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闼凳裁矗磕闼道夏镂吃辛耍俊?br/>

  呕后,半点味口都没有的司徒静正往卧室方向走,突然听到宋嫂的话,刚开始还没在意,但是,仿佛惊醒般突然犹如被踩了尾巴的猫般尖叫起来。

  第818章重回市司徒静自己开的私人医院内

  “噢!我的天啊,董事长,恭喜您,您怀孕了!”

  “啊!你你再说遍,老娘我我怎么可能怀孕?不可能吧?”

  惊骇之中的司徒静也仿佛可爱的小女孩被惊吓到般望着刚刚将诊断结果递给自己的医生,她傻了,她懵了,她都不知道自己的心中些时会有多么大的震撼。司徒静不相信面前的这张纸,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明明自己身体原因无法怀孕的,自己的卵子卵泡壁太过厚,男人的是无法钻进去的,这也是司徒静身为女人的杯具,不然的话,她司徒静当年也不会无奈的选择了另种生孩子的办法

  “董事长,你连我都不相信了吗?要知道我可是三十年的妇科大夫,经过我刚才的检查确定您已经怀孕十周,也就是说您已经怀服两个多月了!”

  “玛丽主任,你是我的私人医生,我当然会相信你,不过,当年你不是给我确诊过不孕症吗?否则我的女儿明月也不会用”

  司徒静破天荒的跑到自己的私人医生所在的医院里来做检查,宋嫂的句“自己怀孕”的话,让她不可置信连妆都不化便开车来到自己开的私人医院里。

  “噢!董事长,也许是您的不孕症自然康复,您的卵子卵泡壁变薄了,变软了?或者有只强大很历害的,竟然能够钻破您的卵子卵泡,使您的身体受孕也不定,不过,不管什么原因,您怀孕的事情毕竟是事实,而且董事长您的气色很不好,加上属于高龄孕妇,所以您可以注意休息,而且营养方面也需要调养,我会会给您开些营养餐配方”

  “难道他的实力很强大,也会变得强大?这这也太荒唐了吧?”医生说什么和嘱咐的话,司徒静已经充耳不闻,她的心正处在天翻地覆的状态下。天啊,自己应该怎么办,个不能怀孕的女人却怀孕了,个想极力的望掉某个特殊的男人的女人却怀了男人的种,个想当亲丈母娘的女人却怀了女婿的孩子。

  不要?

  可能吗?现在自己花宫内正孕育的是个鲜活的让自己罢不能的小生命!

  要?

  自己怀孕挺着个大肚子的话,是谁的种,是谁的孩子?将来自己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和女儿怎么称呼?什么关系?无法释怀的难题和惊天的喜讯同时袭来,差点让司徒静崩溃

  不提司徒静如何慢慢的消化这惊天的秘事,目光转焦到将要发生震撼整个华夏,乃至整个世界的大事件的市城隍庙小吃,是市中心最大的旅游景点之,也是个让人难以割舍的小吃王国,各种风味的小吃,淋琅满目,顺便还可以逛逛南京路和外滩,除了米粉贡丸肉圆三大新竹传统小吃齐聚于此,鲁肉饭润饼鱿鱼羹蚵仔煎等亦别具滋味,工作卖力的摊主们从早餐卖到宵夜,24小时来这里都可以寻得美味,是新竹人吃三餐饱肚游客品尝新竹美味的必到之地。每每夜幕刚刚降临之时,四处闲游的人们都会聚在此处,找处热闹的摊位前,点上几个下酒的小菜,坐在那里细品着美味的小吃,聊起感兴趣的八卦,当然,也欣赏着人流中正穿梭其中的美女帅哥

  就在这条小吃街内个比较偏僻的位置上,有家新开业不久非常另类的烧烤摊位,烧烤摊位的老板叫孙建军,是个土生土长的东北人,四十多岁的年纪,可能是被烤碳的薰染,让他本就古铜色的肌却显得黑又亮,但是由于人比较冷漠,特别不喜和别人交谈,更加上市被评为魔都,本地人那种将其它地方的人都当成乡下人的作派,虽然个个临街的摊主都相欺生,可是瞧着这位东北大汉那身板,那种冷冰冰的模样,市小男人们看看自己这幅瘦弱的小身板,都不由胆怯如鼠只敢远远讥讽几句,却不敢上前挑衅!

