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自食其果(1/2)

加入书签

  02自食其果

  一个女人挺着大肚子怎么可以工作?何况白桂花一直单身,作为一个女乡长,难保不会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人言可畏啊!这年头,见风使舵的人太多了,一人一口唾沫就能淹死一个人,土城乡一把手的位置本就空置,如今白桂花又怀上自己的种,必定会引起轩然大波!一番龙争虎斗也会就此开始!林天成捧着白桂花的俏脸,问道:“桂花姐,你还打算在乡长这个位置吗?”

  “天成,我的身子最多能坚持两个月了,等我显怀的时候这个位置坐不住的,就算那些想要爬上来的人不使坏,县委也会给我放长假,呵呵,你想啊,家不可一日无主,如果我放长假,这个乡长的位置怎么会没有人接手呢?”

  林天成明白了,两个月的时间足够自己从莲花村走出来,而且三年一度的竞选也尽在眼前了,虽然莲花村的女人还没有全部弄了,不归它可是归土城乡管辖,等到自己在乡长的位置坐稳了,莲花村的女人会脱光了等着自己的大懒鸟进入!就算离开莲花村也离不开那些女人啊!

  “桂花姐,苦了你了,你放心,老子很快就会从莲花村里走出来!你为我做的一切我都知道!”林天成爱抚着白桂花的脸庞,如果造爱是不可能了,不过这一次来却让自己的脚步加快了!

  “天成,你还没说你来这里做什么忙呢?”

  “哎,李县长似乎遇见了一点麻烦,我过来看看见,如果能帮上忙就帮,如果帮不上我也没有办法!”林天成说的倒是真心话,在翟峰和李静兰这样的人物眼里,自己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喽,尤其是在翟峰眼里,他恨不得弄死自己,想到这里,一个疯狂的计划也酝酿在他的心里!

  “我也听说了,这一次市委整顿城市面貌,翟峰可是花足了时间来争取这次机会,现在他住在惠南县,对兰兰很不利,哎,陈年烂谷子的事情方阿姨一直不肯罢手,这一次,鹿死谁手不得而知,你来也好,能帮上兰兰就帮一下吧!她也是一个女人,很苦的!”白桂花不断摇头叹息,自己只是一个小官,但是在官场这几年,自己见过的事情可不少,通过李市长这一层关系,整个市委的错综复杂和勾心斗角都略知一二,翟峰这一次是王八吃了秤砣,铁了心要和李静兰唱对台戏!

  林天成抱着白桂花亲热了一番,笑道:“桂花姐,你自己现在注意身体,过几天我让几个女人过来跟你一起住,相互也有个照应,救人如救火,一分钟耽误不得,我现在就要去惠南县!”

  “去吧,路上小心点就是了,我没事!别担心!”白桂花踮起脚尖吻了一下林天成,目送他离开,慵懒的靠在沙发上,腰眼酸麻,困意袭来……

  咬着牙齿回头看了一眼车外的小楼,林天成悲喜交加,二十多岁了,就要当爹了,责任也随之而来,当爹的感觉就是他妈比当孙子好,可是这个社会,当爹有时候还不如当孙子!

  “呸……”林天成啐了一口,前方大路就算荆棘密布,自己也要走出牛逼的道路!启动轿车,顺着路标开始向惠南县的方向行驶。

  来到惠南县,林天成驾驶着轿车路过和平旅店,不见任妮娜,至于那隔壁的少妇已经搬走,于是,他来到了任小天的地盘,可是却是大门紧闭,人去楼空,这一个神秘的组织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这回可犯难了,如果去穆思思那里,自己倒是有一个起居饮食的地方,但是来这里可是偷偷会见李静兰,而且还要做的滴水不漏,若是被翟峰知道一点都可能出现差错,驾驶着轿车慢悠悠的在惠南县的街道兜来转去,处处可见拆迁两个字,而且很多市民都是在一起谈论着拆迁之后的问题,甚至,还有很多人聚集在一起在县委大院闹事。

  几个小时的时间,林天成了解了一下惠南县表面上的东西,得知了两个结论。其一,拆迁的善后工作县委并没有落实,似乎是硬来。其二,惠南县的街道和各大酒店出入了一些穿着很有体面之人,应该和翟峰是一伙的。这些人不是道上的就是一些投资商,翟峰这个人在这一次拆迁工程的目标也很明显的浮出水面,他想财色双收!

  轿车停靠在路边,林天成忽然发现方琳穿着一套洋装怒气冲冲的从酒店里走出来,而她走后不久,翟峰冷哼着站在酒店门口,一甩衣袖打了一个电话便走回酒店。抬头一看,林天成点点头,原来翟峰住在县宾馆!

  确定翟峰的住处,林天成并没有立刻开车追随方琳的身影,果不其然,半小时之后,停车场陆续行驶而来两辆轿车,随后走出四个牛比哄哄之人,肉眼一看便知道这都不是善类,翟峰远远的就出门相迎,妈的,不知道他们会玩出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