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人儿,普天之下也只有她白殊人。

  他不由得放轻了脚步,缓缓行到她的榻前,坐与榻沿上,大手轻轻抚在她那黑如锦缎的长发上。她今穿著身蜜白淡衣,长长的袖子随著她的动作垂在额头,垂在小腹。整个人看去清新淡雅,俏丽无双。

  只是睡梦中的她不知道想些什麽,两弯眉微蹙了起来,神情凄婉,眼角亦沁出了滴晶莹的泪光。夏侯枭脸色沈,她就这麽不愿意进宫麽?

  耳边有著炙热的鼻息,我连忙心惊地睁开了眼。

  我眠浅,又不敢真睡,只因夜里太过劳累,白天又怎麽补也补不回来,所以才累得睡下了。

  我连忙起身参拜帝王,“殊儿参见皇上。殊儿贪睡,还请皇上恕罪。”

  叩首,青丝拂过肩,滑落地上,飘於纤纤十指之上。

  他修长手指紧握住我的双手,把我从地面上扶起身来。烛下他容颜如画,胸膛上麝香四溢。

  他扶我腰身,对坐床榻。映著窗外的树影,我缓缓起身,蹲下身去帮他脱去靴子。心中低叹,我还从未给长空瑜脱过鞋子,晚常时皆是他帮我脱的。今时想来不由得热泪盈眶。

  他身为帝王却有著将门的虎躯结骨,可见平日里没有少锻炼。文治武功皆是绝世风流的帝王这世间能有几人?而他又是这其中的佼佼者。和这个的帝皇生在同个朝代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好了,朕自己来。”眼前晃,我的身子被他捞起,放置到了床榻上,双眸亦对上了他那双没了耐性的璀璨明瞳。

  眉挑若锋,凤尾似剑。宛若神祗的完美五官在烛火中闪发出水墨画的雅致,飘逸却又不失霸气令人疑是九天仙人。

  他狭长的眼,微眯,瞳中氤氲著淡淡的笑意,“朕好看麽?”

  我怔,未能及时反应过来。

  “朕好看麽?”他怕我没有听清楚似的再次重复了遍。

  “好看”原来皇上也会问这样的问题

  他修长的手指缓缓抚向我的脸颊,轻轻得沿著我脸上细小的轮廓上下的滑动了起来。

  他低下头,带著动情,带著湿意,绵延如春雨般在我脸颊脖子露出的锁骨上落下了无数个缠绵的细吻。

  蓦然,他的宽袖翻,只手抱起了我的头,另只大手则拧住了我的下颚,把我的头转向他,深深对上他略带森寒的幽瞳,左手大麽指状似不经心地抚摸著我的下唇,“刚才为什麽哭了?”

  我心头惊,原来在梦里也是不可以随便落泪的。

  “只是想到今後都只能呆在这皇宫里头了,心里头难免有些伤感。”话不可以全部说假了,真中带假,假中有真,这样能让人信服。

  他眸中的森寒瞬间瓦解,唇角勾起淡淡的笑意,“以後有朕陪你,不会让你寂寞的。”有她陪著他,他亦不寂寞。

  有他陪著?我不稀罕。更何况帝皇的生岂能只陪个女人?我敛眼掩去不逊,柔声道,“谢皇上。”

  “傻瓜,夫妻间说什麽谢不谢的?”他溺爱地抚摸著我的脸颊。

  夫妻?若是夫妻就应该是举案齐眉,我刚才还给他下跪过,这种关系能是夫妻麽?再说,我心底承认得夫君也只长空瑜人而已。

  大掌伸进衣襟里,掬起胸前的||乳|峰,捏在掌中细细摩挲,仿若是在把玩著件上好的玉器。爱不释手,辗转往复。终於,他按耐不住地低下头,隔著衣物含紧那颗圆圆的凸起,我仰头轻声低哼了声。

  只因心中喜欢,饶是他阅女无数,也禁不起她这千娇百媚的哼。

  他强悍地从身侧将我卷入怀抱,修长手指将我胸前的青发拂至身後,又全部撩开我的衣服,扯掉淡绿的肚兜儿,握住我颤颤的||乳|,轻拢,重捏,慢掐,快捻。弓指反弹,疾如风快如电得在我的||乳|上做了弹琴的动作。

  “你可知道朕刚才在你||乳|上弹得是什麽曲?”他轻轻在我的耳边喝著热气。

  我摇了摇头,扭头望他。

  他笑,笑得风姿绰约,“凤求凰。”

