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慈母护犊情深,这是常理,任何母亲,自己家的孩子被人家打了,伤了,第个不愿意的必然是当母亲的。当然,那些特殊母亲除外

  “好吧!我会就给高院的朱院长打个电话,让他“灼情”处理。”妻儿的央求,姬巴细想了想,这种事情举手之劳,所以他思量了片刻后马上点头答应,妻子报以满意的微笑,而儿子姬继马上露出欣喜的目光,有了自己父亲这个副省长出面,这次的二审也只能是走走过场,即使虽高院也会尘埃落定。要知道华夏国家的审判制度是二审终审制,也就是说,二审即是终审,比如在基层人民法院起诉的案子,如不服判决,那么可以向上级人民法院上诉中级人民法院进行终审,如果是中级人民法院的审,那么就上诉至省高级人民法院!经济纠纷或者普通的案件,诉讼标的在此100万以下的,在区级,也就是基层人民法院起诉,二审在中级人民法院,像薰衣草庄园这件案子诉讼标的在100万以上起始点就在中院,二审就上诉到了省高级人民法院,中级人民法院里姬继还能靠着父亲副省长的权势威力控制和这些年他收拢的圈子,但是,省高院那里,姬继这种高公子爷还不够资格,所以才跑回家里来想要求老爹出面。

  “对了,那个你和萧楠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有什么进展?”正在吃早餐的姬巴突然想起什么,便开口问道。

  “咳!嘿嘿!您儿子这么玉树临风的有为青年出马还不手到擒来,自从我将乌镇的董衣草庄园买下来送给她后,她对我的态度更亲密了不少,而且竟然破例带我回过家,我也见到了她的父母”听到父亲问及自己的终身大事,姬巴也略显得意的回复道。

  “哼!他们萧家真不识抬举,你怎么也是堂堂滨海省副省长,咱儿子看上萧冲天的女儿是她们福气,现在竟然还拿起架子来,真是不知深浅!哼,好女孩又不是只有她萧家的女儿,那老钱的,老李家的哪个都不是跟在咱宝贝儿子后面腻着的”知子莫若母,看到自己模样英俊不凡的儿子虽然嘴里强硬,却知道姬继追着的这个萧楠的过程并不顺当,而且屡屡受阻讨不到对方的喜欢,所以嘴撅马上怒道。

  “不要说了,你个妇道人家懂什么,萧冲天就这个宝贝女儿,当宝样的供着,心疼的如蝎蜇样,咱儿子如果取了萧家的女儿,那便可以借助萧家的势力在整个华夏南方占得席之地”说到这里,姬巴满含期望的神情望着同样停下吃食的儿子,深情却又郑重的道:“不错,小继,你要加油!这几年里,萧家那小丫头领回家的男孩不超过三个,你和萧楠接触才年多时间就能被她领回家给父母看,这就表示她心里已经被你打动,不过!千万要戒骄戒躁,别看她领你回家,也让你见了她的父母,你小子就以为事情成了,知道吗?萧家那小丫头的婚事,萧冲天是做不了主的!”

  “怎么可能?女儿的婚事,她父母都做不了主,谁能做主?爸,您当初不说能够让萧楠领我回家见父母,便表示事情成了吗?”惊闻父母的话中有话,姬继略显疑惑的道。

  ”当然,能达到让萧楠领你见父母这步,便表示你在那女孩心中有了地位,其实你不知道,萧冲天夫妻对这个女儿可谓百依百顺的,从来不会反对,所以说,你得到她的认可,便更能得到萧冲天的认可,但是,如果想要和萧楠结婚却还要经过个人的同意!”

  “萧楠父母都同意了,那还有谁?”

  “萧家太上老爷子!”

  第783章天网恢恢,苍龙斗法中姬巴家人磋商儿子姬巴泡妞大计过后,给姬继拟定了志在必得的计划后,这个在家里坐不住的公子爷起身离家刚刚走出门口!

  突然听到头顶有群鸽子飞过的声音,姬继抬起脸来看看有多少鸽子或者出于好奇心,突然感觉到脸上被雨滴落下的感觉,习惯性伸手抹

  “,这个大晴天,万里无云怎么会下雨呢?我!鸽子屎!,晦气”

  伸手抚那滴漉的雨滴后,姬继就感觉不对头,拿到眼前看,发现竟然是摊白色的稀屎,顿时心中那个晦气将刚刚有的好心情搞得是懊恼不已,真想拿着把散弹枪把那群鸽子轰成渣,老子决定了,今天吃鸽子肉!

