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起来。

  我缩了缩小腹,在确定里面的液流出来后,手微握着他的肉物,手用两指扳开细小的细缝,抬起臀部,让头抵住柔软的下体轻轻摩擦着,找寻肉洞,以待遇洞而穿。

  自己的下面,是看不到的。在感觉对的地方,我就微微坐,把他的肉物是深深坐进了花|岤里

  在屁股起起坐坐的动作中,当令狐悦的小腹碰到我的屁股时总会发出清脆的啪啪声响──迷乱而又情。

  令狐悦舒服地仰头,大开双腿膝盖曲起,双掌捧起我的腰肢,助我上下乘骑。

  在他抽了百余下后,才寻了个空闲伸手抓住我弹跳的厉害的双||乳|,下体往上狂举狂捅。甚至有那么几下几乎重得可以捣碎芓宫口上的软骨。

  阵阵摩擦的快慰被我咬着牙生生的忍住了。摇动着屁股因快感的牵扯却明显减弱很多。

  “啊啊”我仰头娇喘连连。

  令狐悦兴奋得再捣了五十多锤后,他打冷颤,猛的低吼出声,紧接着他的屁股就像是飞奔而下,剧烈击打着巨石的瀑布般,小腹缩紧,挺直挺直地朝着我的|岤里狂顶乱插!

  随着他锤锤的狂操,我下体的滛汁激烈喷出

  他收臀,深深往上撞,大手抓准时机同时摁住我的腰肢,猛的往下扯,两肉紧紧相套,他颤抖地射出了热浆恰直射花壶底部

  急促呼吸了会儿后,我吃力得撑起身从令狐悦的肉物上下来,仰躺在狐皮上,像个千人操的妓女般微微的张开了双腿,等待下个‘恩客’。

  阎晟细长的眼眯,神色不悦,浑身发散着能冻死人的冷气,沉默不言,侧躺在我的身边,俯身低头,张口便含住我的颗小||乳|珠,在口腔中咀嚼良久后,又用舌头以画圆的方式舐着我的粉红||乳|晕来。

  阎晟的灵舌吮够了||乳|珠后,舌尖又沿着我的||乳|沟往下滑去,舐过我的小腹,钻向我的肚脐眼。舌尖绕着我肚脐绕了几圈后,就用唇堵住肚脐眼努力的挪动了起来,紧跟着他的唇就舐向我小腹下面的阴阜上去,咬住了我黑色的软毛,微微向上轻扯起,带来麻麻的快慰。

  可能是因为花|岤里有夜琥焰和令狐悦的液,所以他并没有把舌头直接伸进|岤里,只是用手扒开了花瓣,直接把手指插进|岤里面狠狠的搅拌了起来。

  我本能扯他的头发,不想让他把自己的搅得太深太用力。可是明显效果不佳。他的手指在|岤里依旧是那么的放肆,那么的邪恶。

  他突然拾起被我遗落在身旁的丝帕,沿着花瓣的四周擦了又擦,又用中指抵住帕子探进|岤里搅了几圈,当帕子从|岤里出来时,已经湿的可以滴水了。

  擦拭好后,他的舌头终于是放心的舐在我的花瓣上,双手用力掰开我的|岤口,双唇紧紧贴上,鼓动腮子,大力地向里面口接口的吹着气,他口腔里的热气通过甬道直入我的花心,又绕在芓宫口散了开来。我的双腿因着他的这个动作不由得颤了几颤。

  据三十多日的观察,我可以肯定阎晟是有极重洁癖的人,今日他却用吃饭的嘴带给我下体快感?!还是被多个男人用过的下体。我难以置信,他又何要这般的讨好我?

  “嗯”我小心翼翼的克制住下身的哆嗦,连腰肢也不敢去扭动──尽量不牵动肉|岤。以免让体内的液个不小心流到了他的口腔里,让这个洁癖极重的男人吃下别的男人的液。“啊”突然下体阵尿急,我知道这阵尿意预示着潮吹即将来临!我知是忍不住的,只能用力的把焰晟的头拉离了小|岤。

  在全身阵难以制止的抽搐后,小|岤翕动地喷出了大股花液,合着体内少量的液喷了出来。射得阎晟的整个小腹都是晶莹的液体。

  阎晟见此,呼吸顿时急促了起来,他扯开被挺得高凸的景袍,半退亵裤,肉茎挺,就狠狠得戳了进去!挺,挺到底!

  “啊!”我的下体再度被肉物塞满。眼角的泪珠狂涌而出。

  虽然已经被上过无数次了,但是他们几个人皆是天生异‘柄’,不仅粗大,而且还很长,捅就捅到底的强悍,自然是让我饱受胀痛之苦!

