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过后,仿佛时间开始停顿,切都开始静止,她只想让全身的细胞开始,双手从平撑马上转换到了狠狠的抓住花单,以便于使出全身的力量,她的灵魂中瞬间感觉到自己腹肌在强烈的向外推着,虎|岤之内里面因为膨胀着,突然,“哧!”的下,她再也无法忍住那种幸福快,声高亢的凤鸣随之虎|岤花门的锁眼中狂喷的液体,共同奏起了春天的乐章,她感觉自己死了,真的死了,死心塌地的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正在感受着自己从未有过的云雨之乐的司徒静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白虎名|岤沉寂了太久的点被苍龙的强大而唤醒之后,后续下来的结果完全出乎她的预料之外,从未知道过自己的点被唤醒之后,高朝只要来了第次,后面的高朝马上就会排队领救济金样接二连三的到来。随着苍龙那丝毫未减的强势高频的冲杀虎|岤,她竟然竟然连连的狂泄不止

  苍龙的可怕估计只有紫月阁的姐妹们晓得,但她们却不知道自己的男人在男女圈圈方面的实力正不停的增长,正如长期呆在起的人们,很不容易发现对亲近伙伴的变化,而想个离开段时间重逢的伙伴便很容易的看出对方是胖了瘦了,还是高了,成熟了!这便是身在庐山中的道理,但是,自己男人那越来越可怕,谢紫彤等姐妹还是深有体会的,不然的话,她们也不会如此急切的想拉小哑巴入伙

  苍龙和白虎的争斗,从刚开始的激烈,逐渐因为体会的转换,后入式转为剪刀式,然后再来个观音坐莲,最后倒浇蜡烛之际,让司徒静已经开始变得恐惧中乞求连连,两个多小时的时间中性感的她竟然丢盔卸甲的连连丢了七次,从来没有过这种经历的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女儿会如此向自己求救连连,现在她才明白,正在自己身上加速耕耘的不是那能够累死的牛,还是部专门为了爱还定做的限量版机器

  第749章唐门之血溅恩仇录上美丽的误会,美丽的邂逅溅起情的浪花,让人性的本能发挥的淋漓尽致,让如饥似渴的女人尝到了什么叫云雨之欢的最高境界,也让她们发觉自己的道德底线,竟然被那如潮汹涌而至的浪潮吞噬掉,连点渣都不剩,只想永远沉浸这种极度幸福,幸福得要死的瞬间

  团红玉下鸯帏,睡眼朦胧酒力微,皓腕高抬身宛转,销双耸罗衣

  隐约兰,菽发初匀,脂凝暗香。似罗罗翠叶,新垂桐子,盈盈紫药,乍擘莲房。窦小含泉,花翻露蒂,两两巫峰最断肠

  香艳情的夜过去

  日上三杆,莫言才从沉醉后醒来,意识清醒后便感觉自己的身上压着个女人,本来还以为自己家中的女人,所以他还习惯性的直接伸手轻轻抚着她的身体,鼻翼之间明显闻到了股股女人脂粉气息和昨夜发生过情的气味。

  不过,转瞬间,正手抚额头醉酒后略有头疼的莫言猛然惊醒,自己现在并不是在京华市紫月庄园,此时自己是在欧洲,是在国的伦敦的温莎古堡,昨夜被小哑巴的两个哥哥,还有那个老是找自己碴的司徒明月的母亲司徒静三个人灌醉了,但是身为男人,何况是小哑巴的准男人,他不能逃避,所以只能硬着头皮喝,结果可想而知,只能醉得不醒人事,那自己身上的女人

  惊醒之下,莫言猛得睁开双眼,先是习惯性的观察起房间内的环境,发现这里应该是女人居住的房间,转而将目光望向正趴在自己的身上沉睡的女人,竟然不是小哑巴,从黑发黄皮肤明显是东方人,本以为是小哑巴的莫言腾然坐起,也惊醒了趴在他身上的女人,黑色的秀发虽然遮住了她的大半脸颊,可是莫言还是瞬间嘴巴大张,猛拍额头,惊呼道:“你!我这是”

  让莫言无法想到的是,和自己的纠缠在起的女人竟然会是只有两面之缘的司徒明月,打量了大花上那片片被撕碎的性感蕾丝睡裙,还有片片过后留下的痕迹,加上,加上花上某个部位非常醒目的点点的桃花落红,最后看泪痕未褪的绝美容颜上,那夜未睡有些红肿的眼圈中还有些水雾,眼神更显几丝异样的忧郁,还有那明显被吻得肿起噘的更加可爱人红唇更铭记下自己的罪行,再往下看,脖颈前,更是片片吻痕,还有被自己力气大时无意间造成的青红痕,看到这切的切,莫言知道自己又醉酒侵犯的女人,虽然有些疑惑自己和司徒明月在同张花上,发生这种事情,但是,现在即成事实,他身为个男人顿时陷入极度为难过程中

