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如威廉王子说的:“是否想成为国王对我而言并不是个问题,而是与生俱来的责任”,当然,在勾心斗角,阴谋圈套层出不穷的皇室内部,威廉王子能够有如此稳定的地位并非他是查王子的长子,女王的长孙!反而和那位与威廉王子从小便亦师亦父,站在他身后推波助澜的李察有直接的关系。

  第三个愤怒的便是脾气火暴的司徒静,事件的主角便是自己的女儿,如今自己的宝贝女儿竟然被彼德当成了件东西争来抢去,作为母亲岂不怒由心声,加之彼德句东亚病夫更是激起她的仇恨,刚想冲过去扇彼德两个大大的耳光时,却有人替她出手了。

  ”啊!”

  随着彼德的声惨叫,和指骨断折的咔吧声响起,惊骇现场所有人,彼德高大帅气的身体犹如落叶样被甩飞出去十多米的距离,倒在地上惨叫连连

  出手教训彼德的人当然就是莫言,所有人只见他的手轻轻挥间,彼德的身体就犹如纸片般飞了出去,这种可怕的实力顿时给现场好武者以震撼,以惊恐,可怕的男人。

  莫言竟然在国皇家王室的晚宴上,公然打伤女王陛下的长外孙彼德,可想其影响何其大,彼德的惨叫声顿时惊醒了呆愣愣的所有人!

  “噢!天啊!上帝,我的儿子!你怎么样了,哪里受伤了,蒂姆西,快!快叫医生”

  最先惊慌失措的便是安妮公主,但见她扭动着略显肥胖的身体直接扑到了正在地面上惨号的彼德身边察看伤情的同时,安妮公主的女儿扎拉和安妮公主的再婚丈夫蒂姆西也都急步冲了过去!

  也就在这个时候,小哑巴也提着莲叶贵族礼服的裙摆,脚步轻盈的如同小时候跳格子,如同小天鹅飞翔之前的踏步助跑,如同小燕投林般跳舞般地小跑到了肇事者面前,完全不顾及现场宾客和家人注视的怪异目光,直接个飞扑,那被盛装包裹下束腰丰的交躯完全扑进了大木头的怀里,隔着莫言身上那单薄的衬衫,闻着熟悉得让她陶醉,迷恋的让她每每发花痴般的眷恋的大木头的雄性气息,她宁愿醉在其中再也不想醒来。

  不过!转眼间,小哑巴出人意料的张启小嘴狠狠的在大木头的肩膀上了口后,气呼呼的道:“哼!臭木头你这个大狼,都这么多姐姐爱你了,你还到处拈花捻草,勾引明月妹妹,看我不打电话向彤姐姐她们告状”

  这边王室正牌小公主的举动让很多大跌眼镜的同时,旁边司徒静也终于走到正惊讶得小嘴张开可以吞下鸡蛋黄的女儿司徒明月身边,看到女儿呆痴的模样,神情怪异中正眼神不转的望着被安琪尔公主搂住的莫言,知女莫若母,司徒静心中无奈的伸手抱住傻傻的女儿问道:“宝贝女儿,这个男人好差劲,你还把他夸得像个宝,我劝你不要再迷恋他了!”

  “嗯?司徒静,你又喝酒了!”

  “哼!老娘哪天不喝酒,不过,老娘就算喝酒了,也比你个小妮子清醒的很,看这个臭男人,刚刚才和你上花圈圈完,吃了抹净了,竟然转眼间便和安琪尔那个小蹄子搂搂抱抱,亲亲我我的在起,老娘我最鄙视这种玩弄女人的畜生,女儿不要伤心难过,咱就当自己被蚊子在小妹妹上叮了口损失点血”

  “唉呀!司徒静,你胡说些什么呢?”

  被妈妈抱在怀里后,听到妈妈的唠叼,司徒明月本就晕红的脸再次绯红到脖子以上,顿时打算制止司徒静的话。

  “对了,女儿啊,你刚刚和他的时候有没有戴上套啊,老娘我可是在你的包包里放了打b孕套的,还是杜蕾丝限量版哟”

  “啊!司徒静,你你竟然敢在我的包包里放那种东西,我怎么没注意到”

  “我晕,傻女儿唉,你们年青人玩圈圈竟然没有戴套,你这两天不又在安全期啊!那个畜生是不是内射啊如果是内射的话,看来老娘还要给你买事后避孕药的”

  “啊!你又胡说”

  “噢!对了,这个男人花上功夫如何?本钱足不足?你们做做了了多久啊,有没有高操啊!有没有用妈妈教给你的那些洞房三十六式啊”

  “”第740章司徒静的报复“宝贝女儿,你们用的是什么姿势啊!有没有用我告诉你的剪刀式,东方男性的小都比较短小,所以剪刀式比较深入些,更适合咱们母女这种比较特殊的身体”

