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第133章(1/2)

加入书签

  作者:曾九

  一三三

  军人临时政府宣布还政于民的计划之后,围绕民选过渡政府首脑选举的攻防

  战就如火如荼般地展开了。虽然zx国内几乎所有的政治势力对于政变当局如此

  之快地还政于民都大感意外,但对马上开始的选战谁也不敢掉以轻心。

  颂韬阵营的为国党在军人政府宣布还政于民的第二天就亮相表态,宣布以议

  会党团召集人文沙为过渡政府首相的候选人。而由原各反对党联组成的民联

  盟方面也不甘示弱,紧跟着针锋相对地宣布由三巨头之中最年轻的昂潘出马竞选

  过渡政府首相。

  可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选战开始不久,就出现了一面倒的局面。

  为国党方面开动所有宣传机器,理直气壮地宣传颂韬政府执政期间的政绩,

  从带领国家走出金融风暴的困境,到完成扫毒大业、推行农村经济转型、建立全

  国性民生保障体系,连因政变而半途夭折了的给公务员加薪的计划也晒出来争取

  民心。

  而民联盟的宣传战完全没有着力点。他们的政绩实在是乏善可陈,拿不出

  任何可以打动民众的东西。结果,他们的宣传战完全变成了对为国党首脑的人身

  攻击。但他们又拿不出什么新鲜货色,只能是把几个月前纠缠颂韬政府用过的那

  些陈年老货拿出来炒冷饭。

  结果整个wy城里几乎变成了橙色的天下。虽然为国党方面没有正式组织橙

  巾团的造势活动,但大量乡下的橙巾团支持者自发进城,举着标语在街道上游荡,

  要求为国党上台执政,继续推进陷于停顿的农村发展计划和全民保障计划。

  而紫巾团方面却是一片鸦雀无声,喊不出任何有力的口号,完全没有了几个

  月前要将颂韬政府拉下马时的气势。甚至有部分紫巾团人士趁机组织上街。他们

  并不表态支持哪个政党上台执政,而只是要求兑现颂韬政府的公务员加薪计划。

  这一闹不但没有给民联盟加分,反倒把昂潘搞的灰头土脸,一时间竟然连面都

  不敢露了。

  而作为选战战场的国会辩论就更加一边倒。虽然双方辩论发言的次数基本

  持平,但为国党方面的政纲态度鲜明,就是继承颂韬政府的施政方针。甚至连继

  续推行公务员加薪计划这样具体的事项都做了明确的承诺。

  反观民联盟方面,只是高喊纠正国家财政经济失衡状态的空洞口号,却提

  不出任何明确的施政纲领和具体的行动计划。结果民联盟议员的辩论发言很快

  就变成了喋喋不休的车轱辘话,没有任何的实质性内容和新意。连他们自己人听

  的都要打瞌睡了。

  在这种情况下,选战开始一周之后就已经高下立判。双方媒体的支持度调查

  都明白无误地显示,为国党候选人文沙的民意支持度遥遥领先。在这种情况下,

  虽然不进行大选,普通民众没有投票的机会,但如果民联盟的议员在国会投票

  时公然投昂潘的票,将是冒天下之大不韪,成为万人唾骂的罪人。

  鉴于选情明显不利,由昂潘的中明党出面,在该党总部召开了民联盟各议

  会党团和党魁的联席会议,紧急商议应对措施。会开了整整一天,却仍然了无头

  绪。只是决定将原先大而化之的经济纲领尽可能具体化,以安抚舆论。

  会议结束时,会场里充满了失望的气氛。有一些小党已经明确表示,如果在

  投票之前无法扭转舆论上明显的劣势,那么届时的国会投票他们将自行其是。如

  果民联盟强令投昂潘的票,那等于让他们自杀,他们将碍难从命,甚至退出民

  联盟也在所不惜。

  会议在吵吵嚷嚷中结束,人都散尽之后,仍然只留下了三巨头差立坤、希马

  尼和昂潘。三个人坐定之后,也是面面相觑、唉声叹气。

  本以为军人政变给自己打开了一条通往权力巅峰的通路,谁知道现在却陷入

  了这么一个进退两难的尴尬局面。早知如此,当初何必费那么多的手脚把颂韬赶

  下台现在想打退堂鼓都来不及了。一旦颂韬的人马上台,追究起宪法院释宪以

  及军事政变的幕后真相,他们这些人都将是死无葬身之地。

  沉默半晌之后,还是差立坤先开了口:「事到如今,我们谁都没有退路了。

  别的都不要想啦,就想想怎么把这个文沙拉下马吧」

  希马尼叹了口气说:「这个文沙虽然不起眼,不像颂韬那样有领袖范,但真

  要找到他的弱点还真不容易。当初我们估计为国党方面在颂韬滞留国外不能参选

  的情况下可能会推出西万集团的掌门人沙瓦,所以我们打算在政商关系上做文章,

  准备的炮弹都是针对政商不分、利益冲突的。谁知他们居然推出了文沙这么个知

  名度不高的人物。

  此人之前专事党务,一贯低调,很少抛头露面,与西万集团商业帝国更是没

  有丝毫瓜葛。但他们有颂韬这几年治理国家的政绩垫底,不怕候选人知名度低。

  这个文沙说白了就是颂韬的一个替身。他们把颂韬的旗号打出来,这比什么知名

  度都重要。

  所以这次竞选当中,他们宣传的重点是颂韬的治国理念和政绩,对文沙本人

  宣传反而不多,唯一突出宣传的是他的所谓低调亲民形象。这让我们对他实在是

  无从下手啊」

  差立坤听了希马尼的牢骚,若有所思地问:「难道这个文沙身上就真的一点

  破绽都找不出来吗」

  昂潘对希马尼的长篇大论听的两眼发直。听到差立坤的问话,他一时无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