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心中忧伤的龚若心眼睛越来越大,小嘴越张越大,最后连她都感觉这帮幸福的女人是不是将心中积压在角落中的那种对老公的不满次性都抖了出来。听着这些看上去幸福的女人讲述的个个和恶魔邂逅相遇的故事后,龚若心才发现,自己的遭遇还算比较可以理解,反而觉得恶魔对自己的态度还算不错了

  第778章好女人是用抢的求鲜花紫月庄园内出现集体痛斥老公不懂女孩家心思的毛病,能够出现这种情形,完全是因为龚若心的到来,和那如泣如诉的凄凉引发谢紫彤等女的共鸣。

  要知道如今恶魔身边的这些女人,可谓是都曾经深深的体会到过这个冷冰冰的男人那让人郁闷的面。像谢紫彤火车遇险后,同样遭遇到了莫言的无视,甚至出手救下谢紫彤后,却也没有支言片语的话语,甚至是对于谢紫彤的道谢完全漠视的程度,谢紫彤也曾惊醒,如果后来不是莫言意外的被老顽童拉到了林家找外公林泊然报仇,那两人之间的距离将永远定格在京华火车站那远远的遥望,也就不会有后来的酒醉苍龙戏二凤的情缘,也不会真正的获悉这个冷漠无情男人内心深处的那点点温存,更不会能够有了个现在这让自己含在嘴里怕化了,举到头顶怕摔到了宝贝女儿小莫柔,女为悦己者容,但更有女为己恋者痴的道理;龙灵依是如此,要知道海岛遇难的她更是品尝到了恶魔的冷漠和那嗜血的性格,何况自己曾经亲赴市莫言的学校找他,却热脸贴上了冷股,后来是自己设下小阴谋圈套将恶魔骗到了京华,本来还要想整治下这个让自己又恨又爱的家伙,结果场林家的闹剧让她也自己跳入了幸福的火坑,而且永远不愿爬出来,特别是车祸之后醒来,听闻老公遇难,听闻老公为自己夜白发,听闻老公为自己做的切,龙灵也痴了醉了卡秋莎小时候当然见识过那个冷冰冰的东方男孩,如果不是自己善良和执着,估计也不可能出现如此缠悱恻的六年期待,六年思恋龙依纪蓉客厅内的每个女人都心中不由感慨,惊醒时才发现,和自己老公都是产生了关系后,才渐渐的感觉到了恶魔少有的温柔呵护和疼爱

  谢紫彤起身离开片刻,再次回来时,手里拿着个首饰盒,众姐们纷纷嫣然笑间将目光凝望到了已经停止伤心的泪水,被姐妹们的故事深深打动的龚若心身上,重新坐到了龚若心的身畔,略显几分严肃郑重的语气将首饰放到了龙若心面前的桌面上后开口道:“若心姐姐,我们姐妹之间也相处好久了,从相逢到现在也是很长时间了,正如有的人相识生却形同陌路,却有的人相逢刻便注定共相知,真人面前不说假话,紫月集团从成立到今天这种规模的道路并不是平坦顺畅,特别是老公在r国遇险的那次,屋露偏逢连阴雨,当初紫月集团被端木青云那帮阴险的伪君子打击得濒临绝境时,你依然不离不弃的坚守如初,而且当时我们都心灰意冷,寻死心伤之际,你还在担着很大压力的同时,跑来照顾我们这些孤儿寡母,如此恩情我们姐妹也不言谢,那样就太见外了。所以呢,经过我们姐妹商议,现在给若心姐姐个选择的机会”说到这里,谢紫彤略显几分狡黠中透着少的贤能将桌面的首饰推到略显疑惑的龚若心面前,直接打开首饰盒的盒盖,露出里面枚暂新的戒指,精致迷人的微雕中只金凤盘旋在那狭小的小空间中,却诩诩如生,活灵活现,谢紫彤脸上的表情透着种非常慎重的道:“这个首饰盒里装的戒指就是和我们姐妹手上模样的凤戒!虽然造价并不是多昂贵,却代表个百年不变的承诺,份很沉重却会很自豪的身份,其实这枚戒指我们早就准备好了,嘻嘻,其实是怕老公万哪次再打若心姐姐的,打出望的火花将你吃喽!现在呢,既然我们老公惹得若心姐姐如此伤心难过相要取走小红,看来我们提前准备的这枚戒指也没有用了,唉!”

  “啊!我我不是”

  望着面前的首饰盒里戒指,龚若心慌了神,被人发现心中小秘密的她顿时脸现羞红,她当然知道这戒指代表着什么?