  夜未睡的司徒明月眼神中多出几分异样的感觉,她无法入眠,作为昨夜那场情澎湃的大戏中的女主角之,现在的她心中千千结结,昨夜自己向母亲求救,却没有想到竟然让母亲也深陷在这个可怕的恶魔身上,可怕的恶魔不但让自己差点晕死过去,同样,也让母亲司徒静溃败得连连求饶,只有吟声哀求,却也毫无半点再战之力,最后还是自己顾不得母女共侍夫的羞耻,勉力替换下母亲顶了阵儿后,等母亲又再恢复后,又换下濒临危境的自己,如此数度车轮大战后,战力可怕之极的恶魔在司徒静第三次上阵后,才最终在苍龙阵超频率的抽后安静了下来,不过!

  司徒静也被莫言最后的疯狂,还有那从小苍龙嘴里喷射出来的龙息直接将司徒静烫得昏厥过去

  可怕的恶魔的终于沉睡过去,而渐渐趋恢复清醒的对母女却是相对无言中,有种震撼,有种异样,有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无奈和忧怨,母女竟然起被男人通吃,而且而且还是在最后母女联手相互帮忙的情况下,才最终让可怕的恶魔得以安静下来,两母女事后还有些种难以言喻的快同时,还有种深深的震撼,这种男人真是太可怕,也让母女同侍夫无法接受的她们有种可以接受的理由。

  脸上挂满了福多重高朝后的余韵,身体软得有些发晃摇摆,两条腿有些打颤,走起路来和破处的女孩有拼的司徒静趁着身体恢复了点力气便离开了这间卧室,她走的是那样的坚决,却让司徒明月深悉母亲心中的那份感慨万端,因为司徒静在离开这张大花,离开恶魔学长的身体时,眼神中凝望了这个男人好久,最后眼神中将那份留恋收回去,她重现司徒静的豪气和女儿说了句:“女儿,记住,他是你的男人,妈妈和他这只是个美丽的误会罢了,他醉了,做了什么也不知道,从明早开始,老娘我还是他的丈夫娘,亲丈母娘!你也就当什么也没有看到”

  望着母亲离去的那种坚决,步子的蹒跚。

  知女莫若母,可是,反过来同样的道理,知母莫若女!

  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是妈妈肚子里的小生命,两个曾经体的人如何不懂得对方的心呢!母亲离开的如此坚决,但让司徒明月更明白母亲是为了自己强自忍受心中那种眷恋,昨夜鱼水之欢时,司徒明月明显看到了母亲从未展现出过的那种特有的真挚欣喜若狂的神情,此时离去的脸上神情中虽然透着几分毅然,但自己如何看不出其中透着几丝幽怨,只有少数人明月,母亲的人生看似锦衣玉食,权势骇人,富可敌国,可是个如此强势外表之下的女人,却有谁知道她心中的那份悲凄

  国境内某处神秘的原始森林内,处极少人知道的秘道入口前,出现了很多人,眼望面前条两山夹沟的通路,狭窄而幽深,让人有种夫当关,万夫莫入的险要,同时,更证明了内里生活的人们不想和世俗有太多牵扯的决心,钱钱钱略显几丝兴奋,几份紧张,更有几分期待的神情道:“这里就是秘境的入口再往里走里地,便是唐门族人生活的地方!”

  在钱钱钱的身后,便是打算此行前来唐门族内接回自己妻子唐影的李察,及他身边的皇家卫队亲信,当然,更少不了莫言和那四个依然我型我塑,边欣赏着原始森林风光秀美,苍松翠柏的景象,却还叽叽喳喳像八封老太婆的活宝们!不过,今天同来唐门的却还有几个特殊的女人,其中就有从华夏京华市连夜赶过来的莫素素,莫素素的到来,是经常几人共同商议结果,则是李察也十分想见见这位儿媳妇,更重要的是,莫素素的到来,会让李察父子请回唐影的机率增大几分,当然,还有个小主角,那就是被无名背着身后的小丫头唐婧儿,她此行的目的便是为了身世而来,根据钱钱钱提供的有利线索,莫言和谢紫彤等姐妹们,几乎可以断定,这个莫言从日本救回来了小唐婧儿,很有可能就是钱钱钱嘴里那个已经死亡的唐潜大哥的唯骨血,而唐婧儿脖子挂着的玉石掉坠或者也就是解开唐婧儿身世之谜的钥匙,再不然,莫言打算,直接让唐婧儿和唐潜直系亲属做个比对。

