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

  遇到不同的人,要用不同的交际方法,才样才能得了别人的眼缘,见他在打趣我,我就笑道,“是爷让我抬起头来的。”

  墨非摸了摸下巴,眯著眼睛,上下打量著我,“到这样的时候,你居然还能笑地出来?”

  见他的桃花眼里满满都是兴味,我晓得这个男人是对我好奇了。我心里轻叹,这可不是好预兆啊。

  我反问道,“爷为什麽会认为这样的时刻我会笑不出来?”

  墨非被我问地愣,认真地盯著我的眼睛看了许久,随後哈哈笑,拍著大腿下,站起身,向我走来,顺便挑起了我的下巴,眯著桃花眼,本正经地说道,“你真有意思,我瞅著你看这麽久,你居然也不脸红。我还是第次见到你这样的姑娘。”

  我又怔了下,没想到雨霂身边的能人之墨非,居然是这样的性格。我想了想,随後也本正经地回答道,“我对爷没有旁的心思,自然不会脸红。”

  墨非又愣了愣,放开了我的下巴,轻笑道,“真是个有趣的姑娘。”

  我垂眉,道,“小殊愚笨,倒让爷看了笑话。”

  他摸了摸著下巴,再度眯起桃花眼,道,“我有笑话你吗?”

  我只管垂头,这个时候我是不用回他话的。

  墨非撩了袍,坐回椅子上,翘起二郎腿,边用手撑起下巴,边用手指轻叩著桌面,眼睛却还是直勾勾地盯著我猛瞧,“说说吧,你的额头是什麽伤的?”

  我回道,“今儿吃了饭,我去花园散步,不小心被树枝给划伤了。”

  墨非停止了用手指叩桌面,叹息道,“真是可惜了。你既毁了容貌,那麽以後就只能做粗使丫鬟了。”

  我垂眉敛目,应声道,“小殊晓得。”

  15鲜币60丫鬟之路

  合了墨非的眼缘,墨非把我塞进了马车,七拐八绕的,进入了烟柳深处的处大宅子里。

  “你想好了,真要做个整天只能干著粗活累活的粗使丫鬟?”墨非在把我领到了院子里,勾手吩咐丫鬟搬来张椅子,悠悠然地坐落,翘了二郎腿,悠哉悠哉地这麽问我。

  我暗自懊恼,太得他的眼缘了,也是种错。

  我深了口气,垂眉敛目,语不发。墨非这个人,我虽然还了解的太浅,但是我晓得,人就是有这麽个恶劣处:你越不要什麽,他们偏要给你什麽。这样的时候,我最好的回答就是什麽都不要回答。

  那墨非跟著我,沈默了许久。随後他噗地笑,道,“去把林嬷嬷找来。”

  “是。”站在他身後服侍的小丫鬟应了声後,就跑开了。

  墨非突然又故意叹息道,“本来是要给你个选择的,没想到你却不懂得珍惜。唉”

  我垂著头,依旧言不发。他说的话,我只当是阵无影的风。

  不会儿,个身形偏圆的婆子来到了我的左边,对墨非,躬身行了礼,道,“爷。”

  墨非道,“把这丫鬟领下去教下规矩,随後就让她打扫爷的院子吧。”

  我用眼瞟了眼左侧的林婆子,发现她的身子微微震,那绝对是震惊的表现,但她到底是个老练的,并没有在墨非面前表露出什麽,只恭谨地应了声“是。”

  随後林婆子转头对我柔和地说道,“姑娘,跟我来吧。”

  我愣,这林婆子倒是客气。我直觉认为她身为个管事嬷嬷,不应该对个丫鬟这样客气,可时半会儿我又说不出问题出在哪里。

  我抬眉瞥了墨非眼,给他行了礼,便随林婆子退出了院子。

  用了半日的时间,林婆子给我讲了这里的规矩,她又让我重复了遍给她听後,满意地带著我去领了被褥床铺,再带我来到了下人房。

  林婆子推开了门间房门,道,“今後你住在这里了。”

  我环视了下屋子,见里面有四张床铺,三张床上放著铺子,张床上是空的看地板上有本来的淡淡床脚的印子,这张空出来的床应该是刚放进来的。。角落里还放置了个圆圆的漆黑色木质马桶。我呼吸顿时有点不稳,马桶摆在屋里熏人也就算了,怎麽也不弄个布帘子遮下呢?不过随後想,也就释然了,这毕竟是丫鬟的房间,丫鬟白天时候是要做事的,只有到了晚上时才回到这里住。

  “进去吧。”林婆子对我说道。

  “是。”我转身对林婆子行了礼,就走进了屋里,把抱在胸前的床铺被褥放到了床上去。

  晚上,与我同住个屋子的丫鬟回来了,她们见屋里多出了张床,眉头就不乐意地蹙了起来。见了我,声招呼也不打,三个人径直说说笑笑,直把我当成了空气。

  我垂眉笑笑,并不放在心上。这也是人之常情嘛,本来三个人住的好好的,谁愿意多出个人住?

