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把脸颊偎在软枕上蹭了又蹭,道,“是我轻耳听到,岂能有假?”那个女人原来也是双面脾性,看她人前温婉端方,谁人又会想到她在人後会古怪粗野的撅起屁股把脸埋进枕头里,像只小青蛙样可笑的趴跪著?

  沈如净催眸沈思,道,“她或许并不知道休书需要盖上印章才能生效吧。”

  “不。她是知道的。”沈如冶睁开了眼睛,回答的很是肯定。

  为这麽句话,沈如净侧目。

  沈如冶笑笑,落落大方地任沈如净“观看”他。

  “那样的女人不配进我们的家门。”沈如净把手中的茶杯砰地声,重重放在小几上。

  “大哥,你何必这麽认真呢?我就是玩玩而已,待以後觉得无趣了,处置掉就了。”沈如冶说得好像他只想要买个玩具样。

  沈如净揉了揉眉头,道,“连死了两个妻子,只怕你会被人说成克妻,那时候便没有门当户对的人家愿意把女人嫁给你了。”

  沈如冶摆了摆手,倾国倾城地笑了起来,道,“大哥你未免太杞人忧天了吧,凭我们这样的家世,我敢发誓,就算我死了十个妻子,还是会有‘门当户对’的人主动把女儿送上门来的。好了,这件事就这麽定了吧,等会儿我亲自跟祖母和母亲说去。”

  沈如净蹙紧了眉头,说道,“如冶,这事还是再考虑看看吧。如果你觉得这麽做有趣,我们可以吩咐手下有体面的人去娶那女人,你实在犯不著自己亲自上阵。”顿了顿,他又道,“你还是少贪玩的好,落下了太不好的名声,对你可不是件好事。”

  “叫旁人去做哪里有自己亲自上场来的有意思?再说我的名声本来就不好,再坏上些又有什麽关系。”说著,沈如冶站起身来。

  “沈如冶!”沈如净很不悦。

  沈如冶不耐烦地蹙了眉头,他像挥苍蝇样的挥挥手,道,“行了,烦死了,我主意已定,就这麽著吧。”

  12鲜币67找不到人安慰3

  天渐渐黑了下来,点了几根儿臂粗的蜡烛,我靠在榻上看著从大老爷书房里拿来的医书。

  蜡烛的光亮闪闪的,看著纸上的字,眼睛很不舒服。不会儿功夫,我便受不了地合上书册,直起身子,把脚翘下榻去,翡翠连忙蹲身为我穿上凤头履。

  被人这样伺候著,心里其实特别扭,但我没有表现出异於常人的举动,比如要她们别帮我穿鞋什麽的。在这个时代里,你不实行‘特权’也是会引人非议侧目的。

  我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抬眼对立在旁边伺候的佳琦翡翠珍珠玛瑙说道,“你们去休息吧,我这里不用你们伺候了。”

  她们整齐应了声“是。”,吹灭了几根大蜡烛,又点了角落案几上的风灯後,方鱼贯著退了出去了。又听“吱呀”声,屋子里恢复了平静。

  我转身,往炕的方向走去,抬眼,却见沈如冶正懒洋洋地躺在我的炕上,他头青丝无发带束起,自然地披散在我的被褥之上,虽然凄美的天地动容,但是我却被他吓了大跳,刹时顿住了脚步,愣在原地,全身冰化。

  从来没有想过沈如冶会这麽大咧咧地直接躺到我的床上去。

  我暗自深吸了口气,努力忍住了心底的震惊与无措,挺直腰杆儿,端方贤淑地将两手交叠放置在小腹上,很是大家闺秀模样儿。“沈二爷,你怎麽会在这儿?”

  “呃,噗嗤!”沈如冶倏地笑起。

  我冷眼瞥他,根本瞧不明白他到底是哪根筋子不对,居然这样突兀地笑了起来。

  唉,他这麽笑,说我不尴尬,那是假话儿,是我这姿势做得太僵硬了?还是不美观了?呃,应该不会的,这麽个动作我已经练习了好久了。

  “你怎麽不问我为什麽发笑?”

  我娴雅转头,盯著他的眼睛瞅,道,“你喷笑,那是你失礼。若我问你因何而笑,那便连我也失礼了。”

  沈如冶笑靥如花,他摆了摆手,道,“行了,我们现在算是偷偷幽会吧,你别满口‘失礼,失礼。’的,我听著就恶心。我这人最厌恶的就是守规矩的人。”

  这是什麽人啊,他特特现身来就是为了羞辱我的吗?

  现在我该怎麽反应呢?是默默垂头?还是高声呵斥?

