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汇集大集会,而这里很多集团都控制着欧美各个国家政治格局变化,经济起落涨跌,军事运作作战的全部过程,也就是说,能够有资格站在这里的人物,可以说是整个欧美最顶层的王者级别!

  没有理会那些蔑视的目光,对于这些鼻孔朝天,眼高于顶的家伙,莫言选择了非常低调的领着钱钱钱走向了宴会厅内个僻静的角落休息区坐了下来,现在他只能静静的等待着小哑巴归来,那样才能通过小哑巴的介绍认识个自己欧洲此行的第二个目标人物,生活在伦敦的罗氏家族成员

  不过,自己想低调,却没有机会,树静,而风不止!

  “你好?我我们又见面啦!你,你还记得我吗?”

  个悦耳动听的声音在莫言的身背后响起,让莫言也不得不扭转脸部向身边幽香传来的女孩望去,从鼻间闻到的处子幽香让莫言知道身畔的靓影是女孩,因为女人和女孩两者身上体香是完全不同的,而且每个女孩体味也不同,那股淡淡的处子幽香,虽然很淡,却夹杂在上等的香水粉脂气味中,更透着种惑和迷人。

  “是你!”

  来到面前打招呼的女孩,莫言认识,她不是别人,正是搭乘着自己包机航班差点引起惊天误会,让自己的包机被国际刑警和国特种部队端着枪包围的那个京华大学第校花司徒明月,今天的司徒明月少了当日的清纯女孩装扮,身华贵的王室礼服衬映着她那东方美女的珑玲交小的身材更加绝美,虽然在众多身材高大肥胖的国女人面前显得太过纤瘦,可是那种天生丽质,绝世容颜还是让人眼前亮,不过!司徒明月无往不利的美貌今天注定再次被无视,看到是司徒明月后,但见莫言面部表情没有太大变化,而且语气极为冷淡的道。第734章恶魔李察司徒明月心中阵莫名的失望,杯具的心情涌上来,被人完全无视后的感觉实在不好受,自己欣喜的热脸又次贴在了这个恶魔的冷股上,不过!像她这种上天眷顾给给予的极佳的绝美容颜,也油然而生了种美女的自负和骄傲。曾几何时,自己身边不是苍蝇钻石王五成排,虽然也有那种对自己很冷漠装作不认识,甚至是故事贬低自己的异性,但是,他们那种异样的目光和暗地里见不得光的勾当,如何能够瞒得住冰雪聪明的司徒明月,也不看看自己谁的女儿,自己可是整个国上层社会里最强大,最暴力,最让人感觉无语却又喜欢的静公主的宝贝女儿

  第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恶魔,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恶魔的冷漠无视,那平静无波却如苍穹黑洞的眸子让任何异性都感觉到种好奇!

  对!

  是种淡淡的惧怕中包含着惊讶的心理感觉,这样的双平静如沧海无澜的目光下会是颗什么样的心呢?

  如果用无情来形容他,可是他身边那些笑颜幸福的女人,完全属于多情公子风浪子大狼种牛的标榜,而且让人无法置信的他的身边个个女人,都是属于那种国色天香的极品大美女,女人是不是幸福快乐,从她们的莹润透着健康的红润肤色,从她们的时刻流露出生活甜美快乐的眼神和举动之间透出来的那种生活多美好的神态就可以明白他的强悍!如果用冰冷来形容他,可是这个恶魔那头白的碎发会直接否定切廖论,更让闻名京华的恶魔那为爱妻夜白发的传闻来了个最有力的证据;如果说他血腥,可是发生在京华,每次能够让人熟悉,知道的屠杀那些人,恶魔都是为了保护妻儿才大肆造成了血腥场面;这样个被人称作恶魔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呢?太多的人想知道恶魔背后的故事,耳朵已经被磨出茧子的司徒明月更是想打破沙锅问到底,特别是在京华机场时,自己看到那幕紫月阁众女送恶魔上飞机的场景,真是心中生起强烈的望,自己定搞清楚这个男人为什么会如此吸引那么多美女,心甘情愿的跟在他的身边。

  虽然司徒明月还未变成真正的女人,但是,她却有个万事通而且极度可怕的母亲,司徒静那种可怕的生活态度,另类彪悍的人生观点让女儿也感觉无奈,却又生出几丝崇拜,特立独行的司徒静从小教授女儿的东西虽然博杂繁难,但是却有件事情让司徒明月颇为感兴趣,那就是怎么样去识别男人,女人!