  敛眼,见自己阴阜被撑得肿起,我无奈阖眼,抓紧身下的狐毛,咬牙让自己挺住。

  阎晟伏在我身上,抽锸了二十多下后,他很自然地改变了体位,提起我的两足,搁在他的肩膀上。

  这样来,我的腰肢就被凌空架起,屁股随之亦离开铺着狐皮的地面。他的r棒宛如寺庙内敲钟般,又快又准又狠的敲打着我的臀部。

  我的|岤成钟,他的肉物自然是那根敲钟的粗大木棍。

  他英勇无比的阵猛插后,又重重抵,他的小腹不停哆嗦,股又浓又热的黏液直喷进我的芓宫深处!

  “啊──啊──”我的腰肢不受控制得颤了两颤,身子不能自主得随之向上抖了两抖。

  为了不让滴液遗失,阎晟抽出来,倾默蠡就狠插进去!

  倾默蠡边插,边低头咬住我的||乳|珠,又咬又啜,弄得我整只||乳|珠都因充满唾液而闪闪发光。他突然发狠地挤压起我的两只||乳|肉来,把两只酥||乳|间的||乳|沟深深得挤了出来,然后再伸长舌头,舐舐地吸吮了起来。

  趁着我被他吸得分心之计,他的下体完成了由缓到快的抽锸转变。

  “啊──”在他屁股狂颠的时候,两体结合处发出了清晰的“噗嗤!噗嗤!”的抽锸声。声震四周,空野回荡。

  是我的错觉吗?在瞬间里我分明看到他凝望着我的眼神里盛满了柔情的亮光,这种眼神是他倾默蠡会有的眼神吗?

  他见着了我的错愕,脸极为不自然的扭到边,掐住我||乳|肉的十指几乎把||乳|肉给惯穿了。

  “啊──”暴力的扭捏,让我尝尽痛苦。

  突然他猛的把肉柄从我的体内抽了出来,发狠地翻过了我的身子。

  “啊!”两只可怜的r房又首当其冲的遭到劫难被扁扁的压在下面。他再度提起我的臀部,掰开肿红充血的花瓣,把肉物直直插了进去──“啊!”我仰头尖叫,小|岤哆嗦着再度吞掉整根巨茎。捅的太过用力,纵使小|岤紧得连空气都不能入,依旧溅起千滴滛液

  他是只禽兽!彻彻底底的禽兽!

  他按住了我的屁股,肉物次次直捣最深处。

  他抽到兴奋,不由兴奋呢喃,“你太紧了,我插的好辛苦”

  “啊”我吃痛得叫出声来。

  他‘攻’得吃力,我何尝‘受’得轻松?

  我的身子好酸好麻,腿窝处颤了几颤后,我的膝盖撑不住身体的重量,软倒在狐皮之上,只留下被他拖住的屁股还高高翘在半空中。

  花|岤深处剧烈痉挛。他咆哮声,粗大的肉物禽兽的捣入再抽出,次接次,嗳液被捅到狂流不止时,他依旧插得疯狂如初。

  啊啊啊啊!受不了了!他的肉物太大太长了,好想把它变小!变短!

  变小就不会被撑地这般的肿大,变短就不会被捣得这般的破碎!

  我哆嗦着身子用力夹,|岤肉扭曲的绞!内壁剧烈的抽搐了起来,并且越缩越紧,小吧小吧!快快变小“啊不要夹了噢肉快被你给夹断了我操操操死你这个害人精!专勾引人的害人精操死你!操死你!”插到激|情,男人什么样的话都能说得出口,就算是修养再好的男人也样。全是贱货!贱货!

  他骑在我的屁股上,急退,猛进。青筋环绕的r棍狠捅猛插,直捣得|岤儿发软发酸又发水

  在他再度快速的抽动了百下后,从两扇插着r棒的细致嫩红的细缝,渗出了浆糊状的汁液来,流满了股沟

  翕动的|岤儿太过诱人,为了不让身边的另外三个男人再起兽欲,阎晟拾起帕子轻轻遮盖在我两片湿漉漉的花瓣上,却不曾想到,当花壶里的花液狂涌而出时,把帕子给沾湿的景色会更加的迷惑人心

  于是,空气中男人的喘息声此起彼伏。场浩大的肉欲之战持续到现在不知是为‘图’或为‘欲’?