  如果在我面前的是傅雁竹的话,我绝对会垂下头去,顺便瘪瘪嘴,做出副‘我很委屈’的样子来,因为傅雁竹这男人的性子如猫,很高傲,很猫眼瞧人低,你越跟他扭脾气,他越是想与你针对养过猫的人应该知道猫儿令人爱极恨极的高傲脾气儿。。但现在我跟前的是沈如冶,他和傅雁竹是不同的两个男人,如果我按部就班著对待傅雁竹那样的行为,不但不会让沈如冶另眼相看,还会让他觉得我很做作对他在施行欺骗行为,毕竟他在暗地里‘偷看’了我的行为也有断时间了,我无意识间的举动和话语他都了解二了。

  心里暗自衡量了番後,我便以怒目相向,手指颤颤指著他的鼻子,奶声奶气地呵斥道,“岂有此理,是可忍熟不可忍了。什麽叫‘偷偷幽会’?什麽叫‘听著就恶心’?你闯我闺房,我不尖叫著让人来抓你已经是给你脸面了,你再这麽胡言乱语胡说八道,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呃,别怪我说出的话怎麽会这麽的奶声奶气,没半点放狠话的气势。唉,其实这怨不得我的演技不佳,毕竟游戏木槿的这个身体才十四岁虽然过了春节,但是木槿还没行成年礼,所以实际上,她现在还是十四岁。,还是个粉粉嫩嫩有点婴儿肥的小孩呢。

  沈如冶愣了下,随後无赖地哼笑,“哟,你还懂什麽‘是可忍熟不可忍’呀。”他挑了挑眉,笑道,“那你现在就叫吧,看你的损失大,还是我的损失大?”

  我气鼓鼓地瞪他,“无赖。”

  “嘘!”沈如冶眯著笑眼,伸出食指在唇间竖,道,“小声点,要是让你的丫鬟婆子们听去了,就算你有百个口也会被人指著鼻子骂‘偷汉子’呢。”

  “哼哼,个巨大魁梧的男人居然威胁个十四岁的小女孩,真是不要脸。”

  “巨大魁梧?嗯。”沈如冶眯眼陶醉,“好,这四个字用的真好,不愧是叶进士教出来的好女儿。”

  他特特提‘进士’两个字显然是有著邪恶用意的,在京城里,有头有人的人家谁人不知道叶大老爷虽然是考了进士却没有做官这麽件事儿。他嘲笑叶大老爷生最高的荣誉就停在‘进士’上,不是‘大人’上。唉,考了进士不做官,我本来以为是个传奇,现在才知道这件事情绝对不是件光彩的事情。

  面对著父亲被侮辱,做女儿的应该怎麽做呢?答案:横眉冷对。“废话少说,你今儿特特来找我,到底有什麽事情?”虽然气势提不起来,但就这样吧。

  沈如冶挑眉说道,“听说你被休了。”

  我怒目相向,“胡说八道,若是连你都‘听说’了,我家人岂能没‘听说’这件事情,你这人怎麽连说谎都不会打草稿。”

  沈如冶神色愣,随即乐呵笑,点了点头,道,“那好吧,我去掉‘听说’两个字。”

  我还是骂,“真无耻!就算我被休掉了,这也是我们叶家的事情,与你这个毫不相干的人有何干系,你管这麽多做什麽?!”

  “怎麽会不相干?”沈如冶定定看了我几秒,倾国倾城地笑了起来,直接进入正题:“从元宵见,我便爱慕与你,想纳你为妻,生相伴,叶三姑娘可否愿意?”说完,他眼里闪过丝狡黠的坏笑。

  我瞪圆双眸,霎间,犹如有巨雷当头重劈。愣了半响傻了半响後,方才反应了过来‘爱慕’‘纳’?他是没文化,还是故意为之?

  我眨了眨眼睛,歪著头看他,呆里呆气地纠正道,“其实你应该对我说,‘自元宵见,我便仰慕你的才学品貌,|愿||聘||媒||娶|你为妻,生相伴。’才是。元宵时,我还是傅雁竹的妻子,你是世家公子不是街头浪子,请不要说些笑掉人大牙的话了。”我特特加重了‘愿’‘聘’‘媒’‘娶’的发音,以示我对被他尊重的渴望。

  虽然觉得这句话还是很那个啥了,但是管他呢,这是私定终身哩,说的太过正堂,反而不美了。

  他身子轻轻抖,倏然,他弓了腰肢,在我的被褥上咯咯得笑了起来,眉眼弯弯,倾国倾城。过了好会子,他方才抬起头来,双眸改先前的笑意盈盈,黑如耀石的盯著我看,翘了翘唇,语速轻缓且认真地说道,“自元宵见,我便仰慕你的才学品貌,愿聘媒娶你为妻,生相伴。叶三姑娘可否愿意?”