  不过,今天这种特殊的生日晚宴,司徒静身为公主的身份也都前往白金汉宫出席那种降重的庆祝仪式,而自己由于另个比较敏的身份,不能跟在母亲的身边,所以才在温莎城堡的宴会厅内呆着。

  不过,正当司徒明月被群苍蝇围在当中,那种充满望的色眼,个个都盯着自己因为今晚特殊的宴会而订制的小晚礼服那露出来的柔嫩洁白的肌扫视,让她不知道如何是好之际,正好莫言到场,让宴会厅出现了短暂的寂静之后,便都各自纷纷猜猜测打听起这个陌生男人的身份,因为对于这些能够参加女王生日宴会的宾客来讲,都并不陌生,特别是温莎城堡每隔段时间,都会借故举行场盛大晚宴,这些经常被邀请而至的宾客间,也都比较熟悉。当然,每每多出位陌生的客人后,般的情况下,都属于国王室的朋友和利益伙伴,也都会由王室的哪个王子公主进行领着介绍,不巧,今天由于是女王的八十大寿,所以都在白金汉宫还未归来,所以在纷纷打听过这位能够被称得上贵宾的东方黄种白发黑衣的年青人后,都不停的摇了摇头

  不过,对于恶魔竟然会来到这里,参加女王生日晚宴,略显惊讶的司徒明月却终于有机会摆那些纠缠的苍蝇,便来了恶魔的身边,上次伦敦国际机场的误会后,自己便想找机会正式向恶魔道歉,现在机会来了,所以她欣喜而来和恶魔打招呼,却直接碰了个冷钉子。

  “嘻嘻,你还记得我呀!莫言学长,正式认识下,我叫司徒明月,京华大学大新生!学长不会不理我这个小学妹吗?人家在这里站了半天,好累!学长能不能请小学妹我坐下呢?”

  冰雪聪明的司徒明月没有被恶魔的冷漠而吓到,反而曲线救国的以学妹的身份拉起了关系!

  听到司徒明月的话后,莫言也不由愣,略显惊讶的道:“噢?是吗?我都好久没有去过学校了,请坐吧!”

  “呜呜!被美女无视的感觉很杯具,司徒小姐,你的眼里只我们老大啊!竟然连看我眼的兴趣都没有,太自卑了,你们先聊,我可不当灯泡,先闪人喽!”看到司徒明月很是欣喜的直接坐在恶魔的身旁边,钱钱钱也不由得无语,恶魔的惑力太强了,竟然让这些美女佳人都不自觉的放上贴,看那幅冰冰冷冷的模样,真搞不懂是世道变了,还是女人也变得让人着磨不透了!

  “啊!我不是唉呀!钱钱钱你胡说!”

  被钱钱钱临离开的前的调侃引得脸色微微晕红的模样,让司徒明月的那淡施脂粉的小脸上更显几分桃红韵味,美若明月当空!

  钱钱钱离开后,这个僻静的小角落内竟然出现短暂的寂静,司徒明月终于感受到了紫月阁等姐妹们每天都抱怨老公的木讷,对于莫言不感兴趣的人和事,他都不会保持沉默。

  “学长,真是对不起!几天前我搭乘你们的包机,却还被家人误会自己遭遇绑架,所以才会酿成了伦敦机场的误会,还没有来得向你们致歉”

  “噢!既然是误会也算了,再说允许你搭机的人是灭世管家,要致歉,你可以向他说”

  “噢!那也要谢谢学长了,至于那位很绅士的灭世管家,我也会找机会向他道谢的!”

  “”

  感觉自己坐立不安的司徒明月第次和恶魔如此零距离接触,虽然表象上伪装成很镇定的模样,可是自己那略显加速的心跳却证明她的心境。司徒明月先是向莫言表达了自己的歉意后,就开始有句没句的以京华大学为由头聊起天来,不过!很短的时间中,司徒明月便发现了恶魔的缺点,那就是言谈之间的木讷,两人聊天之时,都是自己采取了主动提出问题或者话题,木头般的恶魔只是有问有答,而且聊天的内容竟然淡而无味,应对自己提及的京华大学关于恶魔的八封新闻,恶魔竟然完全不知道。不过,有了好奇心的司徒明月却滋滋不倦的开始不停的八婆起来,连她自己都惊讶何时京华大学第校花的自己竟然会如此主动的和人搭讪,而且竟然聊些毫无营养的话题。直到此时,她还没搞明白,世界上有很多搞不明白的道理,那就是如果你讨厌某人的话,和他聊上两句话都会感觉烦;可是如果对某人感兴趣后,甚至两人只是谈些最简的问答也会兴趣索然!就像对正如胶似漆的恋人之间,那句重复了遍的“老公,老婆我爱你!”却依然津津乐道,永远不嫌罗嗦重复,而在花上,老婆那句“老公,我要!老公,你好棒!”永远不会让男人感觉厌烦,而且还十分有情的继续自己的春宵征程,当然,如果老婆不停的说:“老公,我还要!我还要!不吗?不吗?今晚你还没有坚持七次呢!”的话,那个男人可以提前买好伟哥加骨灰盒了。

