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院子门口的时候,脚步停了下来,胸膛微微起伏。他闭了闭眼,平复了呼吸後,才抬脚走进院子。

  立在屋檐下的小丫鬟见沈如净来,躬著身子,撩了帘子,迎沈如净进了屋去。

  沈如净进屋,就见沈老爷抬脚踹醉倒在椅子上的沈如冶,“惹祸精!整天净给家里惹祸端。你就不能像你哥哥样让我省心下吗?”

  见此,沈太夫人心痛异常,她拿起拐杖就往沈老爷身上敲打去,道,“你这个不孝子,今儿我这这里,你还如此对待冶哥儿,平常我看不到的时候,还不知道你是什麽毒打冶哥儿的!”

  沈老爷垂著手,任沈太夫人打。沈太夫人毕竟年纪大了,连串动作下来,身子便有些吃不消了。

  沈夫人见此,惊慌地上前去扶住沈太夫人,边用绢子抹眼泪,边说道,“母亲您消消气。”

  沈如净也上前去,扶住了太夫人的另只手臂,搀著沈太夫人坐回榻子上。

  沈如净转头,只见沈如冶正睁著黑压压的眼睛盯著他看。

  沈如净轻叹了口气,轻责道,“究竟是谁给你气受了?你好大的脾气!也不瞻前顾後点,在大街上就把人给打死了!”

  沈如冶冷冷笑,又是这个样子

  即便是他给家里惹了多大的麻烦,沈如净依旧是副非常纵容的样子。

  永远都是副好兄长的样子

  家里的担子他沈如净人挑起,而,他这个做弟弟的,只会给家里惹麻烦而已

  父亲看沈如净时总是脸的欣慰和心痛,其间还夹著父亲对儿子的满意和疼爱。对他,父亲总是露出你是个惹祸精的头痛样子

  沈老爷指著沈如冶骂道,“明明只差了会子出生,为什麽就差了那麽多。净哥儿从小就是个懂事乖巧的孩子,你却是”沈如冶闻言,嘴上扯出个嘲弄地笑,心中翻江倒海,苦涩异常。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脑袋因为酒精的缘故昏昏沈沈的,沈老爷的声音在沈如冶的耳朵里渐渐远去

  从小沈如净就让祖父父亲作为沈家的继承人培养著。祖父器重他,父亲也器重他。

  明明他没有什麽地方比沈如净差,可待遇总是差很多。

  记得小时候,父亲常抱著沈如净在膝盖上,对沈如净讲历史,对沈如净讲谋略。

  而他父亲却从来没抱过次

  沈太夫人怜爱地抚摸著沈如冶的脸颊,道,“都已经是成亲的人,怎麽还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呢?”沈太夫人抬脸说道,“叫人去把冶哥儿媳妇叫来,我倒要问问她到底是怎麽当人家媳妇的,任丈夫在外面胡来也不说说。”

  众人都愣住了,不知道沈太夫人唱得是哪出戏。父母兄长都拿他没辙,个如同件衣服的女人能起什麽作用?

  “是。”虽然众人肚子的疑问,但是沈太夫人发下话来了,那麽他们就不得不去做。

  沈太夫人点了点头,转头对沈如净慈爱地说道,“净哥儿,你回去换身衣服再来吧。”

  沈如净应声“是,”,便退了出去。

  沈如净换好衣服後,立马又往沈太夫人处赶,路过花园时,见丫鬟们正四处叫著“二奶奶”。

  沈如净蹙起眉头来,问道,“怎麽?还没有找到她?”

  丫鬟们战战兢兢得低下头去,摇了摇头。

  沈如净蹙眉想了会子,便问道,“果林那边找过了没有?”

  “回大爷,奴婢们没往那里去找。”那个地方除了沈太夫人偶尔会去外,其他人般都不会往那边去的。

  沈如净挥了挥手,丫鬟们屈膝礼後,便四散开去,继续找人。

  沈如净脚转,往果林走去。

  金橘太阳红红地挂在天空中,木槿和佳琦肩并肩地往绿草深处走。

  “没想到沈府里头还有这样的处地方。你是怎麽发现这里的?”佳琦转头问道。

  木槿垂下头去,说道,“偶然发现的。”她总不能告诉佳琦说,她是被沈如冶追到这边吧?关键字:裸奔,。

  “是吗?”佳琦似笑非笑地看向木槿。

  “是的。”木槿忙不迭地点了点头。

  佳琦轻笑声,没揪著这话题不放。

  又往前走了会儿,佳琦突然惊喜地笑道,“木槿,你看!那里有棵栗子树。”

  “哇,树上有好多栗子。我很久没吃栗子了。”从穿越到这个时空,木槿就没有吃过栗子了。

  佳琦双眼笑道,“我们摇些下来,带回去炒著吃。”

