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是”

  那丫鬟大怒:“你又可是什麽?!”

  “可是,屋子着火,那麽大的烟雾,珠子表面为什麽没染上点烟雾呢?”我不知道这珠仧在烟雾里是不是真能染上烟雾,我不过诓她诓。毕竟烟是往上飘的,屋子是用土做的,珠仧是很小巧的,掉在角落的珠仧能不能染烟雾有待商榷。

  那丫鬟咬牙,道:“我把珠子放在衣袖里,衣袖把珠子上的烟雾擦掉了。”

  “你是猪吗?”我突然问。

  所有人愣在当场,不知道为何我会骂人。

  “呵呵,当然你是人不是猪!在场的所有人都不会认为你是猪的。所以,身为人的你绝对不可能笨的把这麽重要的线索直接塞进衣袖里去,这不合常理!你这番诬陷实在太过幼稚了。”我做人从来不犀利,但是这女人的行为真真是太过令人厌恶了。

  “你你你──”那丫鬟气得脸蛋铁青。

  我双手拍,兴奋道:“不过你也别着急,我还有种法子可以判断这珠花是不是在火灾现场捡到的。”

  “哦,什麽办法?”纸鸢扬扬眉,副很感兴趣的样子。

  “闻味道啊,这跟熏香个理儿的。珠仧如果有在火灾现场,被烟雾熏了那麽久,必定有点浓烟的味道吧。”

  “这个可行。”纸鸢抽走那丫鬟指间的珠花,放在鼻子下方闻了闻,道,“没有烟雾的味道。”

  我冷了脸:“纸鸢姐姐,今儿我已经第二次被诬陷了,还请你为我主持公道。”

  纸鸢点点头,道:“雪梅青荷污蔑小殊,打十个板子,罚三个月月钱。大家要引以为戒,以後没有确凿证据,切勿鲁莽行事。明白吗?”

  我垂下脑袋,纸鸢这番话,我怎麽听着这麽别扭呢?

  算了,何必跟她计较这个,不过是些无关紧要的话语而已。

  走在院落拐角处,群女人蜂拥而出。

  个丫鬟愤怒的声音响起:“姐妹们给我打!”

  我就知道她们会有这出,连忙从袖子里抽出菜刀砍了过去。

  “啊──”中招的那个丫鬟发出出如同杀猪般的嚎叫声。

  众丫鬟见我手中握着菜刀,吓得花容失色,连退数步。

  见她们如此,我反而笑了,“各位姐姐,做事情都要给自己留条後路不是?这世上什麽事情都可能发生,东山再起的事儿也不是没有。除非你们能够立马弄死我,不然,哼。大家都是聪明人,很多事情用脑子想想就明白了,别到时候连自己是怎麽死的都不知道。”能在雨霂院子里当丫鬟的人,都不会是笨的。在我放狠话之後,都沈默不语,低头沈思去了。

  丫鬟质疑道:“你以为你还有机会东山再起吗?别做梦了!”

  我轻笑,“或升或降,不过是主子句话而已。”顿了顿,我又道:“欺负个人不用急於时的,来日方长嘛,你们还怕以後没机会呀?何必如此心急火燎的被人当枪使呢?”经过这番话後,希望她们不要再生么蛾子了。与人相斗,实在太累,我太懒了,只想安静生活。

  14鲜币75回到原点

  “小殊姐姐。”画眉绞着手指,脸忧郁地看着我。

  “画眉,怎麽了?”见她这样,我有点当心,连忙过去拉住了她的手。

  画眉咬了咬牙,唇瓣上流出了丝血,“小殊姐姐,能把我给你的衣服还给我吗?”

  听之,我怔愣住了,微张着小口,却无法发出声音来。

  我的衣服被那天的大火烧掉了,只剩下仧仧上穿的套。在府里,我已经失势,没法用银子去买衣服,所以只好向画眉借了套。

  而现在,画眉却突然向我讨回那套衣服

  她们定对画眉做了什麽,不然画眉怎麽会如此突兀地向我要回衣服?