  和谢紫彤她们认识这么久了,谢紫彤这些姐妹们每次出门前,都会特意配戴上这枚代表她们身份的戒指,莫言的女人,恶魔的老婆,这让她们自豪,让很多人恐惧和妒忌,让更多女人疑惑的身份却在这些女人心中感觉无比自豪,让人以为她不是花痴,是那种自身份同侍男人傻女人,但是,这些女人真是傻女人吗?

  好女人是想抢的,难道好男人就不会被抢吗?

  俗话说旁边者未必清,当局怎可迷,至于为什么谢紫彤和龙灵再放任老公的身边多出姐妹,其中的缘由只是她们心知肚明,不能告诉外人。

  说她们不吃醋那是假,说她们没有失落感那是扯蛋,但是她们为了心爱的男人已经毫不保留的付出,无悔无怨!

  谢紫彤不顾龚若心脸上表情有多大变化,依然像是自语和商量的口气道:“至于小红你开不开走?我们姐妹没有意见,估计你也感觉到,若心姐姐的宝贝小红在紫月庄园可是半点委屈也没受过,而且除了老公外,没有任何人碰过它,这个首饰盒里的凤戒本来就是给你准备的,现在老公对若心姐姐的无视态度,和冷冰冰的模样让若姐姐伤透了心由爱生恨,我们姐妹两头都帮不上,只能选择中立,可惜了这枚凤姐”

  “我人家”

  “唉!本来我和彤儿姐姐商量着想让若心姐姐也能戴上这枚戒指,可是,现在才发现,姐妹们的感觉都错了,原来若心姐姐不是很爱我们老公,看来被打了后,还是恨意占多些,既然这样,那就算了吧!强扭的瓜的不甜,这枚戒指我们收”

  在旁边搞怪的龙灵看到龚若心那呆呆发愣的美眸目光完全都放在那枚美丽的凤戒上,原来那因为哭泣而抿起的嘴唇,现在却变成了轻下唇,美丽的脸蛋红霞飞舞,却还透着种心中挣扎的慌乱

  “啊!我要”

  还未等龙灵说出收回的话,龚若心条件反射中,直接将首饰盒抢般的抓进手里,那神情,那惊慌的模样,那份坚决,直紫月庄园的客厅里响起众女的哄堂大笑声,那种笑声中充满了种欣喜愉悦,包含着种期待希冀第779章恶魔当媒婆上不提坐在会议室内的龚若心,此时满腹女儿心事的她拿着凤戒在那里发呆,单单说莫言早已经坐上飞机离开了京华

  在江南水乡,有不少像乌镇这样的古镇,美丽宁静得像颗颗珍珠。乌镇除了拥有大家都具备的小桥流水人家的水乡风情和精巧雅致的民居建筑之外,更多地飘逸着股浓郁的历史和文化气息。这可能是它的历史最为悠久文化最为发达的的缘故。乌镇古时候称为乌墩,春秋时此地为吴疆越界,到唐代咸通年间始称乌镇。

  “恶魔老大,前面那个小院就是李总经理的前女友父母的住处他应该就在这里!”乌镇南边的个靠在水畔的小幽居不远处,走来几个人,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活宝装死,此时他正向身后的恶魔老大指引前面的住民居说道。

  莫言凝望着前面的古镇小屋,清幽中透着几分肃静,龙翔集团的争夺因为国发生金融风暴而致使胜利的天平向紫月集团倾斜,在恶魔积极进行龙翔集团收购战的同时,却也为龙翔集团收回后的整个大局考虑,如果龙翔集团按计划收回,却也变成将是个被抽光了精血的大骆驼,没有太大价值,但是,对此莫言不会再乎,有紫月集团强大财力的支撑,还有自己身后各大商业势力的帮助,想要将龙翔集团起死回生,不算多难做的事情,但有种事情却不是莫言能力所谓,那就是整个龙翔集团收回后的管理运作还需要个重要的管理层。这便让莫言想到了个人,李博誉,个特殊的男人,个为了至情至信的男人。本来按正常情况下,龙翔被端木青云用计夺走,龙翔集团高层全部换血,李博誉这位总经理自然被清除掉,所以李博誉也无法继续留在龙翔,加之当初恶魔r国冲绳岛空战后遇难,紫月阁乱上加痛已经搅作团,加上老顽童被打击后已经无暇再顾及李博誉,龙灵未醒,也就没人挽留李博誉,故,这位龙翔集团总经理也就和老顽童道别后便匆匆离开了京华。

  不是他见死不救,主要是因为他本就普通人,身后无背景无家世,这么多年所有精力全都放到了龙翔集团身上,此时龙翔集团已经易主,他也心灰意冷,感觉变成了无根无源的飘萍,何况是龙翔集团的易主他人竟然还是老顽童的儿子儿媳从中作梗,更是让这个颇有血性的男人唉叹声,世间情之何物,有人可为其生,为其死,但有的人却可以踏在脚下,弃之千里。无权无势无背景的他感觉在京华也豪无用处,便抽身离去