  “嗯嗯。”木槿眼睛亮晶晶地点了点头。

  佳琦转头对木槿说道,“木槿,树杆太粗了,摇不动。”

  木槿歪著头,想了会子,後退几步,瞅了瞅四周,确定没有人後,她抬起脚往树杆上狠踹了几脚,栗子树“哗啦哗啦”作响,栗子地从树上劈劈啪啪直往下掉落。

  “哎呦!”木槿的头被掉下的栗子打到了,她痛得叫出声来。佳琦连忙把她拉开。

  树停止晃动後,木槿连忙摊开绢子,道,“佳琦姐,快把栗子捡起来。”

  木槿捡栗子的手指头在阳光下闪烁著||乳|白的光泽,看起来特别美丽。

  木槿蹲著身子捡了好些个了,却没见佳琦跟她起捡栗子,不由回过头去看她,见她正愣在那里,“你怎麽了?”

  佳琦扯了扯嘴,道,“你踢树的样子真粗鲁。”

  木槿愣了愣,摸摸後脑勺,笑道,“是吗?有吗?我那动作很粗鲁呀?哈哈,没法子,我不是为了能吃到栗子嘛。”

  佳琦捂嘴笑,她正想说话,却被从左边传来的声音打断了──

  “你在做什麽?”

  “啊!”

  声惊呼,沈如净见那个正猫著身子捡栗子的小小身子微微颤抖了下。

  隔了好会儿,她才缓缓站起身来,再缓缓把她的脸转向他这边来。

  见是他,她连忙咧开嘴笑,道,“姐夫下午好啊。”

  沈如净表情平静,双眸定定地看著她,说道,“祖母找你。快过去吧。”

  “啊?。”她的表情有些惊讶,随即就平静了下来,点了点头,忙不迭地说道“哦,我知道了。”

  肌肤瓷白,眼眸乌黑,脸颊嫩红,嘴唇饱满,怎麽看都是个普通的女人,比她漂亮的女人可多了去了。可如冶跟她做的时候为什麽心情会那样的愉悦?

  她转过头去,对她的丫鬟说道,“琥珀,你在这里捡栗子,我和姐夫去祖母那里。”

  这句话让沈如净不由再瞥她眼,前路不知道是凶是吉,她却不忘那些个栗子

  “槿儿给祖母请安,给父亲请安,给母亲请安。”

  她副安静柔顺温婉贤淑的样子,哪里还有刚才脚踢栗子树的粗鲁劲儿?沈如净挑了下眉毛,淡淡瞟了她眼。

  沈太夫人脸静如水,她笑笑,问道,“冶哥儿媳妇,你每日都做些什麽呢?”

  “回祖母话,槿儿每日只绣花写字。”她用手指绞著绢子,副惴惴不安的样子。

  沈太夫人对她招了招手,道,“冶哥儿媳妇你过来。”

  “是。”她轻应声,轻移莲步,走到沈太夫人身边。

  沈太夫人道,“来。坐到我身边来。”

  “谢祖母。”木槿笑著坐在了沈太夫人身边。

  沈太夫人拍拍木槿的手,说道,“绣花写字是女儿家时候无聊打发时间用的,女人嫁人了,就该把自己的夫婿放在第位,知道吗?”

  听之,木槿连忙站起身来,跪在地上请罪道,“槿儿知错了。”

  “好孩子,起来,快起来。”沈太夫人连忙让沈夫人扶木槿起身。

  沈太夫人又道,“冶哥儿吃了酒,正在我屋里休息著呢,你带他回去好生照顾著。”

  “是。”木槿恭敬应声。

  回到槿院後。

  木槿转头对佳琦说道,“叫翡翠进来。”

  “嗯。”佳琦点了点头,便撩帘出去了。

  不会儿,翡翠撩帘子进来了。

  木槿转头看向翡翠,对她说道,“翡翠,你出去打听下,问问今儿二爷在外面究竟发生了什麽事情。”

  “是。”翡翠应了声就退了出去。

  沈太夫人此时心情甚好。“能够让我家孙儿如此失常,这个娃子的手段著实不简单啊。”沈太夫人虽然不管事多年,但是对府里的事情还是了解的非常清楚,毕竟经营了大半辈子的人脉,该“活跃”的时候,还是非常“活跃”的。

  立在太夫人身边的何妈妈不由惊愕,“您这是在夸耀她?”哪里有人这麽做祖母的呀?

