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整齐地向我垂头,躬身。

  我的视线越过壮汉,见落日余晖下,倾默蠡正软绵绵地侧躺在无篷的肩舆上。

  我心猛的下沉,感觉像是脚下突然踏空时那刹那间的心慌。──躲了这么久,该面对的始终是逃避不了。

  我失魂。在原地愣了片刻后,方才踱步向他走去。

  见倾默蠡身上盖着厚厚的条被褥,本该是颠倒众生的容颜到如今已然憔悴似那发黄的黄花菜叶。

  “你病成这个样子,不该来我这里的。”他现在的样子看起来比白逸研来得要虚弱的多。

  “你不来看我,我只好来看你。”倾默蠡轻扯嘴角,讽刺笑。

  “”我抿紧唇瓣,不知道该回答他些什么。

  “怎么不说话了?”倾默蠡喃喃问,在他的声音里,我依然听不出情绪。

  我抬眼,见他原本水色光转的唇瓣上已经冷的变成了紫黑。──这跟白逸研简直是个状况。

  我不由蹙眉,“傍晚风大,你还是快回去吧。”

  听了我这句话,倾默蠡的眼眸倏然转冰,散发出阴森的厉光,“你赶我走?”

  “你应该多休息。”我淡淡说道,敛下眼帘,不去看他。

  接下来,我们谁也没有开口说话,除了偶尔刮来的傍晚凉风外,空间沉静如潭死水

  仿佛是过了许久许久,倾默蠡才低低地笑出声来,再静默了良久良久,倾默蠡才缓缓开口,“呵呵苦苦等待了二十年,等来的却是你的这个答案?讽刺!实在是讽刺!”

  “”他的句话讽刺得我难堪至极,六神几欲错乱。

  “他这二十年里对你如何好,难道我和琥焰就对你差了吗?”倾默蠡的声音开始有了起伏的变化,语调呈现出了激烈的愤怒。

  猛的,我的下颚被他大手制住了,只是力道很软,我猜这是因为他现在身体已经虚弱到没有力气了。

  缓缓撩上了眼皮,方才见,有滴泪在倾默蠡的眼眸中打转。他嗤嗤笑,语调蓦然变软,“我病成这样,所以我不该来看你的,是不是?”

  倾默蠡语调倏然又转成冰冷,充塞了满腔的悲愤与哀戚:“可是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都去看白逸研无数次了,却连瞄也没来瞄过我们眼。你说我能不来么?”

  “”他的哀戚令我的身子狠狠地震。

  倾默蠡眼神痴迷地紧紧盯着我的眼,冰冷的大手在我的脸颊上开始缓缓抚摸,语调里却充满了鄙视,“你干嘛这般下贱?偏偏就喜欢上了白逸研?你怎么不想想到底是谁把你变成被人随便压的妓女了?”

  我的心阵阵刺痛,尘封了二十年的伤口被倾默蠡血淋淋的划开了,多年前那些不堪回首的情景再次浮现在我脑海里,硬生生地把我凌迟

  倾默蠡像是疯了般的低吼,他的手掌狠狠地箍住我的下颚,他咬牙切齿,眼眶发红,眸中痴狂又痛苦,“明明他曾经待你是那么的歹毒,为什么你还要喜欢他?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把他的额头抵上我的,另手罩在我的后脑勺上,狠狠地压着。“他有什么好的?!他到底又比我好在哪里呃!你说,你为什么就看上伤害你最深的他,却连正眼看我眼都不屑?!”

  倾默蠡语刺中了我逃避了二十年的心。我愕然,我难堪。是啊,我不由在心底问我自己,为什么这二十年来我从来没有从喜欢白逸研的魔杖里走出来?喜欢他的心好像从来没有改变过

  把种种往事从心底翻出来细细思想,才发觉自己对他的情早原来早就无药可救了:对他的情,起源在生活中相处的点点滴滴;对他的情,心动在他手把手得教我易容术,给了我独立自主的本事,给了我能够掌握自己生命的力量和希望;对他的情,生根在他伫立在我的身后,痴恋缠绵地用手指抚摸着我倒影在墙壁上的影子;对他的情,嵌固在他说了那句全天下女人最在乎的话,‘没关系的,桃花妹妹。你的里面依然很舒服。’有什是比个男人不介意于个女人生孩子后的|岤儿变松更让女人心悸动的呢?