  对于这种情况,这位烧烤摊的老板却丝毫不以为意,更是对那些临摊位的有意刁难保持沉默,你不来惹我,我也息事宁人

  虽然孙建军才来城隍庙这里摆摊位没多久,可是他摊位前的生意却异常红火,原因无它,个是孙建军的手艺相当的棒,另外他的烧烤极具东北特色,肉串块大量多料足,味道极度人,因为来吃过孙家烧烤的人都会知道,孙建军每天都必然会现场杀只肥羊,要的就是那种现杀现烤的鲜香

  烤肉这种饮食方式虽然被很多人看起来不卫生,而且传闻中致癌等乱七八糟的说道,其实这完全是现代人的种病态,是种可以无视的洁癖,个人认为每隔断时间找上三五好友去吃顿烧烤还是很不错的选择,如果真的这不能吃,那不能吃,吃点美味的东西还在忌口,那么你的人生会少了大乐趣,如果单单只为了惧怕生老病死,而改变自己的饮食习惯,那无异于让位十多年烟龄的哥们看到自己面前摆着包包中华南京玉溪,熊猫,却不能抽的感觉

  不过,让人瞧出孙建军不寻常之处的还有点,那就是孙建军的烧烤摊有个规矩,自己的摊味每天只卖八百串肉串,到了八百串后,就算是羊肉还有,材料还够,你给的钱再多,这位孙建军也丝毫不会多烤半串!。

  可是,随着孙家烧烤的名声响起,回头客增加后,八百串明显不够卖了,虽然还能够每天多挣钱,但是,孙建军这个特别的规矩依然没有破过,每每客人即使喝到兴头上,突然八百串的数量达到后,就算你再想点也没有了。

  因为这件事,孙建军也得罪了很多顾客,但是,每天八百串烤串的规矩却从来没有变过。人都是这样,有种随从心态,孙家烧烤的肉串好吃,肉质特别的嫩,老板手艺也超级棒,所以很多熟客晚上约上三五好友来到后,都会提前多点些,都怕到时候不够了,想吃都没有了。同时,每位顾客的心中也都对这位烧烤店的老板感觉中太过怪异,放着钱不挣的家伙,在市这种拜金主义风行的魔都大销金窟中生存的有滋有味,真是怪人!

  当然,这八百串羊肉串如果卖不掉,孙建军竟然也会烤齐八百串,自己吃不完,就会让他雇佣的小伙计吃掉,或者送给路边的乞讨者吃

  今夜依然如故,孙建军早早的便将夜市的摊位摆起来,只肥羊在他那精巧熟练的疱丁解羊术下显得犹如无物,紧接着便看到孙建军直接很轻松的单手拎着处理好的肥羊挂在摊位的厨房边上,快速的用锋利的刀子割下片片鲜嫩之极的羊肉,早就孙建军雇佣的串串大妈极其熟练的切肉喂肉然后串起来,而那边早就等待不及的顾客马上开始高呼道:“孙老板,我们几个又来了,先来两盘水煮花生,再来八十个肉串!加麻加辣,外加打冰镇啤酒”

  顾客甲好像是个山东人,说话中略显几分粗气,看到那边肉串已经被送到烤箱旁边后,便马上迫不及待的开始大声喊道。

  “马上就好!”

  正忙碌养着烤箱中木碳的孙建军闻声望去,发现竟然是熟客,所以略显生硬的打着招呼,表情没有丝毫变化,而姓李的那桌人也都习以为常,虽然这个孙老板冷冰冰的不尽人情,但是手艺却非常不错,特别是山东人比较喜欢攀谈。

  “我这里来百串,少放辣,多放些孜然”

  那边刚刚点完,这边又来桌,刚刚坐下便开始点串,也是老顾客乙。

  “啊!老弟,先不用要这么多串,会不够再要吗?”和老顾客乙同来的朋友马上阻止道。

  “咳!老哥,您不了解情况,这孙家烧烤肉串非常不错,鲜嫩的很,每天只限量出售八百串,过会儿就没了,想吃都吃不到喽!”

  明显是这里回头客的顾客乙略显无奈的眼神瞧了瞧正在用非常娴熟的手法拿着扇子扇碳,用另支非常迅速的翻转肉串的工作着的孙建军。

  “,这是什么规矩,老子花钱还吃不到烤肉串吗?”

  听到朋友的话后,第次来孙家烧烤的家伙直接略显不愤的道。

  “嘘!老哥别在意,我来了好多次,已经习惯了!”看到自己的朋友有些不愿,明白这家店规矩的顾客乙马上阻止了朋友的话。

  “哇!竟然是正宗的东北烧烤,不行了,不行了,我的口水要流出来了,老大,我请大家伙吃烤串!”

