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似乎也感觉到了情况的不妙。

  果不出所料,但见谢家树直接望了望坐在董事长位置上的谢纤纤,略显怪怪的语气道:“姑母!好久不见了,本来这次来京华市应该先去龙苑向您和姑父问下安的,可是,由于工作方面的事情比较紧迫,家树受父亲所托,前来进行龙翔集团控股的交接事宜,您看”

  “呵呵!大哥也真是的,我办事他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吗?现在我们谢家已经变成了龙翔集团的第大股东,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我已经在会上宣读了股权变动公告,而且已经基本上完成交接,你没有看到姑母已经坐到了董事长的位置上了吗?今天早上我就已经”

  听到谢家树的言论,谢纤纤略显笑意的道/“对不起!姑母您可能搞错了,龙翔集团第大股东现在已经不是我们谢家的了,谢家持有的龙翔集团48的股权已经全部转手卖给了端木家族,而且此次我就是陪同着端木家族的人来办理交接手续的,这里是刚刚签完公正过的合同,您看下!”直接打断了姑母谢纤纤的话,谢家树的话和直接甩到桌面上转让合同,直接让谢纤纤猛得从董事长的椅子上跳了起来,满面惊恐的样子,差点疯掉,直接略显不可置信的神情,快速的惊呼道:“不可能!不可能!龙翔集团的这些股权是我的,是我的,大哥有什么权利转让给端木家!我要打电话问下父亲”

  望着已经濒临失态,大失方寸的谢纤纤,谢家树的眼底闪过几丝得意之色的道:“噢!姑母,您可能还不知道吧?爷爷昨天夜里突发心梗已经被送进医院去了,至今还躺在内未曾醒来,而整个谢氏财团的董事长职物已经全部由家父接手,所以我看您还是先”

  “什么?父亲病危抢救,我怎么不知道?可恶的大哥定又是把父亲气晕过去”终于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那份震撼和无助,谢纤纤直接萎顿的股坐在刚刚还未暖热的董事长位置上,脸色惨白透出种绝望的神情,她知道,自己完了!彻底完了!

  紫月集团陷入半瘫痪状态,同时龙翔集团易主当日,便直接单方面撕毁了所有和紫月集团构架起来的合作协议,此事变顺间引得京华商界开始看到的些略显微妙的苗头,国强势大鳄端木家族潜降京华市上空,直接现形之初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轻松拿下牛叉时的龙翔集团,这事件马上引起有心的关注!

  所有知情人都明白,端木家族这种在很多跨国财团中都有很大比重股权的超级势力此番的目标很明显,也很醒目,那便是紫月集团,还有已经死掉的男人的紫月阁的那些可怜却更诱人的寡妇们!

  而谢紫彤等姐妹们也都忍了下来,开始收缩战线,尽量让紫月集团和诸位姐妹都以静制动的看着敌人有什么花样?内里却也开始筑建各种牢固的防线,连以前那种极力扩张的计划也因为这场多方黑手的袭来而中止

  现在的京华市以紫月集团为核心也开始了种势力圈子的角逐,而现在的情形便是紫月集团这方的势力如此混杂强大的情况下,竟然出现了败退的表象,不过!很多看穿事态发展的人都很明白,这是场比较持久的战役,至于鹿死谁手还要看双方势力有什么样的突变或者变数。

  不管什么样的半争,切都要论拳头讲实力,这场围绕紫月集团的黑白战正进行的如火如涂

  白道间,是整个军界和警方行政司法等机构两者之间的博弈较量,虽然明里暗里都是针锋相对,却在光天化日,百姓面前却依然风平浪静,所谓的和谐都是真相披上了层虚伪的面纱;黑道间,是市青帮系和京华各黑道势力洪门余孽太子党,加上些潜伏的势力之间的抗争,这战争青帮比较显得吃力和不支,毕竟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不过!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如此关键时刻,洪门残余的各堂口之间也因为某个小堂口的堂主发动了重组洪门的口号之后,原来拧成股绳的势力竟然渐渐的开始分化内战中

  论外因,诸多国际势力方面都正处于相互观望,相互制衡之中,虽然都不敢在华夏这片手遮天的地方翻起滔天之浪,可是暗地里那些腐败无能的猪们还是可能被他们小小的利用下

  紫月集团的立与跨,这种重要时事已经成为整个华夏顶级势力圈子每天都要重点关注的地方,随时出现的个风吹草动都会让人们略显担忧的华夏风向标的转变,虽然短暂时光中紫月集团方处于被动防御阶段,可是却无人敢少觑那些寡妇背后的势力,而此次针对紫月集团整个阴谋的势力也好像是多方联合下来的强大黑手,而且还有源源不断的攻击层出不穷的冲击着紫月集团那略显柔弱的城池,时间,整个战事竟然出现了短暂的平静和僵持,现在所有人都在等,等待着个变因的出现,或者是个可瞬间打破这两个平衡点支撑的粒砂,片叶,线光

  也许都不是!