  个女人会喜欢上在她最无助时给予她帮助的那个男人。──就好比是个女人会疯狂爱上在和她同游沙漠时把大部分水给她喝的那么个男人。

  女人其实都挺傻的,只要她们觉得自己被珍惜了,被爱护了,就会死心塌地地爱上那样个男人,无论那个男人今后或者曾经做过了多少伤害她们的事,她们都不会轻易地舍弃掉那个男人对她们的情

  另外,至关重要无可否认的:白逸研也是个善于偷取女人心的高手,爱上他仿佛是毋庸置疑天经地义的。──这不是因为那他的妖孽容颜,只因他的善与把握人性中的弱点,尔后取而攻之。

  收敛了复杂的思绪,我认真凝视着倾默蠡,“个人爱上另个人其实不需要太多的理由,只需在对的时间对的心情对的地点里,那便会爱得刻骨铭心生死不渝。”而白逸研次次把握住了,这样的男人怎么让我不喜欢他?

  句话,我便在倾默蠡的面前承认了对白逸研的情。

  倾默蠡双目血红,脸庞扭曲,他手揪住我的后发,把我的头使力地往后扯着,另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地刮了我个巴掌:“犯贱!犯贱!犯贱!犯贱!犯贱!你简直是犯贱!!!”

  下刻,倾默蠡仿佛是气血攻心了般,白眼翻,便晕了过去

  “主子──”伫立在背后的壮汉脸色突变,狂奔而来

  我愣在原地,怔怔地看着数名壮汉帮倾默蠡盖上被褥,又匆忙地抬起肩舆狂奔而去。我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干了般,虚脱的软倒在地,内心波涛翻滚。

  无意识地揪起地上的沙土紧紧攥住,尖锐的沙土磨破了手掌心。眼睛毫无焦距地盯着混着土的血丝从手掌中流出来,我的心脏像是被人用刀刀刀得割下了般的疼痛着:是心痛此生青鸾错付;二是心痛养儿不孝;三是心痛心肠太软;四是心痛苍天薄待了我

  71各怀心思

  廊下浅草铺地,极目望去,我像是个色盲患者般,满眼皆是朦胧胧的浅绿。

  我跟着领路的丫鬟缓缓穿行在朱红色的回廊里,心间苦涩,举步维艰。

  回廊转了数十几道弯,那领路的丫鬟忽然躬身退去,抬眼见前边便是处房屋。此时又见名立在门前的丫鬟上前恭敬躬身道:“夫人,主子请您进去。”

  我怔怔,目的地怎么这么快就到了?

  “夫人,您请进。”丫鬟见我没有反应又小心翼翼地出声提醒。

  我怯怯却步,心里徒生逃离的念头。

  “夫人?”那丫鬟见我僵在原地不动,便又开口唤了声。

  可最终理智并没有让我转身就逃,我深深地吸了口气,挪步向前,门前站立的另名丫鬟连忙微微躬着身子,伸手抚开垂地青竹帘。

  待我进去后,“吱呀”声,那两丫鬟又随手轻轻把门给带上。

  我愣,脚步顿住,略回头傻傻得看着紧闭的房门,随后释然地悲凉勾唇,转头继续往前走去。

  伸手撩起垂地的珠帘,我踱步入了里屋。最先入眼的是四面巨大的窗棂。窗棂之上有卷起的青竹帘,那用银勾勾住的纱幔随风轻浅舞动。浅白日光如剔透琉璃般碎在屋里的大块方格子地砖之上,淡淡散发着莹润的浅白光泽,却又不显得刺眼,让人宛若进了人间仙境。

  倏然,阵夏日凉风悠悠从窗棂吹入,带进屋外青草地上的阵阵花香,不浓不淡,刚刚提神。

  我仔细观察了好会儿,才发觉倾默蠡此人的聪慧原来在这些很平常的生活细节中也是可以看得出来的。──这貌似普通的偏南向窗棂方位,他却诡异地把风力日光花香都算计的很是精准。风力日光花香,既不会太浓也不会太淡。

  “你准备在那里站上多久?”忽然,有清雅中又带着磁性的性感嗓音从我的右面传来。

  这时,我方才转过头去,双眸敛起满腔的复杂情绪,眸光淡淡地望向倾默蠡。

  “过来。”倾默蠡低喃道,我听不出他那是命令还是请求。

  我不动声色地绞紧两手同捻的丝帕,安静地踱步走向他的床榻,又在离床榻米远的距离上停下脚步,不再前行。

  然而我无意识的排斥动作却未能逃脱得了倾默蠡的眼睛。他眸光黯,苦笑道,“你既然肯来看我,就不要这么防备我。”随后,他又很不安地抿了抿唇,定定看了我片刻后,他方才又苦涩道:“那天,对不起。”

