭力压抑着什么。他翻了下白眼道:「来不

  及了,出大事了」

  「出什么大事了」濛冲和阿坚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道。

  「鹰巢老营那边被抄了,是t国特警」

  「什么」濛冲表情紧张,坐在一边的都迈眼皮一跳,紧皱的眉头慢慢松

  了开来,阿坚却无奈地摇摇头。山里的老营被人监视已经有很长时间了。龙坤早

  做了安排,一直把那边作为牵制警方的弃子,现在被人抄了阿坚并不意外。

  「阿玉也被抓了。」

  这一句才是石破天惊。阿坚的脸色立刻变了:「这怎么可能阿玉怎么会搅

  到这里面去了」

  阿玉是龙坤安插在界河边一个小渔村的暗桩,也是水洞和外界联系的中转站。

  濛冲这一票人能安安稳稳地藏在水洞中,多半也是因为有阿玉给他们做外援。阿

  坚满心沮丧,龙坤早就对山中老营作为弃子做了切割,以为可以确保无虞,没想

  到却在这里出了纰漏

  素汶无奈的摇摇头道:「老营那边留守的阿兴是阿玉的亲。阿玉和谁都

  没说。不知他们什么时候接触被警方抓到了蛛丝马迹,这次被人家来了个一窝端。」

  阿坚的眼皮猛跳了两下,给濛冲递了个眼色。随后一把抓住报信的那个黑脸

  汉子毫不含糊地下令:「老四,你马上去洞口盯着,有任何风吹草动立刻来报告

  千万别大意」

  老四答应一声转身出去了。阿坚拉过濛冲小声对他说:「赶紧去通知兄们,

  立刻准备撤离。货和设备都不要了,带上武器和金银细软还有,枫奴和弘奴

  都带上。另外,立刻通知对岸把船开过来接应我们。」

  濛冲有些意外地看看阿坚:「有这么邪乎」

  阿坚扫了素汶一眼,点点头道:「刻不容缓。慢了搞不好大家都玩完。」

  见濛冲点头吩咐下去了,阿坚才转向素汶:「阿玉是什么时间被抓的你是

  怎么知道的」

  素汶叹了口气道:「是今天早上八点左右。有我的人住在她近邻,看到她被

  抓马上来向我报信了。我当时刚刚得到山中老营被抄的消息。阿玉被抓你们这里

  就危险了,我没别的办法,只好马上跑来给你们报信了。」

  「阿玉能扛多久」濛冲关切地问。

  阿坚摇摇头,有意无意地看了素汶一眼道:「阿玉能扛多久不重要。这不是

  有人给带路了嘛」

  阿坚的话还没有说完,好像是证实他的判断,老四急匆匆地推门进来,一进

  门就对濛冲说:「冲哥,不好啦,洞子外面发现大批的警察。」

  濛冲一惊:「他奶奶的,来的倒快。到底有多少人」

  黑脸汉子摇摇头:「隔着水看不清楚,外面的山头山沟里都有人,还有

  还有」

  「还有什么」濛冲急得差点给黑脸汉子一脚。

  「还有直升机,好像还不只一架」

  濛冲和阿坚几乎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一直沉稳地坐在沙

  发上没有吱声的都

  迈也站了起来,原先站在他身后的那个女随从悄悄地开门走了出去。片刻之后,

  都迈的四个女保镖鱼贯而入,警惕地端着枪站在了都迈的周围。

  濛冲满脸通红,气喘如牛,右手下意识地按在了腰间的枪柄上。

  都迈站起身,慢慢地走近濛冲,斜眼瞟了站在一边抓耳挠腮的素汶一眼,调

  侃地对濛冲说:「老,你这么大个洞子不会连条后路都没有留,要兄们硬往

  外冲吧」

  「不会不会」阿坚忙出来打圆场:「将军不用担心,他们堵不住我们的。

  我们从后山撤退。」

  都迈刚刚点了点头,濛冲拔出枪对黑脸汉子喝道:「老四,你带人守住洞口

  其余兄们赶紧跟我从后山撤退」

  「慢」濛冲的话还没有说完,阿坚就伸手制止了他。

  「阿坚,你什么意思」濛冲满脸狐疑地看着阿坚。

  都迈伸手拍拍濛冲的肩膀沉声道:「阿坚兄说的对,现在不能走。」

  「为什么」濛冲瞪大了眼睛不解地问。

  都迈看了眼阿坚没有吭声。阿坚苦笑着说:「既然警方已经跟上来了,我们

  就必须谋定而后动了。现在是大白天,警方出动的规模不会小,既然堵了洞口,

  十有八九也封锁了界河,他们还出动了直升机。我们现在撤出洞子,就更容易被

  他们发现。一旦在洞外被他们盯上,就难以脱身了。所以,一定要顶到天黑。那

  个时候才有可能全身而退。」

  都迈欣赏地朝阿坚点点头,转身又坐到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四个女保

  镖分列两旁。都迈歪了歪头,那个女随从俯下身,都迈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她

  点点头转身就出去了。

  阿坚对站在门边等候命令的老四说:「带你的人守住洞口外的空场。不要

  动招惹外面。进来的通道很窄,他们人再多也施展不开。只要你们看死了两侧的

  通道,他们就进不来。守住洞口,时间越长越好,一定要顶到天黑。」

  老四答应一声转身出去了。阿坚推开门,向外面的走廊扫了一眼,见都迈的

  四个男保镖分别守在门外的两侧,旁边都迈的两个男女随从正在窃窃私语。更远

  处三三两两自家的兄荷枪实弹背着大包小包四处游荡。

  阿坚一眼看到了旺吞,招手把他叫了过来。阿坚把旺吞拉到屋里,一字一句

  地对他说:「告诉兄们不要慌。警察拿咱们没办法,我们到天黑再行动。你带

  兄们把需要带走的要紧东西运到后山的洞口,但千万不要在洞外露头。」

  旺吞答应了一声转身出去了。阿坚头对跟出来的濛冲说:「快去通知外面

  的兄,船随时待命,但天黑前不要动,千万不能暴露。我们一出去就奔河对岸。」

  坐在沙发上的都迈听到阿坚的安排笑眯眯地点了点头。濛冲转身就出了门,

  阿坚忽然想起什么:「还有枫奴。」

  没等阿坚的话说完,濛冲已经一阵风似的冲出去了,身后只留下了半句话

  「我知道了」

  看着濛冲消失的身影,阿坚无奈地摇摇头。一直站在一边的都迈的女随从略

  一思,微微摆了下头,她身边的两个保镖快速地向濛冲消失的方向跟了过去。

  阿坚见状略微楞了一下神,叹了口气转身到屋里。

  屋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