  隔天早上,我睡得迷迷糊糊时,有人推了推我的肩膀。我拧了拧眉,睁开了眼睛,借著昏黄的灯光,只见我的床边正站著三个人。

  我脑袋晕晕,好会儿,才反应过来,她们是现在和我同住屋子的三个丫鬟。

  我连忙从床上爬起身来,笑著打招呼,“三位姐姐,早上好。”其实她们的年纪不定就比我的大,但在不知道她们年龄的情况下,称呼她们姐姐比较妥当。不过,这天还早著呢,她们为何现在就起床了?难道有在天还漆黑片时就做工的事?

  “前儿我们都轮流过了,今儿就轮到你倒马桶了。”

  我愣,我刚来就要我去倒夜香?这样子欺负人未免也太明显了点吧?

  我冷笑,今儿个若是让她们得成了,那麽今後我的日子也就不好过了。

  我安静地坐在床上,双眸冷冷地盯著她们看,笑道,“昨儿前你们是三个人轮流倒马桶,今儿後我们就要四个人轮流去倒了。”我加重了“四个人轮流去倒”这五个字,随後我又道,“既然你们都轮流过遍了,那麽我们重新排列个顺序倒马桶也就没有什麽不公平了。我们是大户人家的丫鬟,所以无论做什麽事情都要有个规矩章程的。今儿若是我倒,那明儿谁倒,後儿又是谁去倒,我们可都要把话说清楚了,这样不仅免了我们以後的麻烦,也免了旁的丫鬟说我们这屋子人没有规矩这样的闲话儿。姐姐们,你们说是不是?”

  番话,听得她们脸色铁青。我却只微笑地看著她们,等著她们说话。

  群人中总会有个人做“老大”主持大局的,这屋子三个人中也是有个“老大”的。这不,站在旁边的两个丫鬟眼睛不由自主地看向站在中间的那个丫鬟。

  只见站在中间那个丫鬟笑道,“妹妹这话说的不错。只是这些日子我们事儿忙。妹妹你是新来的,事儿定不会太多。你就先帮姐姐们倒段时日,日後姐姐会补给你的。”

  我有些傻眼了,见过无耻的,没见过如此无耻的。这不是非要占了我的便宜去吗?日後补给我?我要是相信,就是个傻子了。

  这世上果然是什麽人都有!不过这样的人,我真还是第次见到。用这样肤浅的伎俩来设计我做事。不知道她们认为我太傻了,还是她们自己太傻了?

  我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回过头来想,又觉得这麽三个人还真是可爱的紧。

  我笑道,“我初来乍到,有好多事情要学呢,我人比较愚笨,不像姐姐们学的那样快。所以,虽然事情不会太多,但也会很吃力的。姐姐们请怜惜妹妹番。”突然我又捂起唇,大呼小叫了起来,“啊!我真是笨呐。我昨儿才进的府,连府里我都陌生的紧,这马桶要提到哪里去倒就更加的不清楚了,所以还得请姐姐帮忙带个路儿吧。”

  站在中间的那个丫鬟倏地变了脸,“哪里有人倒个马桶也要人陪著去的?你出了门子,往右边的直走,出了角门,你就看到条小溪,你把秽物倒进溪里头就是了。”

  我冷笑道,“天这样的黑,那路我又从来没有走过。要是不小心,歪了脚,马桶里的秽物倒了地,只怕我们屋子里的人都成了旁人家的笑柄了。我自儿没脸倒是不要紧,就怕累得三位姐姐跟著我没脸!所以呢,为了三位姐姐的脸面著想,今儿,明儿,後儿还是由姐姐们倒马桶吧。等我熟悉了这府里的环境後,再由我去倒吧。”

  “你你”三个丫鬟被气得脸色铁青。

  我满意地垂了眼,这样就被噎到了?这三个丫头的道行倒是浅的很,跟这样的人相处,应该不会太难才是。

  我歪著身子从包袱里拿出了三件我自个儿穿的珠花,她们个人分了件,笑道,“今儿明儿後儿的马桶就拜托姐姐了。”跟什麽样的人,就要说什麽样的话,这三个丫鬟道行不深,我要是把话给说深了那就有些滑稽了。

  她们拿了我的珠花後,眼睛就黏在我的送的珠花上分不开了。

  片刻後,她们方才抬起眼来看我,见我正微笑著看著她们,她们不由不好意思地红了脸,不过有道是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这时的她们倒没有了刚才的盛气凌人,短短的几秒锺,像是换了个人似的,速度快得让我惊叹。

  “妹妹叫什麽名字?”站在中间的那个丫鬟问道。

  我答道,“我叫小殊。三位姐姐呢?”