  我牵起青罗绢帕遮住红唇,羞人答答地说道,“容我考虑晚,你明日再来吧。”

  “?”沈如冶微微眯起眼睛,双唇似笑非笑,任我怎麽瞧他也瞧不出他的半点心思来。

  我嗔嗔地睃他眼,挥了下手中绢帕,说道,“好了,沈二公子你该说的事已经说了,今夜色已晚,沈二公子请回吧。”

  作家的话:

  10鲜币68找不到人安慰4

  黑暗中,我躺在炕上,手指对手指,翻来覆去睡不成。

  沈如冶要娶我?

  我要不要答应他呢?

  我咬著手指,在脑袋里列出了个问答表格来:

  如果我选择了嫁给沈如冶做继室。那麽问题来了。

  我选择做了沈如冶的继室对我会有什麽不利条件?

  答案是:有的。沈如冶在知道我与傅画沂偷情的情况下说要娶我,动机明显不纯。他定在实施著什麽诡计,有著某种不可告人的恶毒目的。而且他的这个邪恶目的很可能会损害我的人身安全。

  b我选择做了沈如冶的继室对我会有什麽利益/好处?

  答案是:有的。我如果做了沈如冶的侧室,就有光明正大的理由接近沈如冶,最大的好处是,与沈如净也近了。有利通关。

  这麽说来,危险和机遇是各分半了。

  翌日大早,我找了个空旷的地方支走了旁的丫鬟,留下佳琦,把昨晚上沈如冶来找的事情说与她听。

  “什麽!沈如冶要聘你做他的填房?”佳琦双眸圆睁,焦急道,“你答应他了吗?”

  我摇了摇头,说道,“还没有。我约他今日再谈。”

  佳琦轻吁了口气,明显是松了口气。

  “不过我决定要答应他了。”这是我考虑了个晚上的结果。

  “什麽?”佳琦的脸白。

  “佳琦姐,我决定嫁给沈如冶。”我愣了下,我本以为佳琦会赞同我这个决定的。

  佳琦摇了摇头,说道,“不。木槿,你不能选择嫁给沈如冶这条看似很简单的路径。”

  “为什麽?”我拧眉问道。

  “木槿,你听著,失败的代价是你付不起的。”顿了顿,她眼露悲伤,“难道你从来没有想过同身为穿越人的谢氏是什麽死的吗?”

  谢氏。那个借神仙托梦顺利嫁给沈如冶的穿越女。

  我点了点头,因谢氏的死亡,有段时间里,我常常在睡梦中惊醒。

  佳琦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他们说谢氏是不慎落水被淹死的,但我们心里都很清楚,她的死亡绝对不是件意外。”顿了顿,佳琦又道,“可是我们也只是知道她的死不是件意外之外,其他的什麽也不知道了。有句成语叫‘重蹈覆辙’。所以,在我们没有查到谢氏在沈国公府是什麽死的之前,不可以也不应该轻举妄动。”

  我崔眸沈思了会儿後,方才抬起头来,道,“佳琦姐,说得极是。是我考虑不周了。可纵便如此,我还觉得虽然选择嫁给沈如冶虽然有风险,但是却是离通关最近的条道路。”

  佳琦抿了抿嘴,瞳孔因为生气数度大大小小的变幻了好多次,她道,“连谢氏那样的聪明的女人都死在了沈如冶的手下,你要冷静想想,不要被小小的胜利冲昏了头。你别以为这世上就你个聪明人,能够在电脑里把这个游戏玩到最後关头的女人谁都不会是个笨的!我们现在要做得是找出谢氏为什麽死亡的原因,而不是嫁给沈如冶!你明白吗?”

  佳琦从来都不是锋锐的人,可今天对我说的话句句都是贬义,看来是绝对绝对无法赞同我的决定了。

  “好,就算谢氏之死,我们可以忽略!但是那沈如冶在知道你和傅画沂那些事情的情况下想娶你为妻,你不觉得这也太奇怪了吗?毕竟没有个男人能容得下自己的女人红杏出墙!事有反常必为妖,你就不担心他要进行著什麽阴谋吗?你就不害怕这去的後果是掉进他阴毒的陷阱里吗?还有,你这样不管不顾地把傅雁竹和傅画沂都抛弃开了,你就没有想过,如果他们对你的爱不在了,你胸口上那好不容易才聚集的两叶花瓣会不会也跟著凋零?有很多的东西还没有弄清楚,现在不是冒冒失去行动的时候。”

  人,很容易就会遇到这种情况。自己认为可行,可在比自己有智慧有经验的人眼中却是不可行的,这时候,你该选择按自己的想法去做,还是听取那个比自己有智慧的人的意见,选择放弃自己认为的机会?