  将脸上处理妥当,姬继骂骂咧咧的驾车出门,却在刚刚开出家门不远,车内阵急骤的手机铃声响起

  “喂!哪位?”

  “”

  “什么?你说王怀志家里来了批人”

  “”

  结束通话后,姬继深思片刻,撇了撇嘴道:“哼!这两个老不死的家伙还真能折腾,还请来几个学生帮忙,哼!老子就不信你们几个年青的学生能翻了滨海的天,我让你女婿三更死,他哪能活五更”十分得意自语间,姬继毫不在意拿起电话,直接拨了个熟悉的号码,接通之后开口便道:“大虎,带些人去高级人民法院门口堵着”

  “”

  “什么?你说什么?老子要砍人啊!”

  边打手机边开车的姬继平时就是交警在十字路口的话也敢毫不在意,不过!这次也许是因为那滩鸽子屎的晦运当头,他的奔驰跑车刚刚开出所居住的大院,迎面突然被辆黑色的帕萨特撞上,因为姬继的跑车刚刚出了大院,正在拐角住转弯,车子都还没有起速,所以撞上的情况不太严重,可是对于自己心爱的车来讲,姬继有着男人的通病。

  “,你是怎么开车的,长没长眼,敢撞老子的车,就算把你的这辆破帕萨特都赔上也赔不起老子爱车的个车灯!,老子今天非要你啊!你们什么?”

  爱车被辆破帕萨特撞坏,火冒三丈的姬继本就骂骂咧咧,此时更加无法忍住,解开保险带,推开车门便跳了下来,直接开骂,却还未骂上两句,但见帕萨特后车车门直接推开,跳下两个超级混混模样的家伙!

  “嘿嘿!小子你的嘴够臭的,别看你现在骂得欢,老子会让你拉青丹”两个混混露出种恶魔般的笑容,让人看起毛骨悚然,直接冲上来,不容分说就照着这个骂娘的公子哥姬继就是顿胖揍,耳光扇得啪响,肚子擂得轰隆隆

  这两家伙看起来蹂躏别人也很有经验,不知道是被别人蹂躏习惯了,专门往姬巴那些打不死,却疼得要死的部位下手,三下两下,姬继便窝成了大吓般的惨号起来,看到四处的路人正想凑热闹般,两个超级混混也不在意姬继大喊绑架杀人啦等等惨号怪叫,像拎小鸡般将他擒到帕萨特的后排座上,帕萨特车个原地飘移瞬间掉尾,开车的司机也不顾那前车脸被撞得凹进了块,犹如头发疯的猛兽般向市中心飚去,目标滨海省高院!

  滨海高院的法庭内坐无虚席,人满为患!

  李博誉上诉的二审,也是将在今日开庭终审宣判,案件开庭先是核对被告人的身份,便准备接程序走。

  当李博誉戴着脚铐手铐慢慢的被法警压上被告席后,几个月精神和上的折磨并没有让他颓唐,反而依然保持着原本那种儒生的气质,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虽然那身囚衣遮掩了他的才气,却还是无法抹去李博誉那种儒雅气质的形象,知道今天是自己二审终结的日子,薰衣草庄园的葬送和女友坟地被刨这两件对他的打击太大了,大到个至情至信的男人差点垮掉。

  知道已经被姬继伙陷害,京华龙家垮掉,自己完全没有后援的情况下,也不想给老顽单添麻烦,生还无望的李博誉对于今天的二审审判没有丝的期盼,他只是希望自己在上法庭时,能够再见见女友的父母,所以被押进法庭后,李博誉的目光便往听审席上找寻着王怀志夫妻二人的身影。

  可是,当他的目光和双冷漠无情的眼神相碰之后,李博誉那双本来充满死气沉沉的目光突然亮了起来

  先是惊讶,后是欣喜,最后是种油然而生的激动,那略显爆皮发的嘴唇部位开始剧烈的颤抖,已经几个月时间从未笑过的他竟然笑了,而且笑的那么自信和解。看到了这位坐在王怀远身畔的白发黑衣的青年男人,李博誉知道,他知道自己的沉冤得雪了!

  果不其然,当李博誉的目光从莫言身上转移到为自己辨护的律师席上看,就发现自己原来那个毛不顶用明显被姬继威收买的律师已经不在,取而代之的竟然是排的律师,排的律师啊

  看到这里,李博誉心中惊,这几个律师中他还认识两个,竟然都是京华市著名的律师事务所头把交椅的金牌大律师,就算以前龙翔集团想请人家帮着打官司,人家还要看心情,看时间,看钱多少呢?