  看来那天的话我是白说了,她们没那麽容易放过我,招不中,又出招。

  我抬眼对她说道:“嗯。我换下,马上给你。”本想洗洗再还给她的,可转念想,觉得还是直接给她的好。

  “她们每天打我,要我把给你的棉袄拿回来,不拿就要把我给打死。好痛~我受不了了呜呜,小殊姐姐,对不起”画眉的眼泪滴答滴答的落了下来。

  我伸手抹掉了她腮边的眼泪,软声道:“傻丫头,为什麽不早来告诉我,这段日子里你受了很多苦吧。”

  雪依旧下,天依旧冷。我拿着扫帚,下下的扫着雪。

  “哎呦,这人身上怎麽发着酸味呀,多久没洗澡了?真脏”路过身旁的三两个丫鬟,捏着鼻子,嘀咕着。

  我皱皱眉,不去理会。

  女子向来喜洁净,虽然我垂头装做没听见,但当她们走远的时候,我还是情不自禁地抬起衣袖在鼻子下方闻了闻。

  衣袖上有淡淡的清香,根本没有酸味儿。

  不过,现在没有味道,不代表以後没有,毕竟我现在除了身上这件衣服外,就没有别的换洗衣服了。

  唉,这样的日子过的真憋屈。转念想想,躲了这麽久,爹爹那些无孔不入的人马,应该散去了吧?

  只是,要从这宅院出去,就必须重新获得雨霂的“宠爱”。

  天色仧沈沈的,屋前的松树上堆了厚厚的积雪。

  大雪漫漫,我站在白玉阶梯前。

  “你来这里做什麽?”这是我提拔上去的二等丫鬟。雨霂居然没有把她撤换下来?这太让我意外了。

  “我找主子。”

  那丫鬟蹙起眉头:“主子不是你想见就能见的。”

  人情冷淡如斯,我算是深刻领教了。

  我扯嘴笑,讥讽道:“呵,直以来,我以为你是个聪明的,没有想到竟然会愚笨至此!”

  丫鬟眯起眼睛来,“你这话是什麽意思?!”

  我笑笑,道:“你别忘了你是谁提拔上去的,如果我真的失势,你以为你还能稳稳的做你的二等大丫鬟?”

  听此,只见她立马变了脸色,恭敬道:“小殊姐姐,您别生气,这些个道理我怎会不懂?只是今儿个主子的心情不好,实在不是见主子的时候”

  呵呵,还好不是个笨丫鬟。我抬抬下巴,道:“你只管通报便是。”

  “是。”她恭敬的应了声,便快步跑进去了。

  不会,那丫鬟喜笑颜开的出来了。“小殊姐姐,主子要您进去。”

  “嗯。”我含笑点头。

  撩帘进屋,雨霂抬眼睨我:“你来此做什麽?”

  我连忙跪地,双手贴在双腿上,垂着小脑袋,毕恭毕敬道:“回主子话,小殊想回到您身边。”本来想说“回主子话,小殊想您了。”可惜我睁眼胡诌的道行还太浅,这句话没能说出口来。

  雨霂挑了挑眉,语气里带了几许调侃:“你当你自己是出去玩玩?想回就能回呀?”

  倏然,脑子里有道白光闪过,我猛的抬眼看向雨霂:“是主子故意把我逼到那个地步吧?”

  原来我开始就想差了,天真的以为这些日子里所受的苦难都是纸鸢借他人之手折腾出来的。我忘记句很关键的话:“能长久在主子跟前伺候的,唯有纸鸢姐姐人而已。”

  纸鸢能够在雨霂身边服侍这麽久的原因,不是因为纸鸢够漂亮天底下,漂亮的女人多了去了,而是因为纸鸢够本份够聪明,她绝对不会做出折磨或者毒害雨霂曾经宠爱丫鬟的事情来。

  我猜测,那些曾经很得雨霂宠爱的丫鬟们,就是因为把手伸的太长才遭了雨霂的厌弃。

  这麽说来,敢如此猖狂地在饭菜里面下虫子和苍蝇的人,只有雨霂人。他的目的应该是要我受不了“虐待”,主动来找他。真是个腹黑的男人。不过,从事情的侧面可以看出,我这个等大丫鬟很得他的心,他不舍得就这麽弃之不用了。

  “呵呵,原来你还不笨。”雨霂明显心情大好。

  “我就是太笨了,才被主子耍了这麽久。不过主子你也特过分了,居然让我每顿饭里都有虫子和苍蝇。”

  雨霂眸中带笑,“我命他们必须把虫子和苍蝇洗干净了才能丢进你的饭菜里。”

  “哦,原来没有起煮呀。”我恍然大悟。

  雨霂挑眉问道:“你喜欢起煮的?”

  我嗔怒道:“主子真会开玩笑,谁会喜欢吃那麽恶心的食物!”

  雨霂笑笑,微抬手,纸鸢会意,推着轮椅来到我的跟前。他弯下仧仧子,握住我的手,把我从地上拉起来。

  他的手很暖,我那冰凉的手儿在他的手里显得是那样的小那样的冷。

  雨霂蹙眉道:“手怎麽这样冰?”

