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你要把握住。”

  我抬眼问道:“八姐姐十妹妹也会去吗?”

  老太太微微颔首。

  呵呵,太可乐了,我还以为她有多宝贝她的亲孙女,原来也不过如此。

  “宴会的衣服首饰祖母已经为你准备好了,明儿可要好好打扮”

  回去的路上,绿豆扯了扯我的衣袖,道:“姑娘,今儿个你怎么没给香喜赏钱?”

  香喜?赏钱?喔,想起来了,刚才过来传话的那个丫头就叫香喜。呵,难怪那丫鬟在我站起身往屋外走的时候会愣在那里,原来我是没给她赏钱啊。——我从来没有给丫鬟赏钱的习惯,无论是在傅家还是在沉家都没有过,所以时反应不过来,没绿豆提醒,我还想不透那丫鬟那时为何会愣在那里呢。

  我侧脸对绿豆说道:“过来传话是她作为丫鬟的本份事。”

  “姑娘,她是老太太身边的人,若让她记恨上了,在老太太面前编排,老太太对你的印象更坏了。”

  我不在意的笑了笑,道:“已经是最坏,还能更坏吗?”

  回院后,红豆向我奔过来:“姑娘,你回来了,刚才林妈妈领着几个小丫鬟送过来了好些衣服和首饰。”

  “嗯。”我点点头,道:“东西放哪?”

  红豆回道:“就放在外屋里头。”

  我走进屋里,果见外屋的小木榻上正堆着迭折得整整齐齐的衣服和盘精美些首饰。

  我蹙了蹙眉,转头对跟进来的红豆绿豆说道:“我睡会,你们出去吧。”

  红豆绿豆出屋,我便开始对空气说话了,“朱炎,你在吗?”

  “嗯。”朱炎轻轻地应了声。

  我问道:“朱炎,你说老太太这是什么意思?”

  朱炎道:“让你打扮好,好让那个顾王爷选上你呗。”

  我皱脸:“她的两个宝贝孙女明天不是也会去参加?”

  “嘿嘿,我让你看段时空录像,看过后你就知道原因了。”说着,道柔和的白光闪过,墙壁上出现了老太太屋里的情景。老太太还端坐在榻上,她旁边站着个婆子。

  “老太太,您为什么要送那么贵重的首饰给九姑娘,我看着比八姑娘十姑娘的都要贵重。”

  老太太笑笑,道:“让她尝尝甜头,明儿她才会全力以赴。”

  那婆子道:“您的话让老奴更加糊涂了。八姑娘和十姑娘不是也会去参加吗?”

  老太太摇摇头,道:“勾引人的手段,八丫头十丫头跟她比就差的太远了,三个丫头里也只有她才有那个能力争争顾王妃的宝座。”

  婆子懵了,我也懵了,记得前天她还骂颜婳祎勾男人丢尽了颜家的脸面,今儿个却夸赞起颜婳祎有勾男人的手段来,那说话的语气说话的表情,像是巴不得颜婳祎勾男人的本领能够更高些。

  那婆子回神来,道:“老太太,那顾王爷喜欢的是男人。”

  老太太笑了笑,道:“就算喜好龙阳,他也是个男人。”听之,我的身体僵。

  那婆子垂了首:“老太说的是。”顿了顿,婆子又犹犹豫豫的说了句:“可,九姑娘是二爷生的。”

  老太太道:“二爷也是颜家人。如果那丫头有幸被顾王爷选上,我们家”

  唆的声,墙壁上的画面没有了。

  “咦,怎么没有了?”正看到激动处呢。

  朱炎轻咳了声,道:“后面的话没有听的必要了。”

  我勾了勾唇,讥讽道:那老太太倒是个精明人。”再做够得利益前,礼教规矩小心眼,通通都放下了。

  朱炎冷哼声,道:“几十年的当家人了,如果连这点远见都没有,她还不如找块豆腐直接撞死算了。”

  “哈哈,可惜我不是颜婳祎。”我仰头大笑。

  朱炎随即冷笑:“你勾男人的本事比起颜婳祎只高不低。”

  我的笑容僵硬了:“唉,过奖了。”

  朱炎凉凉道:“呵,你谦虚了。”

  “”我气鼓了脸,算了,跟她计较个什么。“喂,朱炎,如果明天那顾王爷看上了我,你说我要不要答应。”那个顾王爷喜欢龙阳,我若嫁给他,就玩不了女男了,呵呵

  “哼,你以为自己是万人迷?只要是个男人就必须看上你?”

