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场困兽犹斗般的最后搏,但见他震臂高呼,猛然间大吼声道:“众位族人们,刚刚得到消息,就是唐鑫带来的这群煞星,刚刚在线天屠杀了我族六十多名内堂弟子,可见他们想要灭我唐门之心,现在我唐门生死存亡之际,也顾不得许多了,大家生是唐门的人,死是唐门的鬼,为了那六十个可怜的孩子报仇,为了唐门兴亡,今天定要将这伙人都杀掉”

  下子死了六十多名内堂弟子,如此灭绝性的打击,顿时让唐门内的族人差点崩溃,随之而起来便是六十多名内堂弟子的亲人那股号滔大哭后的仇恨,不用唐齐发号司令,便有许多族内的老人妇人毫无章法的帅先冲向黑衣护卫们围绕成的保护圈,这种阵仗时间,让唐鑫眼中也透出几许不忍,虽然自己是来找唐齐父子报仇雪恨,却始终不想与谷内那么多普通的唐门族人交锋,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却没有想到这个卑鄙的唐齐竟然再的鼓动这些普通的族人向自己发动攻击,时间,让他也颇为顾忌,而杀红的眼的李察刚刚下命令,让自己的护卫掏出随身带着枪械准备开枪时,却感觉自己的胳膊紧,扭脸看,但见张苍老的脸庞,双略显乞求的眼神,还有那正摇头唉叹的神情,不是别人,正是自己此行前来寻找,想要接回家去的妻子唐影,但见眼中含泪的她虽然未语,却明显看不出来,不让李察屠杀自己的族人!唐影的这种做法虽然愚不可及,而且将会陷李察伙于被动的境地,但是,李察却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下来,直接挥手让手下护卫们撤回了枪械

  但是,涌上来的族人们却根本不会顾及面前的这些煞昨留不留手,手中的砖头,木棒臭鞋垫子,啃了半梨也都随着那些隐在其中的唐门弟子暗器攻过来,看到黑衣护卫因为李察的命令开始收缩战线,但是,却激怒了站在包围圈最中心位置的莫言,恶魔此时的嘴角微微上抿,少有的微笑直接冲着正在得意看戏的唐齐方向瞧去,只有熟知恶魔的装死无名几个活宝,才明白,恶魔的微笑代表着什么?他们都不由得缩了缩脖子,眼看着场血腥无可避免

  “哼!唐齐,你这个逆子真的要等到整个唐门灭族之后,才会甘心伏诛吗?”

  突然,在宗祠外人群后面猛的又传来声高声断喝!马上将现场的严峻气氛缓和下来,所有人都侧目向声音来处观望,正是之前被唐齐强行派人架出去的老族唐飞和唐鑫的大舅,也就是唐齐的大哥唐鲁,正从自动分开的人群外跨步走了进来。股异样的预感,非常不妙的席卷到了唐齐的脑海中,让他惊讶的并不是自己父亲的到来,也不是自己那个疯癫的大哥的到来,而是五年来都是疯癫的大哥唐鲁竟然离开了他常年都必须依靠的轮椅,而且此时的唐鲁丝毫没有半点疯癫的模样,两只充满了仇恨的目光正凝视着自己,那种恨不得生吞己肉,活噬己血的恨意,让唐齐的后背都开始发毛,冷汗浸润。

  第755章唐门第暗器正在场血腥屠杀马上就要降临到到唐门族人头上时,异变突起,但见声断喝,从宗祠外涌入伙特殊的人群,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被唐齐命人送走的老族长父子。不同的是,当时被强行带离宗祠的唐飞父子二人,此时正略显几分异样的神情的归来,更让唐齐后背直冒冷汗的是,自己那个已经坐了五年轮椅疯疯癫癫的大哥唐鲁,竟然眼神中透着无恨仇恨的扶着父亲唐飞当先而入,感觉到不妙的他略显紧张怒指着刚刚押着两人离去的弟子开口斥责的骂问。

  “你们几个是什么吃的,我不是让你们送他们两人回去吗?胆敢违反族长的命令,还不快将他们两人给我押走”

  唐齐虽然历声斥责和下令让这些弟子再次将老族长唐飞和唐星压下去,可是,那几名弟子竟然置若罔闻,丝毫没有听从族长命令的意思,个个都是脸上表情严肃认真的站在那里,目光中充满着对唐齐的鄙视。自从自己五年前清除异己后,唐齐还是第次遇到自己发号司令无效,正当他还想暴怒的斥骂之际,直给他很大压力的老族长唐飞猛得顿了顿手中的拐棍,略显几许悲恨交集的语气道:“你个逆子,时至今之,还不知道多行不义,必自毙的道理吗?唐门有今日之灭顶之祸,全都败你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生所为,现在情况都已经到这种地步,你还不知悔改,难道非要等到唐门真的灭亡,你才醒悟吗?我怎么生养了,你这样个灭绝人性的畜生啊!老天爷啊怎么不降下个雷将你劈死!唐门的列祖列宗,都唐飞不孝”老族长唐飞有些激动,有些发狂的前兆,但是那种垂足顿之态,直让人感觉老人此时已经完全属于伤心绝。可是老族长的失态,依然无法让唐齐有所醒觉,脸色惊慌中还是透着股阴狠之色。