  不过!虽然这些没有营养的话题说起来很无味,却也让人感觉到两人的样子是在亲密的攀谈中

  有鲜花的地方便有狗屎,有天鹅的地方便有瘌蛤蟆,有美女的地方便有狼,这是至古不变的道理,当然,有了红颜便要预防着祸水身。正当司徒明月正以小学妹的身份和这位恶魔学长有预谋的闲聊之际,几个苍蝇扑了上来

  “噢,亲爱的明月妹妹,这个白头发黄皮肤的家伙是谁啊!是你请来的朋友吗?难道不给我们几个哥哥介绍下他吗?”

  三个金发碧眼的大帅哥走了过来,其中为首的是仪表堂堂,却很有贵族气质的年轻人,身合体的量身定伯的礼服穿在他的身上很抬人,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在他的身上便得到最真实的体现,看年纪应该二十岁上下!在这个说话的家伙身后也是两个比较俊美的家伙,不同的是,他们都好像以走在前面的这伙马首是瞻!

  看到走过来的三个男人,司徒明月眉头皱了皱,这个金发碧眼男人的身份有些特殊,他叫汤姆,是罗撒西公爵夫人殿下,卡米拉·帕克·鲍尔斯和前夫的儿子,不过!其中的真相却不能示人,因为这个汤姆虽然名义是卡米拉公爵夫人和前夫所生,但是,熟悉其中内幕的人都清楚,这个卡米拉夫人和查尔斯王子早就有私情!至于汤姆是谁的种也不好说,虽然卡米拉不说,但是看查王子对汤姆的疼爱呵护直接如此年轻便当男爵爵位,可想他在查王子心中地位,当然,这种情况下,也遭遇到两极分化,小哑巴兄妹三个渐渐长大后,也都明白自己的父母离婚的原因是那样的复杂,不但包括着情感纠葛,还有着利益的关系,虽然都知道查王子对戴王妃非常深受,但其中情感纠葛间有点便是这位卡查王子和米拉公爵夫人的关系让戴王妃心灰意冷,而且后来戴王妃所谓的车祸身亡,其中的原因真相是什么?还未调查清楚,所以三兄妹更是卡米拉系有些怀恨,无法阻拦利益结合下的产物,而且女王陛下也是默许卡米拉公爵夫嫁入王室,三兄妹也都只能保持冷漠的对待!

  所以说整个国皇家王室并非表面上那么团结,卡米拉正和查王子,也就是小哑巴的父亲查王子结婚,这种国皇家王室内的纠结更为复杂的很。

  有了这层关系,司徒明月便从小认识这位整天缠着自己的汤姆哥哥,不过!由于司徒明月属于站在戴妃方的现在但是种生就在贵族环境下,她还是很有礼貌的站起身来道:“嘻嘻!汤母哥哥,这位是我在华夏京华大学的位学长,今晚是特意来参加老祖宗的生日晚宴的!莫言学长,我给你们介绍下,这位是”

  虽然对面前的这位汤姆大帅哥有些厌恶,可是出于种礼貌的应答,司徒明月还是非常客气礼貌的应对,可是,当自己想将面前的汤姆子爵引见给恶魔学长时,却有些惊讶的发现行事孤僻怪异的恶魔学长竟然直接站起身来,扭转身连看都不看汤姆三人便走到旁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如此不礼貌的行为让汤姆三人颇为愤怒,让司徒明月也是有些尴尬中透着惊骇。

  “!明月妹妹,这种明显不懂礼貌的东亚病夫,你怎么会让李察叔叔给他发出贵宾请柬呢?就这种人怎么配让我们英国王室用贵宾的礼仪接待呢?哼!简直就是开国际玩笑,看来,老祖宗还未回来之前,我要将他赶出去,以免他这种毫无教养的家伙沾污了这里”愤怒之下,汤姆感觉到这个东方白发男人无视自己,是对自己的挑畔,而且自己才是这里的主家,本就瞧不起华夏人的他更是直接毫无顾及的斥喝道。

  “住口,汤姆男爵阁下,你今晚喝多了吧?”

  声冷哼传来,让还在愤怒的叫嚣汤姆瞬间缩了缩脖子,不用转脸,只听声音他都知道是谁?

