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72(1/2)

加入书签

  七十一

  楚芸从昏昏沉沉中渐渐醒来的时候,惊恐地发现自己被包围在无边无际的

  黑暗之中。四周伸手不见五指,死一般的寂静,到处弥漫着令人恐惧的气息。

  她以为自己是在梦中,下意识地咬了下嘴唇。一阵刺痛顺着嘴角射向心脏。

  「天啊,我不是在做梦发生了什么我这是在什么地方」

  楚芸下意识地蜷缩起纤秀的身体,顿时柔嫩的臂膀被什么硬邦邦的东西硌的

  生疼。她赫然发现,自己好像是躺在冰冷坚硬的水泥地上。

  「这到底是怎么事啊」楚芸感觉自己的脑子像生了锈的机器一样,快要

  转不动了。她拼命地让自己的脑子转起来,就像一台破旧的快要散架的马达在吃

  力地驱动一台锈迹斑斑的机器,费力地集四处散落的记忆碎片,试图拼出一幅

  可以辨认的图画。

  「克来」楚芸记起她是和自己的丈夫在一起的。但后来他又不见了。

  「去哪里了他后来去哪里了呢为什么把我扔下不管了」

  楚芸想的脑袋都疼了,也没有想起个所以然。忽然,「孕检」两个字不知怎

  么忽然在脑海中蹦了出来。

  对了,克来是陪着她到拉马博士那里做孕检的。她想起来了,她坐在拉马博

  士的珍台前,博士递给她两张化验报告,笑眯眯地对她说:「恭喜了夫人,你有

  喜了,应该已经有差不多十天了」

  楚芸记得自己伸手接过报告「对,报告,报告在哪里」

  楚芸一下想起了当时自己喜悦的心情。「真的怀孕了,要做妈妈了。克来还

  不知道会多么高兴呢」想到孕检报告,她下意识地试图伸手去摸,一股钻心刺

  痛立刻从背在身后的手腕上瞬间传递到全身。

  她倒吸了一口凉气:双手竟然一动也弹不得。楚芸用力抻了抻胳膊,她恐惧

  地发现,自己的手被反捆着,一丝一毫都动弹不得。紧紧捆住手腕的绳好像勒

  进了肉里,稍稍一动就疼的钻心。

  「为什么会被捆着」这时,一个可怕的字眼无法抑制地出现在楚芸的脑海

  里:「绑架」。

  「天啊,我被绑架了他们是谁是绑架曼枫的那伙人吗」想到曼枫,

  楚芸的后脊梁冒出一丝凉气。曼枫精赤条条双手背铐挺着大肚子被人恣意蹂躏的

  惨状像过电影一样闪现在她的脑际。她吓得差点哭出声来。

  「不行,就是死也不能落到那样的境地。得赶紧想法逃跑。要是逃不掉就干

  脆死在这里」

  想到这里,她下意识地侧耳细听。四周一片死寂。不要说人声,就连一丝一

  毫的风声、环境杂声都听不到。她感到自己就像在一座深埋地下的坟墓里。

  眼睛什么都看不到,耳朵什么都听不到。楚芸觉得自己快要变成一具僵尸了。

  但她的脑子却好像好使一点了,思绪也渐渐地流畅了起来。

  楚芸想起来了。拉马博士向她恭喜过后,见她有点不知所措的样子,温和地

  对她说,按常规,尿检和验血阳性,还须要做一个常规的妇科检查,也就是阴道

  探查,以便确认一切正常,也可以帮助更准确地判断怀孕的时间。不过这个检查

  做与不做要患者本人决定。

  拉马博士告诉她,不必着急,可以到vip休息室稍坐,顺便征求一下家人

  的意见,从容决定,然后再给他意见。

  楚芸记得她谢过博士,怀着忐忑的心情起身到了走廊尽头的vip休息室。

  刚才她就是在这里等候检查报告的。

  这里布置豪华,清雅舒适,与人来人往的前厅宛如两个世界。刚才她在这里

  等候的时候,始终只有她一个人,除了一个服务生露过一面之外,再无别人打扰。

  不过她到vip休息室的时候,发现里面已经有了两个人,一男一女。女

  的大概和自己的岁数差不多,挺着硕大的肚子,看样子快生了。男的却像是四十

  以上的年级,高大强壮。两人的穿着都十分讲究,浑身珠光宝气。

  楚芸并没有感到意外。她知道,能使用这个vip休息室的非富即贵,都是

  身份非同一般的人。

  那男女二人见楚芸进来,非常有礼貌地向她点了点头,然后就面对面地低声

  细语起来。楚芸也对他们报以礼貌的微笑。转身坐在了门边不远处的一个单人沙

  发里面,顺手把孕检报告放在茶几上。略略思了片刻,抬腕看了看手表,快

  点了。她顺手掏出了手机。

  她要第一时间给自己的丈夫报喜,另外问问他家里到底出了什么情况。当然

  自己做常规指检的事也还要征求一下他的意见。如果他同意的话,就马上做了,

  免得还要约时间、来跑。

  坐在不远处的那对夫妇不知什么时候停止了喁喁私语,男的小心翼翼地搀扶

  着女的站了起来,缓缓地朝屋门方向走了过来。

  楚芸若有所思地打开手机,熟门熟路地调出克来的号码。

  一缕淡淡的幽香漂了过来。楚芸敏感的嗅觉立刻感觉到了,不由得会心地一

  笑。

  这个牌子的香水也是她的最爱,但她并不经常用,因为太贵了。一盎司一小

  瓶的价格就要顶两辆她开的niupe轿车。即使贵为zx国首富家族

  的少奶奶,她用起来也多少有些心疼。况且这香水是限量的,并不是随时都可

  以买到。

  能用这个牌子的香水,这对夫妇的身家自不待言。脑子里不经意地想到这里,

  那一对夫妇刚好从楚芸身边擦过,她下意识地深深呼吸了一口熟悉的甜丝丝的气

  息。

  一股倦意不期然没来由地涌了上来。楚芸忽然觉得手里的手机沉的像块铁,

  沉甸甸地向下滑。她下意识地收拢手指去抓,手指却好像都不听使唤了,软绵绵

  地一点力气也没有。转瞬间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冰冷的感觉从身子下面传遍了全身。楚芸的思绪被打断了,她又到了黑暗