  26迷途深陷慎

  终于背上的密图全部呈现了,我也松了个口气。

  在他们把地图描绘出来的第二天,令狐悦本来是要送我回令狐府的。

  在回令狐府的路上,没了他们和许多暗卫,我逃跑的机会是要大的多。这也是我直在等待的最佳机会。本想这事情十拿九稳了。

  可是倾默蠡却以,防我把地图给泄露出去,带给他们麻烦,为理由,强硬地要让我陪同他们起去找那本医书。

  我抬眼,细长的睫毛柔弱地颤了颤,“我跟去只会拖累你们行不快的,你们要是不放心就派几个武功高强的人看守住我罢。”只要不跟在他们的身边,那么我出逃的胜算就会大得多。

  “江湖上的高手太多,以防意外,带着你走还是比较保险些。这江湖上还有数不清的双眼睛盯着这本医书,要是被其他人要到了栈稆地图那就更麻烦。”倾默蠡把手中的杯子放置在圆桌上,悠闲地举肘支起下颚。

  我把视线转向阎晟,只见他两手负背,望向窗外的苍茫夜色,不言不语,眼底更是无纹无波。

  见他如此,我彻底死心了。──没有表态往往就是最好的表达。只要阎晟没有答应,令狐悦是没有权利把我‘送回府’的

  他也是同意倾默蠡这个荒谬的说法?!

  江湖上知道这本医书的人很多,但是我相信胆敢妄想从他们这几个人手里抢先夺得医书的人,恐怕是没有人。

  他们说得这些都是借口!只是我想不通,我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他们还要留着我做什么?

  本想地图出现就是我逃跑之时,没有想到却横生枝节,看来我要另想别的办法了

  马车辚辚行到瑶城镇里,推开马车的窗户,我两眼无神地朝窗外望去。突然看见有家裁衣坊,我顿时计上心头。

  “我想要几件衣服。”我十指绞紧,努力保持平静。这几个男人不好糊弄,要让他们不怀疑必须倍加小心。

  倾默蠡停顿了下,抬眼瞟了我眼,又佯装不知得低头继续品茶。

  夜琥焰睁开了闭目养神的双眼瞪着我,酷脸上有了疑惑,他直肠地问道:“你没有衣服穿了?”

  我讽刺笑,低声回答,“我没有肚兜穿,衣服也只剩两件了。”大多的衣服都是被夜琥焰给撕毁掉的。

  夜琥焰双唇翕动两眼凶猛暴瞪,别扭地转过头去。在他脖子根处,我很容易地就发现了明显的红晕。

  阎晟望着我没有说话,见我眼睛转向他,也扭过头去假意轻咳了两声。倾默蠡明显无心品茶,猛的把茶牛饮进肚。

  “好,出来快个月了,也该给汐儿购些衣物了。”令狐悦笑着应道。

  他们去得当然是高级的裁衣坊。

  “几位爷小姐里面请。”店门的小伙计见我们来立马弓腰热情地迎我们进门。

  “几位请稍坐片刻,小的这就去请掌柜的来。”看这几位气度非凡,来头定是不小,定能挣上大笔,大买卖自然是叫掌柜的自己来招待。

  过了会儿,个凸着肚子的胖子走了出来,笑颜和善地问道:“几位都是要裁衣还是”

  令狐悦摆了下手,打段了掌柜的话,他转眼淡淡命令道:“制几套女装。”

  掌柜的听就明白了,他含笑作揖,道:“那这位小姐请这边请。”

  古代的衣服都是要量身定做的,没有现成的衣物。两个妇人给我量了身后,她们又拿出几批上好的丝绸布料来,我动手摸了几批,佯装认真地选着。

  过了会儿,我脸羞怯为难地转身对那两个妇人支吾说道:“我想出恭,你们这里方便吗?”

  那两名妇人愣,然后其中名拉住了我的手,含笑地迎我入了内,“小姐这边请。”

  我握住她的手,在她的手里塞了两锭小银子衣袖缝里塞不了大的银子,小声地请求道:“我这几天不小心吃坏了肚子,进里面恐怕要很久才能出来要是前面的几位爷问起话来,你们就先帮我应付下。”

  她愣,睁大了眼珠子,这两锭的银子这够她生活多少年?!有钱人家真实出手大方。

  见她愣住,我又扯了扯她的衣袖,故作出女儿家的娇态,低垂下头。

  她恍然回神,咯咯笑,只当我这是不好意思让大男人知道‘羞人的事’。拍拍我的手背,爽快地答应了。

  我颔首道谢后,就入了内。

  有了她们的掩护,我逃出去的时间久会多点,机会也就大点。

  古代出恭没有厕所,皆是用桶来装秽物。般较大的店,为了不影响店里的风水,他们的出恭房内定有设个小门,直接从小门进出于外面。

  而这个裁衣坊不出我所料的也是这样的构造。我心中大喜,好在平日里我认真观察,不然今日也不会想到用这个方法逃脱了。

  我放轻脚步蹑手蹑脚地来到了小门边,缓缓的拉了门闩,又小心地拉开了门,天助我也!门外正对着是条小巷。

  人天生就是好赌,我也不例外。今日我就来赌上把。虽然他们带得暗卫高手众多。但是他们不会想到我会在小门的后院逃跑吧?