  “哼!悔改!哈哈!你个老不死的,从小到大,为什么每次都要在我面前指指点点,比比划划,你不知道自己很烦吗?今日唐门有些劫难,都是我造成,我呸!如果不是你当年仗着族长地位执意留下唐影肚子里的野种,唐门何来今日之危!现在唐鑫这个小畜生,公然带着如此强敌入侵唐门腹地,想要灭我唐门,难道你老得连耳朵都聋了吗?我唐门内堂弟子六十多条人命,即是唐鑫所带来的这伙人所为,你现在竟然跑到这里来和我讲道理,别忘记,现在唐门的族长是我,你已经行将就木,能活几天就活几天,别在我的面前指指挥挥,我唐齐在族内能有今天的地位,也不是你的功劳,而是我自己的能力争来的”

  每次关键时刻,自己的这个老父亲便会跑出让自己不顺,今日此时,如此重重打击之下,唐齐终于露出了股狰狞之色,两个儿子唐修被打成残废,连小下面的卵子都被踢爆了,如今再看到二儿子唐凡也被唐鑫打得浑身是血,已经半死不活,手下的亲信,着力培养起来的弟子竟然大部分都已经死去,直都是处心积虑的玩弄权势的唐齐已经濒临绝境之前的呐喊,那种追求了辈子权力,却从高位掉来的摔到地上的感觉,让他已经处于疯狂的边缘,亲情早已经在他思想中泯灭后,换来将是种目无切的巅狂。

  “哈哈!哈哈”

  就在唐齐的话音未落,却被个略显压抑了太久的大笑声打断,同时,唐齐的目光也略显惊容的投注到了老族长唐飞身旁边的唐鲁身上,这个疯癫了五年之久的大哥,怎么会突然变了个人似得

  可是?就在他还要猜疑之时,但见大笑过后的唐鲁略显几分无法言表的神情怒指着唐齐喝道:“五年了!五年的时间终于让我唐鲁有机会当着所有族人的面将你这个畜生的真面公诸于众,让他们知道你这个所谓的族族长,在这五年里都了些什么?”

  “你你没有疯?你直都在骗我们!”

  有些不相信,有些不真实的恍惚感觉中,唐齐眼神中开始透出恐慌。

  “哼!我是疯了,但是,儿子死的不明不白,这种深入骨髓的仇恨,让我重新站了起来你这个没有人性的畜生,现在也终于也知道恐慌了,也知道害怕了?哈哈!今日正值良机,我唐鲁就当着全部族人的面,揭开你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生那虚伪的面皮,让族人们都知道你这个门内的族长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为了族长的座位,你竟然无顾亲情,偷偷的暗害我儿唐潜家,致使我那可怜的孩子命丧异乡,老二,你太狠毒了吧?”

  “胡说,唐鲁,你个疯子,你自己儿子死是他福薄命弱,与我何?你不要像疯狗样乱”

  “哈哈!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老二,所有族人,大家听听这段话的录音”

  随着唐鲁从衣服兜内掏出个录音笔式样的东西,按下开关后,宗祠内寂静无声的空间内,传来录音笔内十分清晰的谈话记录!

  先是串电话铃声响起,接下来,便有人接听电话,从声音中很容易的便听得出,说话的人正是唐齐!

  “喂!哪位”

  “”

  “噢?啊哈哈,原来是德川君,你好,你好?你怎么有空打电话过来的?”

  “”

  “你说什么?那小丫头跑了?怎么可能,她就算今年也不过才七八岁,德川君不会开玩笑吧?唉!你怎么会留下这样个祸根?当初我就告诉过德川君,不要留下那个小祸根”

  “”

  电话讲完后,但听得唐齐狠狠的拍了拍桌子,怒骂道:“哼!这帮r本猪,做事不斩草除根,差点坏了我大事!”

  随着唐齐拍桌子的声音,好像有开门的声音,门外走来人,直接称呼父亲,接下来,已经初见端倪的现场所有人,便听到录音笔里又传来唐齐和儿子唐修聊天的话语。

  “父亲,发生了什么事情?看您脸色有些不对!”