  会子给我喂苍蝇虫子,会子又如此的关怀体贴,雨霂的心思真真令人猜不透。

  唉,现在想这些做什麽?借着重新得宠,赶快想法子出去才是正经。

  偶然间,我又见到了墨非,他瘦了很多。

  见到我,他忧伤笑,道:“淡了年,本想就此丢开手去,可是到头来,我却发现我没有那样的本事,我丢不开你在心中的样子。”

  听之,我很恼怒:“所以你才不管不顾的求主子把我赐给你?”

  “小殊,我真的喜欢你。”他说的很真挚。

  我低头,把眉头蹙的紧紧的。“感情的事,从来不是你喜欢我,我就要喜欢你的。”

  听此,墨非的身子轻晃了下,跌跌撞撞的快步逃开了。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我长长的吁了口气,心情很是不好。这个男人是个痴情的,这样的痴情本该很得女孩子喜欢的,只可惜他找错了对象。

  雪停了,灰色的天空透出了淡淡的蓝。

  “主子。年节快到了,我想出去买年货。”我笑着对雨霂说。

  “打发管事嬷嬷去买就成。”雨霂漫不经心地说道。

  “我想自己去买。”我表现出了得宠丫鬟该有的任性。

  “呵呵,小殊妹妹总是这样肆意妄为。”纸鸢在旁边嗤笑。

  “那也要主子宠才成。”我斜眼睨她。

  雨霂勾了勾唇,道:“想出去就出去吧。”

  “嘻嘻,就知道主子对我最好了。不过主子能否对我再好点?”得寸就要进尺。

  雨霂睨了我眼,“你要什麽?”

  “给我压岁钱!”我伸手向雨霂要压岁银子。

  “你要多少?”雨霂眼中的笑意很浓。

  我歪着头,眨巴眨巴眼:“这要看主子的心意了。”

  雨霂道:“你和纸鸢每人千两银子罢。”

  我惊讶的张大了小口,没想到雨霂会如此大方。我们当雨霂的贴身大丫鬟,个月才五两银子,二十两银子可供普通的家三口大鱼大仧的吃上年了。这千两可谓是很多很多了。

  “小殊谢过主子了。”我表现出了惊喜的表情。

  攥着几百两银子,我兴高采烈的出府去,这出去,就不会再回来了,可惜那千两银子不能全部拿出来。因为千两实在太重太多了,拿出去会引人怀疑的。

  出府後,我沿着当初约好的暗号,路找到了做掩护的布料店。

  “陈叔!”刚走进店门,见柜台里边坐的正是陈叔,我不由大喜地叫喊出声来。

  “小姐!”陈叔显然也很激动。

  “嘘。”我要他小声点,却忘记自己前刻也很激动。

  “嗯。”陈叔应了声,便假装领我去後院看布料。

  进了後院,我立马说道:“陈叔,我要你准备的假胡子假眉毛,你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陈叔道。

  “嗯。”我点了点头,“准备下,我们要马上离开。”

  7鲜币76极致想念

  才从雨霂那里跑出来,就被爹爹给抓到了。

  爹爹,您究竟要做什麽?都这麽久了,为何就不能淡了找我的心思?

  “你们怎麽知道我在这里?”我蹙眉问道。

  领头之人恭敬回道:“回姑娘话,我们并不知道您在这里。只是在各地都有主子的人马而已。”

  各地都有主子的人马?还而已?

  对爹爹的势力我直不清楚,难道爹爹的人马已经遍布三国的各个角落了?这样强悍的势力还真令我吃惊。

  “殊儿。爹爹的傻孩子。爹爹终於找到你了。”爹爹见我,就紧紧抱住,微暖的嘴唇在我的脸颊上轻轻吸仧吮着。

  抬眼看向爹爹,有些眩目。爹爹还是老样子,看上去斯斯文文,可浑身散发出去的气势却有如深谭幽林样的神秘莫测。

  爹爹急促的把我抱到床上去,连门也空不出时间关。

  “啊爹爹,好痛”突然的进入,让我痛的下体哆嗦,

  “爹爹太激动了,放轻松吸气,吐气”爹爹俯在我的身子上,他的小紧贴着我的小,仧棒在我的身体力,不停地向上耸动,撞得我的椒仧高高曳起重重落下,粉红的仧头在空气划出白花花的弧线。

  倏然,爹爹的大手抚摸上了我的额头。“殊儿,你的额头怎麽了?”

