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1/2)

加入书签

  八十九

  楚芸在黑暗中蜷缩在窄小的床上,胆怯地偷偷向敞开的门口望去,正碰上一

  双火辣辣的目光。她赶紧勾起头,拉严了被子。

  这整整一夜,她几乎就没怎么阖眼。一闭眼就满脑子都是粗野彪悍的男人。

  无论什么时候朝门外看,都能看见大咧咧坐在门口的那两个男人色迷迷的目光。

  她真怕他们忽然冲进来,拉开被子,对自己动手动脚。她现在真正是上天无

  路,入地无门,束手无策。

  她憋了一肚子的水,好像都快要爆炸了。可她鼓了几次勇气也没敢叫那两个

  男人放开她去上厕所。她害怕自投罗,召来这两个色狼的羞辱。

  可现在她实在忍不下去了,再憋就要尿在裤子里了。在这黑沉沉的地下室,

  看不出天色,也不知他们什么时候能让自己起来。

  她再也没办法忍下去了。于是伸手掀开被子一角,略抬起身子怯生生地朝门

  口小声叫道:「大哥,我要上厕所让我去上厕所」

  门口的椅子哐啷一声巨响,把楚芸的心吓的砰砰直跳。两个看守的汉子一起

  跳起来窜了进来。那个叫阿东的汉子看着楚芸不怀好意地笑道:「怎么,夫人要

  上厕所屙屎还是撒尿」

  楚芸的脸刷地羞得通红,用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说:「我我要小便

  」

  「好没问题」两个汉子几乎同声说道。说罢阿钦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

  匙,抓住楚芸的手腕,啪地打开锁,把手铐从床头摘了下来。

  楚芸掀开被子,慢慢地坐起身,伸手揉了揉被铐了整整一夜的右手腕,充满

  戒心地观察着两个汉子的动作,生怕他们会扑上来非礼自己。

  两个汉子似乎都非常「老实」,只是站在那里色迷迷地端详楚芸,并没有动

  手动脚。楚芸稍稍放了点心,加之肚子里实在憋的难受。赶紧站了起来,转身进

  了隔壁的厕所。

  跟在身后的脚步声让楚芸心里忐忑不安,但她知道自己是躲不过去的,他们

  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会跟过来看她的洋相。只好咬咬牙,不去理会身后的动

  静。

  谁知就在她站在马桶跟前、手伸向自己的裤腰的那一瞬间,忽然从她身后伸

  出两只大手,死死抓住了她的两只手腕,不由分说,用她根本无法抗拒的力量把

  她的双手扳到背后,咔嚓一声铐在了一起。

  楚芸大惊失色,反剪双手转过脸朝两个正得意洋洋看着她的汉子哀求道:

  「大哥,求求你们,放开我吧我要小便」

  「你要干什么」阿钦嬉皮笑脸地看着她,明知故问。

  「我要撒尿」楚芸大窘,红着脸小声说。

  「要撒尿要脱裤子是吧好说,我们来帮你。」阿东说着就伸手到楚芸的

  腰间。

  「不不让我自己来」楚芸下意识地扭腰躲闪。虽然明知道他们是

  有意戏弄自己,也只能硬着头皮争一争。其实她的内心里已经不抱什么希望,知

  道当着他们的面袒露身体几乎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了。

  谁知这两个人居然都停下了手,阿钦甩了甩手里的钥匙绷起脸道:「怎么,

  不让我们动手」

  楚芸知道,事到如今,躲是躲不过去的。于是红着脸小声央求道:「让我自

  己来吧」

  结果阿钦竟然没有翻脸,反倒抓过楚芸的手腕,咔地打开手铐道:「」既然

  阿芸小姐要自己来,那我们就不伺候了。说完,两个人都没有动地方,一边一个

  站在楚芸的身边,斜着眼睛看着她的动作。

  手铐被打开已经让楚芸喜出望外。她不敢奢望更多。再说肚子里也已经憋的

  实在难以忍受了。她心一横,当着两个男人的面解开裤子,褪下半截,露出两条

  雪白的大腿和半截肥白的屁股,慌慌张张地坐在马桶上,哗地一泄如注。

  从马桶上站起来,楚芸红着脸赶紧提好裤子,不情愿地向隔壁的小屋走去。

  走到门口,一直跟在她身后的阿东一步迈到她的前面,转身靠在门框上,斜眼看

  着她说:「夫人,还要接着睡啊」

  楚芸满脸茫然地看着他,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自己除了到那张

  小床上躺着还能干什么。

  阿东朝她身后努努嘴道:「大白天的,夫人不想吃点东西吗」

  楚芸头一看,只见墙角的一张小桌子上果然放了一碗米饭和两碟小菜。被

  他这一提醒,再看到这些饭菜,她一下还真感觉到有点饿了。

  她小心地看看两个汉子,好像不是戏弄自己的意思,于是点点头,快步走到

  桌旁坐下,端起碗,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好几天没有这么香地吃过饭了,三下两下她就吃下了大半碗米饭。吃着吃着,

