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那样宠她,而今儿她才刚回家来,沈如净就赶过来了

  “大大哥。”沈如月的声音激动地有些颤抖。

  沈如净抚摸著沈如月的小脑袋,温雅地笑道,“妹妹,大哥总算把你给盼回来了。”

  沈如月傻傻地抬头结巴道,“大哥期盼我回来?”真的吗?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大哥会是如此的重视自己。

  “嗯。”沈如净含笑点了点头。

  这时候,沈如月屋里的大丫鬟端了茶出来。沈如月拉著沈如净的手坐到了临窗的炕上。沈如月亲自接过丫鬟手中的茶,端给了沈如净,笑道,“大哥,您喝茶。”

  沈如净接过茶,轻呷了口,拧著眉,用很正经地语气跟沈如月说起了沈如冶的事情。

  沈如月感觉好幸福。沈如净还是第次用如此慎重其事的语气跟她说话,不再当她是小孩了。──他当她是个能托付重任的大人,正说著至关紧要的大事情。

  听到最後,沈如月吊起眉毛,双掌拍炕桌,愤怒地站起身来,怒道,“她刚来我们家的时候,我就看出她不是个好东西了!看吧,我才去外祖家几个月,二哥就把她宠上天去了。”

  沈如净起身扶著沈如月的肩膀,让她坐回去,清雅道,“妹妹,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现在最紧要的是,我们该怎麽让如冶不再受她迷惑。”

  “嗯嗯。”沈如月忙不迭地点头,“大哥,接下来我们该怎麽做。”

  沈如净温雅笑起,道,“妹妹,附耳过来。”

  93镜花水月

  桶中洗澡,当温软的白巾子擦到胸口上两叶宛如是刺青般的花瓣时,搓弄的手不由停了下来。

  在我身旁侍立的佳琦见此,不由弯身蹲在桶边,笑了笑,道,“你别心急。”

  我斜了眼佳琦,嘟嘟嘴,道,“你这话已经说了无数遍了。”

  佳琦咯咯笑起,道,“他已经很宠你了,整天睡在你屋里不说,还时不时地送你些首饰和衣服。他对你是用了心思的。”

  我耷拉下肩膀,有气无力地说道,“佳琦姐,别和我说这个了,听著我心更烦了。他‘宠’我,可是我胸前直没能出现第三叶花瓣,这说明沈如冶对我的‘宠’绝对是虚假的。”顿了下,我冷笑道,“呵,说句难听的话,沈如冶宠我这就像那些有钱人宠明星歌星样的性质,没放进点的真心。”这种是镜中的花,水中的月,看著好看,实则都是虚的。

  我颓废地把身子都浸进水里只露个脑袋在水面上,“我想著花样讨好他,想让他喜欢我,可努力了这麽多个月,居然点成效都没有。”

  佳琦勾了勾唇,道,“也许沈如冶的感情迟钝也说不定呢。还是老话句:‘别急,慢慢来。’我们还有大把大把的时间。”

  我烦躁地揉了揉额角,道,“怕就怕‘人旧不如新’啊。在最初的时候,我都没能让他喜欢上我,以後只会更艰难了。”

  佳琦愣了下,随後嘿嘿笑,道,“你妄自菲薄了不是。”

  我翻了个白眼,道,“我是实事求是,不想自欺欺人。”

  佳琦张张嘴正想说什麽的时候,外面传来珍珠的声音:“二奶奶,二姑娘打发人来请你过去趟。”

  沈如月请我过去?我愣了下,这个“小姑子”昨晚不是才回来吗?

  今儿就来找我了

  佳琦拧了拧眉,道,“木槿,你要有心理准备。”顿了下,方道,“麻烦找上门了。”

  “嗯。”我点点头。

  我们行人刚踏进沈如月的院落,院门就被个婆子给闩上了

  我拧眉思忖那婆子为何要闩门的时候,翡翠突然尖叫出声,“二奶奶小心!”

  佳琦拉著我的手腕快速闪,可是青色的鞭子依然把我的衣服打出个洞。

  我大吃惊,道,“如月,你这是做什麽?!”

  沈如月怒道,“闭嘴!我的名字不是你能叫的!”说著,她举起鞭子再度向我打来。

  佳琦拉著我的手,狼狈地躲著,我急急道,“你有话好好说不成吗?”

  “跟你这种女人说话,我掉身份!”

  “呼”地声,沈如月的鞭子落在了我的手臂上,痛得我掉眼泪,这可比沈如冶用鞭子打我的时候痛得多。

  这时候,翡翠玛瑙奔去和守在院门口的婆子掐起架来,珍珠拉掉了门闩,转头对我说道,“二奶奶快跑!”