  当然,此行队伍中还有两个特类,个脚踝受伤,寸步难行的小哑巴和走路有些蹒跚,却意孤行的非要跟着自己男人形影不离的司徒明月。

  两小丫头知道是原始森林中找寻唐门聚居地,而且都知道要穿行在原始森林内,所以她们都换下了以往美丽如蝴蝶飘飘的裙装,全都换成了那种略显结实和防护性非常好的紧身战斗服,美女就是美女,穿上什么样的衣服,都是那么醒目提神养眼,更是因为衣服的紧身效果,让两人的那迷人的身段都展现出来,真是美不胜收,迷人双目。不过,这两个美丽佳人此时都各自占据了莫言的半边怀抱,双脚都飘离地面,香坐在莫言屈起的臂弯部位,身体紧紧的贴挂在莫言的肩头上,四支玉臂紧紧的搂抱着莫言的脖子。让同行的其它不由得羡慕恶魔的艳福齐天的同时,还有都惊骇恶魔实力的强大,这阵的原始森林,山路完全都是步行下来的,普通人轻身上路都气喘吁吁,再看直接抱着两个东西方两位美丽的佳人的恶魔行走间依然身形飘飘,如风如箭,呼吸间丝毫不再半点粗重的感觉,让人不由得感叹,人比人可以上吊!货比货要扔,想要泡上如此绝色,也要有那种恐怖的实力,否则谁吊你

  此时此刻的小哑巴心中很是怨怒,悔恨,气愤,无奈

  她那迷人的小嘴噘得很高,因为自己的没用,加上老寿星晚宴最后的意外扭伤脚踝,给了司徒明月可趁之机,这个从小起长大的姐妹,竟然趁机先行抢占了自己的大木头,罢占了他的身体,事可忍孰不可忍,用小哑巴的话讲就是朋友夫不可抢,而司徒明月夺走自己的大木头,就是不对!就是卑鄙,就是种背信弃义,所以,小哑巴得知因为自己的疏忽,让司徒明月也成为莫言的女人后,心中虽然那个悔意之深,那个醋意滔天,却也感觉非常无奈,大木头的性格她明白,既然司徒明月成为了他的女人。

  虽然是个美丽的误会,但是,莫言也不会不可能抛弃她,而且非常负责任的将司徒明月纳入自己的后宫,成为自己的女人,司徒明月更是乐得如此,更是将自己的爱意无私的付出。

  但是,司徒明月的小心底也将那香艳的误会中的小秘密隐瞒下来,她想说,却又不知道如何说?想将事实的真相告诉自己的男人,却不知道如何将自己母女被通吃的真相告诉自己的男人,所以她心底依然表现出极度酸楚的幽怨,这反而让莫言以为自己的醉酒后失态,给司徒明月的身体和心灵上造成了伤害,所以莫言对司徒明月也展现出了少有的呵护备至和关切。

  感受到了恶魔对自己的关怀,更让司徒明月心中温暖如春,情深深意真真的亲亲我我如胶似膝,这便导致了知道真相后的小哑巴醋味十足,她没有责怪大木头的红杏出墙,却埋怨司徒明月的见色忘义;司徒明月却是心有亏欠,却乐在其中,反正我已成为恶魔的女人,你爱怎么说都行,而且小女儿家那种获胜的心态,也让她不时的流露出捷足先登的欣喜;从而两个非常要好的小女人便开始进入冷战阶段,虽然未曾大打出手,可是眼角眉稍之间,话语针锋相对之际,也充满了火花,搞得莫言也苦无应付,做起了和事佬,但是,以他这种木讷的男人如何是两个鬼精灵的小美女的对手,最后只得无视两女的战斗。

  此次,唐门之行对钱钱钱和李察来说,无异天大的事情,而且并非易事,本来以莫言的意识,是不可以带上两人,但是奈不住小哑巴和司徒明月那种粘皮糖般的不依不饶,加上司徒静和李察的首肯,因为小哑巴和司徒明月的前来,是陪着李察的准儿媳妇莫素素有个伴,另外,前去接唐影回转国皇家王室,小哑巴是代表的老祖宗王室小公主的身份去请回婶婶,而司徒明月更是代表司徒静这位李察妹妹的身份去请舅母回家。所以,两个小美女的提议和特殊身份反而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同,虽然两人走起路来有些蹒跚不易,却坚持随着恶魔前往。试想莫言明知她们行动不便,只好将两人抱了路。

  “什么人?站住!”