  没有想到,这次为了自己的官司,竟然次来了两个,再看其它几个律师派头也是十足的很,明显都不是普通的律师,只看这几个人那种自信和胜券在握的表情,李博誉心中那份求生望升腾起来。

  再看看对面的原告代理律师,虽然在滨海省也算非常出名,可是单瞧他不停的用手帕擦汗,而且目光焦急中眉头紧皱的样子,便明白,那家伙胆怯了。

  李博誉自从龙翔易主便卸甲归田,没过几天便出了乱子逮进监狱,他当然不会知道在这几个月里发生了什么事情,甚至连莫言生还的消息都不知道,更不会知道这个莫言现在的势力背景有多广,紫月集团的名头有多深。

  随着开庭后进程步步延深,听着公诉人那照稿宣科的将李博誉,暴力抗法故意伤心还有私藏毒品这些罪名项项的念出来后。便进行双方律师辨论的时候。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被告人李博誉这方的律师团率先发难!

  “请问公诉人,你们告我当事人暴力抗法?他暴力抗法中所谓的暴力,是如何使用暴力的?”

  李博誉的律师团第个站起来的律师推了推脸上的金丝镜,目标直指状告李博誉的公诉人。

  “李博誉违反滨海省殡葬管理条例,还不服从,竟然当众阻拦我们,并且殴打姬继先生,这还不算是暴力抗法吗?”

  本来以为只是走走过场的公诉人,却预感到今天的情况有些不妙,单单在开庭之前,李博誉的前任代理律师突然来不了,而且猛然间换上个神秘的律师团应战,顿时让人们预感到这次开庭会发生些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

  “请问,被打者是不是叫姬继,是不是原告?”

  这位律师岂是善辈,入言三分的便直接切入正题抓住关键点,其实这种小案子根本都用不到他这样的金牌大律师出手,如果不是那位坐在听审席上的紫月集团恶魔总裁请他,他才懒得出手。

  其实这律师心中还是打着小算盘,不来行吗?自己身边的贴身保镖,还有家里的保安护卫全都是出自紫月集团,紫月集团的保安可比那些别的保安公司强的不是点半点!有很多次自己得罪过的人想找自己和家人麻烦,都被随行的紫月保安三下五除二摆平了,这种情况下,有钱的富翁哪个为了自身安全着想,都会不惜重金,这个律师可不想得罪紫月恶魔的老板,如果那样,自己身边家里的保镖估计都会马上离开。

  “是!”

  “那请问,姬继是不是国家公务员,或者说姬继是不是你殡葬管理局的人!”

  “这个他!”

  “请回答我的问题!”

  “他不是!”

  “姬继既然不是殡葬管理局的人,也不是执法者,请问,你们发起的诉讼我当事人暴力抗法,这暴力罪名从何说起!至于抗法事,按照殡葬管理法条规定,不合理的丧葬墓地,经通告日起有两个月期限迁出,可是你们殡葬管理局向我当事人发出通告后才五天,就要上门强行刨坟,我当事人还打算按照华夏传统选个黄道吉日尽快迁坟,你们如此不按规定办事,两个期限未到,何来抗法,我当事人是不是应该控告你殡葬管理局徇情枉法!”

  第轮交锋下来,诉讼方的公诉人顿时哑火,不在个档次的交锋,加上本就属于不合理的诉讼,三言两语,便让整个法庭的人明白,这完全是诬告。

  接下来律师团第二个金牌律师站了起来,个齐肩发的很有韵味的成熟美妇。临开始为李博誉辨护的时候,还特意向听审席上的那个冷冰冰的白发年轻人满含深意的看上两眼,个让人着磨不透的男人,她不认识莫言,之所以来帮忙是因为个关系很铁的妹妹白若云,虽然不知道自己的白妹妹和这个传闻中的恶魔男人有什么关系,但是听到电话中白妹妹那份请求,她是必须答应的,不过,当时说帮忙却细想吸夜时间便要开庭,能有什么成效。却没有想到,她们行几个人坐包机,来至滨海见到这位传闻中的恶魔后,终于见识到了恶魔的神秘,他的强大,真的很强大。

  “请问审判长,审判员,还有对方原告代理律师,原告本人为什么没有亲自到庭?”

  “我国法律规定,对于原告方,如果有可以全权委托诉讼代理人,本人可以不出庭。我受我的当事人姬继先生全权委托代理整个案件的诉讼过程,所以他可以不到场。”

  “是吗?可是,请对方代理律师注意,姬继不但是原告,他还是我当事人故意伤害罪的对象,更是可以证明我证人,作为证人,有什么理由不到庭吗?”