  莫言从r国海归来后,便知道李博誉已经离开龙翔集团,所以和老顽童商量过后,也决定从新将这位对龙翔集团非常重要的男人请回来。但是,老顽童也谈到了李博誉这个男人非常重情义,对自己的女朋友非常有感情,而且对龙翔的感情也比较深,由于前些日子莫言从r国归来后太忙碌,加上龙翔集团归属还未定,收购战也没有开始。现在既然收购战已经开始,所以莫言必须要亲自来乌镇请这位龙翔集团的前任总经理。

  同行的当然有莫言的随身保镖紫月集团人见人怕的活宝四人组,还有被谢紫彤等姐妹强加过来的紫月集团总裁助理梁女嫣,不知为何,前段时间发生了龚若心大闹例会后,谢紫彤带着姐妹们跑到总裁办公室集体弹劾老公后,同行的白若云第次见到梁雨嫣后,便眼神怪怪的,从此后,谢紫彤等姐妹对梁雨嫣的态度也不是那样的放任自流,甚至还特意给老公和她创造机会,搞得莫言云山雾罩,不知所谓。龙家也派人来了,龙灵的小姑姑龙飘飘,她是代表老顽童,代表龙家前“全家”来请李博誉出山,加上队身穿黑衣紫月集团的护卫,如些行人走到哪里都非常醒目,引得前来乌镇游玩的游人们都略显几分异色的望着如此怪异的组合。不过,任何人看到搭配的组合也略显几分想笑,却不敢。

  先说前面这四个活宝,那纯粹是那种有了钱不知道怎么花的主晃荡最前面的是装死,但见这位邪异青年脸上戴着艾曼紐之美的太阳镜,前挂着款白金镶钻的卫星通讯功能的手机,如此牛的装扮却在嘴角叼着根不合品味的牙签,身上披着小马哥非常相似的风衣,头型也如同鸡窝般来了个爆炸式,身上套国皇家顶级设计师制作的正装却被他穿得不伦不类,当然,外人是不知道他这套衣服的价值的,不识货的人只当这小子肯定是想学习下犀利哥,而且是想装酷,而且还是个非常牛的犀利哥,因为装死的袖子特意挽起来,左手两只百达翡丽,右手两只钻石劳利士,脖子上挂着几条如同手指粗的金项链闪闪,再往下看,条裤腿挽起,让人狂喷的是这家伙两只脚上穿着完全不同的款式的鞋,款是顶级的鳄鱼皮皮鞋,款是竟然是棉拖鞋至于原因吗?嘿嘿,当然是脚脖子有点小伤,原来装死在来乌镇前几天刚刚被人蹂躏了番。不单单脸上,身上被打得鼻青脸肿,而且脚踝部位也因为打斗时扭了下,至于是被谁打的,装死打死也不说出来,每每被莫言问到,都是闭口不言,脸衰样。当然,其实三个活宝和装死比也强不了多少,全都是清色的墨镜戴在脸上,遮住了被打成熊猫眼的脸,但是身上全都那种超牛,超昂贵的国际名牌服饰和金饰。

  事情很简单,有钱的四活宝从欧洲回来前,有钱不知道怎么花的状态让他们抽出两天时间疯狂的大购物了次,想想也知道他们会买些什么东西,以前曾经喜欢过的东西,想买却没钱买的东西这次完全网打尽,特别是装死和小败类甚至提议想拿着钱跑到杜蕾丝公司去,准备专门为自己的的尺寸量身定制批可以让自己超爽的极品套留作备用,那才叫牛,哈哈装死的提议直接雷到了所有人,顿时让无名和小坏蛋两人正在狂吃澳洲龙虾的嘴里喷出饭来。四活宝打扮的花花公子还败家,让莫言无语的同时,却看到四活宝的另面,因为只有莫言和很少人清楚明白,在欧洲受到挫折打击的四活宝回到京华后竟然反原来那种纨绔子弟的性情,竟然有时间便会跑到练功房内疯狂的提升自己的实力,这也是让莫言感觉欣慰和任由他们胡闹的地方。不然的话,任谁出门也不想带着这四个如此显摆的怪胎,要知道路上,这四个家伙简直真是太醒目乍眼了。

  人都说财不外露,特别是在华夏这种拜金主义盛行的年代,四个活宝却也因为自己的显摆付出了不少代价,单单从京华到乌镇这路上,四个被人揍得鼻青脸肿的家伙就很多次被衣着时尚,自认为很漂亮的女孩子上来搭讪示爱,被很多坠在身后的梁上君子盯稍