  的现实之中。

  「难道真的被人绑架了会是文叻那个无赖吗看样子不像。如果是他,尽

  管有承诺在先,但他要是给自己发一个指令,自己不敢不服从,根本用不着绑架。」

  「那又会是谁是那对看似身份不凡的夫妇吗他们是什么人要把我怎么

  样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没有一丝光亮、一丝声响」胡思乱想之际,无

  边的恐惧无孔不入地渗透了楚芸的全身。

  「不管这是什么地方,即使没有窗也会有门。就算连门都没有,墙总会有的

  吧」想到这里,她心头升起一丝希望。最坏也不过一死,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自

  己落到曼枫那样生不如死的地步。

  心里想着,她不敢怠慢。肩头抵住冰冷的地面,慢慢地抬起了身子。

  「哗啦」一声,脚下传来的沉闷的金属碰撞的声音吓了她一跳。她这才发现,

  自己的双脚沉的抬不起来。

  她心头一紧,下意识地抽了下脚。抽不动两脚同时抽了抽,「哗啦哗啦」

  响了两声,两脚的脚腕都被冰冷的铁器卡的生疼,但都根本抽不动。

  楚芸的心忽地沉到了底。她的双脚都被沉重的铁链死死锁住,而且还被锁死

  在地面的什么东西上面。这就是说,她的身体已经完全不受自己支配了。

  更让她绝望的是,刚才抽动铁链时,她竟然听到了屋里的声。这意味着,

  这间屋子非常大,墙壁和天花离她非常远。这就是说,她就是想死都无从下

  手。她的心这彻底的凉了。

  沉沉黑暗中,楚芸能够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脏在怦怦地绝望跳动。忽然,不

  知什么地方传来「哔」的一声轻响。虽然轻得若有若无,但还是被她变得异常敏

  感的神经捕捉到了。

  楚芸紧张地转着头在黑暗中。四周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什么也看不到。

  但楚芸本能地感觉,那沉沉黑暗中隐藏着什么凶恶的猛兽。

  良久,她看的眼睛都酸了,终于在头顶上发现了一丝若隐若现的红色闪

  光。她的心顿时紧紧缩成了一团。

  「那是什么真的是什么恶兽吗也许是监视设备就是说,自己的一举

  一动都在别人的监视之下」楚芸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下意识地缩紧了身体。

  就在楚芸所在的黑沉沉的大房间的隔壁,是一间舒适的小房间里。房间里摆

  满了各式各样的仪器设备。一面巨大的监视屏幕前面坐着两个油头粉面的男人。

  他们被扬声器里传来的铁链抽动的声音惊动了,正在紧张地调整着红外监视器,

  探查着隔壁房间里的情况。

  「醒了醒了你看,她在动呢」一个留着小胡子的男人对身旁的彪形大

  汉说。

  彪形大汉盯着屏幕上的红外影像仔细看了一会儿,点点头说:「确实是醒了,

  赶紧报告老」说着,抄起了桌上的电话。

  楚芸心惊胆战地躺在冰冷坚硬的地面上,手脚都被紧紧捆住,丝毫动弹不得。

  在无边的黑暗中不时战战兢兢地瞟一眼头顶上那若隐若现的红色闪光,不知那对

  自己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样的命运。

  忽然,身后传来轻微的「咔嚓咔嚓」的声响。楚芸一惊忙头去看,惊觉茫

  茫黑暗中倏然现出一丝亮色。接着那亮色迅速扩大,她听见了人声。

  楚芸猛然意识到,那是一扇门,门开了,有人进来了。她的心猛地缩紧,下

  意识地抽动四肢,马上却又颓然地放弃了,转过脸让浓密的秀发遮住自己煞白的

  脸庞。

  刷地一下,屋里顿时亮如白昼。门开处,一群气焰跋扈的汉子簇拥着一个富

  态壮硕的男子走了进来。

  那富态男子笑眯眯地走到被反剪双臂锁在屋子中间地上的楚芸跟前,慢慢地

  蹲下身子。一个精壮的汉子从他身后闪出来,伸手揽住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玉体横

  陈的楚芸的肩头,把她的上身拉了起来。