  “”

  如果不是习惯了母亲司徒静的可怕无敌之外,估计司徒明月会当场找块蛋糕撞死算了。

  随着她那越来越露骨,越来越的自我判断和点评,司徒明月最后只能保持沉默抵抗,司徒明月聪明的知道,应对妈妈的唠叨,自己保持无视是最好的办法。但是,却不想她现在沉默更让司徒静认定了女儿的猪猪被人吃掉了,所以有意无意间,目光便开始扫向那个刚刚占有自己的宝贝女儿,却转眼间又抱着别的女孩亲热的鬼,负心狠,心中开始谋划制定出系列,数百种满清十大酷刑准备实加在丝毫未知情的莫言的身上,想到这里,她直接扯着女儿的胳膊拉扯到了幕言的近前,毫不留情的开始当场怒斥起来

  “喂!喂!安琪尔你个傻丫头,你是不是想男人想疯了,成花痴女了,这样个始乱终弃,汉负心狼,你还如此亲热的当众搂搂抱抱,我女儿刚刚就是被他搞上花的,你看看这个大狼刚刚还在花上对明月甜言语,亲亲我我,现在吃净了,点也不知道怜香惜玉,转眼就将我如花似玉的女儿丢弃在旁,理都不理,你不怕成为下个被抛弃的对象啊!”司徒静打定主义,先将莫言的真实面目揭发出来,让他里外不是人。

  “啊!妈妈你不要胡说,我们我们没有上过花”

  脸上本就绯红片司徒明月被母亲拉到莫言身前,看到从小起长大的姐妹安琪尔满脸幸福洋溢的搂着恶魔学长的胳膊,突然心中有了丝不知从何而来的酸意,还有种吃不到葡萄的感觉,看到妈妈不分清红皂白的开始找恶魔学长算帐,自己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东方女儿家那种羞涩让她声如蚊蝇的低下头昵喃的辩驳

  “噢?我明白了,原来你们刚刚是在打野战,我的傻女儿啊,这么冷的天,你也不注意身体,而且连个躺的地方没有,做起来技巧方面有点难度唉!不管那些了,总之我司徒静的女儿怎么可能随意被人玩弄!”

  司徒静的可怕在于她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事都敢做,就算是在哥哥李察面前,依然我行我塑,谁也不惧,当即扭转那性感妩媚的容颜,狠狠的怒瞪着脸表情无罪的莫言道:“臭小子,你想怎么死吧?是把你的掏出来让老娘切掉数数你玩过多少女人,还是老娘将长筒丝袜借给你帮你上吊去死?”

  “哼!小姑姑你又来吓唬我,不许欺负大木头,不然安琪尔会生气的!”

  不是第次和面前这位丝毫不讲道理的性感美妇打交道,初到伦敦便和她有过次正面的对撞,虽然上次最终以误会解开而终,但是,当时围住包机的那些人的实力和影响力,还是让莫言深深的记忆犹新,今日再次面对这个不讲道理的女人,他识趣的只是保持沉默对待,满额头黑线直冒之际,应对面前这个可怕的性感美妇颇感无力之时,偎依在他身边的小哑巴,毫不犹豫的站了出来,横在司徒静和自己的大木头之间,两只玉臂直接支起,满脸倔强的给自己的“男人”挡差撑腰。

  “安琪尔,你个小花痴着魔了,被这个男人迷了心智怎么的,竟然还帮着他说话,明月可是你从小起长大的姐妹,她刚刚被这个畜生玩弄完,现在又跑到你的身边献媚,你可要小心,臭男人没有个好东西”

  没有想到自己的计谋丝毫不起作用,反而引得安琪尔的怒目相向,感觉有些怪异的司徒静打算再添把火。

  “哼!不讲道理的小姑姑你先搞清状况再下结论!不要冤枉我的大木头好不好!你以为我的大木头是什么人,他才不会玩弄明月妹妹的感情!”

  对大木头的人品和性格基本上了如指掌的小哑巴,岂能因为司徒静的捣毁而放弃自己的判断,对于大木头其它方面的性格还无从品评,可是在女人之方面,小哑巴还是非常有资格下定论的,因为这个定论可不是小哑巴自己观察出来的,而是紫月阁那么多美貌及智慧并重的姐妹们观点致的评价。

  “杯具啊!杯具,安琪尔你这个鬼精灵的丫头头怎么如此执迷不悟,明月这丫头现在这副模样就摆在你的眼前,难道是我污蔑他吧!你不会看不出明月刚刚被这个畜生圈圈过吧!枉我找了那么多本原版的大片和书给你们看呢!竟然点也没有学会,真是无语”