  正在这时,孙家烧烤的摊位前突然走来八个青年,打头的个眼神邪异的家伙看到在市这种小吃街夜市竟然会出现东北正宗的烧烤摊位,顿时心中大喜。转脸朝着身后位略显异样的男人惊喜之下请示中。

  八个人的出现,本就显得引人嘱目,因为这八个人中七个人身上都显现出种特别的气质,种明显属于军人那种刚毅正气的形象。可是,让人们都有些感觉异样的是被那个邪异青年请示的老大,身略显肥大的蓬松的黑衣休闲装,看起来非常不合身,脸上还戴着付非常宽大的茶色眼镜看不出年纪,加上头上那顶贝蕾帽,压得很低。应对邪异青年非常恭敬的问询,这位特殊的老大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看到老大同意后,装死直接很高兴,挥手示意同行的几人走进孙家烧烤的摊位后,便开始招呼那位负责招呼客人的服务员

  “喂!小妹妹,没想到能在市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遇到正宗的东北烤肉串,哈哈,先来八百串羊肉串解解馋,然后再来百串板筋,百串宫厚,百串心管,百串鸡珍,如果有羊腰子也来四十个”

  “哈哈”

  邪异青年不是别人,正是装死,东北人的性格让他虽然有些顽劣色,但是那种东北人的豪爽极具特色,对于自己家乡的特色烧烤可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所以装死丝毫不停顿的点了大堆的烤串。顿时引来这个烧烤摊内的顾客们的哈哈大笑声。

  “对不起,这位先生,我们这里只卖羊肉串,而且老板每天只烤八百串羊肉串,现在,现在就剩下三百串了?”

  “晕,三百串怎么够吃?还不够我老大塞牙缝的呢?能不能和你们老板商量下多烤些?”装残酷拍额头,靠,三百串,单单恶魔老大自己也能毫不费劲的吃个精光。

  “对不起,我们店只准备了八百串羊肉串,再说也没有羊肉了,这已经是所有回头客都知道的规矩了。”小服务员脸为难的样子,不过,对于这种情况早已经习惯,并且应对有方。

  “嘿嘿,有意思!有意思!那就来三百串吧!我看他们那里不都有水煮花生吗?来盆!啤酒啤酒,咳!咳!就不来了吧?”感觉非常无奈的装死只能点了点头,三百串虽然少,总了胜于无吗?但是当点到啤酒时,装死可是了解恶魔老大不能饮酒,所以非常小心的问道。

  “烧烤不能离酒,你们几个都喝些吧!不用管我了!三百串肯定不够吃,小坏蛋,你和败类起去买些其它的吃食回来,咱们将这些小吃凑起吃!”戴着茶色眼镜的莫言语气淡然的道。

  “我要吃猪蹄膀!”

  “我要吃生煎!”

  “我要吃扎肉”

  “靠,你们这些馋鬼,我这就去买”听到莫言的吩咐,小坏蛋和败类马上应声站起,刚要去买些小吃,可是还未转身,其它几个家伙顿时起哄。

  时间不久,小坏蛋两人满载而归,整条小吃街的好吃食物全都被两个家伙洗劫空,两张并在起的桌子上堆得满满澄澄。

  “好!外焦里嫩,鲜香麻辣,而且不,口感柔嫩,真正的家乡特色!老大,大家快尝尝”

  “我,还是烤熟的肉串美味,奶奶的,和那些生肉简直天壤之别!”

  “嗯!不错,这肉串吃起来食大开啊”

  时间不久,正在烤箱上的肉串烤好后,被分批的端了上来,早就等侯多时的众人快速的吃起来,孙建军的手艺非常不错,让装死等人都冲着远处的老板挑大指叫好!

  正在这时,出事了

  第819章二十串羊肉串多少钱?孙家烧烤摊位前,生意比较红火,虽然仅仅几张简易的小方桌,但也都坐满了正在边吃着烤串,边喝着啤酒聊着感兴趣的事情。虽然刚莫言等人的到来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可是只见这八个家伙等烤串上来后,毫不在乎吃样难看的疯卷残云般的对着桌上那些肉串和各种熟食小吃展开了骇人的进攻。八个饿死鬼转世的家伙的吃像,顿时引得临桌的客人也都瞬间惊骇的同时,更也在口腔中分泌出来增加食的口水。这时,从小吃的那头远远的停下辆卡宴,这种车贵族车,明显属于富家人开的,估计又是哪此吃惯了山珍海味的款爸,嘴被养叼了,才会跑到这里来找小吃。果然不出众人所料,卡宴车极为牛的就停在道口位置后,从车上走下位款爷,四十岁左右的年纪穿着阿玛尼的西装,锃亮的皮鞋可以照出人的脸,那只把着车门的手上戴着钻石劳力士,那钻表被小吃街随近的灯光遇得晃人眼球,大背头梳得油光鉴亮,而且那张又胖又白的脸蛋子上明显经常做美容,不过,此时这位款爷走下车后,略显几分皱眉的瞧着在副驾驶位置上快步走来的位妙龄少女。

  这个女孩和款爷的形象完全成反比,恤衫外面罩着件略显陈旧的洗得泛白的牛仔装,瓜子脸蛋好像因为营养不良,更增显她那双大眼睛的水灵灵,不过,这女孩的模样绝对养眼,属于那种长腿秀颜的清纯佳人,年圻纪明显不大,此时的女孩脸焦急而且楚楚动人的模样,眼神四处张望中,终于发现了小吃街上那处略显偏僻,生意却非常不错的孙家烧烤!