  楚芸战战兢兢地睁开眼睛,快速地扫视了一下周围,发现这是一间空旷的大

  房间,屋里没有任何摆设,四面墙壁空空如也,房间的正中竖着一个结实的水泥

  墩子,自己的双脚就被粗重的锁链锁在水泥墩上。

  她的双手被死死捆在背后,娇嫩的玉腕被粗砺的绳勒的生疼。她猛然发现

  自己的身体被揽在一个男人的怀中,下意识地挣扎了两下。

  那只粗壮的臂膀像岩石一样纹丝不动,楚芸泄气了,秀发低垂,无助地放弃

  了挣扎。

  对面男人粗重的呼吸近在咫尺,楚芸战战兢兢地悄悄抬起眼皮。她一下惊呆

  了。距自己不到一拳距离的这张笑眯眯的男人的面孔是如此的熟悉。但她的脑子

  像锈死了一样,就是转动不起来,死活想不起来这张让她刻骨铭心的面孔的人

  到底是谁。

  但他身后的那个魁梧的汉子却立刻唤醒了她的忆。这就是她在拉马博士诊

  所vip休息室见到过的那个男人。就是他陪着那位衣着光鲜的孕妇出现在vi

  p休息室,自己的记忆就是在他们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戛然而止的。不想却在这

  里接上了

  楚芸还在冥思苦想,那富态男人却看着楚芸吓得惨白的面容先开了腔:「我

  让你们把阿芸小姐请来,谁让你们动粗的快给阿芸小姐松开」

  「阿芸他叫我阿芸」楚芸的记忆好像在这一瞬间突然恢复了。她认出

  来了,这个富态的男人就是那位a像公司的老查龙。

  「他是文叻的朋友」楚芸心里一哆嗦,不由自地朝对面的人群扫视了

  一眼,并没有看到那个无赖猥琐的身影。她的心怦然一动。

  「查龙为什么要绑架我他要干什么」想到这里,楚芸的心怦怦地急跳了

  起来。她知道查龙是紫巾团的人,从爱逸夜总会到tro大酒店,自己几次

  被强迫出卖色相他都有份。他现在突然又派人绑架自己。楚芸的心顿时被巨大的

  恐惧攫住了。

  这时那个搂着楚芸的男人已经三下五除二地解开了楚芸的双手。那个魁梧的

  男人也默默地蹲下身,掏出钥匙,打开了锁住楚芸双脚的铁链。

  楚芸挣扎着站起身,抚摸着自己被勒出血痕的玉腕,低低地垂下头,几乎掉

  下眼泪。

  查龙上去一步,伸手揽住楚芸的腰肢,笑眯眯地说:「误会误会,阿芸小姐

  受委屈了,下面人不懂事,阿芸小姐不要怪罪哦」

  楚芸的心头怦怦乱跳。她拼命地鼓起勇气,抬起脸,看着查龙的眼睛低声说:

  「查龙先生,你们放我走吧,我要家」

  查龙脸不变色,嘴角微微一翘,沉声道:「阿芸小姐不要着急,你现在出不

  去,也不了家」

  楚芸的身体一僵,狐疑地看着查龙那张故作神秘的脸。查龙微微一笑,凑到

  楚芸的耳边小声说:「阿芸你还不知道,外面出事了,出大事了,你们西万家出

  大事了」

  楚芸僵硬的肩头微微一震,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定定地看着查龙那张表情丰富

  的脸,似乎要从里面看出什么秘密来。她娇嫩的嘴唇微微颤抖,一句话也说不出

  来。

  查龙看到楚芸震惊的表情,手臂揽住她的肩头用力搂了搂道:「别着急

  别着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换个地方说话。」说完,不由分说抓起楚

  芸布满血痕的玉腕,拉拉扯扯前呼后拥地走出了房门。

  七十二

  天色渐晚,wy城富人的沙瓦府邸内,一派慌乱紧张的气氛。沙瓦因为戒

  严无法家,家里人也被禁止出门。全家人都被圈在宅中急的团团乱转。

  克来拿着电话在客厅里来踱步,疯了一样不停拨打楚芸的电话号码,照例

  是毫无应。他的母亲坐在一边的沙发上,暗自垂泪。

  克来见打不通楚芸的电话,就一个一个挨个给通讯录里的亲朋好友打电话,

  查问楚芸的行踪。但电话打了无数个,楚芸却仍然杳无音信。

  他已经把楚芸怀孕和突然失踪的消息告诉了小姑妈茵楠,请她帮忙找。所

  以他不时的和茵楠通个电话,交换一下信息。

  茵楠已经带人到楚芸娘家和来往比较密切的一些亲友家里去找过,但也没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