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膢岤儿满满的。

  “啊!师傅,不要。”我忍不住呻吟了出声,双手按在师傅的小腹上,挣扎著要从师傅的肉物上爬起来。昨夜里师傅和我做了整整的夜,师傅的身子就算是铁打的也受不得这般密集的弄。

  “啊!”师傅的大手按,我又重新坐上了师傅的欲望,夹小的肉缝儿再次紧紧包住了师傅巨大的硕物,我微张著小口,发出丝快意的呻吟。

  “然儿给我。”师傅的眼眸里充满了渴望。

  这个样子的师傅

  我岂能忍心拒绝?

  於是我顺从的闭上了眼睛,伸手抱住师傅不停耸动的臀部,极限的张大了自己的双腿强迫自己的肉儿死命的吞咽著师傅巨物。

  师傅刚缓缓的插了会儿,就开始了左右旋转旋的抽干了起来,得的粉嫩的肉儿由微微的发起颤来。

  “嗯!”我控制不住舒服的呻吟起来。

  “然儿”珞刖见到此般的孝然,眼眸更幽暗了。

  师傅他

  像是要说些什麽,却又强忍的克制住了。

  “师傅,您要说什麽?”师傅欲言又止的样子看的我难受,我只好主动问出口。

  “然儿你”珞刖动了动嘴唇,依旧没有把口里的话语问出来。只是任肉柄上下

  猛捣著最深处的花蕊。

  “什什麽了?”师傅臀部的插弄的力道不断加重,频率也不断加快,我的细腰紧绷著弓起,扬起脖子,颤抖的承受著。

  “没有,只是想要好好的杵著你。”珞刖克制住了自己疯狂想问的情绪,他不能这麽容易的就中了严烨的离间之计!要是他问出来,以然儿的脾气定会离开他的

  师傅把脸埋在了我的脖颈上,挺直腰杆,双手扣住我的细腰,凶悍粗暴的冲刺顶撞起来。

  水露充沛的肉体,让两肉相碰撞的响声更加清脆了起来。我的屁股下上的受著师傅的睾丸的不断鞭靼,发出“拍拍!拍拍!”的两肉相击的声响。我的|岤儿两边的粉嫩肌肤被拍击的好痛!现在想来应该是红通片了。

  “师傅?”明明感到师傅的话语不并不是这些,但是我现在的脑袋却理不出头绪来。“师傅,啊啊。我不行了!”我咬紧牙关,缠在师傅壮腰上的双腿越来越紧。我双手向後按在师傅崛起的双腿上,撑起直了上半身,跟著师傅深抽浅送的频率快速的起落著自己臀部。

  “六王爷,可醒了?”在清晨里显得格外清亮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啊”我心紧,把本欲呼出口的呻吟哽在了咽喉上。身体下子软瘫了下来,无力的躺在师傅的怀里,甬道阵剧烈抽搐著,控制不住的尿意涌上|岤儿内的嫩肉里,我颤著身子,股股暖流冲击在紧紧填充著|岤儿的肉物顶部之上。

  “嗯!”我不禁轻呼出声。经神受到了那声音的刺激,肉壁更狠的吸吮住了巨大的r棍,我俯身吻住了师傅的唇,舌头灵活的探入了他的嘴里,克制著颤抖的呻吟不让它发出口去。

  “呼!呼!”只到我的脑袋有几分清醒时,我才从师傅的唇里抽回了舌头。

  “是青龙麽”我问道。

  “是。青龙敢问六王爷,我家主子是否在此处?”青龙清冷的声音再次传了进来。

  我浓重的呼吸著,努力克制著自己的欲望,让声音听起来正常些,“你找师傅有事麽?”此话出,间接告诉青龙师傅在我这里,顿时我的整张脸都热辣了起来。

  “主子,该回去喝药了。”青龙不再拖泥带水的直接对著珞刖说道。那蛊毒厉害的很,要是不及时压制恐怕会对主子的身子不利。

  “知道了,你先退下吧。”师傅的个翻身把我压在了床榻上,他把我两条腿架上了他肩膀,腰往前挺,r棒再次狠狠的捣戳了起来。

  师傅粗鲁往前猛戳的肉物前端次次都凶狠的撞击在了我的芓宫口上,尖锐的疼痛与强烈的快感交错的向我袭来,毁天灭地的快感让我终不能抵抗的抱住师傅的脖子,跟随著师傅野蛮的捣弄,全身剧烈的哆嗦了起来。

  脖颈处却在此时被突然的喷洒上温热的液体,我反射性的伸指摸,指腹上黏湿的触感让我猛的睁开了迷离的双眼,却见指上猩红片

  “那青龙告”

  青龙的‘退’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我撕心裂肺的尖叫声给打断了!