  也许苍天也要等那个将要出现的至关重要的人吧!

  第五百十章苍龙未死

  华夏的个比较重要的节日,春节将至,也就表示时间的钟声已经进行了轩辕历2001年2月份

  还是太平洋上的那个孤岛,依然是那片翠竹碧海,还是那个幽静无声的竹舍,远远的海浪拍击着岛上的岩石的那种合奏曲很是洗耳,不同的是此时竹舍之内,那个以往满身伤口躺在床丶上不能行动连三餐和生理方面都要别人照顾的男人终于恢复了七七八八,从现在他此时已经能够盘膝而坐便证明他的恢复状态很好,不过这已经不重要,重要的在他的身上,正展现出神奇的幕,而且正不断的在竹舍中变幻着奇玄之景像!

  竹林!

  竹舍!

  竹叶!

  竹床!

  个混身的男人正飘飘如仙般的盘膝而坐

  让人不可置信的是他的身丶体竟然伤痕如层层叠叠的抽象艺术,让人眼看上去恐怖,第二眼看上去,却开使震惊,随之而来的便是对这个男人的经历感到种深深的探知欲望,特别是现在他竟然可以腾空离床超过三十公分的距离左右,而且悬停未落,在科学如此发达的今,所谓用科学的方案可以解开了万千迷信说话的真真假假的社会中,估计只能用特异功能来解释其中的奥妙,如果被人看到的话,马上就知道这完全不是某位魔术师做法,如此情形之下,给人的感觉很唯,震撼加上太不可思议!如果是紫月阁那寡妇看到的话,定会马上惊喜得昏倒,这个给人震撼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逆天未死的苍龙——莫言,用了近两个月的时间,他的身丶体竟然在素衣仙子的尽心服侍,无微不至的照顾之下慢慢的恢复过来!

  不过!随着这段时间的静躺思考,莫言终于可以有时间停下所有心思开始研究那无名神功的修炼法诀,当他再次突破生死之限后,在潜移默化无名神功的辅助下不知不觉中,自己的实力又次的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所谓不经历生死之关,那种所谓的极限潜能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如何能够出现个全新的进化。

  此时莫言便是正静静的默运无名神功进行潜修状态之中,随着体内那股股可以按照经脉循环往复的真气流,不断的显得精纯和有力加速的在经脉中来回穿梭游走,莫言体表的皮肤也正不断的开始变色,会儿白,会潮红,会儿发紫中开始往外渗出许多细密的污浊的汗水,接下来,随着时间的延长持久,不知不觉间腾空于竹床丶上的身丶体竟然开始原地慢慢的旋转起来,每旋转圈,他的身丶体皮肤表情便会出现丝黑丝状的污秽物。

  当莫言的身丶体直接悬空整整旋转了三十六圈之时,莫言的身丶体终于停了下来,而且竟然慢慢的从腾空状态平稳的落回了床丶上。

  片刻之后,莫言那微闭的双目猛然间睁开,两道精光猛得迸射出去,随之渐渐的精光开始慢慢的收敛而隐,随即,莫言的神情便再次回归到平静无波,仿佛那飞流直下三千尺后,深及不知处的渊源之潭。

  长吁口腹内的浊气,再次回醒过来的莫言突然鼻腔中闻到股股略显腥臭的气息,猛得低头探查下根源,莫言马上略显小心的走下竹床,却发现自己的身丶体终于能够行动自如后,混身难受的他便第次走到竹舍门处,轻轻的用手推开了这个自己想了两个多月的竹门!

  轮明月照碧波,三两竹影映翠澜

  当莫言的脚终于踏出自己这片因为养伤而居住了两月有余的竹舍之后,略显望着望当空明月,种心头的颤动不知因何而生起几分思念,回神之后,莫言也马上开始在竹海之内寻找可以先浴下的地方,因为他的身丶体皮肤上已经不知道何时渗出了细密的黑色腥臭油脂性东西,而且还有种略显恶臭的气味。

  “扑嗵!”声曾经强大无匹的莫言竟然刚刚迈出步之际,猛得前倾后仰间摔了四脚朝天,让人恐怖的件事竟然是莫言刚刚这用力的迈竟然直接跨出了近两丈的距离,突然的惊骇让他没有掌握好身丶体的平稳感直接摔倒在了地上,如果能够看到修罗教官如此光着身丶体出了大丑的模样,估计东方小宝和那些修罗小队队员们做梦都会笑醒

  骨碌身跳了起来,莫言略显迟疑的回头望了望离自己竟然超两丈远的门口处,嘀咕道:“晕!怎么步迈出这么远?”