  看到自己抱着长大的安琪尔竟然和自己的女儿样的鬼迷心窍,眼望躲在安琪尔身后看笑话脸淡然丝毫不惧怕的莫言,再看了看低着半语皆无,两只纤白的玉手还紧紧的抓住臭男人外套的衣襟,不舍得松开的傻女儿,再望了望眼不服气,小嘴噘得老高,丝毫不让自己找身后的男人算帐的安琪尔,司徒静恨铁不钢的唉怨道。

  “啊!小姑姑,你怎么连这个都说出来,羞死人啦!噢!对了,小姑姑你不许污赖大木头的清白,我敢肯定大木头没有对明月妹妹乱来,哼!就我所知,如果明月妹妹刚刚真的和大木头上过花的话,那她现在根本都下不来花的,还有力气站在这里,开玩笑样,你太小瞧大木头的实力喽!”

  灵感突至,其实刚刚醋意正浓之时,细心如小哑巴这样的聪明的女儿,顿时惊醒自己的醋白吃了,因为他在京华市紫月阁居住不是天两天,对于大木头那无比强悍的花上战力,谢紫彤等姐妹早就对小哑巴的加入默许后,便在谈及老公某些方面的可怕程度时,根本不避开聪明的小哑巴,当然,小哑巴也从中听到让自己恐惧的地方,同时,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只要大木头回家在紫月阁每个夜晚,众姐妹们那幸福欢愉的歌唱声整夜不休,同时,第二天早,在姐妹中,肯定有几个会起不来花,甚至连早餐都要木大头端进卧室里喂着吃!有多少次,小哑巴都十分想冲进那扇卧室的大门,可是,出于几丝羞涩,出于几分公主的骄傲,还有那种对于大木头连续几个小时丝毫不知疲倦的征讨,她还是忍住了!就像在归国的那次,已经剑拔弩张的准备长枪入套了,可是由于胆怯,加上种没有准备的心态,所以才借口逃

  “不会吧!你的大木头那方面有这么历害?嘿嘿!春的小妮子,你难道已经试过了?”惊闻安琪尔的话,司徒静马上借杆往上爬,直接抓住小哑巴的话柄,顿时将小哑巴的脸羞得通红片!

  “唉呀!小姑姑,你好坏,坏死了!怎么能这么说安琪尔呢,人家,人家和大木头是是清白的”被司徒静下子抓到小辫子,小哑巴顿时脸上绯红片,虽然自己没有真正的尝试过大木头的可怕之处,但是,两人的亲密程度也无夫妻无异,虽然身体还未融合在起,却也差不多啦!

  “嘿嘿!还清清白白的,估计是你这个小蹄子下面流清清的,他这个畜生那玩意射白白的吧?怪不得几个月不见,你的又大了圈,不会是被这个畜生给揉大了吧?”看到小哑巴扭扭捏捏的模样,司徒静直接往前探身,趴在小哑巴那交巧的小耳畔低语道,出乎小哑巴的意料之外,还偷偷的用那纤细的手指直接偷袭了小哑巴的口白兔上抓了下“啊!”

  被司徒静露骨的话和区部位那轻柔的捏,被司徒静的无耻击溃的小哑巴顿时兵败如山倒的情况下,她如同受惊的小鹿般,直接跳转交躯扭身钻进了大木头的怀抱臂弯中,因为潜意识里知道,那里才是她最安全的港湾!

  窝在男人那温暖结实的怀抱里,小哑巴直接从莫言的臂弯里探出头来,冲着司徒静做了个鬼脸嗔道:“小姑姑你最色啦,又偷偷人家的这里!哼!哪天,我让你尝尝大木头的历害!”

  “哈哈!小丫头,你是老娘我从小抱大的,还给擦过股,教你如何用卫生精,你什么地方我没过,嘿嘿!还敢跟我斗!有了个臭男人就翅膀硬啦!不要以为你身边的臭男人很历害?哼!他在老娘眼里狗不如,老娘就在站在这里,有种他来个我看看!”

  可怕并且彪悍的司徒静果然非常人的疯狂,如果不是身畔的司徒明月再也无法忍受老妈的胡闹,直接拉扯住司徒静,估计她还真会挺着自己傲人的罩杯凑上去挑衅下恶魔,这些话直将小哑巴羞得交容涨红,那纤弱柔软的身体直往莫言的怀里钻,看那架式,如果能够融入进她的大木头身体里躲起来,才罢休,不过,小哑巴的这种神情和动作,更是引得宴会厅内的所有人纷纷惊骇,国王室的这位地位特殊高贵无比的小公主名花有主了。