  我对这个世界的音乐了解的不多,原来这个世界也有凤求凰,这倒是让我诧异了。只是这曲凤求凰定是和我知道的那首凤求凰不样。

  突然,天旋地转。我的身子被他抱著旋转了圈,头在床榻上,双脚却被他抱在手中。

  “皇上”我诧异唤道。

  “嘘,不要说话。”难得帝皇也有柔情的时刻。

  他笨手笨脚得褪去了我的鞋,又脱了我的白袜,紧接著又扯去了亵裤。玄衣广袖扫在我赤裸的肌肤上,引起了我的阵阵轻颤。

  须臾,我便是身赤裸地躺在他的身下。

  玄色长袍下,只见他的擎天柱正高高挺起,直得把下摆顶出了个大帐篷。

  他焦急,耐不得全部退去衣服便撩袍扯去裤子,肉物将我狠狠洞穿。刹那,天旋地转,天地片昏暗。

  “啊”他太大了,痛苦铺天盖地得向我袭来。这世间应是没有女子的|岤,能安然承载住这样的粗大。

  恍惚间,我又听到了他在我耳边痴狂如兽的满足喟叹。──连绵扬长,心满意足。

  “别别动别动”嗓子像被掐了般,我连求饶声都发得痛苦异常。指甲在他背上寻了个浅骨的地方嵌入他结实肌肉中,臀部使劲往後缩。缩再缩。他的硬肉在我的甬道中亦是抽再抽。

  “别退!”夏侯枭死死捉住我不停退缩的纤腰,唇伏在我耳边粗喘道,“你要是不怕被我操死就继续退罢!”

  我悍然抬头,惊异望他。这是个帝皇该说的话麽?

  却只见他双眼片赤红,刚才黑白分明的眼现在只剩下浓浓的欲望之火。

  痛!痛!痛!下体被撑成大圆实在是太痛了。

  眼角泪珠缓缓下滑,在未流到鬓角时便被他的舍轻轻劫了去,滑入口中淹没在他的口唇间。

  低沈沙哑的声音在我耳畔低低安慰,“我对你来说的确是太大了。不过这里连孩子都能生,我的对它来说应该不会太困难。”

  “啊那里是连孩子都能生出来,但君不见女子生孩子时都是痛得死去活来”我现在的|岤就好比正有个小孩子撑在那里。

  “啊”用力想把它生出来,却奈何它越来越往里面装去。

  “你现在的感觉就像是要生孩子了麽吗?”夏侯枭揉了揉我的头发,低声问道。

  “嗯?!”我痛到不能回答,只能哼哼嗯嗯地随便应了声。

  他睁大眼,愣了下,听在他耳里,我那声‘嗯’就是‘是’的意思,“那麽辛苦殊儿了,殊儿就当先预习下生孩子的过程,等将来要生孩子的时候就不会手足无措了。”

  我骇然瞪大眼,这‘生孩子’的事还能预习麽?而且还‘每个’晚上都在预习‘生孩子’?

  塞得太紧了,紧到我现在连体内肉柱上的青筋在跳动的节奏都能数得清楚

  青筋在狠狠的跳动著,抖,又抖它不停得在抖。摩擦得我的肉壁串起抖抖细小如蚁虫在爬的微痒感。

  肉壁里的嫩肉抖了又抖。在抖动中渐渐分泌出了暖暖的湿意来。

  水有了後,紧接而来的就是难受。因它整根是静止,只有那不安分的筋在不停得颤著。所以让我的嫩肉很痒,渐渐地伴随而来的就是种空虚,种无低无涯的空虚。

  “嗯”破碎的呻吟声从我的口中渐渐地轻吟而出。

  “殊儿,你流水了,好多好多的水”

  “唔啊”我仰头低吟。

  “是不是很难过?”

  “嗯”

  “现在还痛得像要生孩子麽?”

  这个时候他竟然还有心思开玩笑?我泪眼婆娑,求人不如求己

  粗大的肉根硬得就跟被六月的太阳暴晒过的石头样,搁在我|岤里,烫得我哆嗦,硬得我发疼。

  我的双手从他的肩膀上移动到了他的虎腰上,握住了他的腰,微微举臀顶著他,让他的那物能在我的体内尽情摩擦

  我喘息连连,我在下,他在上。我要借他的r棍用,必须顶起他的身。只是我连半袋的米都扛不起来,如何扛得动他这般的身材的巨物来?

  最後,我低低哭了,他却低低地笑了。

  “姑娘有心承欢爱,无奈力气小若蚁。啧!姑娘好可怜”他捏了我的鼻头下,“求朕罢,求了朕,朕便会让你快乐很快乐”

  “求你”

  “求朕什麽?”

  “求你快动”

  “哪里动?”

  “那里动”

  “那里是哪里?”

  “你明知故问”

  “是你没说清楚”

  最终还是让他占了上风。

  “r棒动”

  “嗤!”夏侯枭笑开了,“‘r棒’这个词用的好。不过,殊儿啊,你应该能想到更好的词”

  痒到快死去了他就不想要麽?