  般人家的祖母,在这样的时候,只怕早从椅子上跳起来,拄著拐杖,骂那女人是个迷惑人的狐狸精呢。

  沈太夫人瞥了何妈妈眼,笑道,“年轻人,就该为情困困,不然活著辈子还有什麽意思呢?”停顿了许久,她又道,“再说,凭我们家冶哥儿的本事手段,只要他愿意,这天下没有哪个女人不会真心爱他的”

  何妈妈愣了愣,啼笑皆非了,敢情太夫人对自家的孙子是自信满满,认为没有哪个女人可以伤害得了她的宝贝金孙子呢。

  沈太夫人把眸光望向远处,道,“但愿那娃子真能栓得住冶哥儿的心才好啊。”

  何妈妈点点头,道,“您说得极是。二少爷虽然性子顽皮,但是却是个重情义的好孩子,有了个喜欢的媳妇,定会为他的媳妇收收顽皮的性子。到时候,您就不用再如此操心了。”何妈妈辈子没嫁人,她跟在沈太夫人身边几十年了,与沈太夫人情分自然不般,她与她说话,不像其他的奴仆样畏畏缩缩,什麽都不敢说。

  沈太夫人听後,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我的这两个孙子,都得上心啊。净哥儿处事沈稳,孝顺长辈,照顾弟弟,无论做什麽事情都让人放心。其实他是把什麽事情都藏在心里头,从未对人说道。可怜的孩子,身边没有个可心的人,这实在叫人担心呐”

  屋里静悄悄的,木槿任劳任怨地给沈如冶洗脸擦脚。

  倏然,沈如冶猛的睁开了眼睛,把正在忙碌的木槿吓得够呛。“呀!夫君,您醒了?”

  沈如冶静静看她,只见她正用双明亮的眼睛惊恐地看著自己。

  这样的眼神让沈如冶很不舒服。

  沈如冶把捞住她的腰肢,把她扯到榻上来。随後他褪了自己的外袍,半脱下了裤子。木槿还没反应之时就被压到身下,沈如冶没有褪去木槿的衣裳,只把她的裤子褪到膝盖上,躬著身子,用手指撩拨木槿的阴,待木槿动情得流出水来的时候,r棒插入──

  因为是躺在榻子上做,所以他耸动就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又会儿过去了,从屋子里传出女人甜腻婉转的呻吟声和男人低沈沙哑的喘息声。

  在外屋还来不及出去的佳琦清清楚楚地听到了里屋的动静,她脸颊潮红,心跳加速,下面颤颤的流出了水儿来。

  佳琦不是个滛荡的女人,她只不过是欲被屋里的两个人勾起了而已

  87谜团

  整个晚上,沈如冶断断续续地折腾我好多回,在天光鱼肚白的时候,他才像条累死的鱼样的瘫在床榻上。

  我全身粘糊糊的,很难受,但实在是太累太疲倦了,便不想起身洗澡了。

  真不知道沈如冶性趣怎麽就这麽好呢?翻著花样弄,还弄就是整夜的。精子总要射个五六次,天!如此纵欲,他就不怕精尽人亡吗?

  我离他的身子远远的,闭上眼,不会儿就沈沈得睡去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听见有鸟叽叽喳喳的叫声传进耳朵里。

  我缓缓睁开眼睛,转头向榻外,见束束绚烂的阳光穿过雕花窗格子,暖暖洒进屋子里来。被阳光照到的地方,细白的尘埃看得清清楚楚。

  我轻手轻脚地从床上爬起身,赤身捰体地跨过沈如冶的腰肢,走下床去,快步来到衣柜前,取了干净的衣裤穿上。

  门窗紧闭了整夜,屋中的空气不太好,我走到大窗棂边上,推开了雕花格子窗户。

  窗外树枝头上的小雀鸟被我开窗的动作惊得展翅飞起,落下羽毛数根,在阳光下闪耀出晶莹的光泽。

  这时,躺在床榻上的沈如冶从性感的嘴唇里发出声能酥入骨头的绵长轻“嗯”声。我连忙转头看他,只见他纤长的睫毛轻颤了数下後,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什麽破窗纸,连阳光也遮不住。”带著股子沙哑的男性嗓音低沈地在屋里头响起起来,简直是酥软入骨。

  我走过去,站立在床榻前。

  他缓缓坐起身子,被褥层层叠叠软软绵绵的堆在他腰上,露出肌肉虬结的健美胸膛。

  我咽了口口水,天,张扬的肌肉在白日的时候,看起来更加可怕了,明明长了张“小受”脸他太过漂亮了,却偏偏有著身本该“小攻”拥有的虬结肌肉。要是他的身体如同他的脸样的“美丽”呈现弱受样的幼嫩身子那就完美了。──我被他折腾怕了,实在恨透了他这种欺骗人的表象!!!

  他漂亮的玉指轻支在清隽的眉儿边上,墨黑的眼睛睃我眼,问道,“我怎麽在这里?”