  行人站在秘境入口处时,突然从秘境旁边的树林里闪出四名身穿紧身战斗衣全副武装的黑衣青年,四人成崎角之势,手端着冲锋枪直接用黑洞洞的枪口以准了此行的众人,跟在李察身后的黑衣护卫们看到情况突变,也都猛得训练有素,直接冲到前面,将众人环卫其中,个也都从身上掏出枪械严阵以待!看到情形不对,其中个年纪略大的青年开口断喝道。

  看到这四名黑衣青年后,唐鑫的脸上表情有些激动,直接越众而出去对着说话的大龄青年喊道:“唐风大哥!是我啊!唐鑫我是小鑫啊!”

  第750章唐门之血溅恩仇录中“小鑫!啊!你真的是小鑫,你真的没死!哈哈,真是老天有眼啊!”

  被唐鑫十分激动的称呼唐风大哥的青年眼神微眯中,上下打量着钱钱钱,片刻之后,终于惊骇的快速将手中的枪械收起,直接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直接猛得拍钱钱钱的肩膀,瞬间两人热情的相拥在起,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他们之间那种略显义气的情份。

  钱钱钱非常激动的和唐风搂抱了阵后,才略显意犹未尽的分开后,开始诉衷肠。

  “唐风大哥,你是族内的内堂弟子,怎么会”

  原来这个唐风虽然并非唐门的嫡系弟子,却也是门内几大长老的孩子,年纪轻轻便已经颇有实力,更在成年后便进入唐门内堂,成为族内很有希望成为长老接班人优秀人才,同时,也是和唐潜伙人走得非常近的生死兄弟,如今钱钱钱再遇唐风,发现个内堂弟子竟然跑到了谷口放哨,其中的下场可想而知,这种放哨的职务,在族内,大多都是由那些普通的外室弟子担当,可见唐风也是受到了唐齐的打压,种同病相伶的心态,让钱钱钱语气中有种颤抖。

  “唉!小鑫,别提了,五年前你失踪后不久,我们唐家便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唐潜大哥家遭难,唐星大伯身体直接跨了,整日子疯疯巅巅哭天抹泪找儿子,而老族长也是病不起,最后中风病发虽然生命无忧,却也变得呆痴状整日里坐上了轮椅,整个唐门族内的实权都落到了唐齐伙手中,唐齐他人独掌族内大权,就开始清除异己,以前凡是跟唐潜交情浓厚,力挺唐潜大哥接任族长的族人,全部都遭到了他的打压欺凌,而我虽然是长老的孙子却也被他找些由头错误从内堂弟子,被贬到了山门口守山!唉,守就是五年”

  唐风脸衰败之色的讲诉起族内的这些年的变化,时间,直气得钱钱钱牙得喀喀直响,手指的关节苍白没有半滴血色!突然想起自己的目的,钱钱钱略是激动的问及自己的母亲。

  “噢!唐风大哥,那那我母亲她还好吧!”

  “唉!影姑姑还是那个老样子,不过,她这些年也吃了太多的苦,当年你失踪之后,却将影姑姑给连累了,她被唐齐借着杀死唐易,唐彪二人为叛族杀害同门的大罪,随后命人直接将影姑姑从佛堂内抓进了族内宗祖祠堂进行公审,本来想将影姑姑按族规处死,但是关键时刻还是老族长拖着病身子赶了过来,险险的救下影姑姑,可是唐齐却不肯善罢休,虽然迫于老族长的余威,但是影姑姑也死罪虽免,活罪难逃,被唐齐直接按族规打了二十大板后,发配到了族内菜园里每天挑粪种菜!我也曾经偷偷的去看过几次,可是可是,你也知道影姑姑她向来都不爱喜人”

  “啊!唐齐你个禽兽,我钱钱钱若不将你碎尸万断,誓不为人!”听到因为自己牵连,母亲受到如此多苦难,钱钱钱再也无法忍受住心中滔开怒火,身体颤抖中,猛得脚跺地面,直接咆哮如雷!

  同样有些异变的还站在钱钱钱身后的李察,当他听到自己的小影子,儿子的母亲,自己离散二十多年的妻子遭受着如此非人人折磨,他这样雄据方的霸者,虽然喜欢隐匿在幕后主宰整盘大局的王者,也终于无法承受这种仇恨的刺,那略显将气息收敛起来的身躯腾然间弥漫出浓浓的怒气和凛凛的杀意

  而其它和钱钱钱关系比较密切的同行人员也都愤怒满脸,个个紧握拳头想要将那个为了争权夺位丧尽天良的畜生狠狠的教训番才好,不过!就在这群人的中,有个另类,那就是被两个小美女争相亲腻的搂住脖子的莫言,他的目光中平静如水,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在望向这个明显和钱钱钱交情不错的唐风身上时,眉头微微皱了皱,却也都被他怀里的两个小美女那诸般想给唐鑫哥哥报仇出气,救出李察婶婶,或者舅妈的宣言挥舞的小拳头而遮挡住。

  “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