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1/2)

加入书签

  八十六

  清晨六点,克来疲惫地斜靠在自家卧室的床上,看了一眼原封未动空空如也

  的另一边,心头一阵失落,烦躁不安。

  他几乎一夜都没有睡着,刚刚迷糊了一会儿,马上又被噩梦惊醒。刚才的梦

  魇还残留在脑子里,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梦见楚芸一丝不挂、下半身血淋淋地

  躺在草丛当中。

  他的脑子渐渐清醒过来了。想起昨天晚上那一桩桩一件件,不禁心头又急了

  起来。

  「不知沙纹先生那里是否有什么新进展了。」但看看表,他知道现在给谁打

  电话问消息都太早了。

  昨天从警局家的路上,沙纹就接到报料说在西郊发现疑似涉事车辆。他当

  时就赶过去调查了。本来克来也要一同过去,但被茵楠和沙纹劝住了。他们要他

  赶紧家,掌控接听报料电话,随时跟进新的线。

  大约在晚饭前,他和沙纹通了电话。沙纹告诉他,他已经带人赶到了西郊发

  现疑似车辆的地点,正在设法找附近是否有监控探头会留下那辆车的踪迹。

  他刚挂断给沙纹的电话,负责接听报料电话的沙纹的助手就来向他报告,说

  是刚刚接到一个女人的报料,在通往北部山的高速公路上见到了人启事上的

  那辆保姆车。

  「北边」克来有些疑惑,下午刚刚有人报料在西郊见过这辆车,现在怎么

  又出现在北边了而且还是在高速公路上。

  「报料的人看清楚了吗了什么细节了吗」克来问那个女职员。

  那个女职员点点头说:「报料人是个女人,她说当时是她丈夫在开车。她早

  上看到我们的人启事了。那辆车很特别,所以她一看到就注意了。她看到了车

  牌,就是我们找的那辆车,而且她还拍了照片。」

  「有照片请她赶紧发过来」

  女职员答应一声,马上去联系了。晚上八点多钟的时候,女职员来告诉克来,

  照片已经通过电子邮件发过来了。

  克来急忙过去看了下电脑屏幕。大概是因为在运动中的车上用手机拍照的缘

  故,照片照的并不清楚,但车的大致样子还是能看出来,确实是涉事型号车辆无

  疑。车牌字迹模糊,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报料人了发现这辆车的准确地点

  和时间。

  照片已经转给沙纹,他已带人前往相关地点调查。

  大约晚上九点半的时候,沙纹来了电话,告诉克来,已经发现了涉事车辆的

  可靠踪迹。

  由于这次发现的地点是在高速公路上,沙纹带人先调查了高速公路入口处的

  监控录像。果然发现了这辆车的踪迹。这辆车在下午将近六点的时候上了高速公

  路,朝北去了。经核对车辆牌照,确为涉事车辆无疑。

  沙纹立即派出几个人,挨个排查高速公路出口的监控录像,以便确认这辆车

  的行踪。但一直到午夜都毫无线。

  最后的消息是凌晨三点收到的。沙纹告诉克来,他们已经查到了进入北部山

  的高速公路最后一个出口,但所有监控视频中都没有查到那辆车离开高速公路

  的踪迹。

  他让克来先休息,他们会继续查。有消息会马上通报给他。

  克来思不得其解:「这么大一辆车只有进没有出,难道会长翅膀飞了不成」

  但不管怎样,他的心里还是燃起了一线希望,毕竟已经有了那辆涉事车辆的

  确切踪迹,而且据沙纹说,他们调查那个司机也有了进展。那个司机的老婆确实

  已经怀孕,而这两天夫妻二人都不在家。

  据沙纹的人了解,这个司机和邻里关系不错,没发现有什么劣迹。由于工作

  不用坐班,也没有准点,所以行踪没有什么规律。几天不在家里邻里也并没有觉

  得有什么不妥。

  不过也有邻里反映,那个司机家里常来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沙纹的人正顺着

  这条线追查,同时在调查他老婆娘家的情况。克来有个预感,楚芸的失踪是否

  与他们有关以及她现在的确切下落,也许很快就能有新的发现。

  克来不知道沙纹和他的助手们是否连夜追查,也许他们一夜未眠,现在刚刚

  阖眼休息。他实在不忍心这个时候打电话惊扰他们。

  突然一阵震耳的电话铃声把克来吓了一跳。他头一看,是自己24小时开

  机的手机正在床头柜上震响。他抓过手机一看,正是沙纹。

  手机一接通,还没等克来开口,对面就传来了沙纹疲惫的声音:「车找到了

  」

  「楚芸呢她怎么样」克来的心砰砰跳了起来,急切地问。

  听筒里一阵短暂的沉默,接着是沙纹略显沮丧的声音:「只找到车,没有人

  」

  「什么没有人怎么会怎么会只有车没有人明明是这辆车把楚芸劫

  走的到底是怎么事」克来急的头上冒汗了。

  沙纹在电话中叹息了一声,放缓声音解释说:「我们在各高速公路出口查到

  凌晨三点,没有结果,就怀疑这里面有文章。所以我们就挨个沿途的休息站。

  大约在一小时前,我们的人在离高速公路终点北部山出口3公里左右的

  最后一个休息站的一个角落里发现了那辆车。由于情况不明,他们当时报告情况

  后只是严密监视,没有马上检查。

  我们刚刚赶到,检查了车辆,发现车上没有人。我亲自看过了,车子的机器

  已经凉了,说明车子被抛弃在这里少说也有两到三个小时了。「

  「难道车子上面什么痕迹都没有发现吗」克来不甘心地问。

  话筒里马上传来了沙纹的声音:「发现一只女式皮鞋。我已经派人给你送过

  去,你看一下是否楚芸留下的。除此之外没有什么明显的线。

  车辆的痕迹鉴定要警方来做。鞋子你看过之后就拿去警局报案吧。我过会儿

  会通知茵楠,让她和你一起去警局。「

  放下沙纹的电话,克来再也坐不住了。他翻身起床,简单地洗漱了一下,就

  跑到客厅,焦急地等候沙纹的人的到来。

  他和送东西的人联系了两次,知道来人已经到了wy城郊,要等宵禁解除才

  能进城。他心急如焚,恨不得马上就见到来人。

  终于,大门外响起了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克来赶紧跑到门外,见来车上下来

  一个精干的男人,满脸疲惫。

  克来把来人让进客厅,那人从随身的提包里取出一只塑料袋,塑料袋里是一

  只黑色无带平跟女鞋。

  一见到这只鞋,克来的眼泪几乎都要流出来了。这正是楚芸那天去拉马诊所

  时穿的鞋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