  丫的装失忆?还装得这麽像!

  因睡前,脱去了他束发的小冠,又经他这坐,他的发丝没了拘束的垂落在他的肩头上,又长又黑,光线又让它散发出柔软的光泽,像是上等绸缎样。

  我不动声色地垂了眼,道,“昨儿夫君喝醉了酒,祖母便让我带你回院子好生伺候著。”

  自从差点被他掐死後,我与沈如冶便好些天没碰面了。本想该用什麽法子再和他接触呢,没成想沈太夫人倒送来个现成的机会。

  沈如冶淡淡地“哦”了声,沈默半响不说话。

  见他不说话,为了不冷场,我便说话了:“我为夫君更衣吧。”

  沈如冶摇了摇头,道,“我要沐浴。”

  我抬眼瞪他,这人也太奇怪了,自己院子里有个温泉不用,偏要在我这里洗?烧水也太浪费人力了,我也是要洗的。

  沈如冶又睃我眼,挑眉倾国笑,道,“我说我要沐浴,你还傻愣在那里做什麽?”

  这句话的内容我很熟悉,因为傅雁竹会常常吊起眉毛对我说这句话。

  可是内容虽然样,用的人却不样,说话的语气和表情也不样。

  “我这就吩咐人给夫君烧水去。”就连我回应的话也不样,对待傅雁竹时,我总是用个“是”字回答,副很是温顺恭谦心里委屈,嘴里却又不敢讲的样子。可对沈如冶,我却比较随意自在。

  走出去,翡翠正在屋檐下等我,我走过去,她压低声音在我耳边说道,“二奶奶,我打听出了。说是二爷当街打死了人。”

  “什麽?”我身子震,还真真是草菅人命啊。

  这时候我想起了红楼梦里的薛蟠,顿觉沈如冶丑恶无比。

  “可知道二爷为何要打死那人?”事情总有起因吧。

  “听说那人当街打妻子,被二爷看见了,二爷就用鞭子把人给打死了。”

  听到此,我彻底呆住了,又想起了水浒传里的鲁提辖拳打镇关西,又觉得沈如冶也许也是个“肝胆英雄,侠义好汉”。不过沈如冶本是个会打老婆的,昨儿他是哪根筋不对了?

  静默了半响,我才说道,“叫厨房烧两桶洗澡水。”

  “两桶?”翡翠微微瞪大了眼睛,“今儿二爷要在这里沐浴?”

  我敲了她的额头记,道,“这不是你该关心的问题,还不快去叫人烧水。”

  “嘻嘻,”翡翠溜烟地跑掉了,她边跑边说道,“我这就去叫人烧两桶洗澡水”

  我轻笑地摇了摇头,沈如冶在我院子里沐浴,她倒比我来得开心

  沐浴後,他神经气爽地站在我的面前。轻踱脚步,腰间环佩叮当作响。

  啊啊啊啊!越是看清他的本相,就越受不了他的表相。他明明是只魁梧男,却总用倾国倾城的脸和华美异常的衣服把自己伪装成个翩翩佳公子。任眼睛再厉害的人也看不出他画皮下面的真正样貌。

  他坐在榻上,拿了个桔子剥著吃,悠悠说道,“想回娘家吗?”

  “啊?”轻飘飘的句话,打断了我怨天恨地的埋怨。

  “什什麽?”他刚才说什麽?我刚刚实在太沈溺与自己的思绪了,没听清楚。

  沈如冶挑了挑眉,道,“嗯?你不想回去了?”

  “我想回去!夫君答应让我回去了?”我开心地心里直冒泡了,他那麽频繁的精子进我体内,我正发愁该用什麽法子阻止体内的精子和卵子相遇呢。

  忽然,沈如冶优雅的唇线弯成个很好看的弧度,“想要回去的话,就求我吧。”

  啊啊啊啊!坏蛋!!!!!

  我在心里海扁此妖孽番後,便恭维地奔过去,仰著头,揪住他的衣服,左右来回地摇啊摆啊。嘟著小嘴儿,说道,“求求夫君啦。”

  不就是是撒个娇嘛,有什麽难的,不就是恶心了点,不要脸皮了点吗?

  /ㄒㄒ/脸皮很可贵,怀孕价更高啊。

  沈如冶表情愣,眼睛随之变得晶莹起来,他抚摸了我的脸颊两三下,道,“快去沐浴,吃饭後,我们就去你娘家。”

  “今天?我们?”我呆呆愣愣的。

  “嗯。”沈如冶点了点头,眯了眯眼睛,语气慵懒道,“怎麽?有什麽不妥吗?”

  仰头沈如冶你长太高了!看你眼睛酸,眼泪都在眼睛里打滚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