  能不能逃也就看今天这举了!我握紧拳头,深吸了口气,沿着小巷快速地奔跑了起来。

  现在他们要的地图已经到手了,如果找不到我,也就不会挖地三尺地找了。虽然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地图到手了还不放我走,但是我明白现在的我,对他们来说已经是没有用处了

  大约半个时辰过去了。

  倾默蠡蓦然急躁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总感觉有什么地方很不对劲,现在却想不起是什么地方,“她进去了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出来?”

  阎晟右手手指有下没下地抚摸着左手么指上的扳指,面上虽然依旧不动声色。但是如墨画上的眉却拧了起来。

  令狐悦亦压抑着心底地某种不安,紧紧地盯着她进去的那扇门,眸子转不转。

  夜琥焰直接站起身来,去拍打那紧关的门。

  “吱呀!”声,里面开门了,走出刚才陪同她走进去的妇人,她见夜琥焰寒着张脸,吓得哆嗦了下肩膀,问道:“爷,您有什么事情吗?”

  夜琥焰喝道:“这么久了她怎么还没有好?”

  她想起了那位姑娘的害臊的表情,笑,回道:“姑娘正在选择布料呢,哪里能这么快就好的?”然后她嘴角含笑着又“吱呀──”声把门给关上了。

  “大男人没几个是有耐性的。”她关门后,含笑摇了摇头。

  “这几位爷皆相貌堂堂,气宇非凡。不知道是什么来头?”另个妇人好奇地问道:“我们在店里做活做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有几位男人同时等个女子裁衣的,这个姑娘的来头肯定是不小。”

  “阿秀,给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好奇客人的事情么?”那个出去开门的妇人出声立马喝止。这些人不是她们可以打听的。

  静默片刻,那位妇人又开口说道:“不过,那位姑娘出恭未免也太久了些?”

  “你刚才没有听那位姑娘说么?她是吃坏了肚子,要是不会进去很久也就不会特意塞银子给我们,并千叮咛万嘱咐地让我们要瞒着前堂那就位爷了。”叫阿秀的妇人摆摆手,咯咯笑起。

  “阿秀,你还是进去叫叫吧。”那妇人沉稳说道。

  “嗯,也好,都大半个时辰了。”名唤阿秀的妇人扭扭屁股,掀开竹帘,走入内室,敲了敲门,“姑娘你好了没?”

  等了会儿后,见门内没有人应声,又叩了几下门,还是没有人应声。

  她皱起眉来,“姑娘,你再不应声我可要进去了。”

  门里还是阵沉默后,她心慌,不会是晕在里面了吧?她顿时被这念头吓得脸白,要是生出了什么事情可不是她们能承担得起的!她咬牙狠狠地撞开了门──门开,她见里面空空如也,哪里还有那姑娘的身影?!

  只有那扇倒马桶的小门开着。她彻底呆住了,那那姑娘

  “不不好了!那位姑娘从小门走了──”那妇人跑地上气不接下气的。

  众人蓦然站起,响起椅子向后倒去的“砰砰!”声。

  令狐悦眼神分外犀利,煞气深深地当场捏碎了手中的杯子,“你说什么?!”

  “那那位姑娘从后门走了”那妇人被令狐悦的这举动吓得全身簌簌发抖。

  “什么时候走的?”阎晟脸色铁青,双拳颤抖紧握。

  “可能是半半个时辰前”妇人还能找到点声音来回话。

  “那刚才我问,为什么说是在看布料?!”夜琥焰发狠地把手中的杯子往那妇人的头砸去,硬生生得把她的脑袋给砸破了,那妇人当场尖叫了声,白眼翻,就直直得晕了过去。

  从里面跟着出来的妇人连忙蹲下身上,摇了又摇晕死的妇人,急促地叠声叫唤道:“阿秀,阿秀!”

  夜琥焰揪住那哭泣的妇人的头发,把她微微发福的身子提了起来,暴吼道:“你说!刚才我问,你为什么说她在看布料?!”

  她吓得冷汗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