  第735章晚宴风云正当汤姆男爵因为莫言的无礼冷漠愤怒的失去皇家贵族仪表出言讥讽之时,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身处死亡边缘,有几人可以在恶魔身前咆哮,如果再继续发展下去,估计今天这场隆重的女王生日晚宴就成为他的最后晚餐了。不过,就在他已经开始触及龙之逆鳞时,听冷哼断喝制止了汤姆的无知。

  整个会场也因为这声断喝,从低声议论的嗡嗡声,交际言语的谈笑转为宁静的气氛,所以有举目向这个事发角落中发生的事情和人物变化!

  “噢!尊敬的李察叔叔!您怎么”

  看到正阴沉着脸,十分愤怒的神情向自己走来李察,虽然在很多正式场合中,这位李察都只是隐藏在幕后的,而且始终属于默默无闻的隐在某个角落,可是这里是温莎城堡,这里女王陛下老祖宗的居所,任何大事小情,任何护卫佣工没有任何个人都明白,这位普普没半点职位爵位的李察,却有些无与伦比的权力。女王的那摆在明面的三子女,都属于王子公主的的身份,而且身份是无比尊贵,天下皆知的,可是却只有能够接触到国皇家王室内部辛秘的知情人才明白,在女王的子女中还有个特殊的存在,就是这位永远见不得光,不能被推上明面的李察先生!他没有王子头衔,也没有那种让人羡慕的贵族地位,可是只有深知内情的人才懂得,这个女王最疼爱最重视的孩子却是这个在国最神秘强大的存大,无论是在军方,还是在暗势力方面,都有着无以超越的特权地位,当然,他自身的实力也不同小觑!汤姆这样的人因为母亲卡米拉的关系当然知道皇家内幕真相,对于李察在国皇家王室身份地位的特殊性,重要性更是明白的很,李察的地位可不是那种简单的普通人,他的母亲卡米拉不只次的告诉过自己,如果想在国成为个权势滔天的人物,那么定要讨好这位看似普通李察先生。

  “汤姆男爵,你太无知了,我希望你马上就刚才那般言语向这位皇家的贵宾道歉!”李察的脸色很冷,也有种愤怒!

  “为什么?他只不过是明月妹妹请来的学长而已,京华大学的学生算什么,我们国的牛津剑桥随便拉出个都要比他们华夏的大学强哼!我是国贵族,我凭什么要向他”不可思议的汤姆有些自己的高傲,那种养尊处优的身份,身有爵位的他从来都只是别人向他行礼问侯,看到因为李察的到来,正隔窗向外观望的白发黑衣的家伙也扭转了身望了过来,脸上的表情没有过多的情感流露,依然是那种淡而无趣的平视自己,所以心有不甘!

  “汤姆,我再说遍,马上向这位贵宾陪礼道歉!”看到这个白痴的汤姆如此目中无人,李察眼神微眯再次命道。

  “不!我不”

  “啪!”

  个响亮的耳光直接震惊了现场,让很多手持着红酒杯的来宾们都失手将酒杯掉在地上;个响亮的耳光直接将汤姆打得晕头转向,让他不知究竟,而且傻在当场

  “我再说最后遍,马上向这位王室贵宾道歉,然后给我滚到边去,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哼!不知死活的东西,让你陪礼道歉,总比丢掉小命强!看来卡米拉对你太过疏于管教了。”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情况下,李察竟然当场扇了汤姆耳光,而且话语中透着凛凛的杀意,原来还颇为宁静淡然的身体突然弥散出种强者的威压!

  “你我!”

  耳光虽然比较响,却并没有太重,不过!从未被人碰过个手指的汤姆感觉自己今天的脸面真是丢到家了,刚想对李察怒目而视,却突然想起了母亲卡米拉的嘱咐,顿时萎靡下来,直接按照李察的吩咐,来到了莫言近前眼神中充满着震惊愤怒还种秋后算帐的心态,声如蚊蝇的说了声“对不起!”后,便匆匆离开,跑到个角落中开始快速的掏出手机拨打电话,他要去求援,求助,求救

  李察冷冷的看着离去的汤姆,心中有些无奈,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唉!自己虽然当场打了他耳光,却救了他命,如果他不是卡米拉和的儿子,自己管他死活,特别今晚是老祖宗的生日晚宴,如果再来个流血事件,也太不吉利。但是,他的这举动,也顿时让现场的宾客们都眉头紧急,而且大惊失色,心中都开始打起了小九九

  汤姆是什么人?

  李察又是什么人?

  李察竟然当着所有客人的面,为了个东方来的白发青年公然扇了汤姆耳光,先不说其它,单单其中几句简短的对话,便让人感觉有很多隐秘其中的故事,太不可思议了。

  “嘻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