  “哼!还能有什么事,当日德川家的人帮忙做掉唐潜家时,发现唐潜的那个女儿很可爱,所以便留下来养大准备培养成艺妓,前不久,那个小东西突然偷跑出去,被人救走!德川家的人怀疑是我们唐门的人做的,所以特意给我打个电话问问,最近唐门有没有去r国。”

  “啊!父亲,这件事可非同小可?不会真是我们唐门人得到了消息去r本营救的吧?”

  “混帐东西,看你惊炸的,哪点少族长的稳重,怕什么?先不说唐潜死时,那孩子才三岁,她能知道些什么?,再说了,就算被人寻根究源找回唐门,唐潜已死,无人可知事情的真相,她个小女孩能够起到什么作用,哼!唐门之内,现在是我们爷俩的天下,那个老不死的东西已经老朽了,你那个疯疯癫癫的大伯这几年手中的亲信大多都被清除净了,他难道还能统领整个唐门,嘿嘿!当年如果不是那个老不死的东西护着他们爷俩,就凭他那种窝囊废的样子,早就被我玩死了,开玩笑,现在唐门的内堂弟子大半都是我唐齐的人马,就算是他知道了真相,又能如何?拿什么和我争!哼!我们难道还不会像对唐鑫,那几个不知深浅的臭小子样,把他们喀嚓掉”

  “噢!哈哈,还是父亲英明!”

  录音笔内的谈话听到这里,所有人都听出了门道,但见唐齐那青阵,紫阵的脸色额前汗滴已经滚滚流下,便证明其中的内情已经召告天下,所以已经没有必要再听下去。

  “不!不!这是假的,大家不要相信,这是唐鲁这个疯子故意搞出来的把戏,大家不要相信他!”

  看到族人们,特别是几位长老那异样的目光,唐齐身体略显颤抖,语气中透着股股无力的感觉继续坚持着。

  “哼!老二,你死到临头,还敢嘴硬,你自己做下的恶行,还不承认,真是愧为唐门弟子,也枉为人之两撇!今天就让族人们都瞧清楚,你的丑恶嘴脸!唐风,你站出来,告诉大家,今天这场唐门灭顶之灾是怎么回事!”

  感觉自己施压的火侯还不够,唐鲁略显几分想要让唐齐雪上加霜的意思,直接挥手,从他这伙人的身后,猛得闪出个人来,不是别人,正是今日曾在谷口处唐鑫遇到的那个出卖自己,让自己踏入陷井的唐风,略显几分严肃的越众而去,面向唐齐凝神了几息后,眼中包含几许深意的道:“诸位,我是唐风,也是唐齐手下的随行护卫,刚刚唐鲁伯伯手中的录音就是我偷偷将窃听器放在唐齐的书房内偷听到的,今日之事,切都是唐齐父子安排策划的,前几日唐修在外面被唐鑫打成残废后,唐齐便日思夜想,准备开始报复唐鑫,特别是听唐鑫准备回唐门来接自己的母亲,便特意的派自己的儿子唐凡,去线天提前埋下炸丶药,想要将唐鑫伙人全部炸死在线天,然后趁机斩草除根,将唐影处死!以此来报自己儿子唐修废之仇”

  随着唐风五十的将整件事情的经过讲述出来,族人们的脸色终于大变,特别是几位长老中,和唐齐不合的长老更是怒目而视,但见,那位刚刚便不忍将唐影杀死的执法长老,突然冷哼声道:“哼!唐齐,你为夺族之位,密谋杀死唐潜家三口,如今为了给儿子报仇,竟然将整个唐门的内堂精英弟全部葬送掉,还栽赃给唐影母人,如此阴毒的手段已经摆在大家面前,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何话可话,族长犯错,罪加等,何况是这种祸族殃民的重罪,执法堂弟子听令,马上将唐齐给我拿下!”

  “站住,我才是唐门族长你们胆敢以下犯上,不想要命了吗?看我手中这是什么东西?”

  看到大势已去,狗急跳墙的的唐齐为保自己的性命,直接从身上拿出个特别的东西,高声喝道。

  “啊快退,是唐门至宝——孔雀翎”

  看到唐齐手中拿着的东西后,刚刚准备围上去的执法堂弟子比冲上前的速度快了很多倍的情况下退了回来,个个脸上透着无尽的恐怖。

  “哈哈,唐门至宝孔雀翎在我的手中,我才是唐门真正的族长,族中古训,历代族长都是以孔雀翎为信物,现在孔雀翎在我的手中,便可号令所有唐门弟子,你们胆敢以下犯上,我便可以用这唐门第暗器以正族规”