  唉,我是说如果。‘如果’是假设性问题。明白不?”我抹了把莫须有的汗水,刚才谁说我勾引男人的本事比颜婳祎之高不低?朱炎冷哼声,道:“等你被看上了再说吧。”

  115猫腻

  翌日早,老太太派了大帮丫鬟来为我梳妆打扮,弄得像是要出嫁样。那个顾王爷应该很有权势吧,不然老太太也不会这样的重视。

  吃了早膳,我颜婳婉颜婳莹坐上马车往顾王爷在京城的府邸而去。

  在顾王爷府邸的垂花门前下了马车,刚出马车的颜婳莹小姑娘发出了由衷的赞叹:“顾王府好漂亮啊。”

  听之,大囧,这还没进垂花门呢,怎么就夸上了?

  另外家的小姑娘也下了马车,她听了颜婳莹小姑娘发出的赞叹,不由鄙视笑:“哪里来的乡下丫头?没事不在家呆着跑来这里做甚?丢人现眼吗?”

  她说得很大声,颜婳莹小姑娘当然是听得见的,她气愤地正要冲上去理论却被颜婳碗小姑娘给拉住了。“我们今儿来这里不是闹事的。”

  颜婳莹小姑娘虽然很火大,但还是听话的乖乖站住脚。

  我瞥了颜婳碗小姑娘眼,暗赞道:还挺沉得住气的,不错不错。

  那家小姑娘将颜婳莹小姑娘没要上前的意思,便趾高气昂的昂着下巴,越过我们三人,进来垂花门。

  颜婳碗小姑娘睨了我们眼,道:“九妹妹十妹妹,我们进去吧。”

  我道:“我们还是等等吧。”

  颜婳莹小姑娘狠狠的瞪了我眼,道:“那个人都进去了,我们为什么要等?”

  颜婳碗小姑娘则侧过脸冷冷的看向我,要我给个解释。

  我笑笑,道:“那个,没有领路的仆人,别人家里我们总不好乱闯吧。还是等等吧。”

  颜婳碗小姑娘垂头想了想后,道:“就依九妹妹吧,我们在这里等等。”

  颜婳莹小姑娘瞪圆了眼睛,脸的惊讶,揪着颜婳婉的衣袖,跺脚道:“八姐姐,你怎么听起她的话来,我们可是大家闺秀,怎么能像个丫鬟样站在垂花门前呢,多掉身份呀。”

  颜婳碗小姑娘冷笑声:“十妹妹想进去就进去吧,腿长在你身上,没人拦着你。”

  颜婳莹小姑娘惊愕的看着颜婳婉小姑娘,委屈的咬了咬唇,道:“八姐姐,姐妹本是体,你不进去,我也不进去。”说这话的同时,她不忘用眼刀刮我眼,潜藏意思是他不当我是她姐妹。

  我眨巴眨巴眼,低垂下脑袋,认真看起自己脚上穿的漂亮凤头履。

  在垂花门前等了许久,可是没有仆人出来接。这时候各家的小姑娘开始低低说话了:“怎么没人出来接呢?”

  “对呀,我们都等了很久了。”

  这时候颜婳莹小姑娘都起嘴,说道:“八姐姐,我就说嘛,别人都进去了,我们也应该直接进去的。你偏就听她的话在这里等。看吧,都等这么久了,还是没有仆人出来迎我们进去,依我说,根本就不会有仆人出来领路。八姐姐,我们还是快进去吧。”

  等了那么久,颜婳婉小姑娘也着急,听了颜婳莹小姑娘的抱怨,不由犹豫了起来。

  站在颜婳莹身旁的小姑娘连忙拉住了颜婳莹的衣袖,问:“你说有人先进去了?”

  颜婳莹点点头,道:“是呀,在我们之前来的人都已经进去了。”

  “我是看你们三人立在这边等,才跟着等在这里的。”家小姑娘说道。

  “我们是看你们四人在这边等,才跟着等的。”另家小姑娘也开口说道。

  "这么说来,她们是第家在这边等的人,我们是看他们等,也在这边等了。”

  听之,各家小姑娘了,她们纷纷拿眼刀射向我们三人。

  颜婳莹急忙用手指着我的鼻子大声道:“我们本是要进去的,她说没有仆人出来领路不可以进去,都是她的错!”

  我摊摊手,说道:“好吧,也许我真的错了,人家堂堂顾王府连个领路的仆人都没有。”

  听之,众人又沉默了。

  这时候,有个小姑娘说道:“我们在这里空等也不是个事,还是进去吧?”

  众人面面相觑,有几个胆大的事先点头,接着所有姑娘都点头了。

  看着小姑娘们个个鱼贯进入垂花门,我也提裙进入了。

  “你不是说没有领路的仆人别人家不好乱闯吗?现在跟来做什么?”颜婳莹小姑娘不依不饶了起来。

  我淡淡笑,道:“少数服从多数。”

  颜婳莹小姑娘皱了皱了鼻子,小声骂道:“不要脸。”

  我暗自翻了个白眼,告诫自己不要跟人家小姑娘见识。真奇怪,那老太太也不是个笨的,亲自教养出来的姑娘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走在前面的颜婳婉回头狠狠地瞪了眼颜婳莹,眼压切齿的小声说道:“十妹妹,说话要看场合!”