  楚芸心里忽然升起一丝疑惑:前几天那些恶心、嗜睡、没胃口的妊娠反应都那里

  去了昨天小肚子和下身还有些隐隐作痛,今天好像都无影无踪了。这是怎么

  事难道是肚子里的孩子出了什么状况

  她的这个突如其来的念头把自己吓了一跳。仔细忆一下刚才撒尿的情形,

  用过的卫生纸上没有丝毫异样。记得昨天早上还有点落红,今天却是什么都没有。

  楚芸的心里一下没有了底。但胃口却好像丝毫也没有因此而受影响。她觉得

  自己的胃好像突然变成了一个无底洞,三下两下就把一大碗米饭和两碟小菜都吃

  的干干净净。

  「夫人睡的可好」一个耳熟的声音在楚芸的身后响起。她心头一震,头

  一看,是那个黑胖子,正笑眯眯地站在身后看着自己。

  她赶紧咽下还在嘴里的最后一口饭,心急如焚地问:「你们联系我家人

  了吗」

  「联系了。」黑胖子仍然笑眯眯地看着她。

  楚芸心头一振,忙问:「说好了吗他们什么时候来接我啊」

  黑胖子脸色的笑容渐渐消失,撇撇嘴摇头道:「接你他们对我们提出来的

  要求根本就没有答复」

  「不可能」楚芸急的面红耳赤:「他们不可能不管我,他们肯定会答应

  你们的要求的,你们提什么要求他们都会答应的」

  胖子嘿嘿冷笑:「夫人就这么有把握」

  「会的,他们肯定会的他们看到我的照片听到我说的话了吗」

  「都给他们了但到现在都没有任何音。」

  「这不可能求求你们让我和家里通个电话吧我保证他们一定会

  答应你们的要求的」

  黑胖子撇撇嘴:「恐怕没有夫人想象的那么简单吧夫人稍安勿躁,我们有

  的是耐心。」说完他对在场的几个男人吩咐道:「你们把这里收拾收拾,让夫人

  」

  黑胖子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哦对了夫人,今天我们安排给你检查一下

  身体」

  楚芸正为他刚才说的话急的手足无措,听他说要给自己检查身体,顿时吓得

  魂飞魄散,忙不迭地摇头道:「我不要检查身体,我刚刚去过医院,我身体什么

  毛病都没有,我不要」

  黑胖子不耐烦地摇摇手打断她说:「查不查由不得你我们在你身上花了大

  价钱,听说你肚子里还怀着西万家的种,这可是值大钱的。我们可不想弄个鸡飞

  蛋打」

  说着他指着屋角那扇神秘的大铁门对手下吩咐道:「你们请夫人过去,我叫

  医生马上过来。」

  那扇沉重的大铁门被轰隆隆地拉开了,几个大汉拥着楚芸进了门。里面开了

  灯,但仍然是一片昏暗。

  楚芸一进门就吓了一跳。她没有想到这大铁门里面竟有这么大的一片天地,

  目光所及竟然比上面小楼的面积还要大得多。而且,这神秘的地下室里竟然像是

  一个监狱。

  进门靠左手是一排隔断。每一间朝外都用粗大的铁栅栏封死,只在每间的角

  落处有一个矮小的铁门。隔断里面潮湿的地面上铺着肮脏的草垫。

  这一排牢房似的隔断的对面是一大片空场,空场的面积竟有半个球场那么

  大,粗糙的水泥地面上散乱地扔着一些不知做什么用的砖头。

  空场的一面,和大铁门平行的墙壁出人意料地雪白平整,和其他地方粗糙肮

  脏的墙壁形成了鲜明的对照。白墙对面是一排三个小门,小门里面不知道是什么

  所在。

  小门的左侧有一条狭窄的走廊,走廊的尽头隐约可见另外一扇铁门,似乎隐

  藏着什么可怕的东西。

  地下室里空气污浊,到处都弥漫着似有似无的骚臭气息。楚芸一进门就隐约

  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她来不及去想这些,因为她有一种直觉,这里似乎一

  直有人住。虽然举目四望空无一人,也看不到什么确切的痕迹,但这种近乎本能

  的直觉她赶也赶不走。

  「这是什么地方是他们关押人质的监牢吗他们是一群职业绑匪吗如果

  克来不能马上答应他们的条件把我赎出去,我也会被关在这里吗」楚芸越想心

  里越害怕。

  「怎么样夫人,这里条件简陋,还要请你多包涵哦」黑胖子不知什么时候

  跟了进来,一边说一边领着众人向前面那一排小门走过去。

  那个叫阿东的汉子手里拎了一串钥匙跑到前面,麻利地打开最靠右面的一间。

  黑胖子一把抓住楚芸的胳膊道:「夫人,请吧。」

  楚芸看了一眼打开的小门,见里面灯光明亮,一片雪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