  流出眼眶的泪水回渗进眼睛里,世界变的朦朦胧胧。“不小心弄伤了。”变丑了,爹爹就会不喜欢了吧。这样娘亲就不会伤心,我也可以安心。可是,可是,为什麽只要这样想,我的心就痛的难受。

  屋外的雪直在下,不停的下。因为门没有关,风来着雪毫无阻碍的吹进了屋子里,落在床榻上。

  “爹爹,我好冷。”我抱紧了爹爹。

  “爹爹居然忘关门了。”爹爹低低叹息,双手捧起我的屁股,抱起我的身子,步耸的来到门前,踢上了屋门。

  “爹爹空不出手来,殊儿转过身去,把门闩上吧。”

  “。”我扭着身子,把门闩插上。也因扭身的动作,把爹爹的r棒在|岤里狠狠的扭了圈。

  爹爹狠狠吸气:“哦,我的宝贝,你要把我扭断吗?”说罢,爹的双手攥紧了我的股,结实的臀由下至上,耸耸的疯狂挺起来。

  听到爹爹那宠溺异常的宝贝二字,我心醉了。紧紧抱住了爹爹的脖子,咬紧下唇,毫无抵抗地接受着爹爹带来的风暴。

  爹爹眯眼轻叹:“殊儿的屁股真软。”

  “啪!”的声,爹爹的大掌拍在我的股上,吓了我大跳。

  “操死你。心肝宝贝儿。为什麽要逃走?还这般不负责任地把自己给弄伤了”

  粗哑的嗓音,浑浊的鼻息,爹爹的切都令我无法抑制的心悸,明明他的语言他的动作是那样的粗鄙那样的不雅。

  “爹爹,为什麽要来找我?为什麽?为什麽?”

  “把爹爹的心湖缭乱了就想要逃?这世间没有这麽便宜的事情。”爹爹爱怜的用手掌抹掉了我脸上的汗水和泪水。

  百里卿笑番外2

  他从未想过,他会找个女人找了这麽久。还把隐藏在三国各处的人马都调动起来。

  历时两年,花费银钱无数,兴师动众的去寻找着个女人。这样的行为实属不智,可是他就是停不了找她的心思。

  找到她时,他脱了她的裤子就急切的插入,连房门也空不出时间去关。

  他何曾这样急切过?这是他生命三十几载的头遭。

  因家世过人,父母疼爱,少年时候没少招惹女人。世上的美女,没少玩,虽然也有几个令他心动过阵子,却没有人能够像她样让他牵挂了这麽久。

  既然她令他这样的难舍,那麽他就要想法子把她永久的囚禁在身边。他要把她好好娇养,诱她成了株必须缠着他这棵大树才能存活的菟丝花。

  77情深情长慎

  无论怎麽逃,最终还是回到了爹爹身边。心像是被水滴晕开的水墨画儿,又绝望又茅盾又有些开心,心想爹爹原来也是在乎我的。

  爹爹抱我在膝上,有搭没搭的说着话儿。

  爹爹面揉捏着我的小手儿玩面低低地说话:“除夕夜,听下面的人回禀说已把你找到了,我就快马赶来了。可见殊儿在爹爹心里有多麽重要了。”

  听之,我心醉了,爹爹说起情话来总是特别勾魂。这样的爹爹不像是声名远播的百里相爷,倒像是游逛花丛的情场能手。这时候的我却忘了自身的因素,若是我没有对爹爹动心,就算爹爹舌灿莲花,我也不会有点感觉。

  见我只听不说,爹爹又说了很多话儿。待爹爹把所有有趣的话题都说遍了後,爹爹方才说道:“雪停了,我们就回家吧。”

  听之,所有的甜蜜立即从心底退去:“爹爹,我不要回去!”我无颜面对娘亲,我不要回去。

  爹爹道:“那里是你家,你不回去,能去哪里?”

  我气狠了,不由啜泣了起来,“爹爹,你明明知道我为什麽不想回去,为什麽不能如了我的愿?”就算把我当外室养在外面也好过带我回那里去,白白让娘亲伤了心。

  爹爹轻轻抚摸着我的脸,“殊儿相信爹爹,爹爹不会让你难做的。”

  听之,我心下火起,翕着唇指控道:“爹爹每次都说‘殊儿相信爹爹’,可我相信的後果就是次次的伤心难过。”

  “这次不会了。”爹爹板过我的脸,吻了上来,温热的鼻息呼在我的脸上,麻麻的,痒痒的

  进垂花门,我便望着娘亲院落的方向发了呆。

  近乡情怯,我想见娘亲,却又当心见到娘亲。

  爹爹看着我这个样子,不由吃吃笑,携了我的手儿,说道:“走,我带你去见她。”

  虽然爹爹没有指出“他”是谁,但我就是知道爹爹嘴里的“她”就是指娘亲。

  “不。我不去。”我拽出自己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