  好丫头!回去後,定好好奖赏。

  佳琦拉著我就往院外逃命去

  身後传来沈如月的恼怒声:“饭桶!怎麽让她给跑了?!回头看我怎麽收拾你们!叶木槿,你尽管跑,我倒要看看你能跑多远!!”

  跑到花园的时候,遇到了沈如冶,我和佳琦对望眼,惊喜若狂,佳琦放开我的手,我会意,连忙奔过去,扯住沈如冶的衣袖,哭了出来,“夫君,救我啊。”

  沈如冶摸著我的脸,问道,“这是怎麽了?”

  我抽泣道,“小姑子用鞭子打我。”

  沈如冶挑了下眉,又问,“她为什麽要打你?”

  我摇摇头。

  “不要脸的贱人!青天白日的,你抱著我的二哥做什麽?!还不快放开手!!”身後传来沈如月的声音。

  我撇撇嘴,把身子更深的偎进沈如冶的怀里,侧著脸,瞅著沈如月看。

  “你这贱人!没听到我说的话吗?!”沈如月吊起眉,用鞭子指著我。

  沈如冶抬手轻抚著我的肩,淡淡问道,“如月,你做什麽拿鞭子打你嫂子?”态度很淡,对沈如月骂我是贱人的事儿仿若未闻。我第次清清楚楚地感觉到沈如冶的凉薄。

  沈如月瞪圆了眼珠子,“嫂子?!二哥,你不会真把她当你的媳妇了吧?!”

  沈如冶笑了,道,“她本来就是你哥哥的媳妇。”

  沈如月脸色白,脸上有种被背叛的愤怒,“二哥,你难道忘了当初是怎麽跟我说的?走开去!今儿个我就是要拿这贱人练鞭法!”

  沈如冶无奈地叹了口气,语气温柔道,“如月,别闹。”

  听到沈如冶带著宠溺地低斥声,我心头颤,虽然这几个月来,沈如冶待我极好,却也从未用如此温柔包容的语气跟我说过话。这个沈如月在沈如冶心中分量很重吧。想到此我心头惴惴,沈如冶不会答应沈如月这个变态的要求吧?

  沈如月把小嘴憋,瞪著湿漉漉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盯著沈如冶看,道,“二哥,你说过在你心里我是最重要的。你说过只要我想做的事情你都不会拦我。”

  沈如冶沈默,没有说话。

  沈如月见沈如冶不说话,不由撅起嘴巴,娇嗔道,“哥难道在你心里,这个贱人比我重要?”

  听此,沈如冶缓缓地放开了我的身子,粗粝的大手摸著我细致的脸颊,低低对我说道,“如月心情不好,你就挨她几鞭吧。啵。”说著他在我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下。

  明明是很残忍的事情,却用这样的宠溺的方式告知

  “嘻嘻,我就知道二哥最疼我。”话音落,沈如月高高扬起鞭子往我身上狠狠抽来

  “呼,呼,呼”的鞭声在我耳边声接声的响起,我却只呆呆地站在原地动不动任沈如月的鞭子落在身上,无论有多麽地痛,我都没有躲开去。

  沈如冶看我躲也不躲得站在那里任沈如月打,不由蹙起了眉头

  94游刃有余

  沐浴洗漱後,趴在枕头上让佳琦给我上药。

  佳琦边给我抹药,边说道,“沈如月下手可真狠。”

  我呆呆望著枕头上的花,傻傻地问道:“佳琦姐,你说这暗处会不会有根‘金手指’?”

  佳琦听之,眼角抽了抽,她弓起食指敲向我的额头,嗔怒道,“现在都是什麽时候了,你还想这些有的没的!”

  我委屈地抚摸著被她手指狠狠弹了记的额头,道:“我想我们现在处得是‘游戏世界’,按常理说暗处理应该有‘金手指’在帮著我们才对。”我渴望万能的金手指啊金手指。

  “你怎麽越发来劲了呢。”佳琦哭笑不得,“你闲著没事就想想怎麽样拿下沈如冶吧。”

  我捧著脸蛋左右直摇摆,苦闷叹气道:“佳琦姐,我已经很努力了。”

  佳琦拧起好看的眉,以看世界大怪物的眼光看我,啧啧称奇道:“受到沈如月那样的对待,你就不愤怒吗?”

  我愣了下,佳琦为何要这样问呢?想了有五秒之久,我就“悟”了,定是我现在表现的太过平静的缘故。

  我咧嘴笑,道:“如果愤怒能够解决问题的话,我定会惊天动地地‘愤怒’出来。”

  佳琦难以置信地眨巴著眼睛,食指颤颤直抖,嘴唇翕动个不停,可大半天过去了,她也只结结巴巴的吐出串“你你你你你”。

  我万般鄙视地看向她,撇嘴道,“你至於这样惊讶吗?”