  女孩毫不犹豫的便跑到了孙家烧烤的摊位前,略显几分急切的模样对着正专心烤串的孙建军问道;“老板,我要买二十串羊肉串!”

  “今天没有了,明天请早!”专心烤串的孙建军连头都不抬,满嘴东北口音的语气硬生生的回绝了女孩子买羊肉串的打算。。

  “啊!老板,求求你,能不能卖给我二十串羊肉串!您这不是正烤着的吗?就匀给我二十”看到烤串师傅连头都未曾抬起,目光紧紧盯着烤箱上的羊肉串,那被他扇得通红的木碳正灼烧着刚刚喂好的羊肉串。让这个女孩的嘴里不自觉的天咽了下口水,但听到老板竟然不卖,顿时让女孩焦急的开始央求起来。

  “这些是那边的客人点好的,今天的800串已经卖完,说了没有了,你怎么这么磨叽呢?”孙建军听到女孩略显央求的语气,感觉太过粘人,所以马上抬起头冷着脸哼道。

  “老板,我也是东北人,看来老乡的份上,您就”

  女孩美眸垂泪,不知所措的应对着面前黑大个的喝斥和不耐烦,感觉到极度委屈的她美眸迅速流出眼泪,眼神中那乞求的模样,让正在小摊上吃食的顾客都略显疑惑的侧目望过来,正在烤串的孙建军也略显愣,抬起脸来望了望面前的这个女孩,他的眼底闪过丝异样,不过,这时侯,个不合适宜的声音让现场气氛多出几分怪味道。

  “,元钱串的羊肉串而已,这是百块钱,买你二十串羊肉串不?”

  说话的人自不是别人,就是和女孩起出现的那位款爷,本来这位胖款爷远远的站在,并不想挤进如此乱糟糟的小吃街,而且在他眼中,这些小吃太不卫生,还不够档次,自己如果吃这些东西,被那些生意伙伴知道后,会笑死。可是等了会儿的他,突然发现女孩正泪流满面的央求烤串师傅,顿时火往上撞,从自己手包里抽出张百元钞往前丢,便狂妄的道。

  “不卖!”

  “二百元二十串,要是还嫌少,自己开个价吧!,谁让老子的小心心想买你的羊肉串呢?”

  “说过今天的羊肉串卖光了,没有了!”

  看到面前这个胖款爷着满跟的市方言,脸鄙夷的模样,将百元钱甩到了自己烤箱的旁边,得意之色让人恨不得踹上两脚!“卖光了?那你烤的这些是什么?”

  发现自己的金钱攻势不好用,胖款爷脸上的肥肉颤了颤,眼神扫烤箱的肉串,还有不少,略显冷的哼道。

  “这是那边客人的,他们已经点完了!”感觉面前的胖款爷那付牛之极的模样,边说话的同时,还不停的用手摆弄着他的钻表,让孙建军极度厌恶。

  “那能不能和他们商量下,匀给我们二十串!”

  目光招孙建军所指的那桌顾客,胖款爷脸上愣,靠!那大桌子上的八个家伙好像对这里发生的事情充耳不闻,这里的突发事件还没有他们桌子那堆堆的美食有吸引力。特别是其中几个家伙,只手里拿着猪蹄膀,手拿着啤酒,看那样子,吃像难看,却舒服的很呢。

  “我没空,自己去问!”

  孙建军丝毫没有给面前这个拿钱砸人的装b款爷面子,依然将目光关注到正被烤得滋滋响的肉串上面。

  “各位,你们这顿烧烤我请了,能不能让出来二十串肉给我?”

  看到烤串师傅那冷冰冰的模样,气得款爷脸上铁青之色,手中的拳手握了三握后,直接走到正在吃饭的这桌客人面前。

  “噢!你是什么人?凭什么让我们将肉串让出来,说个能够让我们满意的理由。”

  胖款爷的出现,顿时让装死这桌人的吃食动作减缓下来,身为这些晚餐的出血人,抬脸看自己老大默语无声,所以装死毫不客气的问道。

  “哈哈!我是什么人?这你还管不着吧?任何东西都有个价钱,我是商人,所以今天就买你二十串羊肉串,开个价吧!”看到装死那满嘴油腻,连手上都正抓着猪蹄膀狂啃的模样,加上这八个人

章节目录