  ‘对不起’三个字。倾默蠡发音很僵硬,他好似用不惯这三个字似的

  他眼睛不看我,只是很艰涩的继续道:“那天我不是故意打你,我我只是听了你说的话,时没有了理智才会失控得打了你。你”

  我不想听他这些没有意义的解释,所以我便开口打断了他未完成的话:“我今儿来是告诉你,你会生病是因为你中了毒。”我直接嵌入话题,开门见山的说。只因为和他单独呆上秒,我都会觉得难受和压抑,所以我想尽快达成目的后就离开。

  “嗯。”倾默蠡轻应了声,随后便又沉默下来,等待我继续往下说。

  我咬了咬牙,再道:“这毒这毒是晨儿下的。”

  “我早就猜到了。”

  “那你找到解药了吗?”这话问出口,我不由鄙视我自己的虚伪。──这种毒的解药连白逸研都还解不开,更何况是不懂医术的倾默蠡呢?

  倾默蠡敛眼,嗤笑道:“嗤!这种毒连白逸研都解不开更何况是我呢?桃花你这不是在明知故问么?”他眼神里盛满了讥讽。

  “晨儿应该会有解药的。你们也没有孩子们的消息么?”虽然晨儿说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种毒的另种解法,但是我相信他定可以很快得配置出解药的,只要能找到他。

  “也?桃花你既然用了‘也’字,那么也就是说白逸研那方的人马并没有找到你的小儿子。呵~连白逸研他都未能找到,我们又岂会找得到?”倾默蠡这话里藏枪带棒,讽刺意味很明白。

  我敛眼,道,“这件事情我是拜托阿楠帮我找的,白逸研并不知情。所以,你也不要在白逸研面前提起此事。”

  “拜托阿楠帮你找?你对白逸研的手下还用得着说‘拜托’吗?”倾默蠡的眼里明明写着嘲讽。

  我皱眉,忍下了心中的烦躁。继续套倾默蠡的话:“他们就三个人定在块的,你们就没有他们的消息吗?”如果他知道那三个孩子在哪,抓他们回来,他们身上的毒就可以解了。

  倾默蠡浅勾起薄唇,懒洋洋得笑,“他们既然铁了心的设下某种阴谋,那么就不会让我们知道他们在哪里。”

  “难道你们就这么等死么?”我瞪大了眼珠,不甘心是这么种答案,也不肯信是这么种答案!!

  倾默蠡微侧着身子面向着我,敛眸淡笑道:“他们是我们的儿子,又不是我们的仇人。所以呢~他们既然铁了心地对我们下了毒,又躲到远远的地方去,那此毒必定会有其他的解药,只是我们现在还没有找到而已。”

  我愣住,倾默蠡果然是只狐狸,他冷静思考的能力纵然是在他性命垂危之际也依然如此清晰。

  “那你们有把握在死前找到你所谓的其他的解药吗?”我心直颤的在和倾默蠡周旋着。现在我的脑袋里只存个念想,就是希望他们已经有三个儿子的消息

  我却没有想到倾默蠡接下的话更加的另我吃惊:“如果我猜测没有错的话,那解药定和桃花你有关系。而且你的那个小儿子也定告诉你该怎么解我们身上的毒了。”

  我瞬间像是遭受了雷击僵直了身子,随后联想到什么,于是我便冷笑了起来,“你早就知道他们的计划了?”

  倾默蠡的身子震,眼神很是受伤得喃喃低语:“你认为他们的计划我知道?”随后倾默蠡阖起眼,咯咯笑起,待他笑过平静后,睁开眼睛时,他的眼眸里已然是片平静的清冷。他浅浅勾唇,反将了我军:“看来是被我猜中了呢,解我们身上的毒的另外个解药果然和你有关”

  我被他的话堵得哑口无言,脸色涨红。明明前刻还是我在掷地有声得质问他,可是下刻里他却反过来把我质问。

  倾默蠡因为病弱而显得更加澄清的眼冷冷地注视着我:“既然不想救我何必假惺惺的来看我?或死或生皆是我自己的事情,与你无关。”倾默蠡歪过身去,面向着床榻内侧,冷淡道,“你走。不要让我再看见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