  男人真能忍,罢了,说就说罢,反正床榻上的话说完也就忘了。

  “r棍?”我低问。

  “嗯,还这词还可以,还有呢?”他的呼吸轻轻晒在我的颈边。

  “肉柱”我闭眼,死就死罢。

  “嗯,还有呢?”他死捏我||乳|头。

  “肉根”我今後还要不要做人?

  “还有呢?”他低头含住我的另个||乳|头,在牙齿间咬来咬去。

  “我不知道了啊唔”我仰头,双肘撑在床榻上,挺起腰身,让他的头插得更深些。等头嵌在芓宫口上时,我咬牙用力的扭转臀部,左扭扭,右扭扭。你不肯动就来个鱼死网破好了。

  “嘶──啊──嘶──殊儿不要──嘶──啊啊──别别殊儿,朕动便是了嘶”夏侯枭抽气连连。额上汗滴滑落睫毛上,晶莹欲滴。

  “殊儿,我要开始操你了”夏侯笑报复性得在我的耳边说著荤话。

  我羞到无地自容,要是没有亲身经历过这般的折磨,谁人会知道人前威严的帝皇也是这般恶劣的时候。

  在我浑身哆嗦中,夏侯枭将肉物缓缓抽出,再寸寸的重新塞入我的小|岤内,“嗯嗯呜呜唔唔”

  “怎麽了?”夏侯枭哑声问我。

  “胸口好闷呵呵我快快透不过气来了啊”

  “乖!殊儿不要太贪欢得把身子挺得直直的放松些对就这样吸气对再呼吸嘶──啊──你不要用力夹我──”夏侯枭摸了摸的胸口,哑然失笑,他还没有开始做,她倒是先‘快不能呼吸’了。这也都怪他刚才把她逼得太紧了。

  “嗯”

  见我放松了下来,夏侯枭终於吁口气,把整个头深深插入我狭窄的芓宫时旋转打钻了起来。

  “唔嗯”体内的嫩肉像是疯了般的把夏侯枭的头密密实实地包裹了起来,然後绞动,咬紧,揉虐,肉虐

  我的|岤儿哆嗦,他的肉茎抖索。捣肉抽撤拖肉摩挲挤肉戳刺。

  下腹抽紧,我开始酥麻,颤抖,双腿抖啊抖个不停。体内水液紧跟著潺潺流出。炙热的欲火在小腹间爆炸开来

  而就在这时候,夏侯枭仰头,喉结滚动间发出舒服又难受的闷吼声,更加猛浪地在我体内冲撞,动作愈来愈快速,力道

  也愈来愈猛烈,肉茎直直撞入我体内最深处。挺腰,收腹,狠探,猛撞!像是要誓死捣烂了|岤般。

  “朕操得你舒服吗?”他粗喘著在我耳边问道。

  “嗯”我咬牙,很有骨气得闭上眼睛。不答,便是不答。

  他艰辛得抽出,只留个头,又用力的插入,让肉物尽根没入!──

  庞然大物的退出,让空虚的花|岤哆哆嗦嗦回归原状。庞然大物的再入侵又将我窄小的花|岤再次撑至最大!我摸摸阴阜,其上的皮肤麻麻的,像是快要被撑裂了般。

  “我的‘r棒’操得你舒服吗?殊儿快回答我。”

  “皇上是国之君,恩嗯啊啊唔言行皆是天下的楷范。嗯皇上该甚言”我才不要回答那麽下流无耻的问体。

  “床榻上的天下就只有我们。朕就是殊儿的天,殊儿就是朕的地,以天盖地,乃是天经地义。”

  呸!呸!什麽‘以天盖地,天经地义。’?这个不要脸的!!

  我把脸都羞得烫到了和|岤儿里那根巨大样的温度了。

  “不乖是吧?不乖那就该受到教训”夏侯枭声音沙哑狠狠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就以让我不能承受的速度蛮横的开始冲刺了起来,这种死捣烂捅的架势,让我吃不消得连同呼吸都哽了起来。他越戳越快,我的脑袋也极度缺氧,在剧烈的摇晃中,我的眼前膝黑片

  “都操得你翻白眼了,你还学不乖麽?”

  “呜呜皇上饶了我吧唔嗯嗯”

  “看来操得你不够!”夏侯枭的大手狂野地制住我细腰,快速忽而摇摆忽而又抱著我的臀紧紧抵住他的腹旋转画圆。

  吧唧,吧唧,吧唧

  噗嗤,噗嗤,噗嗤

  “殊儿快回答朕,朕操得你舒服吗?”

  “啊啊嗯嗯唔唔唔我不要”我拼命地摇头,这麽羞人的话,我死也不会说的!