  “师傅!”

  师傅的嘴角还挂著条条猩红的吓人的浓稠血丝。

  “无事。”师傅垂眸温柔的看著我,他下体的肉物依然是大幅度的填塞著我柔软的|岤儿。

  鲜红的血液也伴随著师傅不肯停竭的冲刺股股的从师傅的口中呕了出来。

  “师师傅,您停下来啊”我的整个精神世界都陷入片慌乱中。

  没有别的办法了!

  我只好强制性的扭动著自己的臀部把师傅的肉物从小|岤里强行扭了出来。

  “啊!”可是在我还没有来的及逃离师傅的怀抱之时就又被师傅的大手给抓了回来,他把我按在床榻上,再次把r棍狠狠的捅入我的嫩肉里!

  “主子!”正在这个时候,“碰──”的声,门被撞开了!

  “啊”我尖声叫出声,不知道是瞬间被师傅填充的快感使得我叫喊,还是被人破门而入的惊吓使得我叫喊。

  只是强烈的知道原来门外不只个人!

  刹那间,天地间的切声音好像都消失了般

  师傅面如死灰的速猛的捞被褥,把我们的身子护在了被褥之下遮住了我们暴露的肌肤,对著来人暴吼道,“滚!”

  那些进来的人错愕的呆愣住了,可是他们依旧挺直腰杆像被下了咒般的动也不动的站在原地上。

  这时群人清醒过来,他们同时朝著我们的方向跪下身去,青龙的声音响起,“主子请回院饮药,您的身子拖不得。”

  师傅全身阴气顿起,他冷冽道,“你们是听不懂我在说什麽吗?滚!”

  当师傅说话的当回他嘴里的暗红色液体再次股股往外冒著,沿著他俊美的下颚流经他的脖子滑落在我的||乳|尖之上,画出朵朵豔丽到了极致的血花瓣。

  “师傅!”我顿时肝肠据断的抽泣了起来,颤抖著双手慌乱的替师傅擦拭著他下颚的血液。

  “请主子以身体为重。”朱雀道。

  “你们是不听命令麽?”师傅身上的寒气直逼人的心底。

  “主子请回!”那些人依旧跪地不起。

  师傅狂怒的挥手拉下了床榻上的罗帐,顿时我们再次被黑暗包围。

  “师傅不要!您快回院去啊。”我大吃惊,激烈的挣扎了起来。

  师傅不顾我的死命挣扎,他的手托起我的臀部,手握住我的小腿在他的壮腰後交叉,紧接著他就直起腰杆将r棍直直的打在我的肉|岤里,向上凶狠的刺戳著。

  “啊师傅”帐外还有人在啊,虽然他们被罗帐遮住了视线,但是他们还是能听见的!

  师傅低低咆哮著暴虐的捣干了十几次後,双手握住我的细腰,用力拖著我的腰向他的双股压去,他的小腹也借机向上挺,伞端再次砌入了芓宫口上。

  “唔!”我双手死紧的捂住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发出酥软的呻吟声。

  随著师傅野蛮的戳刺,我的|岤儿酥麻无比,波波的快感几乎要把我淹没了般让我既想逃避又想迎合,不由得我扬起头从眼底流淌出了的晶莹的泪珠。

  “然儿为何落泪?”师傅温柔的用指腹擦拭著我的泪水。

  “师傅,外外面有人,您您快停下来啊!”我抽泣著哀求道。

  “然儿这是喜悦的泪痕麽?”师傅喃喃的自答,下腹的每击倒是刺的更重,每记都顶的更深。插的整个芓宫口都颤抖不已的酥麻了起来。

  “师傅,到底用什麽法子能让那蛊虫驱逐出师傅的体内?”我无奈的紧闭著双眼,牙关咬紧,渐渐撅起臀部,微微仰起上半身默默承受著师傅的穿刺。

  师傅那粗大的肉茎好似条蟒蛇般,在我的肉|岤里插抽著,他那结实的小腹撞击在我的臀瓣之上发出“啪!啪!”的脆响在这寂静的清晨里尤为响亮。

  我不停的扭腰抵抗著这种让我欲仙欲死的快感,低声哀求著:“师傅不要啊外面有人在啊嗯你快快回去吃药吧”

  “不要去管他们!”珞刖猛兽般暴吼著,他不舍得让别人听去然儿娇呤的声音,但是,只要想到然儿和严烨做过,他就再也停下来了。

  许是因为帐外有人在的原因,我小|岤中的嫩肉抽搐的更加频繁了起来,阵阵钻入心肺的快感传遍了我的全身,我浑身发热发颤著,不自觉中把师傅的肉筋更紧的裹在了肉缝里。

  “啊啊啊”我骇然抽搐的伸手紧紧抓住师傅的结实双臂,身子快速的跟上师傅起起落落的频率。小|岤不由自主的连连紧缩抖动著,我喘著鼻息不由自主的张大双腿迎逢著师傅的抽锸。

  我的双手紧勾他的脖颈,|岤儿像是有著灵性般焦急挤压著他的肉物,肉壁紧箍著它摩擦著。

  “然儿,放松些,不要把师傅夹的太紧了。”师傅微微的托高了我的臀部,他把肉物往後退些又向前狠狠的挺!