  唐门是使用暗器和毒药的门派,虽然门内武艺功法略显普通,但是,这两样称门面的东西,却依然代代流传下来,虽然随着当初族中记戴的唐门暗器共有三百六十余种,可是数千年的传承下来,这三百六十余种暗器的制作方法,和使用技巧的失传,也都快被岁月的长河,和生命的轮转而淡望丢失了。但是,整个唐门之中的弟子都知道,唐门内最成功最可怕的暗器就是孔雀翎,从外表看来,孔雀翎是个由纯金铸成闪闪发光的圆筒,上面有两道枢纽,筒里的暗器便飞射而出,按族史记载,这些暗器发出来时,美丽得就像孔雀开屏样,辉煌灿烂,然而,就在你被这种惊人的神灵感动得目瞪神迷时,它已经要了敌人的性命。而此时唐齐手中的孔雀翎,便是数千年前,唐门几代族长耗尽心血打造成功的传世之宝,同时,也成为每位族长接任后相传信物的同时,更为了族长可以借着孔雀翎立威天下。今日此时危急时刻,唐齐拿出如此杀人利器,顿时让唐门族人脸色大变,因为这种大面积杀伤性暗器,如果经扣动开关,那么便会对整个宗祠内的所有人造成生命威胁。

  “哈哈!都怕了吧?哼!我有孔雀翎在手,谁敢不服!”看到唐门内族人纷纷惊慌的往后退却,脸上都透着害怕胆怯,拿出最后张底牌的唐齐狂笑起来

  第756章守候生的男人手中持着唐门第暗器孔雀翎,强大的自信感充斥了唐齐的心中,看着整个宗祠内那张张惊恐害怕的脸,被自己用孔雀翎瞄上后那颤抖的身躯,心中不无得意。但是,他却没有注意到唐鑫伙众人却脸上如常,面对这种孔誉翎的可怕,虽然只在传说中听过,但是,如今特殊情况下,生死之际,那种恐怖反而激起了他们腔热血,但是直接和唐齐正对面的唐鑫父子二人,却都明白,这阵的打斗,莫言绝对不可能坐视不理,守在他身畔的八名上隐肯定会有行动

  正待他将要重新开始嚣张的准备死灰复燃的组织手下亲信开始反击时,手中按动了孔雀翎的开关后,却惊恐的发现孔雀翎半点没有反应,正在疑惑之时,却被突然站出来的老族长,那句惊天的话语吓呆了。

  “哼你个逆子,你以为自己手中有了孔雀翎,便可以震慑所有人吗?告诉你,唐门至宝孔雀翎只有唐门历代族长才会用,你哈哈!你这个族长的由来,自己比谁都清楚,想启动孔雀翎,没有族长信物,你做梦”

  “老不死的,你胡说,这孔雀翎为什么会失灵了呢?不会是时隔千年生锈了吧?啊!”

  话音未落,唐齐略显迟疑这唐门第暗器为保失灵,低下头刚要焦急的检查下,可是,棋差步,便满盘皆输,在他的面前虚空中,有两道破空银光乍显即逝,接下来便听到唐齐声惊骇之极的惨叫

  两道银光划过,道银光仿佛没有半点阻力的硬是砍下了他持着孔雀翎的右手,而另道银光直接划向了唐齐的脖颈,而且丝毫未差的停在他的脖颈皮肤部位,那冷冷充满血腥气息的刀锋,银光闪闪中,寒气人,直接将唐齐的脖子压住的部位处那些汗毛都竖了起来,鸡皮疙瘩起了层!就在唐齐的身前,突然虚空浮现出两名身着黑衣了蒙面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跟在莫言身边形影不离的上隐。

  “上隐!”

  “啊!隐身术,怎么可能?”

  “好可怕!上隐巅峰,遁形术!”

  唐门内还是有不人比较有见识,看到如此传说中可以白日里隐形偷袭的上隐,都心跳加速的惊嘘出来,就连老族长和唐鲁,众长老也没有想到唐门宗祠内惊现上隐,但是,接下还未停顿,他们就看出来眉目/为这两名上隐是唐鑫带来的!所有唐门族人都明白过来。

  但见两名上隐直接擒住唐齐,丝毫没有给他反抗的机会,刀压脖子后,直接两个反关节重击,便让唐齐顿时失去反抗能力,其中名上隐犹如拎个包样的,便将唐齐擒到了唐鑫父子近前,然后猛得往地上摔,扑嗵声!唐齐惨叫声被摔在唐鑫父子面前的地面上,可以是因为那只还在疯狂流血的右手臂先着的地,疼痛难忍的唐齐惨号出来。

  两名黑衣蒙面人完成任务后,便悄然的隐入了李察带来的黑衣护卫组成的包围圈内向主人复命去了。

  如此惊险的场面未结束,被上隐甩到了唐鑫父子面前的唐齐,还未起身,便见早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唐鑫已经冲了上去,右手被砍掉,关节被卸掉,伤痛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