  “是,八姐姐。”颜婳莹立马地垂下脑袋,由大灰狼变成了小白兔。

  就在这个时候,个清越的声音响起:“让各位姑娘久等了,这边请。”

  喔,终于来个领路的。

  于是,群人浩浩荡荡的往个方向走去。经过了条长长的回廊,来到了顾王府的正厅。

  “老夫人,客人都到齐了。”清越的声音再次响起。

  “好。你先退下吧。”

  “是。”清越的声音应了声。

  穿过前边层层人头,我看向了正厅中央。雕花大椅上正坐着位年过五十的老妇人。转眸看圈,发现先前进来的那个趾高气昂的小姑娘已经在厅里了。

  “给老夫人请安。”众姑娘像受过训练般,整齐的向老夫人行礼。

  老夫人颔首笑,招呼丫鬟搬来凳子,给各家小姐坐。

  我静静的坐在边,冷眼看着各家小姑娘那似要把脑袋掏空的说话方式,不禁无语了。在这个时代的女人,果然把嫁人当做了第二次投胎,铆尽了全力,只想嫁个好人家。只是

  难道她们不明白越是殷勤越是不会被人看上吗?我想她们未必是不懂这个道理,只是身在其中无暇思考罢了。

  当我无聊得开始玩手指的时候,老夫人说道:"天阴了很久,今儿个难得有太阳,各家姑娘随我去花园逛逛吧。”随后,她扬声叫了声“子晔!”

  刚才那个领路的年轻人从门外面走了进来,恭敬地等候在旁。

  老夫人说道:“你先带各家姑娘们到花园去,我等会就过去。”

  “是”那个叫子晔的应了声后,便对我们说道:“各位姑娘,请跟我来。”

  我挑了下眉,觉得这之中有浓浓的猫腻。

  叫子晔的男人把我们领到花园的某处,停了下来,道:“各位姑娘,请在这边等候。”说着,他转身就走了。

  咦,怎么就这样走了?奇怪的顾家!把我们领到花园里,不但伺候的仆人个没有,就来拿茶果点心也没碟,这算什么事呀。

  在我腹诽顾家没有待客之道的时候,小声滴咕的姑娘们突然间都不说话了。

  我顺着她们的视线,远远见个男人向这边走来,淡淡的阳光在他修长的身上镀了层金灿灿的光,因是阳光正照,所以看不清他的容颜。

  “他谁呀?”小姑娘甲小声问。

  小姑娘乙道:“看他穿着不是仆人。”

  小姑娘丙道:“这是顾府,在顾府中除了王爷还能有谁?”

  小姑娘甲捂嘴道:“啊。你们说他就是王爷了。”

  不会儿,那个人就走到这边来了。他向我们颔首,道:“各位姑娘好。”喔,看到全貌了,这男人真美,可以跟傅雁竹比漂亮了。

  “王爷好。”众姑娘回道。

  那人笑笑,摇摇头,道:“我不是王爷。”

  众姑娘尴尬的面面相觑。

  个眼睛大大的小姑娘问道:“那你是谁啊?"

  “我叫姬陵轩。”

  听之,小姑娘晓得无比灿烂,道:“原来你就是姬陵轩啊。”

  姬陵轩笑笑,道:“你知道我是谁啊。”小姑娘点点头,笑道:“知道呀。”

  “哦,那你说说。”姬陵轩说道。

  小姑娘笑道:“你是王爷最爱的人。”

  哦,他就是顾王爷的男宠啊。我又瞥了小姑娘眼,这个小姑娘很会说话呀,她被选中的几率很大哦。

  接下来,全场就只有他们俩在说说笑笑的,所有人都被当成了配衬。

  无事可做,我低垂着脑袋继续玩手指,呀

  我的手指为什么长得这么肥?纤纤玉手多漂亮啊。

  116波澜

  “苍桀。”姬陵轩轻唤了声。

  随着他的叫唤,我反射性的抬头望去。

  我想我永远也忘不了这幕的情景,个伟岸的男人背着手,从阳光金灿处走来,通身散发出耀眼的光芒,衬托得他宛若是从天上下凡尘的仙人般。

  只望眼便痴了。

  他

  就是那个只爱俊俏郎不要美娇娘的顾王爷吗?