  “咳!我当事人姬继先生被李博誉故意伤害致成重伤,在医院卧花半月,至今未曾痊愈偶有头疼这是我当事人在医院开了医学鉴定,还有医生诊断证明,加上法医鉴定”

  “你确定姬继是重伤卧花十五天,而不是十六天,或者十四天?”

  “当然!”

  “请说是,或者不是!”

  “是!”

  “既然你确定姬继被我当事人李博誉打伤住院卧花半月,那请你解释下,年月号,也就是事发后第二天上午,受害人姬继会出现在西江市高尔夫俱乐部,而且打完了十八洞!还有,同日下午,姬继又会出现市区网球俱乐部陪位叫萧楠的小姐打了三个小时的网球”虽然嘴里说出这些强有力的证据,但是这个美妇律师也是心中感慨,白妹妹手中龙组的力量真是太可怕了,当昨晚午夜刚过半,个容貌普通的中年大叔登门求见,将个厚厚的文件袋送到莫言手中退去,打开后所有人都不由得震惊,短短的不到二十四小时时间内,个滨海省副省长的儿子几个月来的活动做过什么?了什么特别的事情,全都被登记在册。

  “你这是诬蔑,我当事人被李博誉打伤住进滨海省人民医院,那里的医生护士,甚至院长都可以做证”终于不能自圆其说,而且眼瞧着败诉的这位姬继代理律师还想做出最好的挣扎,但是,他的还击显得那样无力。

  “哼!诬蔑,我这里有姬继当日在高尔夫俱乐部出入的记录,还有消费记录,还有在网球俱乐部提供的监控录像”边说美妇律师回首示意助手拿出个文件袋交了上去,当视频记录中姬继的出入影像,加上正和个很漂亮的美女挥拍激战网球的场面。看到事实已经摆在面前,她略显几分满意的道:“大家都看到了,这上面的记录都显示原告姬继正在说谎,他是诬告我当事人!从而我当事人李博誉故意伤人罪根本不成立,同时,我当事事保留对于原告姬诬告自己起诉的权力!”

  两大金牌律师纷纷出手,言简意赅的短短几个小问题便将李博誉的前两宗罪全部洗清,不可不谓行家出手,便知道有没有。

  正当李博誉第三位辨护律师个瘦高的男人站起身来,就李博誉的走私贩毒大罪进行辨护时,法庭内却出现了异常情况

  第784章天网恢恢,苍龙斗法下组团而来空降滨海的几位律师出庭为李博誉辨护,便犹如牛刀杀鸡似得游刃有余,绰绰有余,仅仅两名金牌律师出手,便将对方代理律师哑口无言以对。

  能够如此强势降落到南帮的地盘上,而且丝毫没有阻碍短短天时间里,便将案件查得如此清楚明白,当然是因为白若云和傅雪的关系,南帮的那些顶层首脑,正在疲于应付市梁宇臣的案子,几百亿的百姓血汗钱,如果被揭出来的话,那南帮在市的大本营中的百姓估计会民怨,要知道市被华夏其它城市的人都称为魔者,皆是因为市的人都瞧不起华夏其它地方的人,这是个不争的事实。其实真相是什么,真相市的繁华经济下,妈是南帮的姜系霸居华夏势巅峰十多年的结果,姜老爷子在位时,他只注重发展自己大本营地盘的经济,其它地方,爱谁谁!

  正在李博誉这方第三位律师准备开始针对李博誉的第三宗罪行私藏毒品事进行辨护前,突然从法庭的工作人员出入的门内走出来个法庭的工作人员,但见这个秘书模样的家伙很是傲慢的直接快步走到了审判的侧面用了特别的眼神和审判长交流完毕,然后略显隐蔽的递上去张小纸条!然后略显几分得意的冲着原告方的律师弟过个安心的眼神后,便退后几步站在旁边,朝着李博誉律师团望过来,眼神有些得意之色。

  接过这张纸条的审判长脸上略显大吃惊,直接和旁边的两名审判员同时相互示意后,竟然站起身来庄严的宣布道:“肃静!刚刚得到上级通知,由于李博誉案涉及重大,案情复杂,所以,今日暂时休庭,李博誉案将压后改日再审!”三个法官长出口气,早上开庭前自己的上司院长很是郑重的吩咐要坚持按照审判决,唯持原判,早就经历过这种暗箱作的事情,三人吃这碗,当然明白其中的利害,所以心中抱着偏袒原告姬继方的打算,可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开庭被告的律师竟然组团而来,而且辨论举证后,乾坤已经巅倒,正不知所措之际,上面领导的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