  “啊”我的脚趾控制不住的蜷缩了起来,强烈的快感冲击著我下体的所有神经,我几乎是全身抽搐的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嘲

  我不顾切的尖叫起来,剧烈的高嘲向我席卷过来,刹那间,每寸肌肉都在不断的紧缩放开再紧缩再放开,小|岤几经痉挛才终得平息下来。

  师傅咆哮著把巨头紧紧塞住我的芓宫口,他的全身也剧烈的颤抖了起来。灼热的液体脉脉的灌进了我的芓宫里面

  休息了片刻,意识终於又回到了我的脑海里,我皱眉的推了推把自己身体的重量全部压在我身上的师傅。

  突然我的心阵抽痛,不对!师傅的身子怎麽会没有生机的动不动了?

  谢谢猫猫的娇憨可爱的鼓励,谢谢大家不离不弃的支持。

  03鲜币102魂断情殇3

  空中闪过雷电刺眼的光芒,暴风袭卷起整个大地残缺的花瓣,时间弄的满天血红。

  不会儿,那暴躁的雨阵随之而来,大地顿时被吞噬在凄厉的雨幕之中。

  “我要见师傅!”我肝肠皆颤的厉声道。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师傅的消息了,这两天来师傅到底怎麽样了?

  “六王爷请回!主子现在不宜见你!”青龙冷冷的抬眸,话语里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客气。

  我的身子被大雨打的微微晃,我连忙咬牙稳住虚浮的双脚,两眼固执的望向青龙,抿唇在次坚定的说道,“我要见师傅!”

  青龙冷漠的眯起眼,冷淡的说道,“六王爷是听不懂我说的话?”他微微向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我的身子猛得被那两个大汉拉出了师傅的院落。

  “你们做什麽?放开我!”我无助的反抗了起来。

  “来人关门!”青龙转身走进院落深处,冷漠的下达命令。

  “放开我,我要见师傅!”我挣扎著被人抓住的双手,嘶声咆哮著,见不到师傅,我的整颗心像是要碎掉了。我要见师傅啊!

  可是切都不能如我所愿,师傅院落的大门在我的眼前缓缓的被人合上了

  伴随著院落内景物被大门淹没,我的心脏刹那停止了数秒的跳动。喉咙处像是有只无形的手正紧紧的掐著,我的脑袋空洞的几近窒息

  不知道在什麽时候抓著我的那两个大汉松开了手,我浑身无力的软倒在满是残碎花瓣的地面上,偌大的天地间孤独的只剩下我个人隐没在这苍茫的雨幕里。

  我两眼无神的爬起身来,愣愣的站在原地,世界在我的眼底迷失了。

  师傅吐在我身上凝结成成块的血物在雨水的冲洗下又化为豔红的血液参透出白色的亵衣浓浓的流了下来。

  触目惊心的血液在雨水的侵泡下把我整个人都包围在豔丽如魔域的红色里。

  我愣被雨水打的微微回过神来,我怎麽穿著亵衣就跑出来找师傅?可是白色的亵衣怎变的如此胭红?我这是流血了麽?

  呆呆的,

  我本能的举手拂了下那血红液体。

  当思考重新回到我的脑海时,我惊恐的不断摇头,“这不是我的血!这怎麽不是我的血?这是师傅的血?这是师傅的”

  我惊魂泣血的从喉咙处发出悲涕,整个身子像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般软倒在了满地的血水里

  嘴里,心里全是‘师傅’这两个字

  师傅

  师傅

  朱雀听得门外的那声声泣血的悲鸣声,挑起他漂亮的眼眉,勾唇讥笑的问著青龙道,“青龙你平时不是最理智的个麽?如今却这般对待他,你就不怕主子醒来後,我们又要面临祸事了?”

  青龙毕竟是跟在珞刖身边久了,自然有染上了点珞刖的气势,只见他淡淡转身,墨黑的眼眸紧盯住朱雀,嘴角微扬也勾起抹讥笑,“朱雀若是怕受牵连刚才怎的就不出去阻止?你还真当我瞧不出你那黑肚里藏了什麽样的心思!”