  我轻吁了口气,说道,“佳琦姐,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我决定要这麽做了。因为我觉得嫁给沈如冶离通关就近了步。”事情的利弊我能看得到,但是经过我的理解和考虑,我以为嫁给沈如冶会利大与弊。

  “你再好好想想,傻丫头!你好不容易才走到这步,你若这麽做无疑是自毁长城啊。”

  我垂眸揉了揉额角。觉得此刻的自己正站在十字路口上,前途茫茫,选择路径成了能否回家的关键所在。

  我也不知道该说人生像游戏,还是游戏像人生。

  漫漫人生路,常常会出现这样的十字路口,而这个十字路口对个人的命运极其重要,选择了不样的路径,就有不样的命运。

  “佳琦姐,对不起。这次我必须按我自己的意思去做。”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机会稍纵即逝,如果抓不住,下次便不会再有这个机会了。

  佳琦眼睛睁红了,神色非常得焦虑,“木槿,你太任性了!你这种不肯听人劝的性格迟早要吃大亏的!”顿了下,佳琦抓住了我的肩膀,激烈道,“木槿,我们有大把的时间,游戏我们可以慢慢来玩,你切不可太著急了。”

  我静静抬眼看她,笑了笑,道,“佳琦姐,除了我,红枫也是穿越女或许还有别的穿越人在我不知道的地方,但我现在是不知道的。。如果我真出了什麽意外,你自己入戏或者去帮她都可以。能够进入这个游戏的女孩都是聪明的,你辅佐她也是样的。”佳琦是个很有本事,很有头脑的女人,这个我直都明白。但是,我与她毕竟是两个不同的个体,我有自己的思想和灵魂,无法像没有思考能力的木偶样,切都听她安排。

  我的选择也许是对也许是错。无论结果怎麽样,我都不会後悔,因为这是我自己做出的选择。

  18鲜币69谋划

  窗外浅白的阳光暖洋洋地洒进窗里来落在了临窗的榻子上,我放下手中的花圈,伸了个懒腰,用手搬著双腿让自己来盘腿而坐,耷拉著眼皮,懒洋洋伸出双手让暖暖的阳光晒在十根略显肥嘟的白皙手指头上。

  倏然,“噗嗤”地声闷笑打破了空气的宁静。

  我猛地抬头,见沈如冶站在我面前,右手握拳抵在唇上,肩膀耸耸地在闷笑。

  我脸色惊变,连忙狼狈地整理自己的坐姿,以淑女的跪坐姿势代替了盘坐姿势。待切转换妥当後,我抬眼看他,眨了眨眼睛,嘴角处勾起笑容,灿烂道,“你来了。”

  沈如冶仿佛是没想到我会以此为开头似的,表情怔了怔,他轻笑声,笑问道,“你在等我?”

  “嗯。”我点了点头。

  沈如冶垂眼笑,微转了下漆黑的眼珠子,抬眼道,“昨儿跟你说的事考虑得怎麽样?”

  我道,“你来我家提亲吧。”

  沈如冶瞪大了眼睛,微张著性感的嘴唇,愣在原地动不动。

  看他这样的反应,我的脸轰地声热辣辣地烫了起来,我我是不是太直接了?

  我连忙垂了脸,掰著手指,赶忙找话来转移他的注意力,“不过我要嫁给你,并是件不容易的事情,你们那样的家世,你家里人很难同意你娶个被休掉的女人吧?还有啊,这件事情,我也还没有告诉我的父母亲,你要来提亲得先让他们知道我已经被傅雁竹休了才成。”

  沈如冶摸了摸下巴,道,“听你这麽讲,我发现我要娶你好像困难重重哦。”

  我抬眼看他,笑道,“虽然我们之间有好多的问题没解决,但是我相信你既然开口说要娶我,那定有法子可以把这些困难解决。”

  沈如冶表情僵,种很复杂地情绪在他的脸上浮现,双漆黑的眼睛瞬不瞬地瞪著我看。

  我心下跳,他这是什麽表情?我刚才有说错什麽话吗?

  “沈如冶”我低低叫唤著他。

  他仿佛没听见,继续用眼睛瞪著我。

  他的眼神太奇怪了,我折磨不透,只得垂眼玩手指。

  倏然,他双脚踏上榻子,把我的身子钳在他的身子下,双掌夹住我的脸颊,用力地揉搓,声音沙哑道,“你刚才说什麽?”

  我脸上的肉被他挤得好痛,我使力地拉下他的手,泪眼弯弯道,“沈如冶,你做什麽?!”

  “把你刚才的话再说遍。”他在我的耳边轻轻吹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