  听此,团名为“气结”的焰火在佳琦的眼里燃烧了起来,她抓住我的肩膀狠狠摇晃,“你是木头吗?你就不痛吗?沈如月用鞭子那样用力的抽打你,你难道不该愤怒吗?”

  我摸了把脸,情绪低落,耷拉著耳朵,喃喃低语道:“这有什麽办法呢?她在沈如冶心中的分量可是很重要的。”

  佳琦满脸疑惑,待她正要开口问的时候外屋传来珍珠的禀报声:“二奶奶,二爷来了。”

  听此,佳琦拧了下眉,她强忍著疑惑,连忙从榻上站起身来,对著正撩帘进屋的沈如冶行了礼,随後低著头,快步出去了。

  沈如冶见我没有像往常那样起身服侍他换上室内衣服,便阔步过来,在榻沿坐下,伸手摸我脸颊,低声笑问:“怎麽不起身为爷换衣服呢?”

  我满脸黑线,我怎麽觉得沈如冶特别喜欢摸我的脸呢?呃,错觉,定是错觉!我嫌弃地拍掉他的手,仰躺在榻上,托起绢帕遮住了自己的脸。

  沈如冶咯咯笑,拉开绢帕,从宽大的衣袖里取出了个晶莹剔透的镯子,他牵起我的手,边温柔地为我带上,边笑著说道,“这镯子花了爷三万两银子,喜欢吗?”

  三万两银子????天价啊天价!!!!!

  我眨了下眼睛,心下冷笑,他花三万两银子买个镯子给我,是为了补偿吗?

  我坐起身子,把手腕上的镯子褪了出去,放回他的手中,耷拉著脑袋,瘪嘴说道,“爷的东西我不敢要,爷拿回去吧。”

  沈如冶抿唇笑,蜷了中指在我的额头上轻轻敲,用宠溺非常的口吻说道,“怎麽?还为早上的事儿生气?”

  听之,我双眼“很受伤”地盯著他看,还故意翕动几下嘴角,说有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见此,沈如冶伸出捧起我的脸,额头抵住我的额头,轻叹了口气,低低道,“今儿有我在场,如月才意思意思地只抽了你几鞭子,以後我不在场,她下手定会更重,你最好多穿几件衣服。”用充满了爱恋的语气说著无情的话语,这天下只怕也只有沈如冶能够这般了。

  我握了握拳,死死盯著小几上的茶壶看,真想拿起它往沈如冶的头狠狠砸过去!

  可是我心里很明白若真那样做了,那麽我的通关计划就会中途流产了。所以为了“通关大计”,我定要忍下去。

  我忍!我忍,忍忍忍!我继续忍!!

  待我把心中的不甘和憋屈都忍下去後,深深吸了口气,伸出双手,45°抬头据说这个姿势最是楚楚可怜,死死揪住他的衣袖,肩膀抽抽地低低哭泣。

  沈如冶拧眉看我,久久没说话。

  见这斯副“受困”的神情,我心下狂喜,有戏了,很有戏的说

  我酝酿深情,肉呼呼的手儿紧紧包围住他的只大手,扯到自己的心口上,软软说道:“夫君,我这里好痛。痛得就像有把刀子在割样。夫君,夫君,夫君”泥软的叫了他好几声夫君,只叫到我恶心地想要吐出来的说话,才停止“废话”,进入“正题:“我好爱好爱夫君,为什麽夫君就是不爱我?”里常常这样描述,经典啊经典,经典到我真的快要吐出来了!!!

  沈如冶身子猛地颤,像是被我的这句话给电到了般地连忙抽出手去,後退几步,脸色惨白的逃了出去。

  呃。我僵了身子,眨巴几下眼睛,沈如冶的反应也太大了吧?

  我歪著头,想了好久都想不明白沈如冶为毛腰逃走。

  95妖娇

  佳琦撩帘进来,脸惊异地坐在榻沿边,轻揪著我的衣服,很是好奇地小声问道:“你对沈如冶做了什麽?竟把他吓得落荒而逃?”