  “我叫晴雪。”站在中间的那个丫鬟说道。

  “我叫晴虹。”站在左边的那个丫鬟说道。

  “我叫晴霞。”站在右边的那个丫鬟说道。

  我笑问,“你们的名字里怎麽都有个‘晴’字?”

  晴雪回道,“这不是我们本来的名字,这是林嬷嬷帮著我们起的。”

  我道,“哦,这样啊,那麽我以後也会有个新名字喽。”

  晴霞说道,“我们进来时就被林嬷嬷改了名字的,小殊的名字没有改,可能是林嬷嬷很满意,没要改的意思。”

  我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

  晴虹问道,“小殊,你这珠花真漂亮,是你自个儿做的吗?”

  我笑著点了点头,应了声“嗯。”

  晴雪接话道,“你以後可以教我们做吗?”

  敢情,她们的态度会发生百八十度的大转变是打著向我学手艺心思。我笑了笑,道,“当然可以。不过要等阵子,等我熟悉了府里头的环境後,再教你们。可好?”

  晴雪笑地只见牙齿不见眼睛的,“那我们就这麽说定了。”

  “嗯。”我笑应了声。

  晴雪又道,“今儿就让我去倒马桶,明儿晴虹,後天就晴霞了。”晴雪只说到後天,大後天轮到谁却不说,这里面的讨好的意思很明显。

  晴雪开了口,晴虹晴霞连忙点头同意。

  “谢谢三位姐姐了。”我笑道。

  13鲜币61谨守本份

  本来还以为扫地是件轻松的活儿,可是做了几天後,我便累得腰酸背痛腿抽筋了。

  我长长得吁了口气,咬紧牙关克制著,我不断的告诉自己别的丫鬟能够吃得了的苦,我定也能吃得的。

  “小殊,前院运来夏裳,我们起去看吧。”晴雪悄悄地跑过来,抓了我的手臂说道。

  “成衣吗?”我问道。

  晴雪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府里每年都是做成衣的。”

  每年?我心头震,这是个很最要的信息。我本以为这大宅是在鬼越谷被朝廷灭了後才卖的,原来不是。

  我转头看她,笑问道,“晴雪,你进府几年了?”

  晴雪道,“我十三岁入的府,已经现在有五年了。”

  我眯起了眼,看来这雨霂是狡兔三窟了。除了鬼越老窝外还有其他的窝儿,难怪那样庞大的朝廷都不能把他给彻底的灭了。

  这时,院子里喧哗遍,我抬眼看,只见院子的丫鬟都往外跑去,就连很少离开屋子的大丫鬟也跑了出来。

  “晴雪,怎麽大家都跑出去了?要是爷回来了怎麽办?”我好奇地问道。

  “每年的这个时候爷都很忙,哪里有空回院子来。小殊,我们也走吧。”晴雪边说,边拖著我的手臂,把我的人往院外拉。

  “晴雪,今儿我头有点晕,想早点做完事就去休息下,所以就不去了。谢谢你的好意了。”还是谨守著本份好,要是出了什麽岔子,连哭都来不及。

  晴雪把她的手罩在我的额头上试了下温度,道,“还好没有发烧,我们做奴才的,可是生不起病的。”

  我笑笑,安静垂头,并不说话。

  “那我去看了。”

  “嗯。”我点了点头。

  日近中午,太阳是越来越热。我汗流夹背,难受地不得了。

  在我头昏眼花地按著膝盖休息的时候,屋门吱呀声被人推开了。我抬眼看,只见墨非跨步走进屋里去。

  奇怪,这个时候墨非怎麽回院了?般这个时候墨非都出去做事了,今儿倒是反常的很

  “来人,上茶!”这时,我听屋里头墨非在喊茶。

  我只往屋里头瞥了眼,就低著头继续扫地。

  “人呢?上茶!!”屋里又传来了墨非的喊茶声。

  我再度抬眼,突然想起屋里头的丫鬟都出去看夏裳了。

  “上茶!听到了没有!”这时墨非的声音是恼怒的。

  我撇了撇嘴,垂下头去继续扫我的地。我告诉自己,闲事莫管。毕竟我只是个粗使丫鬟,里面的活儿不关我的事,我只要做好我自己的事就可以了。

  “小殊!”墨非黑著张脸从屋里出来。

  “爷。”见他怒气匆匆地向我走来,我连忙只给他行了礼。

  “我在屋里头叫茶,叫得那麽响,你身为我院子里的丫鬟居然不进来给我倒茶!”