  “殊儿,你怎麽这麽不乖?嗯?!是不是朕太宠你了?”他猛地将我的双腿架到他的肩膀上去,健壮的胸膛压向我的胸部,把两个圆圆的||乳|球压到扁扁的。下体热烫的肉根依然插在我的花|岤里面,重复著做著同个动作──挺进抽出。

  每次的挺进皆是尽了根的。每次的抽出皆是拖著肉的。

  “啊啊皇上不要嗯嗯我受不了了啊啊啊──”我拼命地摇著头,臀部不停地甩啊甩,可是就是不能如愿地把插在身体里的r棒给甩出来,更甩不掉这能要人命的快感

  脸上黏糊糊的粘满了脸颊的头发,好难受。夏侯枭见此,心怜,轻柔地帮她拨开了脸上的湿发,邪佞笑,身体恣意的继续他的抽送。“你这小嘴还挺硬的,不过没有关系,朕有的是时间操到你告诉朕为止”

  重重地再捣弄了几下,熟悉的快感从他的尾椎直串他的全身,他是要高嘲了

  夏侯枭仰头,双腿蹬直,臀部上的肌肉性感得紧缩了起来。腰身挺再挺,两人私密的地方“啪啪!啪啪!”声响越来越重了起来。

  “嗯──”他闷吼声後,扯长了脖子,哆嗦地射了出来。

  见他射了,我以为终於可以松口气了,没有想到他居然沙哑地低吼声後,猛地翻转过我的身体,以著我跪著的姿势再律动了起来。才刚发泄过的欲望在律动的瞬间像是被吹了气似的鼓了起来。

  “你你?!啊啊不要我不要了饶了我吧!”我惊恐地睁大了眼睛,拼命地摇晃著头。花|岤拒绝地哆嗦了起来,把体内的肉物紧紧绞住了。──

  “不要夹好紧你把朕给夹断了看以後谁还给你这般的快乐?!”夏侯枭大手狠狠扇了我的臀。“啪!啪!”声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显得特别的响亮

  随著越来越狂野的摆动,娇嫩的|岤口迅速艰难地吞吐著从後方戳来的热铁,每次戳入都把|岤口上的肉儿给带进了|岤里去,只把|岤填得满满的才刚了心;每次抽出都把|岤里的肉红红的随著圆棍扯出大段才满了足

  29纷雪滛靡

  乾清宫。

  名红衣裳的小宫女绕过重重蓝色纱幔,进了内殿。向倚在窗前美人炕上百万\小!说的玉太福了个身。

  “禀太妃娘娘,玖儿小姐接来了。”

  玉太妃把手中的书放置在炕桌上,慵懒地抬起眼,坐直了身子,“快进她进来。”

  “是。”小宫女弓身向玉太妃礼,後退几步,便转身走了出去。

  片刻,两名宫女携著玖儿走了进来。

  玖儿温柔的跪地,叩首,叩首,再叩首。

  “玖儿参见姑母。”清甜如密的声音在宫殿里轻灵响起。把殿中所有宫女太监的心都搔弄地酥麻了起来。

  “都是自家骨肉,玖儿无需多礼。花嬷嬷快扶玖儿起来。”

  “是。”站在玉太妃身前的花嬷嬷便过走过去扶她起身。

  “谢姑母。”在花嬷嬷的搀扶下玖儿缓缓起身。

  “玖儿过来让本宫好好瞧瞧。”玉太妃招了招手,玖儿柔顺地移动著莲步走了过去。

  玉太妃携住她的手,把她拉至炕上坐落。

  玉太妃亲热得握住她的双手,将玖儿上下瞧了个仔细。

  玉太妃笑道,“玖儿出落得越发好看了。”

  玖儿酡红著脸,低垂下头,并没有答腔。

  花嬷嬷挥了挥手,内殿里头的宫女太监都纷纷退了出去。

  玉太妃拍了拍玖儿的小手,柔声问道,“本宫宣你入宫的实情,你爹爹应该跟你讲过吧?”

  “嗯。”玖儿点了点头。

  玉太妃点了点头,道,“今儿皇上会来这边。你的成败皆在今日这见,明白了麽?”

  “玖儿明白。”玖儿柔顺地应了声。

  这时阵清脆的珠子相撞声吸引了玖儿的视线。

  玖儿微微抬眼,只见这炕台窗前有珠帘,珠帘将窗外的光线分割成五彩六色的光圈,熠熠生辉,如梦似幻。风吹便发出清脆的相撞声。这样的景致这样的声音不吸引人的视线都难。

  望著珠帘不免就望见窗外的景物。

  玖儿收回了视线,回过头来,笑说“姑母,这珠帘真好看。看下面的红绳绳头很崭新,这珠帘应该是刚挂上去不久吧。”

  “玖儿好眼力,的确是才刚挂上去不久。”玉太妃笑道。

  玖儿又问,“皇上见过这珠帘吗?”

  “没有。这珠帘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