  虽然刚刚的闹剧比较激烈,但是,司徒静和小哑巴两人的辨论争执也都属于声音很轻很小,不然的话,这种话如果让现场宾客听到,那还了得,岂不成了国皇家王室的笑柄。不过,小哑巴为了保护大木头不受欺负和司徒静的对峙的情形,还是引来了很多人关切的目光。特别是国皇家王室成员中并不知情的人,都纷纷在略显震惊的注视着被安琪尔的举动,小哑巴的身份可非同小可,同辈份中的几位公主中,唯唯这位当年戴妃的女儿顶着母亲的光环,让整个国公众拥戴,而且加之小哑巴从小便是女王陛下和李察带大的,所以更加成为国王室家族内的颗最耀眼的明珠,当然,无比珍贵的明珠必然会被人觊觑,欧洲各大家族的势力纷纷向国皇室内提亲保媒,哪方不都是密切的关注着这位国地位特殊的小公主情感归属,可是,现在正发生的场景,让他们震惊和痛呼,原来这个最知名,也最神秘的小公主竟然已经名花有主,世界上就是有很多人看不得别人好,眼馋涎滴后便想办法背地里整人的阴险小人很多,很多,而看到在国上流社会有些无比重要地位的司徒静已经开始向这个东方青年发难后,更有人直接想趁你病要你命的心态发动了挑畔恶魔的阴谋

  最先冲过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儿子被打伤的安妮长公主!也就是小哑巴的姑姑

  原来看到儿子被人打伤,安妮公主惊惶失措也只是短暂的,毕竟她的身份和良好的成长环境让她颇有历练,仔细检查过彼德的身体才发现儿子指骨竟然被白发男人生生的折断,加之彼德刚刚被莫言顺势单手甩出去之后,是脸先着的地,所以大帅哥的脸直接先和地面来了个爱的初体验,欧美白种人特殊有高鼻梁,虽然看起来显得五官突出,却在这里明显杯具了,鼻子额头都磨破了皮,而且鲜血遍脸这种伤势对于养尊处优的彼德来说,无疑是致命的。儿子被打成这样,母亲当然会站出来,安妮公主眼望着儿子彼德的惨状,顿时略显疯狂狰狞之态,直接向莫言扑了过来

  看到安妮公主冲向莫言,不远处的位隐在暗处的预谋者,也脸上透出种计谋得逞的狞笑!

  “哼!安琪尔,这就是你请来的朋友,竟然完全无视国王室的威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伤彼德?今天他如果不能给出个让我满意的交待,那就休怪姑母我不客气”

  不过,当安妮长公主快步走到莫言近前时,还是强压住心中的仇恨怒火,毕竟是传奇女王的女儿,虽然爱子被打伤,可是她还是表现出种贵族公主应有的仪态的道,语气中充斥着无可化解的仇恨和愤怒!

  第741章家事如天“哼!安琪尔,这就是你请来的朋友,竟然完全无视国王室的威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伤彼德?今天他如果不能给出让我满意的交待,那就休怪姑母我不客气”

  彪悍可怕的司徒静为女儿惩治负心汉的行动还未出结果的同时,安妮公主为儿子彼德报仇的怒焰也烧起!

  “嘻嘻!姑姑!您这顶大帽子可不要乱扣,什么无视国王室的威严,彼德哥哥表现出来的形象完全失去了个皇族王室成员的风度,和做人最根本的品德!他竟然仗着自己是黑带高手当着这么多的人叫嚣着挑战大木头,并且说出那么难听的讥讽话语,哼!他这种有失皇家体面的行为不但应该惩戒,如此对于我们国王室请来的贵宾,更属于失礼,说句公道话,你口口声声要交待,要什么交待?如果受伤不是彼德哥哥,而是大木头,你是不是也要给我个满意的交待呢?”面对安妮公主的怒斥强势指责,安琪尔反常态,从莫言那温暖的怀抱中挺身而出,直接反唇相讥,丝毫没有给这个长公主的姑姑面子。

  明眼人下子便可以读出几分隐晦曲折的国皇家内幕,势力权力争斗中已经将亲情也淡化了不少“哼贵宾?说的好听,他个连地位都没有平头百姓有什么资格成为我们国王室的贵宾!”面对小哑巴强势毫不留情的驳斥,安妮长公主脸上青阵,红阵!她知道,虽然自己是安琪尔的姑姑,双方的亲情却比较淡漠,而且称得上非常不和睦,其中的原因便是安琪尔的妈妈死后,自己本以为卡米位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取而代之,成为国正统王妃,从而自己和卡米拉家族联合后,便可以用来和戴妃生前遗留下来的势力角逐,可是,事与愿违,虽然戴妃死了多年,而且王室族人多次在女王陛下面前提及查王子和卡米拉的婚事,都会女王陛下强势阻止!这也就注定了安妮竹篮打水场空的杯具!

  “噢!姑姑,这样的话您也能说得出口?别忘记您的前夫,我那位可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