  我猛的瞪大了眼睛,半张嘴,半响都说不出话儿来。

  佳琦见此,催促道:“你说话啊,我都好奇死了。”

  半响,我才反应过来,含糊道:“我只不过说了些肉麻的话而已。”我哪好意思告诉佳琦我对沈如冶说了“好爱好爱你”?呃,恶心死了

  “你说了什麽肉麻的话?”佳琦眼睛晶亮,副好奇地不得了的样子。

  “就是些肉麻的话啦!”佳琦真可恶,直问个不停。

  “你跟我说说呀,天哪,我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怎麽样的话能把沈如冶给吓住了。”

  被她问地没法了,我只得吞吞吐吐地告诉她:“我我说了句‘好爱好爱你’。”

  佳琦的嘴被我的话儿惊成了形,久久不能言语。

  我满脸黑线,摸了把脸,恨不得找块豆腐撞死。

  佳琦摸著下巴,脸深沈地说道:“没想到沈如冶的抵抗力如此之弱。”

  “抵抗力?”什麽抵抗力啊?佳琦的话说的没头没尾的,我根本听不明白。

  轮到佳琦对我递来鄙夷的目光了,“对‘爱’字的抵抗力啊。”

  我皱起团脸,纠结道:“可我有听他的小妾对他说过那个字啊。”

  佳琦挑了挑眉,分析道,“说明在他的心里,你不同与他的那群小妾们。你是特别的。”

  听之,我心儿都快喜悦地飞出来了,“这不会是真的吧?”

  见佳琦脸满然,我尴尬笑,小声地仔细问道:“呃,你为什麽会认为我现在在沈如冶心里是特别的?”

  佳琦噗嗤笑,分析道:“如果你在他心中的位置不特殊,你的那句:‘好爱好爱你’就不会对他造成那样大的杀伤力了。”

  我眨巴眨巴眼,时消化不了佳琦带给我的信息。久久之後,我缓缓扯开衣襟,看向胸前的两叶花瓣,不解道:“如果真是这样,那麽我胸口上为什麽没有出现第三叶花瓣?”

  佳琦收了笑容,脸沈思,道:“可能是因为沈如冶现在对你还只是心动,并没有达到爱的地步吧?”

  我点了点头,暂时也只能做此猜想了。

  翌日大早,去给沈太夫人请安的路上遇到了沈如冶,他见到我,对我勾唇笑笑,仿佛昨儿落荒而逃的人不是他。

  我愣了愣,惊讶沈如冶过人的恢复力。

  佳琦在我的後腰处狠狠掐,我这才反应过来,猛的奔过去,肥嘟嘟的手儿紧紧牵住他的大手,甜甜笑,轻轻叫了声:“夫君。”

  “嗯。”沈如冶愣,但是这斯愣是强悍的快速恢复过来。

  “真不要脸!大庭广众下,拉我二哥的手做什麽?没长记性吗?是不是想再次挨鞭子?”

  我身子抖,心里直哀叹,这个沈如月怎麽就跟我过不去呢?脑袋里有:难道她有恋兄癖?见自家兄长对旁的女人好,就吃起飞醋来?

  啊,乱囵啊乱囵

  到此,我不由邪恶地勾唇暗笑。

  沈如月扑捉到了我的笑,不由大怒:“你笑什麽笑?!不要脸的贱人!看我不打死你!”说著她抽出了别在腰间的鞭子向我抽了过来。

  我心下懊恼,恼自己怎麽会那麽不小心,居然被沈如月抓个正著。

  也许是昨儿的话起了作用,沈如冶眼疾手快地抓住了沈如月抽向我的鞭子,并没有让万恶的鞭子落到我的身上来。

  “如月,不得胡闹。”沈如冶轻淡的说道。

  沈如月不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惊愕道,“哥,你是怎麽了?昨儿你肯让我打她,今儿为什麽就不让我打她了?”

  沈如冶皱皱眉,道,“你想要练鞭子找丫鬟练去,她毕竟是你的嫂嫂,别无理取闹了。”

  听此,沈如月怨恨地瞥向我,眼中的怨毒像是要把我给生吞活剥了去,她咬牙嗔怒:“好啊,看来我是小看了这个贱人了,没有想到她的手段如此了得,才不过天的功夫竟然让哥哥连我抽她都不可以了。”

  听听,这都是什麽话?她身为小姑子拿著鞭子打嫂嫂倒成有理了。

  我正想翻白眼的时候沈如冶也转头狠狠瞪我眼。

  呃,我无辜地愣了下,干嘛瞪我?我又没有惹他。

  沈如冶抿了抿嘴,把头转开,对愣在旁的仆妇们吩咐道,“把二姑娘带回院子去。”

  “是。”仆妇们恭敬应声,待她正要走向沈如月的时候,沈如月猛的发狂,举著鞭子乱抽:“滚开!谁敢过来我就抽死谁!”

  仆妇们吓得脸色惨白,愣在原地,不敢上前步。

  “哥,你不要被她给迷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是个怎麽样的贱人!她的身体没比青楼女子干净多少!这样的女人不配得到你的喜欢。”

  听之,沈如冶的俊脸刷的下铁青了,“啪!”的声,沈如月的脸被沈如冶打歪到边去。

  沈如月难以置信地瞪圆了眼珠子,她从来没想过沈如冶会动手打她,她手捂住著脸,尖锐道:“二哥,你居然为了这女人打我?呜呜,我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