  朱雀嘴角微微抽搐的干笑个,眉眼低连忙说道,“主子现在的情况太过危及,我们几个人早就吓的心魂皆散了。哪有心思去理会其他人?”朱雀为自己找了个台阶直接走下去了。

  青龙不想再谈论他了,他皱眉打断朱雀的这个话题,“现在主子的情况怎麽样了?”

  “主子是因为心神受到严重的波动时之间没能克制住才被蛊虫入侵於体的,现在蛊虫已经在他的体内深处要逼出恐怕不是那麽容易的。”朱雀眼眸转暗,他转脚走到房间角落处的软榻边随身躺,就动不动的闭目养神了起来。

  见朱雀已经累的不成样子了,青龙也只能微微的叹了口气,“以主子的功力不应被蛊虫入侵的。”

  朱雀烦躁的伸出食指和麽指揉了揉他有些发痛的鼻梁,说道,“从被入侵的时辰上看,这是从主子听到飞鹰报道後心神才开始陷入混乱的。而以严烨的性格和行事作风上看,飞鹰被抓却没有被杀这本身就是个阴谋,只是,主子又怎麽会不看不出来?”

  青龙瞥了他眼,道,“你休息会儿,我进主子的情况。”

  其实他们早就猜到定又是关於那孝然的事情,但是都默契的不去提他。

  “恩,”朱雀淡淡的应了声,再道,“顺便叫白虎和玄武也出来休息会儿。你要小心照看,主子现在的情况很不好。”

  青龙沈重的点了点头,衣袖下的拳头握的青白。

  044鲜币103魂断情殇4

  天边忽然划过了道刺眼的闪电,大雨依旧倾盆而下,在雕花窗外的整个世界都笼罩在巨大的雨幕下。

  “六王爷因何原因倒在雨中整下午既然没人理会?”严烨面色铁青,茶色眼眸变的焦虑,手握茶杯的指关节青白凸起。

  “是因为珞刖吐血昏迷。”那暗卫把头压的更低,皇上近来为了六王爷喜怒是越来越藏不住了。

  “珞刖吐血昏迷?”严烨的眉皱,声如鬼魅般低沈,大殿内气氛阴森至极,“朕要具体经过!”

  那暗卫咽了咽口水,额头上的汗液如雨点般滴滴直落,“具体原因属下还未来得及查明,只知是是珞刖在六王爷房中过了夜,第二天就吐血昏迷!”

  “澎!”严烨手中的茶杯应声而碎。雷声轰然响起,凄厉的划破御书房诡异的宁静,直震得严烨的耳膜发痛。

  “你去唤寒擎和麟过来。”严烨泼墨的眼睫微微颤,抬眼间只见那略带浅褐的茶色双眸里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清幽淡定,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万劫不复。

  那暗卫心缩,却也如临大赦的松了口气,“是。”

  暗卫快速的起身退了出去,眨眼的功夫便不见了踪影。

  随後李总管弓身进入御书房,见严烨被碎片划破的五指正缓缓的沿著条条血丝,大惊的吸了口凉气,脸色顿时惨白,连忙唤来小太监,“快去传唤林御医。”

  这宫廷御杯可不是纸做的,皇上又是没有内力在,能把手中的杯子给捏碎,定是怒气攻了心,李总管想到此,不禁又是身的冷汗行动间也就更加小心翼翼了起来。

  宰相府内

  浓厚的乌云遮住了整个京城的天空,电光闪闪破云而出。天际炸开了个响雷,轰隆隆的巨响声搅的封尚湖的心更烦躁难安。

  门吱呀声推开了,封尚湖身子震,猛的转回身去,望见确是他想见之人,他的眉梢喜,那那纤长的睫毛也如破茧的蝴蝶般轻微颤动著。

  眉目妖媚如谪仙,面上带著隐藏不住的万千焦虑。麟低叹声,纵使同是男人,他也不禁看的痴了。

  虽然他和他相交多年,虽然他知道他为那孝然心动已久,但是他还是第次见到这样焦虑难安的封尚湖,平素里的封尚湖都是淡笑戏玩阴谋间,何来这般的失魂焦虑?

  麟眉挑,眸眼微微弯了弯,“封宰相可是在等我?”

  封尚湖听後愣了下,有这麽明显麽?然後了然的低眸苦笑道,“原来我的心事也有藏不住的时候。”

  麟摆了摆手,潇洒的撩袍坐在圆桌前,举起酒杯浅倒了杯酒轻抿了口说道,“想问什麽就问吧。”

  “烨今日叫你过去是有关孝然的事情麽?”封尚湖烦躁的也顾不得迂回的直接问道。

  “啧啧,原来封宰相也会有这麽直接的时刻。”麟肘处轻抵桌面,摇了摇未饮完的酒液含笑讥讽道。

  “麟我现在没有心思开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