  这样伟岸的人物,却是个分桃断袖的,也不知道天下有多少女人为之哭泣了。

  姬陵轩眼眸半眯,指着我说道:“苍桀,就她吧。”说这话的时候,天际卷来阵风,吹起他几缕青丝,梦幻了所有人的眼睛。

  “啊!”我瞪圆了眼睛,全场所有小姑娘也瞪圆了眼睛。

  那个大眼睛小姑娘眼底蓄满了泪,副感情受到欺骗的样子。哎,真是造孽呀,既然不想让爱人娶人家,为什么又要给人家希望?给了希望,再把它毫不留情的粉碎,这种手法真的好残忍。

  顾苍桀顺着姬陵轩所指的方向看过来,那双眼眸冷冽冰冷,只这么瞄来眼,我便被吓得心魂震,手脚僵硬。

  顾苍桀淡淡点头,没再说话。

  姬陵轩嘴角含笑,步履优雅的向我走过来,纤长玉手抬了我的下巴下,挑了挑眉,戏谑道:“模样还不错,可胆子为什么就这么小呢?苍桀,你说她会不会还没给你生个孩子就被你吓死了。”

  顾苍桀对姬陵轩宠溺笑,淡淡道:“你喜欢就好。没了再娶个就是。”

  听之,我石化了。他顾苍桀要娶的媳妇,却让他姬陵轩来挑,他对他的宠爱实在太甚了,嫁给他当媳妇会不会太悲剧?

  姬陵轩甩了甩食指,摇摇头,说道:“还是不要把她吓死得好。知进退懂分寸不聒噪不谄媚。歪瓜裂枣中很难找到这样的好货了。”

  歪瓜?裂枣?敢情女人在他眼中就是歪瓜裂枣?

  姬陵轩又走回顾苍桀身边,旁若无人的执着他的手,转身走了。

  直到他们走到不见人影的时候,我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啊!相亲会就这样结束了?

  心中纳罕,为什么最后会选我?我什么也没做呀?

  这时候,那个叫子晔的男人又出现了:“各位姑娘,我家老夫人已在前边的水榭等候各位了,请随我来吧。”

  脑袋灵光闪,忽然明白了,原来,在垂花门前时,他们已经设下考验,姬陵轩话里“知进退”应该是通过我不会在没有领路仆人的情况下进入垂花门得来的;“懂分寸”应该是通过我不会在没人和我起等领路仆人的时候傻傻的继续等待得来的;“不聒噪”应该是通过我没有和其他小姑娘样绕着老夫人叽叽喳喳说话得来的;“不谄媚”应该是通过我没有主动找他说话得来的。

  我擦了擦额头上莫须有的汗,原来这次相亲会无关喜欢,无关眼缘,只要你通过他们的系列考验就可以成为顾王妃了。

  回去的路上,颜婳莹小姑娘拿眼刀子狠狠地刮我:"为什么会是你?!你样样都不如我,为什么他们会选择你?!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颜婳莹小姑娘完美的张脸因为嫉妒完全扭曲了。

  哎,颜婳莹小姑娘疯魔了,“这世上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只不过我的运气比你好罢了。”

  听此,颜婳莹目露凶光,道:“贱货!你有设么好得意的!顾王爷是个断袖的,你嫁过去就等着守辈子活寡吧!”

  “闭嘴!有做妹妹的这样说姐姐吗?”我冷了脸。这女孩都十五岁了,怎么还这么不懂事?我喜欢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可对这样的小姑娘实在喜欢不起来。

  “呸!你算我哪门子的姐姐?不过是下贱人生的下贱种罢了。”马车里光很暗,吧颜婳莹的脸衬托的无比狰狞。

  颜婳婉抬起手掌,巴掌打过去:“颜婳莹,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颜婳莹捂着被扇的脸,抬眼看向颜婳婉,硬咽道:“八姐姐你打我?”

  颜婳婉道:“颜婳莹,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混账话,还不快向你九姐姐赔罪!”

  我冷眼看着她们,哼,颜婳婉虽然比颜婳莹来的聪明,但也不是什么好货。她若想阻止在最初的时候就阻止了,何必要等颜婳莹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出口后,才来佯装好人?

  颜婳莹倔强道:“不!我又没说错,为什么要向她道歉!”

  回到屋子里后,我急忙找朱炎说话:“朱炎,你在吗?”

  朱炎应声道:“在。”

  我捧着脸蛋,佯装苦恼道:“怎么办?他们选了我!”

  朱炎道:"顾苍桀和姬陵轩看起来挺有趣的,你嫁给顾苍桀也挺。”

  我郁闷,“怎么又突然变卦了?”顾苍桀喜欢的是男人,根本就不可能有很多个女人那他所谓的游戏

  朱炎得意笑道:“游戏规则是我定的,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怎样?你不乐意?”

  我连忙摆手,讪笑道:“怎么会呢,你是老大,你说怎么样就怎样。不过”

  “不过什么?”朱炎好奇

  “不过,顾苍桀喜欢男人,我嫁给他,也许真会像颜婳莹说的那样守辈子活寡。”我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