  我站定在原地,数次想张口对他说些什么,却始终没有说出口来。

  过了许久,我才鼓起勇气说道,“并不是我不想救你们,只是那个方法实在不可行”我深深地吸了口气,攥紧拳头,心下狠,缓缓歪过头去不看虚弱的他。我颤着声,继续把话说完,“我相信以你的能力你定可以找到晨儿找回解药的,我相信儿子是不会让你们死的。”我狠狠闭上眼,突然间觉得自己其实挺冷血的。

  等待了许久我不见他回答,于是我吸了吸鼻子,声音不知道是怎么了,忽然间变得好生的沙哑,“我要走了,你自己保重。”

  当我撩起珠帘时,忽然背后传来倾默蠡撕心裂肺的叫喊:“桃花──”

  我的身子颤,手中的珠帘从指尖抖落。

  我低垂着头,攥紧握着丝帕的手指,只到手指的关节泛了白。

  “桃花,刚才我是开玩笑的,你不要走。不要走~”前面的段话倾默蠡吼得嗓音沙哑,后面的三个‘不要走’倾默蠡的嗓音却低得像哭泣。

  我眨了眨头,阻止眼中温热的东西流出。倾默蠡如此骄傲得人何曾如此的出尔反尔?何曾如此的卑微求人?何曾如此的脆弱无助?

  “桃花,桃花,桃花”倾默蠡喃喃低唤着我的名字,清雅高贵的声音里充满了低贱的哀求,“你可以回过头来看看我吗?桃花”

  我低垂着的头拼命地摇着,不,不,不。我不可以对他心软,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我不想做妓女,我不想,不想,不想!!

  突听背后传来“砰!”的声闷响,我心头重重跳,不用回头也能肯定定是倾默蠡从床榻上摔了下来了。

  我浑身僵硬,我想离开这个屋里,双脚却没有点走的力气。──我思想想走,可是身子却半分也移动不了。

  “呜呜”我哽咽。我在犹豫些什么,我又在心软些什么?──倾默蠡他们是何许人也?他们是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所以我不必觉得难受,不必觉得对他们过意不去。

  ‘走,走,快走啊!’我命令着自己快点走,快走!不要管他,不要管!可是身体却因为股强大的愧疚,已然不听命于我的思想。

  “桃花,你不要走。你不要不管我。”这时双手抱住了我的条腿,紧接着张俊颜脸也依偎在我的腿上缓缓地磨蹭着,“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

  我垂眸,见报着我条腿,眼神哀戚满脸祈求的倾默蠡,我再也止不住眼泪的哭了出来:“你不要这样,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是倾默蠡呀,你怎么可以这样?你不该这样!不能这样!不可以这样,你知道吗?知道吗?!呜呜”

  我哭了起来,肩膀颤抖个不停,声调痛苦又凄凉。语无伦次,连我自己也听不明白我自己现在到底在说些什么。

  细汗从倾默蠡的脸颊上不断的坠落下来,脸色已然是苍白如白纸,他的唇瓣发抖地打颤着,随后他凄凉得笑,喃喃地说:“桃花,你真忍心见死不救?你真忍心看我就这般死去?难道这二十年来的朝夕相伴,我在你心中真就是个透明的存在?”

  “”我闭上眼,对于他的这个问题,我不想回答,我不要回答!!

  听不到我的回答,倾默蠡身子哆嗦得颤动了起来,他的缓缓放开了抱着我的腿的双手,软趴趴地倒在地,像是疯了样的咯咯大笑了起来。

  他笑了许久许久,直笑到他力力竭声嘶之时,他方才安静了下来。

  接着他安静地像是没有了呼吸似的趴着

  我静静地伫立在原地,愣愣得看着他。我不想承诺他些什么,也没有狠心肠得就此离去。

  时间仿佛过了很久,他忽然翻转了身子,摊开了四肢,宛如个‘大’字般,毫无平日优雅形象得躺在地上,眼神空洞得注视着屋梁,墨黑的长发因了冷汗丝丝贴在他的脸颊上,看起来无限的凄美

  滴泪从他的眼眶中夺眶而出,滑过眼角落入他两鬓的发丝间。他低喃道,“人若与饰物相处了二十年都会或多或少有会些感情的。原来我在你心中连饰物都不如”

  “倾默蠡,你不要这样”我双手捂唇,无声地哭泣着,“我不是不想救你,我只是无能为力”

  倾默蠡的眼睛盯向我,他悲极反笑了起来,“哈哈哈!是吗?好个无能为力!你常说我卑鄙,你不觉得你比我卑鄙不止于千倍万倍么?我的卑鄙是在明处的,而你的卑鄙却是藏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