  “爷,你这话说得就不对了。做人做事都要谨守本份,屋里头不是我个粗使丫鬟能去的地方。给主子端茶递水这样体面尊贵的活儿,是轮不到个粗使丫鬟去做的。”因为知道墨非的性子,所以对待他,我倒是随性的很。

  墨非瞪大了眼珠子,副被噎住了的样子,过了几秒,他噗嗤声笑了出来。接著他又眯起了桃花眼,双眸紧紧黏著我的脸瞧,道,“在你心里给主子端茶递水是体面尊贵的活儿?嗯我是个好主子,你既然把这件活儿看到如此的尊贵,那麽爷就给你个体面,提你做个等丫鬟,如何?”双桃花眼,说话从来都是带著笑,不消说,就是个深藏不露又爱玩的主儿。

  我笑了笑,道,“小殊就谢爷了。”这个时候我若是表现出不乐意,那才称了他的心呢。

  “”墨非再度瞪大了眼睛,眯起的眼睛把我上下打量了遍,“爷以为你会推拒呢。”

  我噗嗤声笑出来,“爷真会说笑,等丫鬟不但月钱比三等丫鬟好,吃食住穿也比三点丫鬟好上点两点。小殊欢喜都来不及,怎麽会推拒呢。”看来这墨非心里早已经对我有了个大概的评估了。

  墨非边眯起桃花眼,边翘起嘴角,对我勾了勾手指头,道,“那就进来给爷倒茶吧。”

  “是。”我向他屈膝行了礼。

  我给墨非倒了杯茶,墨非端起茶杯翘起二郎腿,悠哉悠哉地吃茶。

  “院子里的丫鬟都出哪里了?怎麽只剩下你个了?”墨非问我。

  我垂著头,道,“爷大可等她们回来了问她们。”如果回答墨非说,我不知道,那麽就是骗墨非。强势的男人是绝对骗不得的,所以我换个方式推脱。

  墨非挑了挑眉,“怎麽,你不想背叛她们?”

  我愣了下,这墨非还真是敏锐啊。我道,“小殊只懂谨守本份。”

  “”

  接下来墨非许久没搭腔。我微微抬眼,正对上墨非向我投过来的那束既满意又好奇的打量目光。我心头凉,脚心倏地串起了股寒意来,不由软了半个身子。天哪!他那是什麽眼神?我很不喜欢他这样的眼神,非常非常的不喜欢。

  许久後,那两个出去的等大丫鬟回来了。她们见墨非正坐在椅子上,吓得脸色苍白得跪在了地上。

  “去哪里了?”墨非端起我为他倒的茶,轻呷了口。

  个丫鬟声如蚊呐地说道,“奴婢们去看夏裳了。”

  “看来是我平日里待你们太好了,你们倒是忘了什麽叫‘丫鬟的本份’了。”说完这话,墨非瞥了我眼。我表情淡淡,垂下眼,不去看他。

  “整个院子的人,恐怕就只有小殊个人是本份贴心的。”

  我心下跳,猛然抬眼瞪墨非,他这不是在给我树敌吗?

  墨非挑挑桃花眼,随後转开了头,又道,“素心,去叫林嬷嬷来。”

  “是。”那个叫素心的丫鬟连忙起身,向院外跑去。

  不会儿,林婆子来了。林婆子在墨非脚边跪下。

  “老奴教导的不好,还请爷责罚。”林婆子说道。

  墨非摆了摆手,道,“起来吧,这不是你教导的不好,而是院子的这些丫鬟太可恨了。”墨非顿了顿,又道,“不过还好我还有个贴心的小殊,不然今儿我连口茶都得自己倒了。”

  我暗自咬牙,这墨非是铁了心得要给我树敌。

  接著墨非又道,“按理说,这样可恶的丫鬟我是绝对不能再用的,不过念在素心素兰服侍了我这麽久的份上,就降为二等丫鬟,等大丫鬟由小殊补上。其他的丫鬟罚半年月份,以示警告,下次若再犯,直接拉出去卖了。”

  “是。”林婆子道,“爷,那另外个等丫鬟”

  林婆子话未说完就被墨非打断了,“行了,你们都退下吧。我只要小殊个就够了。”

  听了这句话,我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死,这样的话传了出去,就不是“树敌”这麽简单了。

  “是。”屋子里的人都退下去後。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