  四个活宝本就已经引人瞩目,金钱财富的惑再加上两个美丽的女人,真是让人眼前更显几分留驻的理由。已经褪去了职业套装的梁雨嫣,身非常美丽的

  第780章恶魔当媒婆中招摇过市的四个活宝,两个美艳如花出水芙蓉可不是芙蓉姐姐那类的佳人,队给人军人般气势的护卫“保护”着个白发黑衣的男人行走在乌镇街道上非常醒目。

  让人都不由远观指指点点,猜测他们的来历,说这些人是游客,却看不到他们驻足拍照,似乎连欣赏这里风晚如画的望都没有,如何不让此处的原地居民或者前来乌镇寻找那份心中宁静的游客感觉到惊讶。

  来到李博誉前女友的父母家中,看着面前这幢还算不错古香古韵的老宅,知道内情的人也全部颇为感慨深思中

  人世间现实中,大多数人已经被整个社会的拜金主义,险恶蒙蔽了心中那份纯善的良知,不是每个都没有那份对于亲情友情爱情的执着,只是很多时候,社会的现状造成了这些情感的纽带被利益的剪刀贪婪翦断。

  现实中,能够做到李博誉这样的已经无多,已经让人感叹,人世间依然还有真情在。

  李博誉的前女友是独生女,她死后,李博誉便将对前女友那份爱意,转嫁给了前女友的父母,龙翔易主,离开京华后的李博誉便来到了乌镇奉养女友的父母。

  虽然前女友已经死去,但是埋藏在李博誉心中那铭心刻骨的爱意却依存如故,还有那种让自己无法忘怀的被女友抛弃后的愤怒凄凉最后知道真相时的伤心绝,他女友用临死前的有意刺下,成就了李博誉今天的地位,成就了他如今年薪千万的傲人成绩,对于个没有背景,没有家世的普通人来讲,已经值得骄傲下。不过,能够和李博誉分享他的事业成功的女友已经再没有机会关于李博誉的故事,前面有交待!

  恶魔行人顺得地址终于来到了李博誉女友父母所在住宅处,莫言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四个活宝中装死本就脚踝受伤,略显咧着嘴上前叫门,刚刚叫了会儿,突然从里面冲出对白发苍苍的老夫妇,两个老人手里竟然拿着铁铲子和菜也不问青红皂白的照着装死四个像有钱的混混似的砍了过来,嘴里还略显极度愤怒仇视的语气大骂道:“你们这帮黑心的畜生,我们和你们拼了。”

  “唉!唉,老爷子,你这是什么啊!慢着点这么大年纪别散了腰唉呀这可是菜刀啊,用来切菜炒肉啊,我可不想被你砍下两块唉哟,你老人家好狠,竟然敢砍我的小我哒!”

  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敲个门走了狗屎运,就被对老夫妇拿着刀砍,拿着铲子拍,略显郁闷的装死双蹦又跳的闪躲了几个,不过,毕竟实力在那里,虽然经常被某些人蹂躏得体无完肤,但是分跟谁比,和这些普通人打架,那简直如同吹灰之力。

  感觉不妙的莫言眉头皱,直接跨步上前,向被装死和无名制住的老夫妇冷冷的问道:“两位老人家?我们无冤无仇,你们这是要什么?”

  “呸!你们这些黑心的禽兽不如的东西,还有脸说无冤无仇,扒了我女儿的坟,还抓了我可怜的女婿”两位老人愤怒之中夹带着无尽的悲伤,老泪纵横的状态下想挣身后的束缚却毫无办法,只得开口大骂起来。登时引得街坊邻居都从家里跑出来,却个个躲在远处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莫言感觉李博誉定出事了,他往后退了步,给身后的两个美女使了眼色,这种时候自己还是别说话的好,至少由龙飘飘出面更能将气氛缓角下。龙飘飘也感觉有些不对,马上开口问道:“老人家,你们先冷静下,有话好好说!”

  看到恶魔退后步,就明白这个冷冰冰的男人不喜欢和胡搅蛮缠的人打交道,所以梁雨嫣也是凑上前去,很是温柔的展颜笑道:“您是叫王怀志老先生吧?我们总裁专程从京华赶来乌镇,是想找李博誉李总经理的!”

  “你们我是叫王怀志,你们是从京华来的?你们真的不是那帮畜生派来的?”

  还是美女的魅力大,龙飘飘和梁雨嫣上前说话的同时,这老两口可能感觉到什么,略显惊骇却还小心的问道。

  看到老两口终于冷静下来,莫言才算稳下心,向装死和无名使了下眼色后,两人马上将两位老人松开。退到边,而这时龙飘飘略显着急的问道:“王老伯,我们确实是从京华市赶来的,我姓龙,你们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李博誉他怎么了?”

  “你姓龙,啊!是我女婿老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