  不过!身上的恶臭气味必须尽快洗去,不然的话,会被熏死,莫言直接略显焦急的开始遍寻竹海竹舍附近,却未能发现有水源的地方给自己冲洗,所以没有解决的办法,只能舍近求远,他快速的往海边跑去,至少去海水中洗浴下,也比这混身恶臭要强上太多,所以莫言直接向海浪声声沙滩让跑去,却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丶体属于个什么样的状态,要知道他的身丶体因为在竹舍养伤,自己的衣服早已经被导弹的冲击波炸得破烂不堪,而素衣仙子的衣服本就不是莫言那种身材可以穿的,所以至今莫言依然属于真空的状态。

  快速往海边走去的莫言由于对于岛上的地形并不熟悉,所以只能按照那被人踩出的羊肠小道走,至少,不会因为走荆棘之路而扎到脚!正寻着小路往海边快步走的莫言眼前亮,并非是因为他看到了大海,而是在前面不远处竟然有条银色的小湖,在冷月映照之下,显得如同天宫玉池般的清静美幻,不容他想,莫言上前略显观察了下水质,竟然是温泉水!心中大喜之间的莫言直接个猛子扎了进去,却没有注意在他跃身入水的那块岩石的旁边不远处的略显隐蔽之处,整齐的摆放着些女人的衣物和鞋袜

  第五百十二章龙凤奇缘

  孤岛隅由于运行无名神功三十六周天之后,醒来混身黑泥污垢的莫言急于洗掉身上污垢,便四处寻找有水源的地方,对岛内环境,极为生疏的莫言终于寻得处温泉水溢满的小湖,便没有观察四周的情的形急忙个猛子扎了下去,却任谁也没有想到,在他入水不及片放慢,不远处的水面之下也突然潜上来的俱的胴体,包黑的及腰长发正随着出水的瞬间反射出映眼的迷彩,那点点美肤上股股下流的水线,不时的穿越了迷人的曲线,构成道道水帘之内的更为幻象的迷离,那曲线美感十足的胴体每个部位都是如雕似刻,是上天造物的佳作,还是老天爷有意创造了如此极品绝色,让世间兴起祸乱倾城只为红颜的起起伏伏

  美丶女不是别人,正是那位可让明月蒙羞,让百花愧放的素衣仙子,而此时此刻她的胴体更是直接在冷月温泉相映之下,更显出种莲藕般的嫩滑白皙,还有种曲线玲珑的美感媚惑,美人水中洗浴刚刚出水之后,湿润的肌丶肤都透出种月夜下的光泽莹玉,就好像透过幻灯之下的极品羊脂玉般的让人心醉,都想伸手探过去轻轻的抚摩之后,更想抓在手中拒为己有。美人出水,并没有那种首弄姿之态,仅仅用只洁白细腻的玉手轻轻的擦了擦脸上的水痕,很是自然随意的轻轻的用手捧起面前的略显湿气朦胧的泉水往她那凝脂的肌丶肤上浇浸,乌黑垂顺的头发已经半散开来披在她那圆润香肩之上,水中独舞的她让明月也略显愧色的被缕轻纱罩面,仿佛略感自己也无法与此女争辉般的隐羞面藏,美丶女踏水而游的曼妙身姿,那仰泳时,身丶体禁区竞相,妙处横生;那侧泳时,健美修长,曲线毕露,点点嫣红如玉珠含苞,皑皑白雪坠桃花映容,幽幽暗谷若深谷藏钰,只叹美人如玉明月心,天生绝丽佳颜已经与整个湖光月夜相融出世间最美妙的奇景,世间再杰出的画师也无法描绘出此等仙境极景

  美人漫游湖中之际,却不知道刚刚危险正在降临,刚刚便有个男人竟然也是快速的直接跃身纵入了这片湖中,泉水喷泳而成的小湖本就不大,本身水性可谓超级棒的莫言直接个猛子扎入水中后,便开始迅速的将身丶体上的污垢脏物清洗掉,而他的身丶体也开极速的往水底潜进,随着水温越来越高,莫言明白,这处泉水湖的泉水眼便在湖底之处,微烫的地泉水直接刺激着莫言的皮肤毛孔大张,神经敏感度也提升了不少,这种舒服的感觉让他直接闭上双眼,让他舒服的想呻吟出来,如果不是在水底无法说话,仅能换水给氧的话,估计他会向天大吼声以示自己舒服的感觉。

  温热的泉水让莫言闭目享受水温泉水刺激皮肤毛孔的同时,也在水中进行慢慢的飘浮潜行,而且那种略显舒服的神态,让人想起只游鱼正在不停的游走窜行

  突然,莫言前伸准备划行的手触及到个软软得还有着温度的活物,这活物被莫言的手碰触之后,如同受惊的鱼儿般竟然想快速的逃离,但是,再快速的鱼儿今天却遇到克星,以为是条大鱼儿的莫言如何会让到手的美味逃掉,两只手急速的破水迅捷无比的直接抓住那滑腻正在逃窜的鱼儿,抓住大鱼儿后,随着鱼儿的剧烈挣扎,莫言得意的直接用力回拉打算用双手擒住鱼身,便脚踩水瞬间潜出水面后,鱼儿无水力量便会小上很多,不过!这条鱼真的好大!莫言的感觉非常准确,但是,就在他破水冲出睁开眼,准备看看自己抓住的鱼有多大时!却突然傻呆呆的愣在了那里

  “啊!”声,女人的尖叫声直接响彻云宵,在寂静的夜色中的传出好远,好远

  莫言也愣住了,自己手中抓的哪是什么鱼儿啊!自己手中抓住的是面前美人的玉足,而且现在两人的姿势可谓是太过暖昧了。莫言的右手直接握住了美人的玉足,由于潜行破水而出自己身丶体正好和仰泳的美丶女对面而立,由于美丶女的惊讶和挣扎,两人距离近在咫尺,如此香的美人,而且是着身丶体的绝色极品,是个男人都会有马上兴起亲芳泽,瞬间片服的念头!不然,估计连禽兽都不如

  不过!想像中的修罗征服天使的情形并没有出现,莫言也没有这么做,而是快速的松开了美丶女的玉足,马上个转身背对着面前那让男人垂诞的惊魂未定的绝色容颜和曲线玲珑的曼妙身姿,略显惊讶和歉意的道:“这个那个!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会在这里我”

  面前的绝色美丶女,莫言不但认识,而且还非常熟悉,她不是别人,正是已经细心呵护自己两个多月时间,而且可谓是精心照顾莫言两个多月的救命恩人,素衣仙子!

  湖面突然静止下来,两个完全着身丶体的男女正处在同向而立于水中,个满脸愧色中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道歉,说出自己失礼的原因,另个是眼神中透着惊恐之后的羞涩和脸上的那如潮的红晕,还有种略显怪怪的眼神,和背身而立的男人相处已经两个多月的时间,每天都是可谓种‘亲密无间’的接触,而且还有那种对莫言每日细心呵护,甚至每天里喂饭擦先,端屎接尿等等诸多可谓是只有极为亲蜜的人之间才会出现的种表现,这种救命之恩呵护之心,任谁都明白其中包含了些什么?

  全身尽被莫言看去,而且,而且刚刚还被莫言将自己最为宝贵的玉足握在手中,脸上红霞满腮的素衣仙子,双手护胸后,更加让她那略显羞涩的罩杯有了向罩杯进军的憧景。就那样立在这个男人的身后,突然冒出句话

  第五百十三章雪樱1

  “我我我长得是不是很丑?没有你家里的那些女人好看?你竟然只看了眼就就不愿意再看”声音极低,轻柔,但是却彰显出素衣仙子那略显羞涩颤抖的心,而且给人种春风抚面的感觉。

  听着背后素衣仙子略显酸酸的话,莫言差点直接再次栽进湖水中

  略显噎语中,莫言直接连连摇头很是小心的道:“不!当然不是!雪樱小姐我”莫言的话没有说完,便听到了身后传来女人的低泣之声,慌乱之中他也忘记了许多,直接再次将身丶体转了回来,略显愧疚的眼神望着面前绝美无瑕的女人,素衣仙子不是别人,正是当初曾经前往京华市替兄报仇,而且和卡秋莎同往紫月阁找莫言决战的那位蒙面古装女子,柳生小四郎的妹妹——雪樱!

  当初这个女人还曾经在紫月阁住过几天,而且目的却有些让谢紫彤龙灵卡秋莎等女人颇有微辞,当初的蒙面女雪樱竟然是想找莫言寻仇,教训自己的老公,可是,由于对老公强大实力的自信,和种同为女人的吸引,彼此之间还算客气,特别是由于当时整个紫月阁因为莫言遇血狼暗杀,强犦龙依还有卡秋莎的到来,都搞得她们焦头烂额,哪有功夫去关注这位敌人呢?

  不过!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